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犯言直谏
作者: 四月妖章节字数:59867万

掌控者开口,三千颗脑袋突然齐齐放光,一道道交织,三千大道猛然被引动。

一双眸子,只是望着楼下的上官云端,静观事情的发展。

“你无非就是想要害死我的孩子。”那个女人的脸色一沉,突然狠声道,“哼,你休想,我不会让你得逞的。我现在就去找王爷。”

凤蓝绝的眸子猛然的一沉,难道是有人对她。

“相信皇后给凤阑绝的书信,他也应该收到了,就不定,这几天,绝就能回来了。”叶寒看到她微微松了口气的样子,再次略带轻笑地说道。

也有很多人,高呼着爱护百姓的口号,但是真正做起来,却不是那么回事的,就像刚刚那个公主,虽然捐了一百万两,高呼着为桐城的百姓,但是,当百姓上来时,她却是快速的躲开,那样的人,能有几分真心?

“是呀,早上出来的时候,你皇兄说我筹不到多少钱,我还跟你皇兄打赌,赌看看谁筹到的钱多,今天,说不定真的会超过你皇兄的。”上官云端微微的笑道,声音中带着几分刻意的甜蜜。

第二天,上官云端醒来时,天色已经大亮,那透气房间的阳光,微微有些剌目,她慢慢的睁开眸子,只是,映入她的眸子的却是他那张完美的无懈可求击的面容。

而且双眸微转,看到周围的布置时,更是不由的惊住,这儿,显然不是他们王府中的房间,应该是在皇宫他们的寝宫中的。

上官云端突然感觉到,这个女人,只是几句话,似乎就能够轻易的挑动一个人的心情,可以让她的情绪影响到周围人的情绪。

上官云端岂能不明白蓝岚的心思,她此刻这一语双关的话,让蓝岚脸上的得意,瞬间的消失。

“这个比法是最公平,最直接的,不管你以前学过什么,也不管你最擅长什么,在此刻的这种比法中,都起不了任何的作用。”上官云端的眸子微微望向众人,慢慢的解释着。

所以,她看的很快,只是片刻的时间,便翻过了一页。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她知道,既然皇上与皇后千方百计的让她过来,自然就不会这么轻易的让她回去,所以,她此刻是故意的。

凤阑绝拿过那张纸,慢慢的看着,前面的几个数,他还能算过来,但是后面的数字,他以口算,便算不过来了。

众人再次的愕然,连绝王都没有加到过,这个女人到底是怎么知道那么多的,这,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众人看到那突发的状况,本来也是一脸的不解,再听到上官云端的话,更是一脸疑惑的望向夜如梦,是呀,公主突然拿砚台做什么?

夜无痕看到两人之间的互动,脸色更加阴沉了几分,虽然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但是看到她微低着头,似乎有些紧张,有些羞涩的样子,而凤阑绝更是一脸剌眼的笑,大略的他也能够猜出是怎么回事了。

虽然此刻他低垂着眸子,但是众人还是可以明显的看出此刻皇上的惊愕,那种无法用任何语言形容的惊愕。

跟在后面的上官凌雨看到众人看到上官云端的样子,恨的牙齿狠咬,没想到,她的衣服竟然会让这个女人变的这么美。

“好,雨儿就听奶奶的。”上官凌雨没有任何的异议,顺从的答应了。

凤阑绝脸上的笑明显的僵了一下,神情间多了几分紧张与担心。

为何还要找她谈呢?

“恩。”秦思柔的脸上绽开淡淡的轻笑,很美,很美,带着几分柔软,却显出她那不食人间烟火的飘逸。

悲剧归悲剧,却也明白主子的用意,只能恭敬的应着,然后硬着头皮退了下去。

上官云端那双满是茫然,略带迟钝的眸子极力的圆睁,一脸着急的喊道,“王爷,这样不行呀,辈份乱了呢,从妻子直接升为……”

“哈哈哈。”夜无忧微愣,随即狂笑,大笑的同时,双手忍不住的拍着桌子,“哈哈哈,上官云端,你能不能再蠢一点,哈哈哈,笑死我了……”

