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挨肩并足
作者: 欢乐凌水章节字数:23416万

崔意芝听说弟弟活着,气息有规律,看了一眼他的父亲,宽下心来,面色也镇定了几分,弯身将崔二老爷从地上抱到了一旁的软榻上。

谢芳华见林七的背影进了小厨房,一边走一边揉眼睛,显然为了学做药膳被折腾得够呛。她回头往里屋瞪了秦铮一眼,这个恶人,两天打造一个厨师,也就他能做得出来。

bsp;?? 谢墨含不再说话。若说这么多年来,从未曾见过秦铮对谁有心,他对妹妹的确是捧在手心里了。但愿以后,也能依旧如现在一般。

秦铮忽然转身,走到窗前,随手打开了窗子。

他闻言一颗心砰地跌进了谷底,直叫冤枉,“下官不是看您心情不好,想让您开心嘛!”

谢芳华细看之下竟然是谢云澜,她勒住马缰,讶异地问,“云澜哥哥,你怎么在这里?”

这样的一个人……

谢芳华走出里屋,只见听言已经端着药碗过来,她接过,仰脖喝了。放下药碗,只见秦铮已经睁开眼睛,正一瞬不瞬地看着她。她垂下眼睫,将空碗放在桌案上。

不出片刻,桌案上便呈现了一副关系网的构图。

她走到门口时,谢芳华忽然开口,“等等。”

卢雪莹骨子里是个强硬的女子,可是在床笫之欢上,他即便再强硬,也不及男人。尤其是不及秦浩这样惯于会玩到变态地步的男人。

卢雪莹本来想瞒着,可是回了家,她怎么也瞒不住了,将秦浩这两日如何对待她说了。

英亲王妃自然明白紫荆苑内的事儿,见卢雪莹不精神,疲惫不已,告诉她,以后可以午时过来请安,爷们都不在家,她可以陪着她一起用午饭。

忠勇侯摆摆手,“他大约要晚上回来,算了,咱们自己吃吧”

“这小子哪里能比得上皇子们,再聪明好学,没有一副好身子骨,也是枉然。”忠勇侯叹息一声。

皇帝一怔,盯着她面纱下隐约模糊的脸庞看了一眼,须臾,挥挥手,“朕不怕。”话落,又看向身后英亲王等人,“你们几人可怕?”

一张苍白得没有半点儿血色的脸展现在几人面前,阳光打下来,白日里像鬼一般。

“能不能嫁娶,也要看是不是姻缘。”皇帝笑着道,“今日宫宴朕倒要看看他们怎么个论艺法,怎么个一局定输赢。若秦浩真配不上她,朕就应了她的要求,帮她退了婚。”

孙太医垂下头,“芳华小姐的身体很是奇怪,像是有心悸之症,但又不像,像是有哮症,但也不像,像是有毒症,但还是不像。老臣实在说不出病情。”

谢芳华点点头。

“皇叔好!父王好,忠勇侯好,永康侯好,左右相爷好,御史大人好,大学士好,子归兄好,燕亭兄好。”秦铮来到近前,一长串话语伴随着他弯身见礼的动作轻快地吐出,不等众人反应过来,他看向谢芳华,笑吟吟地道,“芳华小姐,好久不见!”

“还?你说如何还?你要现在就自杀赔我孙女吗?”忠勇侯瞪着他。

她自然是无心理会,跟着风梨,向外走去。

谢芳华失笑,“我也不说出去。”

言轻凑近他,简略地说了经过。

谢芳华不语。

秦铮不再说话,继续又要睡去。

谢芳华等了片刻,听见里屋他躺上床的动静,才松开帘幕,缓缓躺下身。

秦铮拿起一根干柴向他砸去。

燕亭经过这个教训,恐怕这辈子都不愿意踏进厨房了,烧火更不用想了!

也就罢了。可是如今,她是你八抬大轿娶进门的媳妇儿,是堂堂左相府的闺女,你说说你,这是要干什么?”

刘侧妃松了一口气,“谢天谢地”

秦铮拿着书的手一顿,抬眼看她。

“去将她给我喊醒了!”秦铮吩咐小童。

大长公主偏头看谢芳华,“怎么会这样?”

