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公正无私
作者: 四月妖章节字数:59867万

离着唐毅最近的是一个老头,老头全身沐浴在金光之下,仿佛出尘高洁。不过,这老头的脸上却是充满了戾气。

枯坐等死,人最大的悲哀,莫不过就是没有自由地看着死亡慢慢来临。

钟凡等人还没有搞清楚怎么回事,眼前的景象却是让众人大惊失色。只见眼前原本十分平静无澜的红色湖水忽然间掀起了滔天巨浪让众人扑来。

旁边的几人被这一幕吓了一跳,纷纷退后了几步。

就算只有一个人,他也无所顾忌。

又是一阵子唠叨后,最后小包子终于暴走了……

暖暖入梦:大神,你去哪里……

落然离殇:我在这里等你……你来,暖暖,这就注定了我们的纠缠。如果你不来……

“龙夏洛——”咆哮的声音回荡在校园内,绝对媲美河东狮吼,“把我的书给我……”

曾月笑笑,说道:“不相信我,你就不会来见我了,不是吗?颜副总统!”

说完,不等对方说话,他径自挂断了电话……眸光未抬,视线最终落在纪小暖寝室窗户的位置,和一道怯懦的眸光对到一起后,那人仿佛惊吓的闪开。

纪小暖打开……

落然离殇:风华是我妹妹,你没有什么对不起她的!风华,叫嫂子……

此刻,夏以沫忘记了曾月说的话,她的心里担心龙尧宸等下会有危险,被这样的情绪充斥了所有的神经,可是,龙尧宸仿佛执着了“露营”这个事情,怎么都不肯下山。

怀里没有人回答,苏沐风等了一会儿,又问了一次,可是,还是没有人回答,他疑惑的拧眉将怀里的人扶起,入目的却是夏以沫了无生气的紧闭上了眼睛……

“龙尧宸,你这个恶魔!”夏以沫哭喊着,一把推向龙尧宸,也不知道是因为悲愤的她用了极大的力气还是龙尧宸没有想到她会推他,竟是硬生生的被她推的退后两步,“我是不会把乐乐给你的!你想要我的一切给你,但是,乐乐,你做梦!”

夏以沫听到熟悉的声音,慌乱的一把推开龙尧宸,然后瞪着门口坐着轮椅,正一脸无害的笑看着她的龙天霖,而龙尧宸的脸却黑沉沉的,显然,对于龙天霖这个不速之客很是嫌弃。

他的话刚刚落下,夏以沫脚步踏出了洗漱间,她好似不经意的看了眼龙尧宸,随即转身走向龙天霖跟前,朝着他淡笑了下,指了指粥,询问他吃过没有。

龙尧宸灼热的眸光让夏以沫不安,她抿唇说了声“谢谢”,加上心里着急夏宇的事情,顾不得让她纠结太多,她拿了包就往外大步走去……

“咚咚!”

李逸是从部队就跟着顾浩然的通讯员,出了部队后,顾浩然想了办法将他带到身边,李逸算的上是一个比较了解顾浩然的人,看到他这样的表情,他知道,顾浩然其实是生气的,只是没有表现出来。

难怪龙尧宸想不通,其实,苏沐风自己也是想不通的,当时不由自主的,就说了……

“emperor,药的调试结果已经出来了,”sam兴奋的言语从电话那端传来,“试验结果很好,只是药性有些刺激性,如果你不介意,我可以将配方改的十分柔和,绝对不会伤害到身体任何。”

龙尧宸的声音由于鬼魅般轻轻飘来,夏以沫的心“咯噔”一下,暗暗骂了自己一声,急忙辩解道:“不,不是的!我不喜欢一个人吃饭,你能陪我当然最好了……只是……只是我怕耽误了你的正事!”

“怎么?又觉得我有性格分裂?!”虽然是疑问,但是,明显的,龙尧宸的话音噙着肯定,就在夏以沫局促不安的看着他时,他薄唇不由得微微扬了下,轻缓的说道:“你是我的女人,对你好……是应该的!”

乐乐清澈的眼睛轻轻扇动了下,看到龙尧宸,小小的他忘记了所有的害怕,脑子里只有刚刚借用惯性用脚踹开玻璃,斜身飞进的身影……这个是他的爸爸!他骄傲的想着……

凌微笑看着乐乐回教室的小身影,甭提多开心了。

“将过去放在心底深处,留出空间来向前走的重新开始……”想通莫忻然想要丢弃过去的事情的时候,冷冽那刻只想要抛却一切的去找她,可是,他知道不可以!

她没有家人,却依旧记着我,不是因为我曾经帮助了她,也不是因为我给她面包……而是,我是以一个哥哥的身份出现在了她的生命里,哪怕……当时的我并没有那么认真!

夏以沫的脸色因为脑子里的思绪不停的变换着,她想要努力的去搜索当时的记忆,可是,除了那几处印象深刻的话语和见面的时候的场景,剩下的她什么都想不起来,不知道自己到底帮了那个男孩儿什么……甚至,想到最后,她都不能确定到底是不是龙尧宸。总有种感觉,她自己太过想念龙尧宸了,最后,将本来一件不出奇的事情给理想化了……

“咚咚!”

“因为……”慕子骞开口。

她说:我想你成为我的第一个男人!

