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游戏登入:第69章:东拉西扯

申博游戏登入 作者: 追鲈

刘胜道:“表少爷,八万贯啊。想不到那辽人如此大方,早知道让他多打碎几件明珠、瓷瓶儿,表少爷保准要大发一笔。”

唐夫人不肯,才道了别离开。

沈傲看着春儿的愁容,想了想道:“生意的事,让其他人在这看着也行,我最担心的是朝廷是不是发生了什么重要的事,方才我问岳父,他也只是说宫里头有些『乱』,可是再『乱』,这个时候叫我回去做什么?我在这仁和,自己都焦头烂额,每天管些鸡『毛』蒜皮的杂事都兼顾不过来,难道皇帝就只是为了叫我回去处理他的家务事吗?我觉得这事有古怪。”

管家又掏出一张房契,道:“这是西子湖畔的宅邸,请大人过目。”

二人一路说笑,沿途坐船的郁郁心情顿时缓解,杭州府、仁和县、钱塘县三个衙门相互毗邻,就坐落在钱塘与仁和交界处,因而这里显得肃穆了许多,二人先到了钱塘县衙,程辉将包袱换了个肩,朝沈傲拱拱手:“沈兄,再会。”

“好大的一个坑啊!”沈傲拿了这名帖,笑了笑,却是将名帖丢到一边,将刘斌叫来,对他道:“把这名帖送回去,就说本大人公务繁忙,没有兴致和他们谈什么风月。”

沈傲看了看,这一次名帖的态度比之方才要好很多,说什么据闻县尉大人乃是今科状元,学生们很想请大人赐教一二,届时在百花楼恭候,愿赠金万贯,宅邸一座,更赎出百花楼名『妓』苏小小服侍大人。

在石英、周正这些人的眼里,第一次入仕,自要万般的谨慎,石英向沈傲说起这个,大有一副要为沈傲奔走的意思,只要沈傲点了这个头,这万年县的县令便非沈傲莫属了。

商议了许久,也寻不到个办法来,最终还是夫人拍板,先将新娘子全部送到祈国公府来,由沈傲迎着他们到新宅去。

沈傲板着脸道:“蓁蓁美若天仙,自只有天鹅才配得上。”捉笔去画,竟是画了一只唐老鸭,春儿叫道:“这……这是天鹅?”

程辉想了想,有些犹豫,问道:“是不是该知会那昼青一声?此人虽是无耻,可是我们先走了,是不是无情了些?”

沈傲道:“岳母大人若是想茉儿,便搬过去住个一年半载也不打紧。”

沈傲连忙进去,行了礼,叫了一声岳父。

沈傲不置可否,总觉得安宁的思维有点儿发散,问东问西的,让他回答得有点费力,心想他是来给她治病的,现在这个半吊子医生却成了心理医生,哎,真是情何以堪。

昨天睡了个好觉,早上6点半醒来,哈哈,赶快码了第一章,精神好啊。第四百二十八章:闺房之乐

这一声娇嗔,让沈傲又心猿意马起来,伸手探入唐茉儿酥胸,搁着衣物小心抚弄:“我现在就要彻底地看穿你!”

这句话倒不是沈傲胡说,使者到了汴京,拜访一些重要人物,送些土特产是一条不成文的规则,几乎人人有份,算是礼尚往来的一部分。

赵佶目光恰好落过来,见他这副模样,口里还在说着漂亮话,却是瞪了他一眼,颇有警告的意思。沈傲看了,连忙欠身坐得笔直。

沈傲回头,想了想道:“四贯,我最多出这个价钱,你若是卖,我现在拿走。”

况且主考官的『性』子,沈傲也打听了,乃是当朝太宰苏柏,此人年岁不小,已到了致仕的年纪,学问倒也挺高,最爱看那些出奇制胜的时文、经义,若是能对他的胃口,脱颖而出是不成问题的。

“送画?”赵佶犹豫了一下:“叫他进来吧。”

“杨公公,你……”沈傲想不到杨公公当面反戈,不过随即一想,这杨公公好歹也算自己未来的岳丈,也难怪他这一次站在自己的对立面。

周若晕乎乎的,从沈傲的眼眸中,闪过一丝真挚,她迟疑了片刻,似还在犹豫,低声呢喃道:“你先放开我好吗?”

周若原以为这是上天注定要她做沈傲的妻子,此时见了,却又是另一番心思,眼眸儿有些红肿,原来沈傲只因自己的一番话,竟是连夜做了这么灯来,倒是真难为了他。笑道:“寻常的孔明灯飞不了这么高的,你用的是什么办法?”

…………………………………………………………………………………………………………

安燕连忙道:“小『奶』『奶』,不可怠慢了贵客。”此时安燕看沈傲的眼神不同了,对伙计道:“上最好的酒水来,招待贵客。”

说话之人声音脆生生的,有点耳熟,待那人从车厢里出来,沈傲才看清此人的相貌,原来竟是狄桑儿。

沈傲这一问,狄桑儿想了想才道:“好像就是曾盼儿读过书,他还洋洋自得呢,有时安叔叔有事,也是他来记账的,安叔叔说他的书法不错。”

这一句话,犹如晴天霹雳,沈傲豁然而起,将酒杯放下,道:“『自杀』了?快带我们去看。”

待众人进了考场,在考棚里做了准备,那徐魏的考棚正对着沈傲,相隔有两丈,所谓不是冤家不聚头,徐魏早就对沈傲心生不满,再加上他本就是不服输的人,因而今日做足了准备,要与沈傲一较高下。

