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秤不离砣
作者: 四月妖章节字数:59867万

现在,只希望那群人闹事的人经打,不然真要落下一个“不行”的名声,作为皇帝,他真得会被人笑死的,要知道……

可就是这么一个不显山不露水的女人,儿子刚满百日,就被南陵皇帝立为太子。

“我那是为了病人。”不过是几只虫子的命,他可以用这些救更多的人。

实力没人强,认了!

凤轻尘的脸色越来越凝重,屋内的人都看着她,大气也不敢喘一下,晋阳侯夫人的脸色,从头到尾都平静的很,倒是那江玉秀有几分急切。

也许,她并不像九皇叔所说的那般无能,至少她有本事,能在血衣卫大牢完好的活下来,不是吗?

凤将军到底是怎么教女儿的?他是要把女1;148471591054062儿当军人养吗?不,应该是说凤轻尘到底是活怎样的环境,才能养出这样的脾性。

云潇和王七,正准备和学院的大夫一同过去,刚走两步就有伤兵送过来……

王七钻出马车,很快又坐了回来:“不用担心,马受了惊,安抚下来后,我们就可以走了,这打斗的人不是针对我们的。”

蓝景阳一身粗布灰衣,与屋内格格不入,他却没有半点不自在,径直找了个位置坐下。

秋雨如同没有看到一般,脸上依旧保持着谦卑的笑:“凤小姐,孙太医,我家小姐让奴婢来告知二位一声,她身体已经大好,劳凤小姐亲自跑一趟实在过不意不去,改日定登门道谢。”

“李玄月,玄月宫大小姐。”李玄月傲气十足,清秀的面容绷得紧紧的,在西陵长公主面前毫不示弱。

“文清,动作快一点,明天还有那件事,我不能缺席。”

“文清,我没有得选择,动手吧,我扛得住,死不了!”算算时间,他只有四个时辰,他等不及!

凤轻尘毫不怀疑,敏夫人要再挑衅下去,九皇叔绝对能做出弑母的事来。

“哥哥,你看她也对不出来,我就说逐风楼为难人,我还当来逐风楼吃饭的都是才女呢,原来也有这等草胞。”粉衣女子见凤轻尘久久说不出下联,毫不客气的嘲讽起来。

太监的脸却更苦了,他倒希望九皇叔下车,这样他们这些做下人的也不用遭罪了……1998回城,人生第一莫多情

解剖,是医术不是妖术,以后见着她开膛破肚,这些人的接受力也会高一些。

这两人似乎忘了,凤轻尘比孙思行更精通外科手术,凤轻尘才是云潇和太子的主治大夫,不过凤轻尘并不在意。

在凤轻尘考虑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时,孙思行已完成了开胸,将横在胸前的肋骨,用小镊子取下来后,就看到兔子那小小的心脏,在噗通噗通的跳动。

“轻尘,看到你没事就好。”王锦凌朝九皇叔点了点头,无视九皇叔的冷脸,笑着看向凤轻尘。

她偿到了被人珍视的滋味了。

“轻尘。”如同捧着世间最珍贵的宝贝,王锦凌动作虔诚,布满血丝的眸子泪光氤氲:“我来晚了。

“皇上是明君。”王锦凌摆明了不会妥协,见符临不让道,又补了一句:“符大人想要请功,现在赶出去也许能捞到一些好处。”晚了,就只有一地血,连俱尸首也捞不到。

九皇叔和凤轻尘一路打打闹闹,日子过得逍遥自在,奶宝和崔小亭一行人就惨了……

“当初,父皇和母后在这里,不也待了上个月吗?他们的粮食怎么够?”奶宝也很好奇这个,他准备的干粮,已经到了极限了,再多下去他们就不用进来了。

“奶宝他们带的粮食,已经到了极限,他们再不出来,就会活活饿死在那里。”凤轻尘很担心,心心念念的草原,也要排在后面。

“公主脾气好,人又乖巧,跟在公主身边不用担心受罚。”

