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砥节砺行
作者: 四月妖章节字数:59867万

是错觉吗?水菡揉揉眼睛,晏季匀已经走到她跟前了,怎么她竟会有种莫名的安全感,似乎他出现了,她和孩子就能平安无事……

到了清晨五点多,慢慢的,夜的寂静被打破,有了些许响动。

“我就算滚也要跟孩子一起!”水菡伸手要去抢孩子,可她哪里会是晏季匀的对手。

梵狄狭长的黑眸里盈动着不易察觉的柔情,唇角扬起,笑得有一丝苦涩:“是不是还在怨我骗了你?”

晏锥咬咬牙,蹲下去将被单铺开,然后使劲将洛琪珊从chuang 上拽下去。

正是杜芊芊。

就是这短短两秒的耽搁,小颖拔腿飞奔,梵狄冲过马路时,小颖已不见了踪影。如果不是因为有那辆车的出现,梵狄不可能追不上小颖的。正应了那句话“马有失蹄”。

兰芷芯最了解嫣嫣,一见孩这表情,顿时感觉不妙……嫣嫣该不会是真被亚撒忽悠了吧?

晏季匀心疼了,这下可没法淡定,坚持要带水菡去医院检查。

据说给请网打满分的还有意外惊喜!

水菡将盒子拆开,里边赫然躺着一个大黄蜂的模型。

赌场,这地方向来都是跟黑道挂钩的,水菡就算再怎么笨都不会傻乎乎地将现金抱着去,她想到用自己的名字再开个户头,将晏季匀给她的那张金卡上转出二百五十万到新户头上,拿着那张卡去交给梵狄……嗯,这是她能想到的比较稳妥的办法了。

如果是不了解亚撒的人会认为他这么风.的人一定是在接吻方面是个高手,但其实事实却刚好相反……瞧这货此刻跟饿坏了似的,其实他也在摸索着……

四周的环境很幽静,电话里的内容,兰芷芯隐隐能听到些。夜色中,看不清楚她嘴角自嘲的笑容里有多少酸楚……酒真不是个好东西,她刚才居然和亚撒接吻了?这是在做什么?她怎么会让这种事发生的?她的冷静自持,怎么总是会被亚撒这家伙搅都七零八落……

更衣室里没人,童菲站在柜子前出神,望着柜子里那双运动鞋,是她以前经常穿的,但后来有一次她和杜橙一起健身完之后去逛街,他看中了一双休闲鞋,还有同款的女式鞋,他说适合她,于是两人各买一双,他付的钱。当时也都没觉得特别的,可现在看来,这不就是情侣鞋么?只不过买的时候两人都很坦荡,没往那方面想。

与名次无关,重要的是一种积极的心态,一种对厨艺的虔诚之心。看眼前这几位男人,每一个都是人到中年了,并且都各自有不同的背景,但他们对于美食的热情和对烹饪技术的精益求精的精神却是深深地感动着小颖。她也要向这几位学习,既然热爱烹饪,就要有一颗热诚不倦的心。

据说给请网打满分的还有意外惊喜!

何宇森冷笑一声,隐隐发赤的目光里透着贪婪与阴险,低喃:“金虹一号……梵狄一定是赶去了,看来,有人已开始行动。接下来,且看梵狄如何应付吧,呵呵呵呵……”

“嗯?”梵狄精深的瞳眸猛地一缩,脑子里警钟大作,骤然攥紧了拳头,当机立断吩咐山鹰:“今天下午两点的航程立刻取消,把船票的费用全退给游客,让他们下船,只留赌厅的客人即可。”

洛琪珊在抬手跟蓝泽辉打招呼,旁边晏锥和蓝泽辉的目光短暂地交错了一秒,那只有男人之间才会懂的眼神,格外有深意。

特意过来的目的其实就是为了说这些话,激励他。但是他很清楚,她这样的感情不是爱,是友情加上对他的歉疚之情。

兰芷芯也暗叹,这nike的哥哥太不像话了,跟嫩模一起混也就罢了,可挥霍无度,谁家的父母能坐视不理?辛苦攒下的家业,总不能就眼睁睁看着没了。

“你看你,兴奋成这样……像你这种情况应该叫录用,而录取大多是指的学生被学校招收进去。爱睍莼璩”晏季匀搂着怀里这香软的小身子,低声细语在她耳边呢喃,趁机向她灌输一些蛊惑的信息。

“收拾好你的东西,走!”

