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客户端:第18章:流水落花

阳光在线客户端 作者: 葬笔冢

最怕突然听到你的消息

嗯?她还害羞?用头发挡着,是为了避免尴尬?这不禁使得他越发有点诧异,可这不会妨碍他享受今晚的宵夜。

假如她真的要跟容析元过一辈子,那确实,公司在谁手里都一样。

可是,更怪异的事情发生了。当翎姐接起电话时,表情异常严肃,眸光中甚至带着罕见的狠厉。最难理解的是,电话里没有人说话,只有细微的响声,如果不懂的人根本不会觉得这响声有何问题,就算是截取了这段通话,也不会知道双方在交流什么,还以为是别人打错的电话。

尤歌嘴里发出低吼,明白了,容析元昨晚真的把她吃干抹净,并且他还早早地遁了!是因为怕她醒来会闹吗?可恶的男人!

小狗确实很机灵,像是能感受到主人的语气,它稚嫩的叫声令人心疼,急躁地在佟槿胸前蹭着,好像真的害怕。

容析元看看表,快到两点了,飞机也该可以起飞了吧。

翎姐瘦弱的身子颤了颤,回头时已是亲切的笑意迎接他,仿佛她才是他的妻子一般。

……尤歌只好又依着他,谁让他是病号呢。

“那个……还真是你听错了,呵呵呵……我们是冉冉的朋友,当然是为她好了,现在知道你和冉冉的关系,我们也更放心。真希望今天你们能沾沾喜气,也尽快请我们喝喜酒……”

容析元没好气地说:“这几年我都控制着香香的生育,不然她起码还要多好几个仔,生多了对它身体不好。”

龙晓晓和尤歌以前都在外边叫盒饭吃,但是最近容析元不准尤歌再吃外边的盒饭,她每天都会从家里带饭菜来,中午在电饭煲里热一下就吃。

“怎么了?”许炎不解地问。

“这条不怎么样,换过!”许炎加重了语气,不耐烦地挥手。这货说谎不眨眼的,那哪里是不好看啊。

让尤歌感动的是,容老爷子对两个宝宝的厚爱,即使人在香港主持大局,每天也都要在视频见过两个宝宝之后才能安心入睡。

...这下就更热闹了,珠宝协会的人一出现,所有围观者都来了精神,大多数人是对宝瑞持着负面的态度,毕竟这是他们不熟悉的品牌,感觉信任度不如国外那些大牌。但也有少部分人认为这或许是不太可能的事。宝瑞又不是傻子,怎么会在这样重要的场合用人工钻来蒙骗人?

但这还没完呢……

很快,沈兆在7楼电梯停下,紧跟着旁边的电梯也上来了,就是尤歌和佟槿。

“容析元你醒醒……醒醒啊,你别吓我啊……喂……容析元……容析元!”尤歌喊了几声没见他有反应,越发焦急,鼻子发酸,心痛得要命。

“你去拿了户口?做什么的?”容析元指着桌子上的本子,脸色微微一沉。

尤歌不由得倒抽一口凉气,震惊不已……唐虞梅,她怎么可能忘记,那个女人,不正是涉嫌谋害她父母的幕后凶手吗?当时因证据不足只能放人,这件事,尤歌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确实,这一次容析元格外小心翼翼,疼惜她初经人事,不忍将她折腾得太厉害,尽量地温柔着享用。这样也让尤歌慢慢地感受到了除疼痛之外的最原始的情动,好像身子都不是自己的了,跟随着他,在仿佛惊涛骇浪中起起落落……在这样动情的时刻,尤歌再一次展现了她跳跃的思维……

除了郑皓月,还有一位中年男子也来监工,是尤歌的叔叔,是她父亲的弟弟——尤建军。现任宝瑞集团总经理一职,昨天刚从斐济出差回来。

&n

翎姐温柔懂事,时常去厨房帮忙做菜,那时容析元很孤僻,刚开始很不合群,跟其他孩子难以相处,有时吃饭的时候都找不到人,于是翎姐就会给容析元留一份饭菜起来……

唐虞梅的脸色稍微缓和,语气也软了一点,眼里闪烁着几分复杂:“没胃口也要吃饭,想吃什么,可以告诉佣人,或者,我下厨做给你吃?”

