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客户端:第51章:悲愁垂涕

阳光在线客户端 作者: 葬笔冢

他干脆利落,没等林逸领悟过来什么意思,就见两人猛然震动各自的身躯,出了一种可怕的呼唤。

“傲儿,你?”老夫彻底的惊住,脸上更多了几分慌乱,特别是在看到上官傲天眼中的绝情时,更是忍不住的害怕。声音中也明显的多了几分轻颤。

那个女人的嘴,倒是毒的很,而且那语气也够狂妄,应该不是平常百姓。

“你在这个时候挺着个大肚子来绝王府,事先就应该想到这种后果,现在你已经没有选择的权利了。”上官云端冷冷的望着她,慢慢的说道。

上官云端听到他的这些话,便以为,他是知道了实情了,暗暗猜想着,可能是叶寒已经将实情告诉他了。

蓝城虽然富裕,也不可能一下子给凤月国捐那么多呀。

而她的那句,一百万两白银,也算不错了,让蓝岚的脸色再次一沉,这一百万两白银差不多就能够救全桐城的百姓了,她竟然说,还算不错,这个女人真是太可恶了。

“哈,谁这么急着要成亲呀,你这身体能吃的消吗,可不要为了拜个堂,这命都不要了。”一声痞痞的笑声突然的传了进来,不用猜就知道是谁了。

第二天,上官云端醒来时,天色已经大亮,那透气房间的阳光,微微有些剌目,她慢慢的睁开眸子,只是,映入她的眸子的却是他那张完美的无懈可求击的面容。

她虽然喜欢他陪着她,但是,她却不能让他因为她而被人骂。

上官云端微微一笑,倒也感觉到真的有点渴了,便伸出手,接过那个宫女手中的茶。

“她们平时最喜欢看的就是一些诗词歌赋方面的书,所以这方面的书不能选。”丞相大人自然明白皇后的意思,连连的出声附和道。

这一次,她想不赢都难了。

上官云端不急不慢的翻开书,发现,里面的内容果然是她最熟悉的,她只要快速的过目一下,便能够记下那些内容了。

“皇上,竟然银子已经筹到了,还是快点派人去桐城吧。”丞相心中也担心着桐城的百姓,略带着急的望向皇上。

凤阑绝用了一种最基本的解释让大家明白。

“还请皇上喊几个擅长算数,会用算盘的人来。”凤阑绝微微坐直了身边,然后沉声说道,也将手中的那写满了数字的字放在桌子上……

跟在后面的上官凌雨看到众人看到上官云端的样子,恨的牙齿狠咬,没想到,她的衣服竟然会让这个女人变的这么美。

秦思柔因为身体不好,所以走的有些慢,而夜无痕应该是为了等她,所以走的也有些慢。

“走了,走了,快点回去了,要不然被爹,娘发现了就惨了。”上官云端心下了然,心中暗笑,却故意装做着急的催促着。

“恩,你做好准备,这一次,不能有任何的闪失。”凤阑锐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冷意,突然想起什么,再次问道,“可有其它的消息:”

直到所有的大臣都走过去后,他才跟在了后面。

“夜无痕,今天是你大婚之日,你竟敢将大门紧闭。”皇上望向一脸冰冷,平静的看不出任何情绪的夜无痕,眸子中的怒火不断的升腾。

夜无忧瞬间呆住,脸上的笑也随即僵滞,一双极力圆睁的眸子错愕的盯着上官云端,直到她的身影完全的消失,他才回过神来。

看来,那侍卫也是极为的讨厌她,刻意的想让她离夜无痕远点。

没有听到她的声音,夜无痕才慢慢的转过身,望向她,再次低声说道,“我要回去了。”

谴走所有的女人,包括她,也就是给了她自由之身。当年为为保护她,他将那些女人接进了王府,今天为了还她自由之身,再将那些女人赶走。

当年母妃带着他独自去了遥远的雪山,只为了医好他的病,雪山常年冰寒,没吃少喝的,他还能承受,只是母妃的身体却是承受不了。

不过,上官云端却明白他这么做,不是无情无义。而是真正的有情有义。

而且这儿是后花院,平时也很少有人过来。

只是,此刻李贵妃也是一脸的错愕,有些摸不着头绪了,她没有用雪凝呀,她先前也只是用的一种极普通的茶,她怎么可能把雪凝那么珍贵的茶拿给那个傻子喝?

