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沉疴难起
作者: 四月妖章节字数:59867万

陈晴风满头黑线啊!没有想到陈国强最后这句才是亮点啊!换个国籍,的确是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只不过这哪里是正确的解题思路啊!

龙不敢大意。想从皮靴里面抽出匕首给自己来一下,让自己精神精神。这个时候她才发现已经晚了,虽然她的精神很清醒,可是身体却一点力道都使用不出来了。

封家小弟的名字叫封延宸,并不是按封似锦的名字取的,可见封家夫妇对两个儿子的期望是不同的。

毫不知情的五个暗卫,聚在不远处的火堆旁,虽然不敢光明正大的打量秦寂言和顾千城,可还是时不时用眼角余光扫一扫,偶尔凑在一起小声的嘀咕两句。

可怜的暗卫,第二天天还未亮,就出来安排进入荒城一事,而秦王殿下与顾千城则睡到自然醒。

皇上,将他一手筹办的钱庄抢走!秦寂言,你能不能别这么精明?

泪,怎么也止不住,滚烫的泪珠落在地上,“啪”的一声摔碎,就好像景炎千疮百孔的心。

回来干吗?

皇子献完礼后,就该轮到孙子辈,往年秦寂言都是孙子辈中当仁不让的第一人,可今年秦寂言不在,周王世子和赵王世子就起了心思,两人谁都想争这个第一,可又不想做得太难看。

顾老太爷明确的告诉顾千城,他可以同意武芸和老大和离,但不同意顾千城离开顾家,顾千城永远是顾家的子孙,这一点无论如何也不会改变。

于是,秦寂言就处在土匪的包围圈中,看上去他好像处在弱势,可包围秦寂言的土匪却没有一个敢上前,猪头六也不敢下令。

当然不能,可这些她不需要跟景炎说。

顾千城说这话时,并没有多少伤感,但孙妈妈听在耳朵里,却痛在心里,眼泪涮的就掉了出来。

三人也不敢再闹,安慰地拍了拍承欢的背:“好了,别孩子气了,我们三个还不是沾了你的光,要不是你,姐姐哪里会记得我们。”

“皇爷爷,孙儿的为人你还不知吗?”秦寂言抬头,眼神平静,在皇上的威压下依旧坦然自若,一脸自信的道:“皇爷爷,孙儿能看上的人,又岂会差。”

秦寂言全身都散发着“本王不高兴”的低气压,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

说完,就先一步离开,留下秦寂言一个人坐在那里捡棋子。

唐万斤走到半山腰,就遇到了在那等他的武毅,武毅不顾唐万斤的意愿,强制将绷带缠在唐万斤的脸上,“这是大小姐的意思。”

顾千城还真是养伤,在城门口演戏演得太卖力了,额头磕破了一块皮,短时间内还真没有办法见人。

显然,乌于稚在边境的力量很大,甚至可以随意调动边境的士兵。

“总算……”握着火焰果,秦寂言面上一喜,可不等他把话说完,地面又是一阵晃动,而且比之前每一次都厉害。

狠狠地囧了一把,顾千城在暗卫的保护下,跳了下去。

摘星楼真得太看不起造假艺术了。

皇上不用他不要紧,他年纪大了,跟不上皇上的节奏,只要皇上用封家人就好。

少女咚的一声跌倒在地,可她却不敢忽痛,急忙爬起来,紧随秋离冲进屋内。

先太子之死,太上皇难辞其咎,要不是这样,他也不会加倍的宠爱的秦寂言,不会想把皇位传位给他。

秦寂言就是不同意,理由很简单:第一次已经这么委屈了,他总要在别的事情弥补一二。

“好好休息,我去给你找吃的。”路上来时,秦寂言随手摘了几枚野果,先给顾千城当零食吃。

“朕要这些人……全部留一口气!”秦寂言说这句话时,还在半空,风将他的话,传到每个人的耳朵里。

顾千城再次失踪的事,严重的打击了暗一身为顶级暗卫的尊严。要不把人找到,他这辈子……他可能没有这辈子。

随着一声声口哨声响起,整个军营都随着震动,很快就有大队人马出来拦截秦寂言,并且还有弓箭手。

同一时刻,快马加鞭赶来的秦王殿下,已经和暗卫、亲兵们汇合了。

秦寂言再次越过他们了,看向赵王,“赵王叔,你这是什么意思?拿这些无辜百姓的性命,也掩饰你的失败吗?”

“可……”想到秦殿下离去前那番话,幕僚们终是觉得不妥。

在舱底生活的人,都有一套趋利避害的本事。老管家、顾千城和子车三人,虽然看上去老的老,弱的弱,还有一个女人,可能在这舱底占有一席之位,谁也不敢小觑。

虽说这段时间条件很艰苦,可老管家却在有限的条件内,尽了最大的力让顾千城过得舒心。可是,不管是子车还是顾千城,都无法感激老管家,更不可能感动。

“唉……夫人,你看我们是休息,还是去试一试,这组数字对不对?

