第108章:积土成山
作者: 水小苏章节字数:11185万

太子和方继藩匆匆赶来,方继藩已得知了消息,心里暗暗庆幸,还好……自己早觉得幸福集团有风险,还是铁路局和四洋商行稳妥的多。

弘治皇帝感慨道:“紧急赈济吧,万万不可有任何的疏漏,万千百姓,还在水火之中,朕和朝廷,岂可弃之不顾。”

弘治皇帝终究还是念旧情的。

一大早,邓健便在外头,大叫道:“老爷,老爷……”

他喜欢方继藩的方案,至少,这个故事,打动了他,他爱这个故事。

谢迁却不禁感慨:“陛下,这并不奇怪,这是陛下仁厚,感动了上天,上天佑护着陛下,所谓奉天应运,便是如此。”

“所谓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朱厚照一脸无辜的样子:“儿臣也不想这样啊,可是生来就如此,这怪得了儿臣吗?”

朱厚照吸吸鼻子:“老方,老方他……”

却在此时,外头有宦官匆匆而来,却不敢进门,而是道:“萧公公,萧公公,陛下摆驾回来了。”

王守仁戴着墨镜,突兀看不到他的表情,不过想来,一定是惶恐不安吧。

这一脚,直接踹中突兀的膝盖,他的膝盖,又是生生折断,小腿的腿骨,吊在了他的裤管里,像半截藕断丝连的甘蔗。

可王守仁还揉捏着,面上依旧淡然,他一字一句道:“朕本是以德服人,可是你竟是丧心病狂,以怨报德,是为愚蠢!”

明明他说话,慢条斯理,之乎者也,却又犹如催命符咒。

无数的禁卫,一个个猫着腰,探着身子,张大了眼睛,将他围了个水泄不通,这目光之中,都带着费解。

他们实在无法解释。

谁晓得那礼官,手里拿着竹简和笔,跑的更快,说不准陛下在下高台时,还会有什么交代呢。

“像吗?”方继藩上前,最了解陛下的乃是萧敬,萧敬若觉得没问题,那么就没问题了。

方继藩将他的要伸到口里的蚕豆打下来。

自己做的这些,哪一样不是为了儿孙们清除障碍呢。

弘治皇帝没有看他们,依旧对着铜镜,慢条斯理的道:“你们这又是搞什么名堂。”

朱厚照才眯起眼,放开方继藩:“你的意思是,让人取代父皇去?如此一来,在天下人看来,父皇与诸部盟誓,名垂青史,同时,也可保障父皇安全?”

王守仁:“……”

朱厚照抠着鼻子:“还有一个更可怕的问题,若是……没有人对昏君不利,我们会不会很惨?”

“没……”方继藩眨眨眼,认真的道:“没有,男子汉,大丈夫,我方继藩……不是那样的人。”

一般的鞑靼人,是不得入关的,必须得有凭引。

方继藩便背着手,接受了他的恭维;“只是可惜啊,让谁来做这个外语学院的院长呢,真是麻烦,这个世上,有这么多能人志士,实在是挑花了眼睛啊。”

两世为人,方继藩一直认为戴墨镜的人不是小马哥,就是脑子有坑的浪货。

与其说是外语书院,不如说,是专门培训间谍的军事学院。

刘瑾应了一声,忙是去了。

王不仕叹了口气,扶了扶鼻梁上的墨镜,背着手,轻描淡写道:“走。”

今日,是好日子。

弘治皇帝抚案,可还是觉得……

一个主事吓着了,抖索着道:“金箔?邓总管,这……这不成哪,金子,它是黄色的,这和宫里犯冲,这是大逆不道,要杀脑袋的。”

“他的那个眼镜,竟是黑色的。”

一个个丫头,鱼贯而入,端着大大小小的碟碗,九九八十一个大小菜肴,直接端到了他的面前。

待一切预备完毕,车马早在中门前等了。

对于这些各种的报表已经统计数据,萧敬心里是极为忌惮的。

方继藩:“……”

方继藩微笑道:“陛下,正是,否则,极有可能发生滞胀,到时,只怕要万劫不复了。”

邓健……

他虽只是顺着方继藩的话来讨好方继藩。

说到底,谨慎的巨富们,个个都借鉴了历史经验,选择了低调行事。

怎么听着,太子和方继藩这两个家伙,是打着刺探海外军情的名义,骗朕的银子,去做买卖呢?

原有的世家大族,还有无数的勋贵之家,他们积攒了数代人的财富,转变成了宅邸,可是通过营造宅邸,又让不少办作坊,还有进行生产的商贾,从而暴富。

若是出了任何的岔子,弘治皇帝可就血本无归了。

土人们早已逃散了。

“明!”老李下意识的道。

因为这一切……都比此前的商贾们预想的要快的多。

王不仕便微笑,没有拜下去,而是温和的说道:“下官来此,却是酬谢齐国公,还为齐国公,备上了一份厚礼。”

当初,多少次悔不听王学士之言啊,又错失了多少次发财的机会。

“我……我告假去……”

王不仕微笑:“迟了。”

王不仕慢条斯理的呷了口茶:“想来,肯定迟了,陛下肯定也已出手了。这铁路局,总共也就一千五百万股,放出来售卖的,也就一千万股,老夫三百万,陛下一出手,只会多,不会少,剩余的,只怕也早已被人抢购一空了。可惜啊,你们迟了,早一个时辰,或许……还有机会。”

瞬间,八百万股,销售一空。

弘治皇帝却还沉浸在这喜悦之中,玩股票的人,十之八九就是如此,一旦股票暴涨,就开始不将银子当银子看了。

方继藩道:“这刺探之事,本就是秘而不宣,越是低调越好,哪里有锣鼓喧天,唯恐大家不知道似得。刘瑾……”

刘瑾噗通一下跪地:“在,在呢。”

这些股份,统统可以买卖,可以交易……

“何止看得起,臣略有一些薄财,所以打算购买三百万股,所需的花费,乃是三百万两,用着三百万两,来支持铁路局,那么陛下认为,臣是否对铁路有信心呢?”王不仕轻描淡写的道。

而后,朱厚照和方继藩上了藤筐,这藤筐更大,更宽敞,里头的设施,统统齐全。

刘瑾:“……”

这样的人,人家肯跟你来跳伞?

这是朱厚照的专长,朱厚照道:“父皇,保定府、通州,还有京师,这三条铁路,都是儿臣规划的,由通州和保定府筹款……”

他艰难的说出这番话之后……

看来伤口还不够大。

本来以为,太子殿下会越来越疏远他,这样自己就成了殿下身边的放心人。

梁储苦笑,颔首:“老夫……明白了。既如此,那么你去回禀吧,这门亲事,自此断绝,梁刘两家,再无瓜葛。”

…………

只是,这些女医,对于这浩大的大明宫而言,不过是一粒小石子投入了汪洋大海,自是掀不起丝毫的涟漪。

你陈列,好歹是奴儿干都司下头的指挥,那奴儿干都司,是何其苦寒的地方,怎么会受不住?

见了方继藩回来,朱秀荣和香儿都笑了,朱秀荣给方继藩解下外衫,一面道:“今日怎么一脸愁容,这又是怎么了?”

“呀……”

他禁不住感激的看了方继藩一眼。

他没吭声。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11185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