“既然没事了,你回家吧。”晏季匀涔冷的口吻,漠然转身。

不能见面的日子,电话或者视频就成了两人最亲密的接触了。

“一定是邓嘉瑜!这照片上,我和大嫂的发型和我们穿的衣服,算算时间,就是我和邓嘉瑜还没离婚时,一定是被她无意中拍到了,除此之外,再没有其他合理的解释。还记得吗,珊珊,昨天在商场碰到了邓嘉瑜,当时她那种嫉妒的表情你没看到吗?不知道她怎么拿出以前的照片,但这照片摆明了是故意要挑拨我们的感情,珊珊,你不能上当啊,难道过去的事还要让它横在我们中间吗?你也不要因此就疏远大嫂,你们……”晏锥紧张,因为看到洛琪珊似乎还没消气,担心她接受不了。

欢听,那我以后不说了。”晏锥偷瞄着她的脸色,果然,她立刻就笑了。

但晏锥也并非一点触动都没有。不由自主地想起昨晚的经过,确实,开始是洛琪珊很粗暴,偷袭他,将他绑住,可后来她的初.次被破的时候,他如果什么都不做,结果又会怎样?他当时也是被气昏了头才会用那样激烈的方式报复她,但这又何尝不是她自找的?事情的起因本就是她强了他,至于后来……

洛琪珊的手还攥着被子,苍白的下唇被她咬得快出血了,一颗心早就坠向谷底……今天还要多丢人啊?还嫌不够么?现在晏鸿章也来了,她又要再将昨晚的事情说一遍,这等于是又在伤口上撒一把盐!

bsp;“云姿,你清醒一点,现在所有人都在等着我,有什么话,我们晚一点再说,我保证,仪式一结束我就去见你,行吗?”晏季匀焦急而又温柔地安抚着电话那头的女人。

先前水菡一直没进祠堂,只是在外边祭祀了,到也没事,可现在要进去跪拜,檀香是必须撤掉的。

晏家的人从小都习惯了怎么样祭拜先祖,晏季匀的每个动作也都是一丝不苟的,脸上更是虔诚无比。对逝去的先祖,长辈,除了父亲,其他人,晏季匀都是十分敬重的。

“知道。”晏锥很干脆地回答,强忍着牙齿的哆嗦。

“爷爷,我甘愿领罚。”晏锥冻得瑟瑟发抖,牙缝里钻出几个字。

柔得滴水的声音说:“云姿,我会陪着你……其实我也很喜欢这里,如果能长住,那也不错。”

随着晏锥的离开,洛琪珊的心也坠到了谷底……这不仅仅意味着她的表白失败,同时也让这段婚姻岌岌可危。他说让双方都冷静一下,如果结果还是无法再继续,那就离婚。

平时的洛琪珊睡眠都还不错,可最近却总是多梦,就像现在,她又梦到晏锥了,只不过,他在梦里没有对她笑,她只能一直不停地追逐他的背影,却怎么都追不到……

“呵呵……恕不奉陪,要打架你可别找我,我不是你的出气筒!”山鹰也很不客气地回敬一句。

一个女人的身影背对着门,蹲在地上像是在捡东西。

据说给请网打满分的还有意外惊喜!

两人在电话里低声细语倾诉衷肠,浑然没觉得双方现在都跟以前不一样了。以前打电话哪有这么缠绵呢,肉麻的话层出不穷,说得很顺口,一点不觉得别扭和腻歪,反而是越听越舒服,越甜蜜。

小柠檬醒了,习惯地依偎在水菡怀里,小声嘟哝:“妈妈刚才去哪里了……”

签名,私章,手印,全是晏鸿章的没错,但如此铁的证据同时也有最大的漏洞。

这话现在听着怎么都很虚伪了,与毛秉华勾结的是他,下毒的嫌疑当然也可以是他。

会议室里出现了犹如小孩子打闹的场面,晏鸿瑞和乔菊翻脸,揪成一团,两人都是头发泛白的了还在上演一出闹剧。

据说这瓶花雕酒的年份已经有三十年了,酒液呈稠稠的黄色犹如晶亮的琥珀,视觉上就是一大享受了,再闻闻这味道……嗅一嗅,这香醇的酒味飘进鼻息里,能让人感到精神振奋的同时又仿佛浑身有点软绵绵的,总是就是无比舒爽啦。

金灿灿的大闸蟹,还有三十年陈年花雕,这简直就是幸福啊!

