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浸润之谮
作者: 四月妖章节字数:59867万

而走出血衣卫监视范围,两人立马停了下来,将板车放平,抽出板车下的隔层,里面赫然躺着一个人,近看会发现那个人就是孙思行。

“经此一事,王家实力受损,你把这十个名额,让给有才华的寒门学子,他们会感激王家,皇上也会暂时放过王家,你应该很清楚,皇上不希望世家的学子中举。”王家一瞬间少了十几户嫡系,这些嫡系手中有上千个铺子,突然换人接手,肯定会大乱,王家需要喘息,就必须要讨好皇上。

“他们不敢坏文渊先生的名声。”知晓的人不多,可当事人展颜和南陵锦行都知道了。

“大人,大人……凤凰?是凤凰吗?”有一个相信神话的孩子,看到冲出火海的凤轻尘与符临,第一时间想到凤凰浴火重生。

以后,她应该可以做更多。

皇后在宫中设宴,依凤轻尘的身份当然不够格压轴,但也没有必要早早就到,她不需要巴结皇后,她只需要准时出现就行。

按这个速度,被撞上只有死路一条。

在外界一片腥风血雨,人人都站在道德至高点,讨伐凤轻尘这个势宠而娇的女人时,敏夫人一脸憔悴的在家里等九皇叔。

想来也是,那些人上岛都好几个月了,怎么可能还在岛外围转悠,唯一会出现在这里的人,恐怕只有一心想找玉华兰芝的南陵锦凡。

“好了,好了,凤轻尘没事就好了,管九皇叔为什么要救凤轻尘呢,也许这是皇室内斗呢,这些都跟我们没有关系,重要的是凤轻尘出来了,这就是天大的好事,要知道东陵王朝还没有一个能完好无损的从血衣卫出来。”苏文清笑着转移话题。

没有看错,九看叔就是要她们用滚的,别留在这里碍他的眼。

四国九城的水军不弱,尤其是西陵水军,当年可是威慑海域,能把海盗陆家血洗的军队,可是……

战火连天,这座岛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般热闹,整座岛好像鲜活了起来。

王锦凌怒极反笑:“既然你们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那就别要了。”

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谷主这位师弟和谷主一样,都喜欢拿活人试药。之前为了审讯灰老,九皇叔让他给灰老喂了不少折磨人的药,逼灰老开口。

“九卿……”凤轻尘还想要再说什么,蓝九卿却先一步打断,近乎恳求的道:“轻尘,别急着拒绝,先去看看她的情况,你再下决定好吗?”1672出事,你居然还敢来

她不能,不能再落到蓝景阳手里,再次落到蓝景阳手里,她一定会生不如死,她不想再过那种猪狗不如的生活。

带着沐浴后的清新味道,九皇叔来到凤轻尘床边,凤轻尘相当乖地往里挪了挪,给九皇叔让出一个位置。

“那批人……”九皇叔顿了一下,眼中闪过一抹讥讽的笑:“即不是谢家、长公主一系,也不是皇上的人。”

狂妄!

前后不过见过两面,苏文清却将凤轻尘的样子全部记在脑中,越想心中越恼。

解剖,是医术不是妖术,以后见着她开膛破肚,这些人的接受力也会高一些。

东陵子洛全身一僵,恶狠狠地瞪着凤轻尘。

“哼,你的仇人本王也要管?保你半年之内能活着,你以为自己是什么人,本王凭什么管你的生死!”

从王家回来,九皇叔并没有把凤轻尘送回凤府,而是将人带到九王府。

作为主人,她还是要问一下西陵天1;148471591054062宇这个客人的需要,刚坐下没多久,下人就通报,南陵的锦行皇子来了。

“这个时候?他不应该在宫里吗?”凤轻尘问向西陵天宇,这事西陵天宇比她清楚。

凤轻尘一脸忐忑,连大气都不喘。

所以他们只能在这里等,等……曲哲找到吃的,或者等救援来。

奶宝再聪慧、再大,在凤轻尘眼中也是孩子,为人母亲,她不可能真正放心,更不用提奶宝现在还小。

王锦凌先一步带走了奶宝,九皇叔派去的人自然无功而返……

如此一想,凤轻尘便松了口气,越发自然地说道:“北陵一战?你说我和九皇叔把你的寒月山庄给毁了的事?怎么,景阳先生输不起。”