尤歌也笑了,柔美的脸蛋上勾起一抹明媚:“我的事,不用你操心,我来,是接我孩子的父亲。”

“嗯,也有可能是网线短路,如果在这里检查不出问题,我们就爬上去看。”

而佟槿忍不住爆笑:“哈哈哈……元哥,是你财产太多还是嫂子对你的了解太少啊,你们夫妻俩也太逗了,哈哈哈……”

容析元伸手在她脸上捏捏,轻柔地说:“我确实是有事要做,你今晚可能又要一个人睡。”

私人游艇,容析元平时很少会用到,但定期的检修护养是少不了的。既然周末要出海,那当然要叫人立刻检修一下,以防万一。

他每次都说是公事,可尤歌实在想不出有什么样的公事是会使得人做出如此怪异的行为。

“唐虞梅,你发什么神经?你这是非法禁锢!”

尤歌的态度,让所有人都吃惊,想不到她居然还敢顶嘴?说他们没资格教导她?

小小的商务车里,识趣的几个人都选择了无视后座那俩人,不回头去看,不打扰两人的亲昵。

佟槿心里暖暖的,像个乖宝宝那样点头:“嘿嘿,翎姐,你都开口发话了,我哪有不遵守的?行,明天我就开始晨跑……其实我身体也还好啦,但是最近确实很少运动,我得加把劲锻炼,保持健美的身材,哈哈。”

容析元心头一抽……目光紧紧锁住她的脸,想要抓住她天真的表情,脑海里又浮现出了几年前那个如孩童般的尤歌。

也不是乐观的,这位m国的权威医生是容析元好不容易才联系上的,却告诉他,翎姐的手术成功率只有五成,但假如不手术,她就活不了。

为什么?霍骏琰至今没有答案,只能用那句俗套的话来说——缘份。

“我爸就那样的脾气,你别往心里去。”许炎皱着眉头,凝视着尤歌略显苍白的脸。

唯有对女人,一个成熟的男人才可能真正的触动异样的情感,才会嫉妒她身边有美男,才会产生占有欲。这些,尤歌才一出场就做到了。而这只不过是她的魅力之一,她还有许多闪光点等待着他去发掘。

多么痛的领悟啊,如果不是到今天,她可能还沉浸在三个月中与他相处得好像是一对的幻觉中。

站在街头,苏慕冉的心情格外失落,鼻头有点酸酸的,好像胸口堵着什么东西。

今天过后,就要跟他毫无交集了吗她应该遵守诺言,只要三月之期一到,他还没爱上她,她就得自觉退回到自己的生活里。只是,真的可以退回吗付出的感情怎么收回有谁可以教教她

三个月,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两人之间发生了很多事情,喜怒哀乐,都有彼此的痕迹,怎么可能说收就收

苏慕冉灰心丧气地回到家,失眠睡不着,自己灌了一瓶酒下去才睡着了。而她不知道,在她刚要入睡时,她的手机里多了一条信息,是许炎发的……“明天中午别送饭来了,我休假。”

这也是容老爷子最后一次修改遗嘱了,他不会再做变动,经过这段时间的深思熟虑,以及刚刚得到消息知道尤歌怀孕了,容老爷子觉得,这次修改的遗嘱内容是他最满意的。

尤歌怀孕了,这件事对翎姐的冲击也不小,她到现在都没去看过一次,借口说太忙,其实是不想去看。

此时此刻,

佣人竟然没有多问,请尤歌进去了,在花园里等。

凭他犀利的眼光,他能断定尤歌兴许已经被容析元给……

“老公,你确定要带着两个小娃娃上婚礼吗?”

尤歌还不能从悲伤中自拔,9年来,一直活在那场车祸的阴影里,使得她潜意识产生的恐惧屏蔽了那段记忆,而今天,被人揭开来,她再也不能逃避了,她只有面对残酷的真相。

“抓住她!”一声凶狠的暴喝,角落里窜出来两个彪形大汉一把抓住了尤歌!

尤歌心里暗暗发笑,但她忍着,就看许炎怎么解释了。

“……”

这是未来的一家之主,是容家这个家族中呼声最高的继承人,他说话当然有份量,发火更是没人敢惹……至少眼前这几个人不敢。

这本来是尤歌随口一说,多少是违心的啊,她可是清楚他有多强悍,但她就是不会亲口承认的。

再醒来时,他恢复到了平时的精神状态,好像昨晚那个病倒的人不是他。

尤歌疑惑,看不透这男人究竟在想什么。但如今的尤歌已经不是懵懂胆小的人了,她此刻心思百转,很清楚容析元的提议意味着什么。确实,她需要了解宝瑞,迫切地需要!