虽然她现在易容成了上官云端的样子,却也害怕被凤阑绝看出破绽,她的计划是,等拜了堂,入了洞房以后就算被发现了,一切都成了定局,反正她跟上官云端一样,都是将军府的大小姐。

“你以为我想管呀,只是你现在这个样子,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你若是喜欢她,就去争取呀,你这样坐在这儿算什么?”秦思柔的声音中带着几分着急。

“王爷,天下第一神医叶公子来了。”恰恰在此时,一个侍卫在外面恭敬地说道。

只是,听到他的惊呼声,秦思柔的心中多了几分担心,生怕有人去拦着夜无痕。

只是,正在她暗暗思索时,帘子却被掀开,随即便听到他那磁性好听的声音传来。

虽然他知道内情,但是现在,却也不得不装出一副极为愤恨的语气来,只希望,还能够撇清关系。

“父皇,这事还是由你来审吧。”皇上微微的愣了一下,便将问题推回给了太上皇,他若来审,这其中只怕会露出破绽。

说话间,双眸望向那几个黑衣人时,偷偷的做了一个暗示,然后快速的扫了凤阑绝一眼。

当然,这话她只是单纯的为了气老夫人,那绝王可凤月国的王爷,听说现在凤月国的事情基本上都已经是他在打理了,所以,将来肯定会是凤月国的皇上。

“瞧瞧她那傻样,再看看她这副丑八怪的蠢样,天呢,她还真是不要脸呀,到时候,可别把绝王给吓到了。”一个长相极为清秀的女子说出的话,却是刻薄到了极点。

他毕竟不懂的医术,所有的一切,都要听叶寒的。

“累了,去休息一下,行吗?”秦思柔一脸无辜的望向他,心中却更多了几分好笑,这个男人,有时候真的挺可爱的。

守在外面的侍卫,听到太上皇的命令,也纷纷的向前,围向凤阑锐。

只是,她原来的记忆中,娘亲是很美,很美的,只怕任何一个男人见了都会动心,但是这个男人却是不为所动。

“小晚。”那个男人听到上官云端的话,身子再次的一僵,声音中似乎多了几分沉痛,刚刚的兴奋与激动也变成了浓浓的悲伤。

李玉听到丞相的话,也连连的喊道。

他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还不等众人开口,便再次说道,“绝王不要急着否认,谁都知道,她是一个傻子,这样的问题,连朝中的那些大臣都答不出,试问一个傻子怎么会答的出来。”

“这话可不是本相说的。”

“绝王,你这是什么意思,要证明什么?”皇上暗惊,再次望向他时,眸子中的担心也再次的漫开,凤阑绝的意思不会是证明他没有告诉上官云端答案吧?

凤阑绝带着上官云端回到了王府,王府内,仍就一片喜庆,客人已经全部离去,只有几人丫头,在等候着服侍主子。

“呵呵。”上官云端听到他的话,却是微微的轻笑出声,半真半假地笑道,“你就那么自信,一定能够为我戴的上这根链子,若是戴不上呢?”

那是隐的声音,隐是凤阑绝身为最信的过的侍卫,一向处理冷静,但是,这一次,他竟然无法控制自己的声音。

夜无痕搜了那么久,都不曾找到她,而就连隐出动,也找不到她,还要在她行动时守株待兔,才能见到她。

“那公子的意思呢?”上官云端略带试探的望向他,其实,她真的很好奇,他这么做是何目的。

“本公子当然看清楚了。”李玉回答的十分肯定。

“好,只要李公子看仔细了就好。”上官云端微微的点头,然后双眸微抬,直直地望向要李玉,脸上突然的多了几分严厉。“那么我想请问一下,李公子刚刚说的是否都是真话,这画像上七名的女子,李公子是不是真的一个都不认识?”

上官云端在七名那两个字,刻意的加重的语气。似乎是刻意的强调着什么。

“本公子都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不认识,一个都不认识。”李玉听到上官云端的逼问,脸上也多了几分怒意,对着她怒声吼道。

第一,她无法证明自己的清白,第二,她的健康也会受到影响,严重的只怕还会影响到生命。

“到底是怎么回事?”就连一次冷冽,沉稳的夜无痕都忍不住问道,冷冷的声音中有着无法掩饰的担心。

“我已经让隐将这事通知凤阑绝,不过并没有跟做任何的解释,我倒也有些期待他的反应呢。”

“怎么办?皇上一向爱民如子,曾说过,天子犯法亦与庶民同罪,如今上官云端竟然当众杀人,这种恶劣的罪行,岂能饶恕。”夜无痕没有开口,一边的丞相大人便沉声说道,他此刻倒是说的正义凛然的,若他真的这般的正义凛然,他儿子只怕都不知投胎多少回了。

此刻这般的嘲讽她也是因为妒忌她这正妃的位子——那怕她这正妃不受宠。

平时里,她们就是针锋相对,只因害怕夜无痕,不敢乱来,今天这导火线一旦被点燃,可真是一发不可收拾了。

凤阑绝轻笑,看来,这个问题难不住她,罢了,今天就事就由她自己来处理。因为,他知道,她有那个能力,不需要他在这个时候出手,而且那些百姓也只能暂时的阻拦,断然不敢伤她。

所以,她此刻只能极力的将自己的怒火压了下去,极力的让自己保持着平时的冷静。

凤阑绝听到她的话后,眉头再次的轻蹙,虽然看不出太多的不耐,但是却能够感觉到他的生硬,不过,一双眸子还是微微的望向她,唇角微动,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昨天晚上不是刚刚见过了吗?”