这样的男人,太容易让女1;148471591054062人心动了,就算不心动也会也会心生同情。

豆豆指着凤轻尘凌乱的发丝,那胳膊不停的晃动,嘴巴也张得老大,半天都没有说出话来了。

九皇叔的动作很轻,就好像羽毛轻轻拂过面颊,凤轻尘打了个轻颤,身子绷得紧紧地,不多时,九皇叔就将凤轻尘脸上的血擦拭干净了。

“多谢九皇叔的好意,不用了。”凤轻尘试着抽回自己的手,却不想九皇叔握得更紧了。

九皇叔不在殿中,太医和医女已在殿中等侯多时,那太医凤轻尘看得有些面生,却没有多问,乖乖地坐在那里,等太医和医女动手。

当然,前提是凤轻尘身上,那种独特又熟悉的气息,引得他往那方面想了。

“崔公子,检查结果出来,元希先生的血液和你匹配,你让他做好准备,明天就给我住到凤府去。”

只是没人给秦宝儿医病,步惊云就急成这样,那么他呢?

要没有九皇叔和王锦凌插手,他们就有四个名额,虽说还是少了一点,可总比两个好呀。

“可我……”

这就是自己人的好处!

孙太医果然学坏了,忍住笑,凤轻尘板着脸道:“既然如此,我们这就走吧,以免耽误了苏绾小姐的病情。”

呜呜呜,她好想念泌尿科的女护士,那些可是能彪悍到,握住那里不脸红的主。

身上有香味,衣服上却没有,不用想也知道九皇叔提前换了衣服。

开始都很正常,直到这两人商量起,如何下黑手整皇上时,整个主题都歪了,看两人越说越起劲,越说越凶残,凤轻尘不得不出言提醒:“皇上不是笨蛋,你们这样做他会发现的。”

“轻尘说得没错。能给皇上治病的人,祖宗三代都要查个清清楚楚,要不是皇上的病情特殊,也不会轻易让我们医治。看他叫那么多太医过来,就知他对我们肯定是诸多防备。”郭保济一脸凝重的说道。

冷静理智的凤轻尘,身手虽比不上九皇叔,但却比一般人灵敏多了,只不过她在九皇叔面前,极少能保持这样的冷静,今天算是一个进步。

李想成了这个样子,要不是太医院的人再三保证,皇上又怎么不怀疑凤轻尘,凤轻尘这事做得太明显了,把她后面的机会也堵死了。

她当时真是魔怔了,就因为王锦凌那如雪莲盛开一般的笑容,就因为王锦凌说:“轻尘,我永远都不会勉强你!永远都不会记你为难!”

她一身九王妃正装,再加上这媚惑之姿,在有人心眼中,就好像特意强调她与九皇叔有夫妻之实一般。

凤离族盛不盛世,风不风光,关他们狼族什么事,他们狼族从始自终,在乎的只有凤离王。

九皇叔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立马化被动为主动,凤轻尘见成功堵住九皇叔的嘴,松了口气,刚想离开却发现自己后脑勺被人固定了,哪里动得了……

谷主把玉华兰芝递过来时,凤轻尘并没有接,而是反手挡了回去:“谷主,郭神医,玉华兰芝的奇效我虽然知晓,但我并不会配药,这玉华兰芝在手上实在浪费,你们二位要是不嫌弃,就收下吧,让玉华兰芝的奇效,能全部发挥出来。”

“没事,谷主和郭神医在忙,没空理我。”凤轻尘笑了笑,带着小女儿的娇气。

“皇上很生气?”凤轻尘有些遗憾,没有亲眼看到皇上愤怒,却又无可奈何的样子,实在是人生一大憾事。

凤轻尘摇了摇头,不认同:“不,思行的医术比我好,我教不了他什么。”

北陵民风彪悍、气侯恶劣,安平公主要去北陵和亲,和送死没有什么两样。

能做主的人出来了,凤轻尘也就不再横了,保险起见,凤轻尘还是不是转头对佟珏和佟瑶交待了两句,把两个姑娘打发出去后,凤轻尘便与这林大人朝血衣卫走。

凤轻尘这帽子一扣,可把林大人吓得不轻:“凤姑娘,你消消气,消消气,都是下官不是,你先坐着喝杯水,下官这就派人去请示,尽快让凤姑娘见孙公子可好。”