皇上语结,望向一脸痴傻的上官云端,愤怒中隐过几分懊恼。

他为了可以明正言顺的娶她,特意的赶回蓝城,用尽所有的办法,好不容易说服了父皇,答应了这门亲事,他才能够正式的来凤月国提亲,但是,没有想到,她一看到他,就要躲开他。

“难道不是吗?两年前,王爷的悔婚,已经把一切结束了,不是吗?”凤忆希对上他眸子中的怒火,这一次,却不再像以前那般的害怕了,而且,也没有任何的退缩,反而直视着他的怒火,反问质问道。

没有人能够明白她的痛。

低低的声音中带着几分别有深意的味道,那眸子中,似乎还隐着一丝其它的东西。

“对,对,儿臣也记得,喝了那茶后,随后就昏倒了。”夜无志再次附和着说道,夜无志平进天天泡在女人堆里,府中女人无数,还天天去那些风花雪月的地方,真的是一个不学无术的废话,也难怪皇上不喜欢他了。

既然已经不管她的事了,她还是先回去,要不然?

什么叫做狗咬狗,她们两个应该说是最好的例子了。

“李妈,小姐不是马上就要嫁给绝王了吗?或者绝王是真心喜欢小姐的呢?”

“李妈,你去把这个链子给绝王,让绝王给小姐戴一下不就知道了吗?若是链子不掉下来,就证明绝王是真心爱小姐的,若是这链子掉下来,那。”

“老夫人,奴婢有重要的事情跟将军说。”李妈虽然有些害怕老夫人,但是却没有退下去,而是鼓起勇气说道。

这是当年他送给鸾儿的,而且是他亲自给鸾儿戴上的,她回来的时候,在鸾儿的身上并没有发现这根链子,原本以为,已经不见的,没有想到。

出了城后,轿子便听了下来。

“这件事,可是非同小可,一定要查清楚了,量这几个人也没有那么大的胆子,而且这皇宫中岂是那么容易能进的,所以,这事太过蹊跷,不能就这么将他们杀了。”而丞相听到二皇子的话,却顿时反驳道。二皇子听到丞相的话,双眸微眯,眸子深处多了几分狠意,这只狡猾的老狐狸,不知道坏他的事,他当然知道这只老狐狸打的是什么主意,不是就想把自己的女儿嫁给凤阑绝吗?

“父皇问你们话呢,你们还不快说,你们犯的可是株连九族的死罪,快点说出你们的幕后指使人,你们这些大胆的狗贼,定然要将你们一个个都全门抄斩。”二皇子看到那侍卫的动作,心中大惊,生怕他们将他供了出来,便也装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来。

“呵呵呵,既然绝王特别提到了你,到时候,你只要好好表现,这事情应该就十拿九稳了。”老夫人看到上官凌雨一脸的羞涩,心情终于好了一些,微微的轻笑。

上官云端没有理会她们,不是怕了她们,也不是无言以为,只是不想跟她们浪费口水。

既然如此,等会她就好好的配合一下她们吧。

上官云端自然也站起身,向着那宫女的身边走去。

双眸微转,望向站在一边的秦思柔,却发现,她的脸上,并没有太多的异样,似乎没有他想像中的妒忌,甚至没有她此刻应该有的伤悲,只是,隐隐的有着一些担心。而她的眸子此刻都是望向上官云端的,可见她的担心,应该是为了上官云端的。

只是,凤忆希却还是注意到了他,看到他悄悄的离开,眉头微蹙,双眸微转,望向紧紧的抱着上官云端的皇兄时,突然明白了什么,心中对夜无痕隐隐的多了几分敬佩。

“夜无痕,不要以为所有接近你的人,都是有目的,都是恶意,这样的你,注定交不到朋友,而也注定会错失。”凤忆希再次沉声说道,只是说到此处时,话语是却是微微的顿住,突然想起了夜无痕与上官云端的事情,她这样的话,只怕会直击到夜无痕的痛处。

而恰恰在此时,便听到院子里传来一些凌乱的声音,似乎有很多的人,而随即便听到上官凌雨的嘶喊声,“夜无痕,你别想从我的口中问出上官云端那个贱人的下落,想都别想,我死了,也要她陪葬,我给她下了好几种毒,她现在身上的毒只怕已经发作了,你们就算现在再找到她,都没用了,只怕她现在已经断气,那个贱人还死在我的前面呢,哈哈哈……”