凤轻尘找不到豆豆,只好拿另一个罪魁祸九皇叔出气了,谁让九皇叔弄乱她的头发,让豆豆误会。

“回,回皇上的话,九皇叔出事的地方,正好是断崖处,震天雷爆炸,将那一段路1;148471591054062炸出了一个巨坑,九皇叔不见踪影。卑职在那里找到一些混在泥土中的血肉,也派人去断崖下搜索,一无所获。”也就是说,那是一条死路,九皇叔十有八九是死了,尸体被炸烂了。

“小姐,这浴池引得是天然温泉水,对身子极好,小姐多泡泡对身体有益。”九皇叔殿中的宫女和九皇叔一样,不怎么说话,说话时声音也很冷。

她主修心脑外科不错,但在古代她最不想接的就是心脑外科相关的病人,一个不好,病人就会死在手术台上。

“放心,一定会让凤轻尘终生难忘!”1446贱男,合作与背板

“九弟,朕要给九城一个交待。还有玄月和玄霄两宫。”其他的江湖小门派他不管,可这两宫却不能轻易得罪。

“不无道理,南陵锦凡这个人行事诡异,确实不能用常人的思维来理解。”一国皇子,却亲自在敌国潜伏,常年呆在地宫,把自己弄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这种事也只有南陵锦凡做的出来。

现在西陵天宇是好的,可难保有一天,他掌握大权,想要那个位置了,现在的西陵天宇离那个位置越来越近了,即使没有九皇叔的帮扶,要往上一步也不是不可以。

九皇叔不把全场的人看在眼里,可南陵锦凡却一直关注着九皇叔的一举一动,见九皇叔波澜不惊的样子,甚感无趣。

肠痈症,指肠道部位的疾病,肠痈放现在来说,就是指急慢性阑尾炎、阑尾脓肿等,是外科比较常见的疾病,严重者也会因此而死。

杀手的压力很大,而找女人就是杀手们常用的发泄方法,而作为杀手界中,唯一一个没有压力的人,豆豆找不到去找女人的理由,所以只好一直拖着。

“有必要吗?”九皇叔挑眉,他什么都没有做,需要说什么原因。

“成,回凤府再详谈。”谷主和郭保济没有意见,不过却催车夫快一点。

“她被人侵犯了?”凤轻尘脸色一变,掀起覆盖在尸体上的白布。

她同样可以做这个手术,只是这里的人,会让她动吗?

“凤轻尘,前洛王妃,大婚当天衣衫不整出现在城门口,一路杀进皇宫的凤轻尘?”苏文清一听,脸色立马变得很难看。

她就知道,九皇叔的饭不是那么好吃的,酒不是那么好喝的,凤轻尘也跟着笑了起来,如果有外人在,一定会发现这两人笑起来的弧度居然都是一样的。

“除了他?你舍得吗?”凤轻尘虽然不知道九皇叔存得什么心思,可看他截下这批震天雷就能猜到,九皇叔绝不是一个安份的人,这个男人有着强大野心和实力。

梳发是姑娘家装扮,挽髻则是妇人的装扮。

可就算他故意刁难又如何,谁让这些人犯贱送上门。

得,被人嫌弃了。

“我为什么要走,要走也是世子爷你走。”在外面苏文清绝不会与翟东明针锋相对,可在凤府吗?

“王爷果然是守信之人。”邰邵笑着说出这话,可心里却气得差点吐血。

这世间谁也不比谁笨,他东陵九又不是没有长脑子,黑骑久攻不下,邰城的援军迟迟不到,他要看不明白这里有问题,他就白活了这么多年。

邰城的援军?

“凤轻尘,别以为有先皇御赐之物和九王府令牌,1;148471591054062就可以横行皇城,这皇城的水深着,不是你能搅得动的。”林大人一脸厉色,与刚刚的谄媚讨好完全两样,而这才是此人的本性。

“两位公子大驾光临,轻尘有失远迎,还请恕罪。”凤轻尘原本只想要调笑一番,可看到云潇和王锦凌一本正经的分坐两边,便正儿八经的行了个礼。

别看凤轻尘一副高贵知礼的样子,实际上她这人最不拘小节,当然你要她做,她也做得出来,但那样的凤轻尘少了一副肆意的味道。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9867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