“是呀,本王的确跟云端打了赌,不过,看目前的情形,本王赢的把握似乎并不大。”凤阑绝配合着凤忆希的话说道。

而且,以他的身份,若是真的有什么意外的话,想要保护她,应该是没问题的。

“宫中突然惊变,凤阑绝到现在还没有传出消息来,所以要小心一点。”夜无痕的眸子中也多了几分沉重,他毕竟是皇室中人,这样的事情,他最了解,可能已经猜到了事情的大概。

上官云端看到那两个宫女慢慢的向着她们这边走来,望向凤忆希对上使了一个眼色。

等到那两个宫女从她们的隐藏的地方经过时,上官云端与凤忆希同时冲了出去,一人捂住了一个宫女的嘴,将她拉回到刚刚藏身的地方。

只是走到太上皇的宫院时,却发现,到处都是侍卫,几乎把整个宫院都围起来了,这阵势,只怕连只苍蝇都飞不进去。

“没什么,只是感觉到奇怪。”上官云端也只时感觉到奇怪,一时间也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太医微怔了一下,连连的向前为太上皇检查,只是,他的脸色却是越来越沉重,片刻后,才转向皇上,沉声道,“回皇上,太上皇已经走了。”

“你?”皇后听到那女子的话,气结,望向那女子的眸子中多了几分怒意,“李贵妃,你不要在这儿挑拔是非。”

“父皇,她的确杀死了太上皇呀,这件事,可是十分的严重呀,父皇可不能心软呀。”二皇子也略带急切地说道。

接下来的几天,凤阑绝仍就带着上官云端到处游玩,甚至连隐跟素容都没有带了,只有他们两个人。

而且,这略显平凡的脸丝毫都不影响他那神彩风扬的气质与气势逼人的魄力。

她可是现代最出色的律师。

尚书大人若再敢说个不字,只怕就真跟那规矩一样成了死的了。

李玉的脸上也多了几分嘲讽,随口回道,“昨天,本公子在看书。”

“哦,看来李公子记得很清楚呀,那么请问,三天前的同一时间内,李公子又在做什么?”上官云端微微一笑,再次一脸平淡的问道,因为那脸上的笑,更多几分随意,似乎还带着几分亲切。

此刻,凤阑绝的眸子中也多了几分疑惑,双眸微闪,望向密室的那个小窗口处,眉头微蹙,快速的跃起,闪到那个窗口处,看到窗口处的东西时,一双眸子猛然的眯起,狠绝中,却也带着几分惊愕。

那人难道还能神机妙算不成?

“是。”素容平时的话就很少,只要是凤阑绝的命令,她就只管执行,从来不多问什么,答应了后,便快速的转身离开了,素容一直都是行动派的人,说做便做,从来不会有丝毫的迟疑。

不得不说,素容这速度还真够快的。

“去参加绝王的选亲。”那女子仍就极为恭敬的回答了她的话,但脚步却并没有停。

汗,这宫女真够强大的,她完全可以将让她到梳妆台前,但是她却直接的将梳妆台转了个方向。

她不想引人注意,但是偏偏那个人似乎故意的跟她过不去。

这丫的要是宫女,她就跟她姓。

天下怎么会有这么狠心的娘亲呀。

此刻的她,虽然一脸的平静,那声音也并不是很大,但是却有着一种让人惊颤的气魄,似乎更有着一种让人无法抗拒,无法抵挡的威严。

老夫人惊住,因她的话惊住,却更被她的气势惊住,她从来不知道这丫头竟然有这么强大的气势,怎么像是完全的换了一下人似的,就算她不傻了,也不可能变化这么大的。

“怎么,不走?”上官云端眉角微挑,再次望向二夫人时,眸子中隐隐的多了几分冷笑,“是要等我送客吗?”

众人也只当是凤忆希害怕错过了成亲的日子,所以都没有太过在意,毕竟绝王都说的成亲的日子可以延缓,而如今将军府中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上官云端在这个时候也的确不适合离开。

心下不由的暗喜,连连的吩咐道,“快,快去请两位小姐来。”

南宫雪倒是反应的快,向前恭敬的行了礼,然后才慢慢的抬眸,望向凤阑绝。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