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鱼灿、天一,包括纪宁身后的丹宝、苏尤姬都是大惊。

一些走雷电一道的,风之一道的,光之一道的,有些四步道君闪转腾挪速度达到数十倍光速都有!这就是他们的逆天之处。当然这种也是很罕见的,碰到上百个四步道君也很难碰到一个这种,当然那些四步道君也可能擅长别的方面。

纪宁忽然收起了五柄剑,只剩下手中的一柄剑,只见他六只手尽皆抓着这一柄剑,高高举起,在手中长剑怒劈出时。速度时而飘忽仿佛树叶,时而快如犹如闪电,无尽的力量自然而然的蓄积,犹如一座即将喷发的火山。

也就欺负这些异兽境界低,像清风圣主那种四步道君,纪宁即便将速度发挥到极致,清风圣主都能将纪宁的剑尽皆挡下。

那头甲铠异兽身体一颤,它的体内器官虽然坚韧,却终究比不上修炼护体神通的修行者,修行者的神体,内外如一。而这甲铠异兽体表甲铠无比坚韧,可体内器官相对就脆弱了些。在纪宁最威猛的一剑下,体内器官尽皆震得粉碎,当场毙命,它身体一软,往后倒飞开去,且漂浮在虚空中,只是身体偶尔还抽搐下,鼻孔嘴角还有着血迹往外流。

“收。”纪宁拿出了一葫芦,拔开塞子。

纪宁飞入了金色雾气中。

从大莫域到三界,的确很远,纪宁开荒转眼已经过去了三百余年,真正让纪宁都感觉极度危险的只有一处,其他地方最多有一些小小的警惕感罢了。可那些地方对世界境而言却是绝地!

纪宁依旧盯着远处,他眉心处更是隐隐显现青花印记,这青花印记此刻正和遥远处发生着共鸣,连体内的青花空间也在发生着共鸣。

*******

“哗~~~”

“主人。”秋叶也激动万分,连行礼。

“我前些天来你这想要见你,听丹宝说,你在闭关?”天一道君笑道。

轰隆隆~~~~

*******

说着他伸出了右手,右手在虚空中看似随意的一划,袍袖立即鼓荡,只见黑色狂风从袖子中飞出,跟着瞬间就席卷了百万里虚空,无尽的黑色狂风直接朝纪宁那高速飞来的飞舟席卷了过去。飞舟上的苏尤姬、丹宝脸色都郑重,东牧更是焦急,一旁的阚雀夫妇只能在一旁看着,如此层次的交战,祖神层次的力量根本连掺和的资格都没有。

一股玄妙的力量在涌动,也引起了纪宁内心的共鸣。

纪宁抬头看向天空,凭借着这股感应,立即感应到了在无尽遥远的混沌深处,距离纪宁很远很远的一处地方,那里太远了,比整个无尽疆域距离都要远的多,比整个异宇宙都要远了很多很多倍。在那里,是这一方宇宙的真正本源之地。

可悟透终极剑道这一刻,纪宁明白,希望已经变大了!大莫永恒界。

“剑客,将其擒拿。”纪宁道。

轰隆隆~~~~

番茄公众微信号:fanqie34

而飞舟上原本战战兢兢紧张万分的东牧、阚雀夫妇也同样惊呆了,三步道君的秘术,就这么被强行破了?

剑客是三步道君巅峰实力,诡异流的、刺杀流的他尽皆擅长,他的剑术完全是‘雪鉴帝君’的《心印剑术》。

“芒涯国送我一名仆从?世界境仆从?”纪宁疑惑,一名世界境仆从又有何用?