谢芳华颔首,站起身,侍画、侍墨立即上前侍候她披上雨披。

“我们就学临摹这副画,就不信今人比不过古人。”楚画半响回过神来,对谢芳华道。

英亲王妃摆摆手。

二人刚要给秦钰见礼,秦钰从窗前回过头,面无表情地看着二人道,“免了。”

李沐清失笑,“不是你不如我聪明,而是你在京时日短,还不了解皇上和这位小泉子公公。皇上定然是发火了,否则,小泉子公公不会连半点儿消息都不敢对你我透露。”

秦钰忽然对小泉子道,“去将李沐清和郑孝扬给朕找来。”

那将士立即住了嘴,连忙也请李沐清进军营。

秦钰点点头,“有道理,安置这间屋子一应所用的人说,这房间只有灯动过了,不在原来摆放的位置。”

永康侯吓得脸一白,面色大变。

------题外话------

“那好吧!”谢芳华妥协。

“在里面,从回来后,房门便紧紧地关上了。”小童低声道。

小童清楚地看到了赵柯的表情,想着看来哪怕是三年过去,公子依旧还是没好的。

可是谢氏生死存亡的重担,都重不过她的命。

这希望凝聚在谢芳华这个纤细柔婉的女子身上,明明是这样的清瘦柔弱,可是肩上却担着整个谢氏生死存亡的重担。

两个时辰后,谢芳华看完了最后一卷暗宗,对谢伊道,“你记下了几分”

谢芳华看了秦钰一眼,“我说万一。”

“做皇帝到没做太子时有耐性了”秦铮嗤了一声。

“进来!”秦钰声音传来。

“舍不得走,住在宫中也行。”秦钰此时道。

谢芳华被他拉上车,他动作极快地落下了帘幕,车夫一挥马鞭,马车离开了右相府。

春兰说不出话来。

“爹放心,无碍。”谢芳华摇摇头。

谢芳华拿到信,看罢后,一时脸色变幻了几番。

“这样,我也随你出京。”秦钰道。

“是。”侍画点头,又小声道,“那品竹等人,都带上吗”

掌柜的连忙笑道,“铮二公子和芳华小姐第一次来,小店的荣幸,哪怕不赚铮二公子和芳华小姐的银两,也想图个高兴乐呵。”

    内室里再未传出声音。

    来到暗室后,谢云澜果然如赵柯所说,已经昏了过去。他眉心一团黑紫气尤其浓郁。**的上身经脉处有两团气似乎在交锋,不停地冲撞着他的身体,似乎想要破体而出。

谢芳华看了他一眼,百无聊赖地点点头。

谢芳华垂下头,不看他。

“也就是说不能恢复到我原来的样子了”李如碧问。

谢芳华沉默了一下,“也不是全无可能。”

右相闻言皱眉,“碧儿,你什么意思”

英亲王妃闻言有些无语。

“碧儿,听话。”右相夫人也连忙来劝,“你好生诊治,郑孝扬那个杀千刀的,娘一定要他不得好死。”

过了片刻,外面管家喊,“太医来了。”

小泉子也高喊,“皇上,太医来了!”

她觉得,人都死了,有些事情,有些话,隐瞒的话,反而对他不公。

谢芳华一时有些失语。

“就如她说,值与不值,端看她自己的选择。”谢芳华慢慢地转身,低声道,“我回府去等秦铮的信,先看看他怎么说。”

“妹妹”谢墨含追上谢芳华,对她喊了一声。

作者有话:是的,215期的《风尚志》有我和张芷溪的一篇访谈(圣诞特辑&新年特辑&情人节特辑合刊)。网就好比烟花,很难长久绚烂,不想被风潮淹石沉大海,就要拓宽它的生命线。比如出版和影视,能让它生命延续我觉得就值得付出。我和你们一样,希望妾本和纨绔被更多的人看到且不毁,芷溪姑娘一直在努力,我们相信她吧!