而恰恰在此时,那些去搜查的侍卫都纷纷的转了回来,一一的禀报道,“皇上,没有发现任何人。”

算算时间,那个男孩应该是玲妃与皇上的,当时,玲妃诈死的时候,应该就已经怀了身孕。

上官云端愣住,突然意识到,凤阑锐对玲妃的尊重与顺从。

听说,夜无痕出生没多久,便得了一种奇怪的病,夏日里,便全身燥热难耐,温度越高,便越难受,全身的血液似乎要爆开一般。

如今这局面,便明显的对玉儿不利了,看来,他倒是小看了这小子了。

只有夜无痕的眸子微闪了一下,他对凤阑绝还是了解的,这样的他,岂会善罢甘休。

“好,本王就证明给你们看。”

凤阑绝带着上官云端回到了王府,王府内,仍就一片喜庆,客人已经全部离去,只有几人丫头,在等候着服侍主子。

“上呀,上呀,都给我上。”张大旺站在后面大喊,甚至还狠狠的踹了一脚刚好退到他身边的一个护卫一脚,那护卫一时不备,竟然被他踹倒在地上。

“好,只要李公子看仔细了就好。”上官云端微微的点头,然后双眸微抬,直直地望向要李玉,脸上突然的多了几分严厉。“那么我想请问一下,李公子刚刚说的是否都是真话,这画像上七名的女子,李公子是不是真的一个都不认识?”

“皇上,云儿您是知道的,她怎么可能会杀人?”上官傲天一脸沉重的望向皇上,他一向骄傲,此刻的声音,竟然带了几分恳求。

当然,南宫雪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上官云端特意吩咐的,让南宫雪慢慢的环视四周,就是为了让那人看到南宫雪与她有几分相似的眼睛。从来引起他的注意。

所以只能想办法先引开他。

上官云端假装害怕的躲在椅子后面,手中的细针,却对准四夫人的手,掷去。

“大家不要被这个女人骗了,她就算不是傻子,但是她以前可是嫁过夜阑国的四王爷,是被四王爷休了的女人,像她这样的女人,怎么配的上绝王呀?”只是,恰恰在此时,一个略显尖锐的声音突然的响起,这一次,竟然是一个女子,那些捣乱的男子已经都被凤忆希捉起来了,但是却没有想到,还有女人捣乱。

女人根本就没有自我,只怕没有几个人是真正幸福的。

因为,凤阑绝只是微微的扫了她一眼后,一双眸子便快速的望向上官云端,脚步微迈,向着上官云端的方向走了过来,而刚刚因看到蓝岚而微蹙的眉头,也瞬间的展开,脸上更是绽开满满的轻笑。

而且,以他的身份,若是真的有什么意外的话,想要保护她,应该是没问题的。

秦思柔留了下来,其它的所有的人,便都快速的离开房间,快速的向着皇宫赶去。

那个侍卫低声的解释着,这样的解释,却是让上官云端更加的心惊,难怪这侍卫会拦着她,原来是有人下了这样的命令,那个人为了阻止其它的人人进宫,还真是无所不用其能呀。

“既然王妃是来看皇后的,我们拦着也没道理。”

“不要害怕,我们不会伤害你们的。”上官云端在她们的耳边,低声说道。

她在现代,毕竟是经常打官司的,所以查起一些事情来,也比较有经验,只要她能够想办法混进去,应该会有所发现的。

皇后也不由的惊住,脸上也多了几分担心,只是,看么上官云端那般的自信,还有那种与众不同的气势,不由的多了几分惊愕,云儿果真不是一个平凡的女孩子,有着一般女孩没有的气势与魄力,也有着一种让人无法忽视的绝世锋芒。