他有五大傀儡在手,一般三步道君还真没放在眼里。而且芒涯国的星图实在太详细了,清风圣殿的道君实力也有着介绍。

“两万多年时间,他就修炼成祖神,这天赋的确不错。”纪宁也夸赞道。

一座银色的法宝飞梭,上面流光隐隐,正穿梭在虚空中前进湖着。

“不可小瞧他。”

就算是贝塔莱厄、东修他们,也是跨入一步道君后,才能媲美三步道君。

一旁的苏尤姬看了看纪宁,脸上却有着一丝幸福的笑意:“虽然主人心中的人不是我,可好歹跟随主人的女人就我一个,且朝夕相处,这就足够了。”

当天。

转眼纪宁和清风圣殿的冲突已经过去了近四个月。

“天苍域。”银袍道君‘祜风道君’遥遥看着虚空前方,的确,前方一个疆域就是天苍域了!

“你这次在异宇宙中经历的一切,庆桓、风一他们都和我说了,你曾出手救了他们一命,也是功劳不小,我说过。你们做的越多,我自然也会好好重谢你们。”白胡子老者微笑道,“而且听说你还进入了起源之地内域……”

“是。”纪宁恭敬道,符博道君的那个徒弟那么受宠,肯定也有护身宝物在身,不一样死在了三蚕帝君手里?

“看你这样子,恐怕心思完全在你的剑上了。”弃火帝君笑了起来,“我也就不逗你了,诺,这便是你的那六柄本命神兵。”说着他一挥手,在他的身旁半空中就出现了一黑幽幽的剑鞘,剑鞘内隐隐是叠放在一起的六柄神剑。

“北虹剑么?那我就是北虹老大。”

“嗯,名字不错。”

最后一个北虹老六却是头一扭,哼了声,不屑应和。

……

纪宁接下来的岁月,更多心思放在剑上,当然也会参悟《丹叶七章》的炼丹手法。

在三叶境的日子很快跨入第五万年……

“是。”丹宝世界神明白,这是决定自己命运的时候了,当即开始在一旁开始炼丹,其实看到旁边那巨大湖泊,整个湖泊都是混沌灵液,他就有些惊呆了。

手游官网链接地址:notice:??undefined variable: hostd:webxs.\.phpline 9

可再有心理准备,内心深处还是很失望的:“不喜欢我这样的?不喜欢我这样的,我还瞧不上你呢。”

纪宁点头。

纪宁点头。

几万年时间说长也长,说短也短。

天火芒涯,也和大家聚集了。

庆桓皇子、风一心君、火晋水君、天火芒涯、燕回仙人、天狼世界神、火仙子苏尤姬,他们也算齐聚了。

回到芒涯国,他们才发现……

“太了不起了,创造出这炼丹法门的,太了不起了……我仅仅学了才没多久,炼丹一道就前进太多了,我感觉我再突破一些,便随时能成道君了。”丹宝激动的很。

现在又多了一个他庆桓!

风一心君则是依旧在那位心力修行大能的考验世界中经历着生死危险。

纪宁一迈步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方圆百亿里,自成一世界,有恶魔三百多头,个个气息媲美世界境。”纪宁双手中各自握着一柄神剑紫光琼。

“哦。”纪宁点头。

“你不懂炼丹?”丹尊者看向纪宁。

一旦第一任主人死了。

“这件本命神兵,能便宜点吗?”纪宁问道。

“主人她极擅长炼丹,炼丹一道,毫无争议是这一方宇宙中排第一的,那排第二的恐怕还不及主人炼丹造诣的一成。整个宇宙最耀眼的十大丹药,尽皆都是我主人炼制。”余鸿道君得意说道,“由此你可以明白,主人炼丹一道上是何等的了得。”

纪宁暗暗惊叹。

“是,主人。”个个应道。

《丹叶七章》,是循序渐进的教导,不过纪宁不需要炼丹,所以他主要就是琢磨炼丹手法,前三章中的炼丹手法虽然算厉害,和后面四章比却算不得什么!特别是第七章中的炼丹手法才叫一个厉害,应该是丹尊者自己使用的手法。

纪宁整个往后倒飞开,尔后在地面上连退了五步,有些忌惮盯着远处的魁梧男子。

他们严格意义上算不上生命,而且他们需要永远留在这,为主人挑选弟子。他们虽然也很心甘情愿,可还是有些向往波澜壮阔的外面世界。

“你……”青甲身影怒了,没想到关键时刻,原本站在同一边的白衣男子也阴了他一把。

“当初你不是说,永恒之下的生灵,逆转时空复活要容易的多吗?”符博帝君有些焦急有些痛心。

纪宁感觉到一股庞大力量的裹挟,尔后就感觉眼前一清。

“这个小家伙,则三头火山巨人的围攻下还能坚持得住,还不错嘛。”青甲身影看着远处的纪宁,笑着说道,“大哥,这小子还能栽培一下不?”