“还有吗?”秦铮淡声问。

谢芳华没睡着,听到声音,自然是坐起来了,见秦铮还睡着,且睡得熟,她撤出手,他却紧紧地抓住她的手不让她动弹,她见他依然睡着,没有要醒来的迹象,抓着她的手也是本能。她揉揉额头,无奈地出手点了他的睡穴,才算是让他松开了手。

翠荷刚要开口,谢芳华摆摆手,她噤了声,跟着谢芳华出了房门。

谢芳华咬了一下唇,每天这个时辰已经起来了,若是再睡的话……

秦铮“嗯”了一声,含糊地说,“看情况吧”

秦铮回头看了她一眼,又收回视线,顿了半响,才点头,慢慢腾腾地挑开帷幔下了床。

将木桶放下后,几个粗使婆子利落地出去了,春兰却没立即离开,而是来到床前,站在帷幔前,对立面的谢芳华轻声道,“小王妃可是醒了?”

秦铮又呆了一下。

过了片刻,他放下手,对她低声说,“睁眼。”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房门打开,秦铮从里面走出来,他一眼便看到谢芳华坐在围墙下。

一夜枕畔酣然好梦。

边被褥,一片冰凉。屋中看了一圈,没有秦铮的影子。她拥着被子坐起身,感觉浑身酸痛,疲乏至极。懒洋洋地在床上坐了片刻,披衣下床,穿戴妥当,打开了房门。

“小姐果然刚醒来就问小王爷。”侍画抿着嘴笑,“小王爷在清晨就被刑部的人喊走了,走时嘱咐了我们,说小姐若是要问起,就告诉您他去了刑部,估计除了刑部外,大理寺的人也要赶着找他。想来要忙上一日,让您响午若是不想出院子,就自己在落梅居吃午饭,不必等他了。晚上他尽量早些回来。”

“催老前辈已经出了北齐,向西而去了,暂且还没有具体的下落。”侍画小声道,“不过侯爷和言宸公子如今在临安,临安大水很大,桥塌路毁,他们被拦在了临安。恰巧太子殿下治水,如今与侯爷和言宸公子赶在了一处。距离京城八百里地外。”

“是。”侍画应声,立即向外走去。

谢芳华又在门口站了片刻,转身回了房,侍墨跟进屋侍候她梳洗。

“嗯?”谢芳华执着地想要他回答。

随着他沉稳轻快的脚步向府内走去,四周又喧天地热闹起来,她才慢慢地回过神,清晰地感觉自己是被他抱在怀里,熟悉的落梅香气,熟悉的清冽清爽的气息,由她亲手给她缝制的大红喜服,此时正穿在他的身上。

那么多叠加在一起的伤害,若是寻常女子,早就被击垮。可是他怀里的女子,却是哪怕她是他死缠烂打,围追堵截,逼婚求娶,一步步地用网栓到自己身边的,不情不愿地接受自己的,可是却连他自己都没有料到,她能够坚定地在那些烙印在身上的伤痕之后选择嫁给他。

秦铮……

谢芳华顿时放开了手。

寂静中,他声音低沉,不太高,但十分清晰,众人一怔,目光齐齐向他看来。

英亲王英亲王妃忠勇侯谢墨含崔允五人也向他看来。

赞礼官点点头,提着气,再度高喊,“夫妻对拜”

寂静中,忠勇侯忽然大赞了一声,“好”

许多人看着掀开盖头的谢芳华都惊艳得说不出话来,觉得什么李如碧和金燕是南秦两大美人,可是今日一见,谁也不及这位芳华小姐。

秦铮

秦铮抬起头,抱着谢芳华进了新房,径直抱着他来到床前,将她放下。

四目相对,两双眸子倒影出彼此的容颜。

秦钰笑了笑,对谢芳华摊摊手,“你也听到了,也看到了,他们不听我的。”

月娘喘了一口气,回头看了一眼,见谢芳华来了,面色一松,随即对春花、秋月发狠道,“你们来得正好,将我把这个小子抓住,我要将他弄回去,开个清倌楼,就让他做头牌。让他日日给老娘我接客!”