梵狄的手下查到了张雨柔的父亲被绑架到了什么地方,就在临海的某个码头,晏晟睿也正赶去。

但当他们赶到时,只有张青松一个人倒在地上昏迷不醒,除此之外,哪里还有半个人影。那幕后主使,早就不知所踪。

梵狄和晏晟睿甚至觉得,正因为这个神秘的仇人,目的达到了,才会将张青松从更隐秘的地方扔到码头。

未曾转身已思念。就是现在的感觉吗?童菲心里有些失落,不由自主地会去想,假如能和杜橙每天都住在一起该多好……

他越是讨厌,她越要做,谁让他那么可恶的?

“这个玩火**的女人,发酒疯的女人,既然你要玩,我会让你后悔今晚对我所做的一切!”晏锥心里在狂吼。

水菡醒来时,第一个感觉就是难受,脑壳一股一股的疼痛,头晕,浑身乏力。

水玉柔知道水菡与沈云姿之间发生过什么,但只除了照片一事,其他的由于晏季匀所造成的矛盾,水玉柔都能无视掉。因为,她很清楚沈云姿在跟晏季匀重遇之后接近他,只是邵擎的计划中的部分而已。

洛琪珊呆呆地低头望着男人放在她胸前某处的两只手,她赤红的眼神里露出一丝丝懵懂和迷茫,还有几分羞恼。

不用说,大家都不是傻子,眼镜妹造成的震撼,充分说明了她以前是在故意藏拙,把全体人都耍了。她哪里是五音不全,她根本就是一个音乐奇才。有人又想起了,她还曾在英课上看漫画,但在老师要她背那篇范时,她竟模仿出了男女两种不同声音,并且背得相当精准。

晏晟睿俊脸上露出思索的神情,像是在考虑一件了不得的大事。

可,火花却遭遇到晏锥的冷冰冰,他在chuang上的时候可以热情如火,但转身就能冷静得令人心寒。

护士长脸色一变,却又不好发作,只能愤愤地盯着。

啧啧,这热情的程度真不是盖的,大庭广众之下呢,丝毫不会害羞脸红。

佣人差不多都走了,唯有陈嫂还站在晏鸿章身边没有动。

据说给请网打满分的还有意外惊喜!

邱健哈哈一笑,兴奋地点头:“没错,就是由你单独完成!这单广告你要是拍好了,你就有希望从助理晋升到摄影师,怎么样,开心吧?开心就喊出来啊,别憋着,想叫就叫,想笑就笑嘛!”

破碎不堪的身体包裹着一颗粉碎成尘埃的心,小颖最深的伤口是看不见的,是在她的心灵和精神上。

在这极致you惑撩人心弦的时刻,沈贝分明看到了晏季匀眼中那燃烧的火焰,她惊喜而又急切地等待着他进一步行动,渴盼着他能将她融化,占有!

晏季匀穿上拖鞋,进去浴室,沈贝紧跟着就将新的牙刷毛巾递给他。细心而体贴,仿佛她才像是新婚的妻子。

晏锥给那位郭局长打电话,终于是证实了洛凯旋被抓的消息,而原因是……警方得到了另外的证据,这次抓洛凯旋,不会再保释了。

水菡赌气地把心一横,两手放在了晏锥的腰上……

其实兰芷芯没有睡着,她的一颗心纷乱如麻,加上伤口处传来的疼痛,她哪里可能这么快睡着。她还在想着嫣嫣,想着亚撒今天挺身而出的举动。她记得亚撒还打了那个肇事司机,因为那司机实在太混.账,她是没力气去教训,还好亚撒为她出了口恶气。说实话,亚撒当时的霸气和男子气概,深深地令人震撼。

紧接着晏锥被晏季匀手肘戳中小腹,痛得他冷汗涔涔。

可是,他现在却无法生气了,胸口就像是被小猫的爪子挠着一样,有点痒痒的,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淡淡的窃喜。