“主人的记名弟子,名额只有两位。恐怕那毁灭神庭之主亲传弟子得到的好处,也不及我主人记名弟子。”魁梧男子冷漠道。

弟子仅仅是名分。

明月五式,其他四式尽皆悟出了最强之道,唯有天崩式。

这一招式,和纪宁的天崩式至少有着七八分的相似。

十倍、万倍、亿万倍……

下厮杀许久尔后逃命,这份能耐足以让许多道君惊叹了。

须知起源之地的内域世界,不是一般的地方。在这里像纪宁,像道君们都没法飞行!可见束缚何等恐怖?可是这位黑纱曼妙身影仅仅表情变化,就让周围气息震荡,一切道都在震颤似乎要退避。

“告诉我,这里发生了什么?”丹尊者盯着白袍银眸男子。

一名背负着长剑的清秀白衣少年忽然从虚无中走出。

notice:??undefined variable: hostd:webxs.\.phpline

“我若是畏惧不前,恐怕没希望走到巅峰。请得动一名伟大存在去复活师姐。”

对方的力量层次很弱,这也在纪宁的预料中,毕竟对方的境界高的媲美永恒帝君,如果力量再和自己接近,那么自己根本连还手的能力都没有了!可虽然力量弱些,自己的力量速度能媲美一步道君,可自己总感觉一拳打在空处的感觉。

“嗯?”纪宁看着对方的剑光涟漪,内心中隐隐闪过一点灵光,却又消失无踪。

“再接我第二斩。”青甲身影声音冰冷。

凭借阴阳剑意领域,这些‘道’的境界极低的魔主,根本威胁不到纪宁。

“杀了我,就能得到主人的那九柄神剑了。”青甲身影边走还边说着。

纪宁眼光却愈加冷厉。

论威能,天崩式,则远远超过滴血式。它擅长的就是正面碾压!

火山巨人整个庞大的火山之躯都是猛地一震,不由自主踉跄着后退了好几步,他那岩石大手也是震颤了下。

“所以别将他看的太重。”魁梧男子冷漠道。

“死去的三十五位,对应其中三十五道痕迹。还有四道痕迹,竟然没有对应者。”纪宁同时也有些骇然,因为他发现,“三大领袖的道,都浩瀚无边,拥有着不可思议的威力。可是有一种道的痕迹,无所不在,看似平平淡淡……我观察三百余年才发现它的可怕。”

因为利用各种道的力量,让纪宁的剑鬼魅莫测。速度变化不定,威力也极大。

“剑,在风中,可化为一缕风。”

纪宁行走在内域世界,时而就凭空消失不见,没有引起一点动静,再出现就在数十万里外。

“机遇就在眼前,谁又会退缩?”纪宁没有犹豫,再度上前。

“既然决定了,那务必小心。”纪宁道。

******

那傀儡的火焰眸子盯着纪宁,低沉道:“你们杀了主人?”

“杀剑。”白衣男子再度开口说道。

站在远处,青甲身影遥看着纪宁,有些吃惊。

彼此鏖战了盏茶时间,青甲身影始终奈何不了纪宁。

“我之前说了,杀了我,就能得到主人留下的那九柄神剑。”青甲身影冰冷道,“我现在虽然杀不了你,可你也杀不了我,自然没资格得到主人的那九口神剑。”

“了不起。”

纪宁和风一看了眼那本源锁链,对面的庆桓皇子他们一众已经飞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