龙天霖耸耸肩,朝着夏以沫邪魅的一笑:“小泡沫做裁判,谁的好,就用谁的……”

夏以沫抬眸,掩饰自己心情的耸耸肩,又比划了个睡觉的姿势。

“看看,这臭丫头还瞪起人来了!”顿时,四周一片哄笑声传来。

`震撼,悲怆奏鸣曲

至今能请得动他的人并不多,无关金钱和地位,全凭spark心情……

掌声突然如雷鸣般传来,所有人都站了起来,对于这场饕餮盛宴全场嘘唏不已,直到后来的后来,许多在场的人每每一回想起这次的wing和spark的合奏,纷纷回味无穷……

为什么?

“……”夏以沫咬着唇,因为紧张,捏着便签的手用了力,她喏了半天,方才小声的问道:“我……我能不能晚一点儿……约你见面了在谈?”

龙天霖嘴角噙着笑,浅啜了口红酒,入嘴的香甜气息在味蕾蔓延,他目光不经意的落到了那滚动的大屏幕上,偶尔能看到夏以沫穿梭在赌徒中间的身影,不由得……他的目光变的幽深。

“我的手机也变成了这个……”

冷冽站在原地没有动,脑子里全然是私家侦探的资料,里面提及了莫少恒的弟弟莫宁宇,但是提到的并不多,只是有说后来因为精神问题被送出国治疗,后来就再也没有回过齐亚岛。

付兰芝的眼里全然是后悔,当初虽然她选择离开,可是,她心里是不愿意的。这个女儿,她在监狱里生下,才四个多月的时候就被抱走……后来知道付祯茹养着她,她也能和爸爸在一起,她选择了一切的沉默。可是,当知道了一些事情后……她就像疯了一样的在监狱里过着不知所谓的日子,直到撑着出来!

龙天霖嘴角原本的痞笑渐渐隐去,夏以沫看着他一脸的认真,心仿佛被什么东西敲了下,她猛然回神,急忙将握在龙天霖掌心里的手抽了回来,支支吾吾的,有些尴尬的说道:“那,那个……不用了……你能送我这个礼物,我就已经很开心了。”

“顾浩然,这个是你逼我的!”曾月咬牙切齿的狠狠说道,每个字,都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你就这么在乎她?就算她成了别的男人的玩物,你还是在乎她!好,很好!我倒要看看,你顾浩然到底有多在乎夏以沫!”

刚刚着急,竟是没有去想,夏以沫虽然有着不少的毛病,但是,却不是个毛毛躁躁的人,出门不可能不带包和手机,而唯一的可能,就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她思绪根本不集中,这样的情况下,恐怕她根本就没有去管自己走到哪里,人又在何处?

龙尧宸听秦枫说着,薄唇浅扬了下,幽幽说道:“不过是政治手腕罢了……颜展翔身后是四九城内新派系,当时,新旧两派斗的凶,如果颜展翔出事了,新派系会很伤,自然,为了掩盖事实,从中也会做不少手脚。”

秦枫嘴角抽搐了下,他感受到了宸少的不快,从小到大,宸少都是掌控一切的人,什么时候被人利用过?

李逸一身窄身的黑色小西装,嘴里不合装束的叼着棒棒糖,脚步更是急匆匆的,就连进入的议府职员给他打招呼他都只是匆忙的点下头,脚步都不停。

“估计是外面被追债吧……”

“那……您的意思是……”李逸挑眉,“曾华是来执行任务的?”

“会的,一定会!”sam的声音有些悠远,带着希望。

因为夏以沫的眼睛的些微特殊性,当时那样紧急的情况下,只能用了向晚的,由于特殊情况,给向晚找到捐赠者的时候,时间已经有些晚了,也就造就了她如今弱视的现状,这样的情况不是看不好,但是,几率却小……

乐乐感觉特圆满的开始享受着美食,上学有同学和老师,在家有龙爸爸和妈咪,他突然觉得好喜欢这样的生活,如果加上爹地和乔治,那就更好了……

**

路上的行人越来越少,可是,此刻绯夜赌城内却是人声鼎沸,叫嚣声和欢呼声夹杂着,暴躁声和哭喊声也不断的传来。

**

龙岛。

他抬手,浅啜了口,让酒液慢慢的滑过味蕾后吞咽而下,感受着那带着微涩而甜的感觉。

宋美娜死死的咬了咬唇,抓着被子的手也紧了起来,她看着龙尧宸,努力的隐忍着眼泪说道:“宸少,我只是喝醉了酒,是你上了我不是我上了你……”宋美娜撇了脸,咬着唇,泪滑落在脸颊,咬牙接着说道,“你走……就当我,当我……”她没有说下去,只是喉间哽咽了下。

“她会保护自己。”

“以沫,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小麦急忙下车,看着夏以沫憔悴疲惫的样子,微微皱了眉,“上车,我送你回去。”

“爱情不能勉强……”小麦突然变了话题,夏以沫抬头,不解的看着她,“不管以后你和谁在一起,我都祝福你。”

“啊——”

辛辣刺激着味蕾和喉咙,夏以沫的眉头都皱到了一起,可是,她就这样“咕嘟咕嘟”的喝着……

a市,夏天的风。

夏以沫没有回答,只是,嘴角渐渐的浮现了苦涩的酸意,“天霖……他是真的不爱我了吗?”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9867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