有些事情,仅仅是因为我们需要去相信,才能支撑着自己走下去。晏季匀不能不信母亲在天国,至少他可以安慰自己,母亲只是在另一个世界而已,迟早他会去那个世界与母亲团聚的。17902444

据说给请网打满分的还有意外惊喜!亚撒忙得焦头烂额,而他的对手也没闲着,不遗余力地在外界掀起一阵阵惊涛骇浪,唯恐天下不乱。亚撒有私生女的事情已经曝光,此刻皇宫外边正聚集了不少民众在高声呐喊,反对亚撒成为王储,说他为皇室抹黑,品格不端,不够资格继任苏丹。

但不看不代表不想……先前洛琪珊瞄到晏锥的睡袍领口处是敞开的,恰好能看见他蜜.色的肌肤和xing感的锁骨。洛琪珊脑子里还停留着这个画面,实在是很美,富有观赏性,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她也不例外。

洛琪珊呆了两秒,紧接着是惊喜,激动地上去抱着晏锥,凑上香唇来一个响亮的亲亲……她真的忘记自己生日了,却没想到晏锥会记得,还这么用心地策划了一顿浪漫的晚餐。

晏锥变戏法儿似的捧着一个银色的盒子,在洛琪珊无比好奇的眼神中,打开来,将里边的东西呈现在她眼前。

“说来有点话长,你有耐心听吗?”洛琪珊不禁有点好奇地望着晏锥。

能力再怎么好,都会有个极限,当超过这个水平线时,就会患上心理病或者精神上的疾病。洛琪珊现在向晏锥坦诚了,也就意味着他将会是她的同盟者,今后再有心事,她都可以告诉他……这不正是夫妻间应该有的沟通和信任么。

杜奕铭咬咬牙,俊脸黑沉,还有一丝羞恼的红:“你是不是用小号在跟我玩?你在这个游戏里的排名是不是很高?大号叫什么?”

童菲走过去,温柔地劝慰着:“好啦,儿,愿赌服输,既然赢不了,以后记得叫姐姐。那个……老妈真的没骗你,你是比她小,不信一会儿你爸爸回来了你问他。”

儿潸然泪下,向洛琪珊道歉,说他们冤枉了她,错怪了她。

水菡不知道的是,富豪们不只是八卦,甚至有的人已经掏出了

异变突起,服务生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不见,房门被关上,水菡的尖叫声被压在了喉咙里……男人已将她的嘴巴牢牢捂住!

几个见证人却是松了一口气,相视一笑……唯有和局才是两全其美啊。其实不管谁输谁赢,都不是他们想看到的。

“妈的,你老公和梵狄不是有矛盾吗?怎么还一起来找你?看来你的重要性比我预计的要大得多啊,那只能由你当我的人质,跟我一起上救生艇离开这里了!走!”歹徒一声怒吼,手上一使劲,水菡的脖子上立刻出现一道血痕……痛!

据说给请网打满分的还有意外惊喜!

这也是一种魄力,说明亚撒对于即位的决心,明明白白告诉这些人,做事别太过分,否则将来会招来他的报复和打压。

水菡了解到了这些情况,可是,兰芷芯和嫣嫣已经在香港了。

“哈哈哈……不死?”梵赫磊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张开手指指这周围:“你看看,这里有你半个手下的影子吗?全都是我们的人,你凭什么可以不死?死到临头还要耍酷?你去阎王爷那儿耍吧,没人会来救你的,今天,你必须死!”

够狠了,害怕人家死不了,绑上石头才放心。

“你想亲哪里?”梵狄这货还一本正经地问。

据说给请网打满分的还有意外惊喜!兰芷芯心里千回转,她也会问自己,为何不早点走,为什么要到现在才肯下决心?当她脑里出现这些问题时,不由自主地就想起了自己年迈的父母,想起了好姐妹水菡和童菲,想起了身边熟悉的一草一木……