最关键就是容析元结婚前容老爷子亲自去隆青市见孙子,后来容析元当晚回到香港,发生了什么事,或是爷孙之间有什么样的协定,兴许在没有第三个人知道了,这一直就是个不为人知的秘密。

她此刻,美得不真实,象从飘渺的梦境中走来,乌黑柔亮的长发披在后背,衬托着她精致小巧的五官,一双灵动的水眸,波光潋滟,巴掌大的脸上,早已染上两朵醉人的红霞,浑身雪白,如婴儿一般的肌肤,吹弹可破……

容析元在极力隐忍着,他真不是开玩笑的,尤歌没恢复之前,如果做那种事,他真怕自己把她折腾晕过去。

尤歌小小的身子在容析元怀中轻颤,脸颊上血色尽褪,由于先前在墓园哭过,到现在眼睛都还是红肿的,这就更加使人觉得她很狼狈。

苏慕冉忍不住翻了翻白眼……

苏慕冉捂嘴偷笑,但在回过头的时候又装着很严肃:“凭什么你几句话就把我哄回去了?没那么容易。除非你回答我的问题,你到底要不要当我男朋友?快点说啊,登机时间到了。”

龙晓晓委屈,提起蛋糕就往马路上走,一边走还一边抹泪,气呼呼的样子。

“臭小子,你是不是玩电脑玩傻了?什么网上线下,你还在乎这个?人家不嫌弃你这个宅男,肯主动追你就不错了,你还说不想有交集,真是……难道那女的很丑?”容析元忽然话锋一转。

这下可是将容析元对孩子的想念激发到顶点,迫不及待地说:“尤歌,你明天就带着孩子过来吧,我等不及想见你们了。”

尤歌闻声回头,一下子就跟许炎那双深邃的桃花眼对上了……许炎在笑,笑得很灿烂,不会让人看出他此刻内心的波澜。

尤歌圆圆的杏眼睁得老大,忽地两手捂着头,表情痛苦:“好疼……头好疼……”

尤歌停下脚步,没回头,只是随口回答:“我现在失业。”

一个这样的家族,怎么可能会允许容析元去娶一个“傻子”?

但容析元最大的本事就是,无论你多激动,他总是像个局外人似的淡定如常。

“少爷,不可以啊,好不容易将您救出来了,您现在进去,我们岂不是前功尽弃?”

现在换成女记者被围了,可她一点都不慌张,骄傲地仰着脸:“我只是刺激他一下,你们还当真了?呵呵……”

沉闷的气氛一直到出了电梯才略有好转,容析元去了会议室,现在距离会议还有十分钟。

虽然尤歌不想承认内心的喜悦,可事实就是,她直到此刻才能真的睡去,先前都是在等着他回家。

容析元和郑皓月站在角落里,郑皓月一言不发,没话可说了,事实证明尤歌的主意起到了效果。

许炎平时经常锻炼健身,一直都保持着标准的身材以及灵敏的身手,但是,跟女人约在一起过招,这还是头一回。

许炎半眯着眸子冷哼:“还有一招。”

许炎勉强躲开了,但是却撞到了角落里那个沙包上,正捂着鼻子忍着痛,硬是没吭声……他不喊痛不代表真的不痛,只是碍于面子,男人不轻易呼痛,可他着心里却是火大。苏慕冉是不是跟他八字不合啊?三招而已,她虽然没伤到他,但撞到鼻子也很痛的!

戒指是被人掉包了,只不过被我及时发现,将计就计又将一个一模一样的戒指换上去。”

在困难无助的时候有人站出来,这感觉,龙晓晓一辈子都忘不了。或许在霍骏琰的角度来看这件事是多么微不足道,他不会认为自己干了一件多么了不起的事,那是他的职责,可在龙晓晓心里,这是大事,是值得她铭记的。

这话……怎么听着怪怪的?龙晓晓莫名地一阵烦躁,皱眉盯着霍骏琰:“你认为我喜欢他?”

霍骏琰皱着眉头,审视着龙晓晓,想了想,还是开口说:“那些追债的人有没有对你或者你的家人做出伤害或威胁到你们人身安全的举动?”

唐虞梅嘲弄地笑着:“沉默就等于默认,你心里很清楚我说的话有道理,只不过你丢不下这个面子,所以没勇气承认你也对尤歌失望了。呵呵……没关系,我是你母亲,你用不着在我面前还顾着面子。”

于是乎,清晨就上演了一出男追女的好戏……尤歌不慢跑了,而是狂奔,企图摆脱容析元那家伙,但是她太小看他的速度了,不是她跑几天步就能超越的。

不少目光都落在尤歌身上,她天生丽质的容颜,走到哪里都令人难以忽视。某些人已经在心里暗暗咒骂,怎么这次那么不走运啊,遇到如此强有力的对手,只怕是很悬了。

简单几句话,语气淡定冷静,并且是很聪明的回答。

尤歌确实想不到居然会遇到这种面试项目,别看是有五成机会,但也太难啊,万一猜错,只怕这面试就泡汤了。

看到大家的反应,尤歌的笑意更深了,清目流转,纤纤玉指一点……

一霎间,好像又回到了几年前,那个天真单纯如孩子般的尤歌,可是,仔细看她的眼神,却是没有了当年的依赖和盲目信任。她清澈的目光告诉郑皓月,她,不再是那个被人牵着鼻子走的笨蛋了。

“这种事,在家里还是头一回!”