谢芳华看着他转眼间变脸,整个人如黑云罩顶,恶狠狠恨不得吃了她的模样,她心中的恼意稍显好受了些,对他冷笑,“秦铮,你一直以来便霸道无比,从来未曾顾及我的意愿,难道你想让我们这样彼此怨怼,做一辈子怨偶”

谢芳华看着他,“你不好说是不是那么我说,你在对南秦江山扭转乾坤,挽回败势,根本无暇顾我。就算你没娶李如碧,但外面百姓们盛传的风声言语从哪里来你为了南秦江山,和右相府达成了什么交易在你的心里,毕竟是南秦江山较我重要。”

谢芳华伸手学着他刚刚戮她的模样,戮他心口,“你说啊,如今你对我只要说个不字,我就信你。”

谢芳华依旧不语。

谢芳华终于开口,“玉灼使用了驭狼术,让我隐约开封了记忆,想起了些东西。后来,你给玉灼的驭狼术绢布,被我看到了,我才猜测,你应该是有前世的记忆。”

谢芳华闭着的眼睛滴下两行泪。

谢芳华伸手打他。

谢芳华本来还稳着气息,可是见永康侯竟然还没说三两句话就对哥哥动手,她顿时寒下脸,刚要出手,谢墨含已经轻巧地避开了永康侯的一掌,同时对她使了个颜色,让她不要暴露武功。

“走吧!我们一起出去迎接英亲王和王妃,以示郑重。”谢墨含道。

谢芳华心里别扭,她不让秦铮改口,可是英亲王妃一口一个儿媳妇儿地叫着,她作为小辈,又作为在英亲王府待了月余得她每日教导培养的听音,在她和气温婉下,怎么都无法开口反驳她这个长辈和未来婆婆这个身份的错误。

不得不说,这一番背地里的筹谋也是可见一斑的。做得很是隐秘。

皇帝冷哼一声,“朕倒要看看,谁敢从朕的眼皮子底下作乱。”

“你看着人可别看再如早先那个无声消失的无忘一样给看丢了!”皇帝怒哼道。

“是!”吴权立即点头,看了一眼地上那死士,对皇上道,“老奴得请旨将这个死士带到一旁去扒了衣服仔细地检查。免得出了疏漏!毕竟这里有太妃、王妃等女眷,以免污了眼睛。”

吴权立即带着两个小太监将那死士拖到佛像后的一个角落。

“这么说来,是有人在皇上来之时,趁着在殿外说话的空隙,利用密道悄无声息地带走了无忘。且这个人的功夫定然极其了得,否则也不会在我们发觉之后,皇上的人和铮二公子的人立即追查下走得无影无踪。”右相缓缓开口,分析道,“外面正下着雨,所以,肯定是会淋没了脚印痕迹,而这雨太密,山崖在雨中甚是难走,所以,那人匆忙之下,想来才使得无忘刮掉了一片衣角。”

给燕岚开完药方,又嘱咐了永康侯夫人母女一些需要注意的事情,毕竟永康侯夫人七个月的胎儿了,不宜多叙话劳累,燕岚虽然有些不舍谢芳华,但还是随着永康侯夫人告辞了,出了皇宫。

“没有。”谢芳华摇头,“我摸夫人的脉象,十有**是个男婴。”

永康侯夫人也愣了,“真的是个男婴?芳华小姐,您没骗我吧?”

永康侯夫人见她起身上前,也连忙站起身。

点了点头,低声道,“言宸,此生得你为知己,是我的福气。”

言宸点点头,“好。”

“放肆!”秦钰猛地一拍玉辇,玉辇发出“砰”地一声响声,被砍掉了一角,他拿起那一角,摔在柳太妃和沈太妃的面前。

玉辇起驾,队伍从皇陵启程回京。玉兆天一声喝令,随他进来的人都向迷雾阵内的中门聚来。

大约过了一盏茶,青岩显然是支撑不住了。

秦铮了然。

“是!”青岩退了下去。

门前,在无人处,清喊,“青岩!”

谢芳华转过头,看向临汾镇方向,临汾镇距离京城不过百里,她若是现在飞信传书过去,戌时之前,言宸一定能赶来救李沐清。可是哪怕不怕折腾言宸,毕竟他对她做得太多,也不差这一点儿,可是,她最不喜欢的就是交换和威胁。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23416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