水菡在和小柠檬玩,可也会时不时留意着晏季匀的举动,发现他好像有心事的样子,这男人又在想什么呢,总是玩高深。

晏锥心情有些沉,接起来,果真听到爷爷说的话就跟洛琪珊的父亲说的大约一致。只不过晏老爷子更加强势些。

“不行!”晏老爷子坚决地打断了晏锥:“我说过了,这种事,已经不是你们私下商量好就能解决的,这关系到两个家族和公司的声誉,怎么能儿戏?在我和洛凯旋还没想到合适的解决方法之前,你和洛琪珊都不可以擅自做主。就这样吧,晚上好好照顾洛琪珊,人家一个冰清玉洁的女孩子,你可不能怠慢。”

洛琪珊不喜欢自己有这种低落的情绪,很快就会调整过来。收拾好自己之后,她就下楼去自由活动了,会议是在晚饭的时候开,下午的时间,大家都可以四处玩玩,打麻将的有,斗地主的有,水库边垂钓的也有。这里确实是个休闲好去处。

晏锥早有准备,知道今天自己或许逃不过一醉,在吃饭之前便喝了一点口服液预防着。

晏锥不甘心,他压抑太久了,他和母亲都渴望着能扬眉吐气。只要他上位,只要他能掌控炎月和晏家,他就能拥有他最想得到的……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认为。愤恨,怨怒,不甘……种种情绪在身体里撞击,他准备了那么久,却输在多出了乔菊这老妖婆的存在,难道他这辈子真的就只能屈居人下?晏锥看向乔菊的眼神里满是狠色,他心里产生了一个怪异的念头……这一票他支持谁?晏季匀还是乔菊?晏锥狠狠地咬牙,桌下的拳头紧紧攥着,就在刚刚几秒钟里推翻了自己在开会之前的决定,一个连他自己都意想不到的决定……

“哈哈哈,你终于来了!”晏鸿瑞面露喜色,赶紧地走过去相迎握住了对方的手。

乔菊还抱着一丝幻想,但她不知道水菡说的话是半真半假的,她更不确定水菡到底想起了多少关于那时候的记忆。

水菡的心冻成冰,再龟裂成一块一块碎片……她好像忽然明白了为何晏鸿章当初会改变注意让晏季匀娶她,这么不合常理的事,现在有了答案。一定是晏鸿章心有愧疚,所以得知她是沈玉莲的外孙女,才会不顾一切要让晏季匀娶她进门。这么说,晏季匀很可能也知道这些事,知道这所谓的秘密?

哈吉能当上国王,那会是庸才么?以他对亚撒的了解,知道这货没说真话,但他也不当面拆穿,他相信亚撒做事是有分寸的。

任何一点可能,他都不会放过的。而水玉柔绝对符合这三种条件。还有一点值得亚撒注意的是……整个皇宫里,大部分地方他去过了,只有哥哥的寝宫没去,但水玉柔被哥哥藏起来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剩下就是那一位功臣的住所了。

成员,也不见得就能顺利。

在这样的情况下,亚撒想要进入邵擎的住所,实在是难,他绞尽脑汁都没想到一个妥善的办法,但这货的脑子也挺精的,估计自己无法顺利进入邵擎的住所,他打算用迂回战术……听闻邵擎很喜欢钓鱼,亚撒想从这里入手,但不巧的是,据说邵擎这几天不在家,没人知道他去了nǎ里。亚撒也考虑过偷偷潜进去,可邵擎的住所守卫森严,他万一被人发现了,虽然不会被伤到,可要是因此而惹恼了邵擎,亚撒今后再想进去就难上加难了。没办法,亚撒只能等,顺便练习练习钓鱼的技术……他以前不会钓鱼的。

梵赫磊说完,冲着梵狄微微点头示意,算是打过招呼了。

“哈哈哈,对,孝敬!”

不可否认,晏季匀在听到这几个字时,有那么一秒的时间是温暖的。有人等待他回来,本该是一件很窝心的事,只可惜,在这之前,有了那一则新闻,有了水菡怀孕的消息,他的心态已被改变。

这番话,与晏鸿章所说的那些,如出一.辙。

洪战已经去隔壁商场买来了一套适合小柠檬穿的衣服,水菡要开始给孩子洗澡了。

卢洁莹的眼里只有亚撒,颤动着嘴唇说:“我们……可以单独聊聊吗?”