无论如何,九皇叔都只有死路一条。如果是前者,他就不用牺牲百鬼宫,如果是后者,他必然想牺牲百鬼宫与宫里的人。

“掩护弓箭手上岛。”九皇叔一声令下,东陵大军开始在震天雷的掩护下上岛。

东陵子洛一直说一直说,到不是非要问出个所以然,只是像晚辈向长辈倾诉,说出自己的迷茫与困惑。

“那好,记住你今天的话……如果本王骗了你,你只能把本王踹下床。”除此之外,什么都不许再做。

好在,九皇叔和凤轻尘的运气还算不错,那两条蛟与算聪明,没有在这个时候反咬一口的打算,这一夜相安无事,至于之后,这两条蛟会不会临阵反击,那就不是九皇叔和凤轻尘能控制的事……

九皇叔和凤轻尘此次来带得护卫很少,为了押解灰老,宇文元化安排了一队精锐人马给九皇叔。

“是。”夏挽从多问,更不会想为什么,她只需要执行命令就行。

暄少奇看了一眼,因火把和灯光而不敢靠近他们的活死人,说道:“这些活死人虽然不是什么鬼魂,肯定也是用阴毒药物炼制出来的,他们厌光怕火,我们可以试着用火攻。”

“果然不是鬼。”暄少奇知道,他们这伙可没法投机取巧了,只能硬战了。

“为什么不收?”陈家家主略略抬头,眼神与陈家大公子对上,深沉的眼眸少了平日的凌厉,多了几分黯然。

“明儿,你太天真了,华园对我们陈家来说那是祖宗基业,对山东的人来说,这是山东最雅致的园子,可在九皇叔眼中,这华园不过是他暂住的地方,再好再华贵又如何,九皇叔并不会在山东久呆。华园于九皇叔而方不过是个华而不实的园子罢了,别说华园了,就是我们把陈家奉上,九皇叔也不会看在眼里,别忘了九皇叔是亲王,是我们高不可攀的人。”

病人不相信大夫,如何会配合大夫医治,一个不配合的病人,就是碰到大罗神仙也没有用,更何况她还不是大罗神仙。

她记得曾经有一个当兵,得罪了几个苗疆的男子,那些苗疆擅长下蛊,把那个当兵的折腾只剩一条命。

“没事。”凤轻尘看了一眼,左岸师父身后的血路,默默地收回视线。

这就是没爹、没娘疼的孩子,一如当初的她,哪怕是横尸街头,也没有人会为她收尸。

只要凤轻法尘敢说不给,他绝对会翻脸。

凤轻尘本以为明微公主会乖乖走,毕竟她直接指出,王锦凌已经知晓,她在文渊先生死中扮演的角色,不想在离开时,明微公主还是闹了一场,或者说洛王亲兵闹了一场。

幕僚便知自己做的没有错,一出门就撸起袖子,把护卫首领叫了过来:“兄弟们,准备开打了!”

用一把杀人的刀,在平地挖坑,绝对是愚蠢的事情,先不说挖了半天,才挖出一个只能埋书的坑,就说握刀的手……

孙正道把人都赶出去后,就示意孙夫人将凤轻尘身上的衣服全部褪下。

九皇叔远在夜城,笑看连城腥风血雨,权利更迭,连城也不可能什么都不做,在处理完九皇叔带来的动乱后,连城就想反击,可这时他们才想到:九州令牌呢?没有九州令牌,他们如何命令那些隐在暗中的势力?

云潇对此早有准备,依凤轻尘的医术都查不出来,这两人要查出来怕是不可能了。

“怎么没事,你不是肚子痛吗?”九皇叔瞪了太医一眼,吓得太医差点瘫倒在地,其中一位年长的太医,颤抖的开口:“娘娘和腹中的孩子皆无事,请皇上放心。娘娘肚子痛只是暂时的,喝了药就好了。”

九皇叔和凤轻尘两人想得完全不同,不过这一点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已经出宫了,却哪里都行……

“我已经给奶宝去信了,没事。”九皇叔拍拍凤轻尘的背:“你放心,我不会让奶宝被人欺负。”

“九卿哥哥,惊云哥哥,坏人都跑了,你们别再打了。”

已经瞒到这个地步,这个时候说出来便是功亏一篑。可要再瞒下去,两人的矛盾又会越来越深,在这么下去,就算有再浓的爱恋,也会被消耗干净。

到底要如何是好?