数字的魅力,在这一刻得到了充分的体现。

“一群废物,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把大小姐绑起来,大小姐要是发疯伤了人,我把你们全都卖到矿场去。”顾国公气得大骂,打手不敢再迟疑,再次扑上前……

这位姑娘,这么快就退缩了?

秦寂言的拒绝让顾千城明白,找人帮忙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所以她选择出钱。

有些事,即便是他动的手,也没有必要冲在前面,顾家的孙子顾家自己不想出面,那是做梦。

“本王等着。”秦寂言点了点头,又对焦向笛道:“向笛你安心备考,本王见过封似锦与景炎,这两人确实不凡,你要他们同场科考是幸也是不幸。”

“秦,王,你很好!”北齐太后死死抓住身旁女官的手,才能克制自己的怒火,而被抓的女官疼的脸都扭曲了,北齐太后却仍然没有减轻力道。因为,只有这样,北齐太后才能克制自己不说“滚”字。

秦寂言的动作温柔而小心,就好像顾千城是易碎的瓷娃娃一样,生怕力道重了,她就会碎……

“怎么了?”秦寂言压下将人抱在怀里的冲动,却无法压下,伸手为顾千城拭泪的冲动。

“发现对方是西胡人后,我没有下杀手,只把对方踢下斜坡。在看到别院被烧后,我有回去找,可是……人不见了。”

是夜,老管家亲自给他们三人送饭菜,同时重复前一天说过的话,“怎么样,决定好了要怎么做了吗?”

“我们宁……”三人当中最小的子诺开口,可他刚说三个字,就被子羊打断了,“我们喝,但我们可不可以约定,事成后给我们解约。”

“跟朕谈条件?你好大的胆子!”秦寂言的眼神如同刀子,看倪月的眼神就像是看死人。

“也好,观望一阵再看。”景炎也是谨慎的,听到顾千城这话,决定再度派人去查一查。

平西郡王妃幽幽地叹了口气,打起悲情牌,“千城,你帮我好好劝劝他,我和他父亲都不明白,他好好的跑到西北去做什么。他要不想呆在京城,可以去京郊大营。跑到西北那么远、那么乱的地方,这不是让我担心死吗?我和他爹都老了,我们就只有这么一个儿子,他要有个三长两短,这叫我们夫妻怎么活?难道这世间,还有比父母更重要的人吗?”

“我那不是特殊情况嘛,谁知我家大年初一会出事。”说起这事,顾千城也有点小心虚,渣爹都死了,她在宫里等一下秦寂言,也不是什么太大的事。

“随便搬两箱东西给长生门的人,就说这就是忠心蛊的解药。”他是答应了圣后,让手下人出面解释,可圣后并没有说怎么解决。

“夫人,入口就在前方,你跟紧我们。”长生门的人也比顾千城好不到哪里去,一个个热得直吐舌头,哪怕拼命喝水也没有用。

老太爷的想法很美好,可现实却极度残酷,顾家大老爷与二老爷要有那个本事,顾家就不会落到今天这个局面。

“罢了,你们……”老太爷刚要叫顾家大老爷与二老爷离开,就听到院外传来丫鬟欢快的声音。

“千城回来了?”顾老太爷先是高兴,可随即又变了脸,“千城回来了,我怎么不知道?”千城回来了,怎么不先来见他?

“咦,起风了吗?怎么突然好冷。”留守的土匪也不是没有知觉,只是他们完全没有想到,他们被人盯上了。

咚咚咚……战鼓响个不停,寨子里的人也乱成一锅粥,有机灵的跑到内堂,跑去找猪头六。

“啪……”寂静的夜空,突然发出了一声闷响,只见一枚石子“嗖”的划过黑夜,朝那探子的眉心射去。

“小人确实是善意,小人奉我家公子之命保护殿下,只是殿下武功高强,小人无用武之力。”来人说这话时,声音隐隐有几分无力。

“啊……暴君,千城姐姐你绝对是暴君。”几个小伙伴哀声怨道,可顾千城完全不理会他们,让他们该干嘛干嘛去,明天一大早还要起来赶路。

“这女人胆子真大。”出去时,那守门的还不忘嘀咕一句,显然这种事超出他的认知。

“殿下,乖……二十五岁正正好,这样你就不用担心,孩子抢你的皇位。”顾千城摸着秦寂言的脸,像哄小孩一样的安慰道。

太丢人了!

“住手。”那可是北齐未来的皇帝。

士兵压根不理会单增,又是一个刀背打过去,打得乌于稚咳了一口血,单增气得双眼充血,凤于谦抬了抬手:“给单将军一个面子。”

单增松了口气,可一回头呼延千霆又追了上来,单增心急,大叫:“呼延千霆,我们休战。”

顾千城点头吩咐:“幸得北齐人少。”要是北齐人和大秦兵马一样多,那绝对是个威胁。

他是想要控制顾千城,可更想把母蛊拿回来,可不曾想到,事情最后却变成这样……一连十三份折子,等到太监一一念完,满朝的大臣已是大气都不敢出,而被点到名的那十三人,则是瘫倒在地上,有几个罪名较轻的还能保持冷静,可面对如此压抑的气氛,却没有一个人敢发声。

顾夫人浑不在意,人是她弄死的又如何,在这后院她要弄死个把人,就和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这次是一个老婆子,下次可就不好说了。

“千城你在说什么,我不懂。”顾夫人脸色微变,随即不理顾千城,朝身后的下人呵道:“你们一个个愣在这里做什么,大小姐的奶妈妈失足落水死了,还不快把人抬出去,放在这里晦气!”