只一想就能猜到,小女孩一定是六年前的那*留下的结晶。

“嗯,这还差不多……还有,拍婚纱照,下星期周六。”

亚撒轻轻捏一捏嫣嫣的小脸蛋,笑米米地说:“宝贝儿,想不想跟爸爸妈妈一起照相啊?”

卢洁莹是因妒成恨,她和亚撒分手了,怨恨都撒在了兰芷芯身上。兰芷芯低估了卢洁莹在这件事上的报复心……

在晏家,连吃饭都是论资排辈的。这是家规。从祖上就传下来的家规。晏季匀是除了晏鸿章之外,家中掌权最大的一个人,所以他坐在左侧。而晏锥在公司的地位仅次于晏季匀,所以坐在右侧。

“嫣嫣!”小柠檬大叫着将嫣嫣抱在怀里,紧紧的。

方凯琳真是连死的心都有了,想起自己亲手戳破身上那一层东西时,那种撕裂的疼痛让她毕生难忘,可现在看来,那只不过是一场闹剧,得不偿失。

杜橙也没再多说,挥挥手,关上了车门。

“凯琳,有话直说。”杜橙斜睨着她。

童菲现在也放开些了,多听几次他的“玩笑”就感觉习惯了,不但不讨厌,还有点淡淡的甜蜜和悸动,仿佛有只小猫咪的爪子在心上轻轻地挠着。

“我有话问你。”陈尧语气格外阴冷。

“哇,这儿好热闹,有嘉宾表演啊,我还没看过呢……”小颖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看着酒吧门口的海报,跃跃欲试的眼神,伸长了脖子望里边望望。

男人眼中闪过一道玩味……这女孩儿反应好平淡,竟然对他的长相无动于衷吗?他高大帅气,鲜少有女人不露出惊艳的目光,他是这金虹一号上的常客了,对于中国女孩子的矜持和腼腆,他还是有所耳闻的,只不过他遇到的都是些欢场老手,像小颖这样娇嫩又矜持的小花儿,他还是第一次遇到。

“怎么你没发票吗?这可就难办了……”老板故意拖长了尾音,露出为难的表情,实则偷瞄着水菡的脸,心想啊,瞧着小姑娘好像未成年少女似的,一看就是个很好忽悠的主儿。

据说给请网打满分的还有意外惊喜!这是女人才能懂的一种伤痛,洛琪珊试想一下若是她变成小颖,有着那样悲惨的命运,她还能振作起来吗?洛琪珊也在为小颖的遭遇而心痛,尽管对方还是自己的情敌,但凭心而论,那实在是太惨了,只要还有点良知的人都不会无动于衷的。

水菡心里动了动,愣了几秒之后,忽地放开了洪战,很干脆地说:“你走吧,记得办完事之后早点回c市。”

“怎么原来你是看到我拍的图片才想来吃一顿的?”

三人坐在车里,有说有笑的,很快就到了水菡住的酒店,杜橙要下车了,他说自己住其他地方。

男人们不禁面面相觑……这两个女人也太奇葩了,搂一下抱一下都不行?在这儿还真少见这样规规矩矩的客人。

晏季匀搂在她腰上的手更紧了,低沉的声音里饱含着深情:“我就是因为知道你们是这么想的,所以才没有出声,只是静静的看。我也很庆幸自己能成为你爱的那一个人,说实话,梵狄很强,各方面都不比我差,假如我不是先认识你,假如我不是先占据了你的心,还真说不准我们的感情路会是怎么样的发展。只能说,我们有缘有份,在对的时间遇到了对的人,老婆,谢谢你爱我……”

“。。。。。。”

晏季匀不动声色地往洪战身前一站……奇怪的是,就在这时,嘶吼的彭娟忽地声音停止了,只是还在不断地喘气。晏季匀纳闷,心里一动……再次走开,让洪战完全暴露在彭

正因为彼此深爱着,经过艰难险阻,越发看清楚这段感情的弥足珍贵。爱,那样浓,即使面对面看着,身贴身抱着,依旧无法填满心中名叫“思念”的无底洞。

这个时候的小柠檬和嫣嫣,两小无猜,天真可爱,彼此之间的依赖和情感都是发自内心的,纯真美好,洁净无瑕。不知道再过几年十年之后呢?长大后的他们是否还能像现在这样相亲相爱,不分彼此?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9867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