这个女人,就不能离她徒弟远一点嘛,这样缠着她徒弟有意思嘛!130妄想

众太医交头接耳,纷纷说凤轻尘不识好歹,恃才而骄,一个个恨不得把凤轻尘拖出去宰了。

“在这一点上,我凤轻尘绝不让步。绝不将缝合之术教给一群看不起我,还想算计我的人。”

这是谢太后乐见的,九皇叔不在皇城,谢太后不推波助澜就是好的,根本不会阻止流言的蔓延。

这是一种试探,敏夫人在试探朝廷的底线,同样凤轻尘也在试探敏夫人底线,而结果……

她皇兄还等着凤轻尘去救,现在可不是顾面子的时候。

“公主,你看到的,我的手受了伤,就算我有能耐也无法医好洛王的伤。”凤轻尘抬了抬自己的左手,表示力不从心。

回到府上,凤轻尘看到自己让铁嫂子买得东西都齐了,立马让孙思行去请翟东明、王七、谢三、苏文清和孙正道,说是她请客,请他们来吃晚饭。

“这汤真鲜,凤轻尘这汤是拿什么做的,改天我让我家厨子来学。”翟东明将最后一滴汤汁喝尽,意犹未尽的道。

天理何在!

“宝宝的名字?”九皇叔手上的动作一顿,他能说他完全没有想到这事吗?

佟珏和佟瑶当晚就查了出来:“回小姐的话,是洛王。”

“洛王?他吃饱了撑着嘛,他和皇上说了什么?”凤轻尘还真没有想到,告状的人会是洛王,她最近可没有得罪洛王。

“皇子什么的真过分,逼我在皇城呆不下去,我还不乐意呆。”凤轻尘最近火气本就大,好不容易义诊的事,让她可以静下心来,却被洛王给破坏了。

“父皇。”南陵锦凡一脸不满,白皙的面容更显阴森,隐约带着几分委屈之色。

凤轻尘知道九皇叔心情不好,自是不会多言,乖乖地窝在九皇叔的怀里,想着……

爱什么的,果然还是要做出来。

嘴里发现嘶嘶地破音,见九皇叔和凤轻尘都看着他,蜥蜴人用爪子,在地上画了一块铁,然后在铁上画了一团火。

“嘻嘻~齐人之福不好想,娶妻这种事你还是别考虑了,反正你说得如果没有发生,夜城的事情已经告一段落了,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等,等东陵和夜城的矛盾激发出来,我们再坐收鱼翁之利。”

“让你去救符临。”九皇叔知道凤轻尘不高兴,还是将来意点明。

凤轻尘气得吐血,不敢相信的道:“你让我去救符临那个混蛋?你居然让我去救那个混蛋,你有没有搞错。”

“嗷嗷……”雪狼一口将蜥蜴吞下,吃惯了酱牛肉的雪狼,相当嫌弃蜥蜴的味道,可浪费食物是不对的,它只得勉为其难的吞掉。

几个字,说得断断续续,声音听着也怪怪的,就好像刚学会说话一样。

凤轻尘也配合,宠溺的道:“好,不动,你再睡伙。”

凭王锦凌的聪慧,就算猜不到九分亦能知七分,于公于私王锦凌都会配合他演好这出戏,让八城城主看到东陵的态度。

他来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没必要留在这里和南陵锦凡两看相厌。

王锦凌和南陵锦凡说了什么,外人不得而知,只知南陵锦凡在王锦凌走后,在窗口站了许久……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我这不是来得正好嘛。”南陵锦行笑着打哈哈,想要蒙混过关,可惜凤轻尘不给他这个机会,似笑非笑地看着南陵锦行。

当年的事已经没有证据,即使二长老出来指证也没有用,因为没有证据,更甚者他们可以倒打一耙,把污水往二长老身上泼。

别看,只是一个小小的诗会,里面却是暗藏玄机。

“我自有分寸。”

果然,一身便服的宇文化及走了进来,他身边有一个中年男子,身后还跟了一个二十出头的少年。

只是她不明白,宇文元化带这个卫将军来她家有什么事?