沈傲无语,好好的一个教书先生,被她描绘成了个泼皮,狄桑儿太不靠谱了,指望从她口里得出什么有用的信息还是算了吧!沈傲笑了笑,道:“你能不能带我到酒具被盗的现场去看看。”

安燕这才想起招呼沈傲,其实沈傲的大名,他早已得知,坊间俱都流传沈傲的眼力最好,是汴京第一鉴宝大师,便道:“沈公子,你说这酒具价值三万贯?据老夫所知,市面上这等酒具,至多也不过万贯而已。”

汗,哥们一写鉴宝,就要浪费无数的脑细胞,还要查阅,第一个反应就是百度百科和百度文库,悲剧了,有后遗症啊。第四百零六章:打你屁股

小丫头原本想威胁沈傲一句,不曾想沈傲竟是顺杆子往上爬,嘻嘻哈哈地问起芳名了。

沈傲笑了笑,从容道:“不知桑儿姑娘还有什么见教?”

吴笔不由地得意洋洋起来,若说作诗,吴笔的水平可是不低,国子监中除了沈傲、蔡伦,他吴笔排名第三,其思维自是迅敏无比,心中有了腹稿,摇头晃脑正要『吟』出来。

沈傲心里又想,难怪这丫头对书生这么排斥,吴兄只是想作首诗,差点没被她一句恶语吓死,原来是因为这丫头祖上的关系,他略略一想,狄青确实是因为受到文臣的打压和进言,才引起皇帝猜忌,从而忧愤而死的。

沈傲生气了,真的生气了,你当我是猪啊,就算是猪,至于蠢到走到你边上去伸脸挨打吗?她这是在侮辱本公子的智商,实在不可原谅。

沈傲道:“将军呈献上去即是。”从蓑衣中抽出画筒,交给禁军首领:“拜托将军了。”

沈傲摇头:“陛下错了,学生听说:天子之怒,伏尸百万,流血漂橹。天子之仁,保泰持盈,万民安业。陛下的喜怒哀乐,不正是在作一幅江山万里图吗?”

赵佶深望沈傲一眼,坐回御塌上,沉着脸道:“原来沈傲也是来做说客的。”

沈傲淡然一笑,道:“只怕事情不会这么简单,吴兄听说过以退为进吗?”

这不再是赈灾的事,已经上升到了皇帝威仪的问题,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竟然有人敢推翻皇帝的决策,是可忍孰不可忍!

耶律正德咬了咬牙,像是下了决心,道:“两国交好,岁币不过是礼尚往来的手段,若是宋国眼下国库紧张,大辽又岂能强人所难。”

杨真怒道:“现在辽使已放出消息,三日之内不给他们一个满意的交代,两国就要兵戎相见,沈钦差,你非要挑起两国纷争才罢休吗?这刀兵一旦动起来,边陲定然四处烽火,父亲要死儿子,儿子要失去父兄,实话和你说了吧,这几年国库已然空虚,真要开战,你就是我大宋千古罪人。”

………………………………………………

撂下了这一番话,沈傲也板着脸对上高侯道:“上高侯,你既已知罪,还不快回去面壁思过?哼,你看看你做的好事,下次再犯,绝不轻饶!”

沈傲自然明白战争是什么,摆摆手道:“杨大人不必再说了,你的心思,我明白,不过我自有主张,我现在只能给你一个承诺,这场仗绝对打不起来。”

赵佶抬颌一笑:“自是要听真话。”

等回了公府,沈傲才真正的琢磨起官印和官服了,试穿了一下,还挺合身,至于这官印,上面印着书画院侍读学士七个字,字迹都有些模糊,看上去像是有点年头,不知经过了多少人的手。

虽说都是平妻,这是圣旨上黑纸白字写了的,可是在外人看来,不管是不是平妻,这老婆总是要分出个高下来。若是先去唐家,唐家自然高兴,不过依着杨戬的『性』子,肯定要不悦了,杨戬也是要面子的,自己的干女儿受聘,男方却先奔另一个姑娘家了,这算是怎么回事?

可问题又来了,若是先去杨公公的府上,唐严会怎样想?须知士大夫与宦官一向是不对付的,士大夫自命清高啊,尤其是唐严这般的迂腐之人,一听,噢,你竟是先去了杨公公那里才到本大人这里来,滚滚滚,这亲不结了。

沈傲回到屋里,突然想起还未去送唐严,这酒宴上客人实在太多,未来老丈人和他只照过两面,按理说他是师长,自己理该去送的,便晕乎乎地要去送客。

夫人听到头晕脑胀,什么唐茉儿,什么杨蓁儿,什么春儿,一时也糊涂了,待那传旨意的公公走了,夫人连忙拉住沈傲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夫人不无忧虑地看了周正一眼,道:“公爷可听过那杨蓁儿吗?”

周正皱眉道:“怪就怪在这里,此前并没有听说过杨戬有什么义女,怎么突然多了一个义女来?更何况杨戬是内宦,我们周家与他结亲倒有些奉承之嫌了。哎……”周正说罢,不由地叹了口气,周家是大家族,杨戬虽然权势滔天,可毕竟名声不太好,和他联姻,难保有人说闲话。

与周若对了个眼,沈傲心里yy一番,若是这一次连带着将表妹一道娶了该有多好!哎,虽说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可是这窝边草吃得有些烫嘴。

赵佶笑道:“你为何不早说,快说出来,朕参详参详。”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