“哦,好吧。”凤忆希轻应了一声,便也不再多问,而是快速的按上官云端说的,为上官云端装扮着。

更没有一个国君该有的魄力,平时做事就优柔寡断,喜欢听别的奉承,有这样的皇上,朝中便很容易奸臣当道。

其实在几年前,朝中的一切事情就都是由凤阑绝在打理,这也是太上皇的命令。

另一个女人也急急的附和着。

众人都以为,她是吓傻了。

而且,刚刚那个李贵妃,一声一个傻子,一声一个丑八怪的,似乎喊的很顺口。

如今,他占了这皇位,凤阑绝不但不争,不怒,反而自动的让位,这似乎也太过奇怪了点。

凤阑绝微愣,双眸也不由微微的愿睁,突然的揽起上官云端,急急的向外走去,一边走,一边急声道,“走,去叶寒那儿看看。”

再不找到解药,只怕就。

上官云端再次的震撼,好吧,她终于意识,这位人兄不是一般人能够比的。

夜无痕的眉头下意识的轻蹙,神色明显的隐过几分错愕,双眸扫了凤阑绝一眼,再次紧紧的盯向上官云端,似乎在确认着上官云端的身份,或者,他的心中早就已经有了答案。

“好,给你个机会,说说看,若是不能让本王妃满意,后果你是知道的。”上官云端略略带笑地说道,声音虽然轻柔的不带任何的危险,但是那话语中却是再明显不过的威胁。

上官云端虽然当时没有察觉到是怎么回事,但是凤阑绝这一系列的反应,却让她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

只是,她们两人再望向那丫头时,却是纷纷的惊住,只见那丫头此刻正躺在地上,脸色发黑,连那唇角都成了黑的,唇角还渗出些许的黑血,已经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了。

上官云端的脸色也微微的阴沉,心中更是有些后怕,她刚刚站的位置离那丫头那么近,若是当时凤阑绝没有快速的带她离开,不知道此刻死的会不会是她?

只是,从凤阑绝下令将她们关押,到宴会结束,再到她们来到这密室,根本没有多少时间,这个人的速度还真够快的,而且,宴会一结束,所有的人都已经离开了,很显然,是有人在宴会结束前,就准备了这一切。

上官云端也完全明白凤阑绝的意思,心中也暗暗多了几分赞赏,这倒真是一个箭双雕的好主意。

“你不用紧张,没事的,相信我,不会有事的。”上官云端再次轻声的安慰着那丫头,她知道,素容向来话少,是绝对不可能主动的跟这丫头解释的,而此刻又有凤阑绝在场,又是这样的一种场面,这丫头不害怕才怪呢。

上官云端怕秋菊害怕,会被人看出异样,所以,事先又特别的吩咐了她几句。那丫头倒也是个乖巧的丫头,微微点头应着,而且,神情间,便也多了几分坚强。

她已经把话说到了这种份上,上官云端知道自己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了,便只能拿过她手上的衣服,心中却在暗暗想着,最好是这件衣服不合身。

她知道此刻她的已经没有别的选择,只能跟着她去大殿。

这丫的要是宫女,她就跟她姓。

“这个女人怎么还是来了,而且,她到底从哪儿弄的这身衣服呀?”坐在上官凌雨的身边的一个女子,愤愤地说道……

“你,你这个狠心的女人,竟然连自己的女儿都杀。”老夫人这才回去神来,走向前时,上官凌雨已经断了气了,所以只能愤愤的望同二夫人,狠声说道。

上官凌霜的身子却是微微向后退了几步,一脸恐惧的望着二夫人,似乎生怕二夫人也会杀了她似的。

“有没有关系,到时候就知道了。”上官傲天的唇角更多了几分冷意,说完这话后,便没有再理会她,而是转向上官凌雨,抱起了地上的上官凌雨。

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女儿,白发人送黑发人,那是怎么样的一种痛呀。

上官云端脸色微沉,这老夫人说话实在是太过可恶,这整件事情明明都是上官凌雨惹出来的,老夫人竟然也能够把这所有的责任都推在她的身上,而且竟然连她的娘亲都骂了。

“怎么,不走?”上官云端眉角微挑,再次望向二夫人时,眸子中隐隐的多了几分冷笑,“是要等我送客吗?”

“我没事。”上官云端望向他,微微一笑,带着几分感激,也带着几分异样的情意。

“皇兄,你也知道父皇耳根子软,这么多年,都不管事了,他若真的做出了什么决定,到时候,你后悔都迟了。”凤忆希却有就是不死心的说道。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9867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