两个侍卫当然不敢有异,立马就去了。

因楚长华的到来,她陷入各种麻烦,被人指责、谩骂、嘲讽,虽然也有自身的问题,可楚长华却是引子。

凤轻尘摇了摇头,“只是想到楚长华,有些感慨。她是一个很不错的人,却陷入这一滩烂泥中。”

“不好了,不好了,衡芜院起火了,孙少爷被火给呛住了。”

九皇叔无奈,只得乖乖把人松开。不过值得庆幸的是,两人之间的矛盾缓解了,至少凤轻尘没再生他气了。

凤轻尘心满意足,下山时靠在九皇叔的怀里,无耻的要求:“下次有机会,带我去海边看日出吧。”

从一个双腿残废的皇子走到今天,西陵天宇不容易。

东陵子淳连忙上前跪下,听皇上的训戒。

她之前一直努力抱皇上大腿,可皇上根本不搭理她,现在她改抱九皇叔大腿,还抱得这么紧,皇上怎么又对她示好了。

后妃们的话只能让皇上记在心上,可符临这个神棍的话,却让皇上上了心,于是就有了圣旨和训诫淳王一幕。

“难不成,你以为崔家会为了一个崔浩亭,做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如果我没有猜错,这应该是崔家出山的信号,强势的证明崔家的实力不凡。”

“你算个什么东西,本王为什么要帮你,魔教被不被灭,与本王何干。”即使是他一手策划的又如何,要不是魔教引起众怒,又怎么会落得如此下场。

看到二夫人这般,凤轻尘只能说这古代的女子真可怜,她嫁不出去也许是好的,依她的性格窝在后院,跟人玩算计她会疯掉。

“你受伤了?”

左岸看到子弹来的方向,本能的避开,他避开了第一枪,却避不开第二枪。

“不错,正因为此才让人疯狂不是,凤姑娘你可要小心了,并不是每一个都像左岸这样,会放着二十万两黄金不要,对你手上那把暗器感兴趣。”左岸这话也是在告诉王锦凌,他不知道买杀手杀凤轻尘的人是谁,同时他亦放过了凤轻尘一次,要不是因为这个原因,凤轻尘早死。

同样的错,他不会犯第二次,会把凤轻尘一个人丢下,是因为他们此行足够低调,没有惊动任何人,连皇上都不知道他们此行出发的时间,再加上凤轻尘的装扮,不和他们两个人走在一起,谁也不知道她是谁。

夜城……看样子还是要留给九皇叔对付,等皇上和夜叶的矛盾暴发出来,用那份证据,来做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虽说没有一举将夜城打垮,凤轻尘觉得很不爽,但想到夜城未来的走向,凤轻尘心情又大好了。

对夜叶来说,最痛苦的事不是要他的命,而是让他看着夜城在他手上一点点垮掉,然后易主。

思索了半天,凤轻尘都想不出好对策,皇城离山东有千里之远,她只能从一些琐事中来分析卢家的情况,那种世家阀门门第高、规矩严,她的人能打听到的消息也极有限。

在现代,凤轻尘有幸去过类似空中花园一类的地方吃饭,所以在暖房里,与蓝九卿吃烛光晚餐,凤轻尘表示完全没有拘束感,倒是蓝九卿颇为不自在,他没有想到苏文清把暖房弄得这般梦幻,坐在这里显得他别有目的一般。

很明显,他们今天的目标是劫持凤轻尘,还要活的……1879保管,本王都是你的

九皇叔眼角微微上挑,轻笑一声:“就算不是天子剑也不亏,这竹林很别致,回去本王让人给你做一个。”

兄弟,下不了决定,就跟着哥走,哥罩你!1335报复,你不是说他们很闲嘛

不需要指明,九皇叔便知道凤轻尘问的是什么:“子天很配合。”

这黑锅,皇上背定了。

不管是真死还是假死,这个时机都极好,九皇叔生死不明,王锦凌不在东陵,依王家那些人的短视,一定会接受崔家抛出去的好意。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9867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