“哼……”顾夫人轻蔑地看了顾千城一眼,对抬尸的婆子道:“去账房领二两银子,买口棺材埋了。”

顾千城淡淡开口:“你没得选择。”顾夫人不会放过赵婆子,赵婆子只能跟着她。

听到又如何?落难的凤凰不如鸡,顾国公府嫡出的大小姐又如何?一个被赶出去的大小姐,比个丫鬟还不如。

顾千城平日里是个没主意的人,所以孙妈妈才会事事为她出头,如今见顾千城心中有盘算,气势也比平时强,孙妈妈欢喜得不知如何是好。

少年心性,心高气傲,哪容得旁人否定。他记得,他们封家除了似锦,每一个被他骂的人孩子,虽然嘴上不会辩解,可脸上多少会表现一点。

京城各大街小巷人来人往,小贩不断的呦呵,端得是热闹非凡,一派繁荣昌盛。看到这一幕的人,都会忍不住叹一句:大秦百姓过得真好。

而大秦的百姓,尤其是天子脚下的平民百姓,也很满意现在的生活,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城门口,每天都有大量的人进进出出,带着对新生活的期待来京城讨生活;带着对现有生活的满足出城办事。

一甲前三的去处定了,他们在吏部学习了几天后,便要去各自去赴任。

同样是私诏,只不过语气比之前更急切,言词中也透着关怀与安抚,让秦寂言不想太多,更不要多心,江山是他的,皇位也是他的,绝不可能更改。

赵王身上有伤,又要谋划战事,还要兼顾暗杀秦寂言一事,可谓是分身乏术。秦云楚的小动作,他根本没有发现,赵王的心腹倒是注意到了,可是……

“运气还没有差到极点。”景炎回头看了一眼,自我调侃道。

“不行。”顾千城有自己的坚持,“承欢,要不要计较不是你说了算,你不肯说我自己去查,既然是发生在军中的事,要查起来想必不会太难。”

“姐姐,我的腿就是程将军打断的,”承欢的眼珠子像是定住一般,一动不动,可双行清泪却从他的眼角滑下。

一出门,大管家就迎了上来,“大小姐,军中有消息传来。”

“很好,这件事办好了,你们药王谷就能重新建起来,长生门会给你帮助,让你的成就不亚于你的父亲。”长生门需要药王谷这么一个地方,替他们收集名贵药材,替他们赚钱、收揽势力。

“是呀,朝廷没粮了。”秦寂言轻叹了口气,“江南土地肥沃,水田数量占了大秦的一半,要没有江南上缴的粮食,大秦的百姓根本吃不饱。景炎在江南经营多年,前几年就陆续转移了许多粮食,以至朝廷存粮不足。而这两年江南那块不仅交不上粮,还需要大批的粮食赈灾,朝廷根本撑不住。”就算他勉强凑齐粮草,把今年的军需供上,明年怎么办?

“民女哪敢欺君,皇上你别吓我。”顾千城顺势坐在秦寂言的腿上,并调整好姿势,免得坐着不舒服。

这就是老大夫的好处,不仅医术精湛,经验更是丰富,能最大程度减缓病人的疼痛。

“要姐姐吹吹?”顾千城这是玩笑,可承欢却当真了,用力点头:“好。”

这对夫妻,真是让人失望。

顾千城站在院子外没有走,她要在这里守着承欢,等太医过来。可是,等了半天没有等到顾家请的太医,却把秦王府的太医等来了。

“哦……”秦寂言长长地应了一下,心算是放下一半:“你自己是个什么想法?”只要顾千城不愿意,他就有法子让老太爷打消念头。

难怪……

“殿下,顾姑娘的院子外一直有人在监视,属下已经把人拿下,是江湖上的路子。”来人的声音不大不小,正好够秦寂言听到。

从渡口走到长生殿,约莫需要一个时辰,长生门的人平日里都是骑马或者坐马车来回,凤于谦登岛时就是坐马车过去的,可是……

“你才大胆!这是长生门!”带路的人踉跄后退,险些跌倒在地。

哼……当初生怕他抢功劳,用完就把他推走,现在出了事就想来找他,别说门就是窗户也没有。

心腹见景炎心不是担心顾千城的安危,而是想要博取顾千城的好感,便出了个主意,“主子,听说武家人在皇太的保护下离开了漠北,不如我们替武家人翻案,好让皇上把武家人召回来。”这也算是博取顾姑娘的好感吧?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9867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