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山竹马恋青梅

言肆吖-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9621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29章:彪形大汉

言肆吖 9621

到了正午,朱厚照气咻咻的跑了来:“老方,你居然想大规模生产那短铳?”

不只如此,他还刺探到了关于罗斯人的动向。

因此,他向自己的父亲王华,说出自己的志向时,认为科举并不重要,圣人所说的立功、立言,并非是科举。

可是今日……

萧敬见状,也忙道:“奴婢也可以作证,就是那王守仁和他的恩师……太子殿下是无辜的啊陛下。”

对他而言,眼前的这个皇帝,不过是瓮中之鳖,和自己相比,一根手指头都及不上。

无数的禁卫,一个个猫着腰,探着身子,张大了眼睛,将他围了个水泄不通,这目光之中,都带着费解。

他至马车之下,拜倒:“老臣见过陛下。”

…………

萧敬依言,后退十步,眼前一亮:“呀,真是像极了,太像了。”

他们见了‘皇上’出来,不敢抬头冒犯,纷纷垂头,拜倒。

圣驾已是准备好了。

萧敬一脸戹。

萧敬幽怨的看着方继藩,有些犹豫。

这最难啃的骨头,朕还活着,就让朕来啃,儿孙们,受着祖宗恩荫,享福便是了。

“这些年,对大漠,该打的,都打了,接下来,是该安抚人心,休养生息。朕此番去,便是要定下规矩,使诸部感受朕的诚意,从此心悦诚服,死心塌地,这大漠,已经消耗了我大明太多太多的国力,今朕欲制四海,非要安大漠不可。”

他的肚腩,还是小了一些,所以,要多吃。

方继藩则背着手,痛心疾首的样子。

二人你一言,我一语。

方继藩掐着指头给他算:“他是山东人,自会说山东话,还会说官话,会说……”

方继藩进去的时候,差点打了个踉跄。

十之八九,这些人偷偷凑在了一块,一合计,便想效仿唐时的旧事了。

方继藩眯着眼:“准了,这个事……我会交代,不过先说好,这些少年人,入书院,他们的学费,都是四洋商行出的,对外说,就是委培西山学院,培养出一批海贸的人才,至于如何训练,教授什么知识,我自会处置。”

目送走了方继藩。

王不仕没有说话,只朝他们点点头,又重新戴上墨镜。

其他几个,被弘治皇帝召开的大臣,个个瞠目结舌,惊呆了。

“没有。”王不仕一挥手,可别又整出什么新鲜花样来。

这威势……吓得王不仕两腿一哆嗦,差点要尿了。

送走了方继藩和朱厚照。

要给父子二人,足够的时间沟通交流嘛,自己凑个啥热闹呢,自己急急忙忙去了,指不定会给他们的沟通造成障碍。

“父皇……”朱厚照道:“这是为了大明的江山社稷啊。”

朱厚照没有察觉:“这太祖高皇帝,真是吃饱了撑着了啊,人家一个商贾,就挣了点银子,他就惦记上了,灭人满门,抄家灭族,父皇,你说这是人干的事吗?”

弘治皇帝发现,自己总会被方继藩拉到他那胡搅蛮缠的层次,然后这个家伙,用丰富的经验,让自己无言以对。

王文玉不肯轻易罢休,若是此时立即退去,定会让土人们误以为自己的火铳不过是雷声大、雨点小。

王文玉不禁道:“这些饮血茹毛的土人,竟可建造这样的巨城?”

人们啧啧称叹,觉得这个世界疯了,世上,竟还有这样的玩法。

他敢玩,还玩得起。

就连大学士沈文,都开始惆怅起来。

见到了方继藩,他含笑着从容行礼:“拜见齐国公。”

这种敬畏,比之那些叽叽歪歪的翰林们,更加透彻。

王不仕突然觉得自己心跳的厉害,有些承受不住呀。

他急速上车,紧接着,那马车快马加鞭,将无数妇孺,抛在了自己的身后。留下了无数妇孺的哭啼。

远处,是无数承载着希望的沃土。

更可怕的是,这些银子靠的,本就是皇家和方家最乐见的方式,挣来的。

因而,这铁路局,定是有利可图,因为方家,绝对会对其鼎力支持。这叫什么,这叫立木为信。

这么多人如此大批的购买,这肯定有利可图。

朱厚照眼睛一亮,他觉得自己有事做了:“那就设在镇国府之下吧,叫做……叫做……外行厂?”