容析元不跟人吵架,但只要触到他的底线,他随便几句话就能气得你半死不活!

容析元低头看着箱子里那个虚弱的小身影,毛茸茸的一团,肚子上的白纱布很刺眼。香香的伤,应该就是被冯奎他们弄的。

冬天里难得这么晴朗的天气,如果有孩子的父母带着出去玩,那会是十分有爱的画面,只可惜,两个小宝贝的父亲不仅成了植物人,还失踪了。身为母亲,尤歌不是不想带着孩子出门玩,但是她现在最要紧的是在家等待消息,坐立不安的,自然也没有出门的兴致,只好带着孩子在花园里晒晒太阳。

唐虞梅神秘地一笑:“这就不是你该操心的问题了,何家有何家的秘密,又不止我这一件,只要我肯容得下,我就可以用自己的秘密去交换别人的秘密,用我想要留下的人来交换何家一直想接回来却又没能如愿的人……”

“唔……”尤歌羞愤地挣扎,可是却使不出力气,因为那敏感的某处被这个邪恶的男人叼着!

晚上他回家来也没跟尤歌说话,又恢复了那种冷漠和疏离。两人之间好不容易有了一点进展,现在又被打回原形了。主要原因是容析元一想到尤歌自己买避孕药吃,他就无法释怀。

刚要入睡,房间又被打开了。尤歌对于这房间的门锁十分无奈,她反锁都防不住这个男人!

“对,我是容析元,可那又怎样?我还是你老公呢!”他趁她不备,猛地将她按倒。

她眼角闪烁着点点亮光,除了激动,更是因为被这巨大的喜悦所包围,以至于难以相信这是真的。

容析元某方面的功能依然是强大的,只是由于太久没有做这种运动了,加上心理的激奋,以至于这男人在激情十分钟后,停下来了。

这可好,容析元和尤歌同时一惊,赶紧地停下来,回头看去,璇宝贝正坐在chuang上,咬着手指,好奇地望着这边。

“机器人?”尤歌水润的眸子闪动着光彩,伸手抚摸着大熊身上柔软的毛,小脸蛋贴上去,开心地说:“大熊,欢迎你!”

“好啊!”

除了叹息还是叹息,谁让尤歌的情况是这样呢,别的更复杂的事情就不能指望尤歌去做了,能安全地应付这次开业典礼就好。

容析元的座驾险些也跟着撞上去,若不是沈兆反应奇快,只怕这就要车毁人亡了!

翎姐在几年前离开孤儿院,说是要去亲生父母家,但遗憾的是翎姐还没如愿与亲人团聚,在途中遭到意外,车子坠海,却没有找到尸体,被认为是死不见尸了。

“呵呵……唱歌这仅仅是你一面之词,你难道不知道自己叫的男公关所提供的服务有哪些吗?其中一项就是软性毒品,我们已经从对面包厢那个男公关身上搜出来了,而他的同伙将药服务于你,你不去警局交代清楚怎么行”帅警虽然一脸正气,可他眼中也有明显的鄙夷。

容析元不看重这样的承诺,因为他仅仅是单纯为了翎姐好,而不是为了从何宏森那里得到什么。

这些消息,总算是让容析元彻底放心了,翎姐的归属问题得到解决,她多早多难的日子已成过去,她今后将会是何家的公主,过去吃得苦受的罪,她都可以在今后的生活中逐渐弥补回来。

然而,只有尤歌才在苦笑,使劲眨眼跟这人示意,就差被捂住他的嘴了!

就在容析元相邻的卧室阳台,沈兆在佟槿的怂恿下也站在了阳台上,当这俩货看到尤歌举起的牌子时,憋了很久的笑声再也忍不住破功了!

“沈兆,我赌元哥今天一定能搞定那堵墙,一定能进去见着嫂子。”

果然,那姨太脸色一变,声音陡然拔高:“你竟敢这样跟赌王说话?敢威胁赌王,你是不是不想活着走出赌场?”