刘瑾身躯颤抖。

现在发行的,乃是一千万股,一股一两银子。

刘瑾跪下了,呜咽道:“奴婢在保定,无一日不想念太子殿下和干爷。”

杨彪掏出了一块牛肉干,塞进他的嘴里:“不要怕,闭上眼睛,记着拉绳子就好了。”

他抽出了望远镜,望远镜下……是云层。

这一处地方,是适合跳伞的平原区域,等飞球落地了,沈傲取出了燃料,接着开始烧起来。

太贵了,弘治皇帝觉得吃不消。

“奴婢在。”萧敬道。

箱子里,有剃刀,有锥子,有刮刀,有匕首………琳琅满目。

而后,取来了痰盂,放置于病榻之下。

理发师观察着他流出来的血液,念念有词。

一个侍从,已经取出了一个小袋子,里头叮当的发出悦耳的声音。

讨债鬼来了。

坐下。

所有人仿佛……什么都没有听到。

须知所谓诗书传家的世族,凭借的,可都是功名二字啊,没有了功名,这诺大的家业,转眼之间,便要丧尽。

早有一群宦官冲了进来,架着刘焱和刘文华二人便走。

可是……无论如何,自己的女儿,至少……有了一个出路。

似这等夫凭妻贵,却是少之又少。

也就是陛下直接绕过了内阁,下达的旨意。

啥?女医?

他不禁吞了一口唾沫,期期艾艾的道:“陛下,我………草民,草民不敢隐瞒,这梁如莹,她……去学医,引来人口舌,草民……草民怕他侮了家声……”

革去功名,永不叙用!

却很快,他发现弘治皇帝的目光,严厉的朝自己看来……

“没有呀。”方继藩毫不犹豫的伸出手来:“我方继藩对公主殿下的忠心,天日可鉴,殿下把我当什么样的人,我方继藩莫说做什么事,这等不健康的念头,我便是想都不敢去想,倘若我有什么非分之想,现在开始,我孙子断子绝孙!”

若是遇到了贞烈一些的女子,听了去,非要悬梁上吊不可。

西山医学院之所以厉害,其本质,就在于有足够的银子,可以供学生们折腾。

就在此时,突然……

似是激动的不能自己。

先皇帝,自然是太皇太后的嫡亲儿子,成化天子。

“本以为,临走之前,竟还没有和皇帝以及太子说点什么,心里……满是遗憾,可谁晓得……竟还可以还阳。”

眼看着,太皇太后停止了呼吸,失去了脉搏,可在这女医的急救之下……

张皇后有些印象。

这是一种失而复得的心情。

想到自己的皇祖母,死而复生,那种情感,实是别人无法体会的。

他脸色惨然。

一群女医们,顿时噤若寒蝉。

这些人,只一看眼神,立即明白了什么,纷纷告退。

张皇后面上带着一副极洒脱的微笑。

当初先皇帝在的时候,他这个太子,多艰难哪,还不是本宫时刻陪伴左右,不敢说为他遮风挡雨,可也没少为他筹谋吧。

弘治皇帝说着,不禁带着疑虑:“朕唯一担心的,就是这群女子,是否真能胜任。”

这是唯一的机会。

父亲比之半年多前,苍老了许多,背也驼了,脸上没有太多的血色,双鬓之间,又增了不少的华发。

这也算是深明大义吧。

这家里头,却已有客人来了。

方继藩一愣,他随即,开始想到了一个可怕的问题。

萧敬笑了。

……

这是黑钱哪。

弘治皇帝将足彩票子搁在御案上:“去,将这些票子,兑换了,银子直接缴入内库。”

弘治皇帝继续平静的看着奏报,眯着眼,不禁道:“保育院队,个个身强体壮,耐力是强,却无法协调,朱载墨沉得住气,可其脚法,却不适合做前锋,可惜……他是皇孙,球队里,人人都让着他,结果,队伍错配,这样还想进球?”

这钦天监的人,说话很好听。

此时,弘治皇帝像是了了一桩心事,见方继藩来,等方继藩郑重其事的行了大礼,谢了恩典,弘治皇帝笑吟吟的道:“瞧你这高兴的样子。”

弘治皇帝便不想再纠缠这件事了,他手里,捏起了一份奏疏:“你的门生唐寅,送来了一本章程,是操练舰队的,需先招募五千人,督造蒸汽舰八艘,这是第一步,除此之外,还需在大明各处口岸,设立港口,要做到舰队可随时靠岸供给燃料和淡水,方卿家,朕恩准了,只可惜哪,这是一笔大银子哪,可是……”

弘治皇帝道:“但愿唐卿家,不要辜负朕的期望。”

这时代娱乐不多,如此对抗性极强的娱乐项目,十分流行,许多作坊都有足球队,书院也有自己的足球队,便连京营,也都有足球队。

“我的儿子英俊!”

另一边。

传报的乃是通政司堂官。

李东阳浑身打了个激灵。

没人关注李东阳的异常。

刘健缓缓的举起手,打开纸卷。

“嗯?”刘健脑子有点乱。

当然,这个念头一转即逝。

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