“又乱吃醋?”他黑亮的墨眸里含着三分笑意,不像是生气,更像是得意。

翎姐无奈地摇头:“看得顺眼?其实这就是最难的要求啦。”

俞总没有挽留尤歌,他不是不想挽留,而是他要及时将情况报告给许大公子,听听许炎有什么吩咐,他再行动也不迟。

“但那位太太好像已经快五十岁了吧……”

最受欢迎的珠宝就是珍珠鱼钻石系列,另外还有宝瑞特别推出的“梅兰菊竹四君子”手表,融合了现代时尚元素与中国风元素,受到了中老年消费者的青睐,某些钟爱中国风的富豪们干脆一口气买下这一系列的四块表,梅兰菊竹图案的各一种,轮换着戴,简直是太“壕”了。

现场的这一系列手表全部卖光,南洋金珠无论直径多少的,全都售完,大溪地黑珍珠首饰也卖光……另外还有不少商品都卖出了大半,可以说是收获颇丰的一晚,成绩辉煌,让其他同行们一个个羡慕嫉妒恨啊。

不只是宝瑞受益了,连带着其他几个国内大牌也受到了良好影响。因为宝瑞的优异表现使得一些对国产没信心的消费者也改变了看法,试着去比较,不再像以前那般不屑一顾。

刚才还一片叫好,可才不到半小时就出状况,宝瑞该如何挺过去?

尤歌心底窜起一股复杂的情绪,说不清是喜还是悲,他既然能那么决绝,为何还要管她的死活?难道不知道,从机场那一刻起,她的心就不会再为他跳动了!

佟槿正失神之际,没留意手机在震动,是有人在微信上给他发了消息……就是佟槿前段时间关注的那本小说的作者,苗小妹。由于佟槿为苗小妹抱不平,用自己的技术手段查到了几年前苗小妹的微博账户,为苗小妹身陷抄袭事件而证明了她的清白。自从这件事之后,苗小妹就跟佟槿成了好朋友,可以说在苗小妹心目中,佟槿俨然是大神般的存在,虽然两人没见过面。

很快就搜到那个带密室的包厢了,可是赫枫依旧很镇定,不知道的人还真想不到他是老板,这事儿换做谁都会紧张的,偏偏赫枫是个另类。

尤歌也不是小气的人,随即礼貌地笑笑说:“这是我应该做的工作,奖金和升职那些,我暂时还没去想。”

先前还遮遮掩掩的,现在这些人干脆就议论开了,还有人说泰华酒店的收购案底价肯定是尤歌事先和容析元商量好的,所以她才能成为赢家。

尤歌正纳闷,手机响了。

一连串的推理结果,尤歌禁不住脸色一变……这真的极有可能被她猜中!再联想到许炎的神秘身份,每次问他的家庭背景,他总是含糊其辞,至今她不知道他家究竟是做什么的,只知道他家很有钱……

许炎对于这种事,已经见怪不怪了,像这样假装来看病从而企图接近他的女人,最近越来越多,他对于女人们孜孜不倦的追求精神感到无奈。

容析元也呆住了,手中的匕首滑落,胸口处犹如被撕开一条带血的口子,痛得让人窒息。

两个宝贝睡得很香,但不一会儿就先后醒来,是时候到吃早餐了。

尤歌抱着奕宝贝,容析元抱着璇宝贝,这么温馨有爱的镜头,足以让人看呆。

容析元笑得很神秘:“这个人就是……暂时保密,一会儿晚上你们就知道了。”

苏慕冉露出自嘲的表情:“被你看出来了……”

许炎赶紧地收回心神,甩甩头,起身去又拿了一瓶白葡萄酒出来。

许炎无奈了,敢情她早就喝醉?正纳闷呢,苏慕冉却又忽然从他怀里起来,径自朝里边走去,倒在沙发上再也不起来了……

这是当然了,她第一天上班,怎么能跟他一起去宝瑞呢,她还琢磨着要在什么时候给他个惊喜呢。

宝瑞的专柜遍布全国,本市一共有四个专柜,其中一个就设在公司总部大楼旁边的商场——百盛商场。

店长也只是个普通人而已,也不能免俗,见到对自己这么毕恭毕敬的人,心里当然是舒服了,脸上的笑意也多了些。

尤歌确实是头疼又发作了,坐在他的车里,小身子缩在他怀中,额头冒着细汗,毫无血色的嘴唇里发出含糊的呢喃:“疼……大叔……我的头好疼……”

容析元温热的大手轻抚尤歌的后背,低声说:“一会儿就带你去吃好吃的。”

嫩的笑声……这些,都让她觉得沉寂的生活多了一丝生机。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