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远方好 第96章:重山复水

远方好

大雨倾盆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7721

    连载(字)

7721位书友共同开启《远方好》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6章:重山复水

远方好 大雨倾盆 7721 2019-09-02

“砰!”

“我无法修炼,是不是因为没有凝聚出神识?”

尹潇潇心里的惶惑,在这双明亮的眼眸下纤毫毕现,展露无遗。

……

永宁郡主面色沉沉地张口:“明娘!你今日言语无状,在四皇子殿下面前放肆!惹得殿下动怒,进而迁怒于锦月。”

周全也因此被同僚好友不怀好意地打趣过数回:“周统领成亲后,便能住进廉将军府了。不知周统领感觉如何啊!”

盛鸿:“……”

……

昌平公主和驸马顾清也闻讯进了宫,七岁的小郡主顾舒瑾小心翼翼地探头看了一眼:“皇曾祖母,你总算醒了。瑾儿一直担心的很呢!”

好在俞皇后一直没有身孕。

你会后悔为了我放弃了这一切吗?

半个月后,四皇子府设下酒宴,将谢云曦抬做侧妃。

还是那么令人讨厌!

更可气的是,谢明曦目光淡淡一扫,便道:“怎么还不上前来行礼?”

一颗萌动的少女芳心,也清晰地捧至四皇子眼前。

用的是问句,语气却十分肯定。

建文帝眉头皱了一皱,淡淡道:“你受了重伤,无力行礼,便躺着说话。朕恕你无罪!”

……

顾山长在一旁看着,颇有些不顺眼:“你这样抱,阿萝定会觉得不适。我来教你怎么抱。”

阿萝身为大齐最矜贵的公主,便是什么都不做,也少不了一辈子的尊荣富贵。课业学的好些,当然是锦上添花。学业平平,其实也没什么大碍。

谢明曦将心中的阴郁烦闷遮掩得严严实实,无人能窥见半分。此时见了李湘如溢满了嫉恨愤怒的泛红眼眶,心中无以言语的怒火也嗖地涌了上来。

谢皇后在内室里见了徐氏。

俞太后坐镇椒房殿,宫中大小消息,皆瞒不过她的耳目。

四皇子身体僵硬,目中闪过一连串复杂的情绪。张口打断满脸愤慨的李湘如:“住口!陆迟既是这般态度,以后你不去陆家便是。”

一连串的疑问,冲口而出。

谢钧气得满脸铁青,谢老太爷面色也没好到哪儿去。

尹大将军:“……”

这两年多年,方若梦大多稳居第三名。颜蓁蓁却起伏不定,好的时候冲至第四五名,有时掉落至倒数。

六公主:“……”

密室建在皇陵的东北角,入口处藏在水井里,颇为隐蔽。而且入口狭窄,易守难攻。又耗费了半个时辰之久,才将所有看守密室的逆贼铲除。

死得太好了啊!

宁王再愤怒再不甘,也无济于事。

她双手捂着脸,轻声呜咽起来。

顾山长索性不去想这些,张口说道:“明曦有孕时日尚短,想等着孕期满了三个月再进宫报喜。我今日进宫,是想求娘娘,免了明曦进宫请安之事。待坐稳了这一胎,再每日进宫。”

也不知谢明曦是否听话,在试卷上署了谢云曦的名字……

换下龙袍身着常服的建文帝,走至俞皇后的身后,笑着问道:“皇后在看什么?”

……

在别人看来,这是何等荣耀风光。于李湘如而言,却是莫大的羞辱。

颜蓁蓁:“……”

怼人不倦的谢明曦,骄傲狡黠的谢明曦。

待燕窝被端上来,李湘如慢慢一口口吃着,碧桃又拿府外最新传闻逗主子开心:“今儿个,奴婢听说了一桩新鲜事。”

穆大人将纷乱的心绪按捺下去,露出含蓄又矜持的岳父嘴脸。

众皇子:“……”

三皇子目光一闪,笑了起来。

他思虑了一日一夜,将这封信悄悄送回顾家,送至父亲手中。

谢钧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眼睛一亮。

丁姨娘暗暗松口气,最难以启齿的话也顺利说出了口:“你既能明白,可愿意为你大哥受些许委屈?”

“明娘,”永宁郡主定定神,温和地张了口:“云娘胡言乱语,你别放在心上。”

颜阁老也是悲从中来,低声喃喃:“或许,很快就轮到你我了。”

盛鸿白皙的俊脸上掠过一丝暗红,眼底似燃起两簇火苗。

耳朵又被重重拧了一回。

谢元亭的下场,杨凝雪一清二楚。也正因此,杨凝雪对谢明曦充满了感激。

“就是,人家夫妻两个感情好得很。七皇子妃怀着身孕,太子殿下想送七皇子殿下美人,七皇子殿下压根不乐意。”

盛渲看了一眼,又看一眼。心底的骚动几乎难以按捺。

这三年来的冷清孤苦难熬,皆因建文帝的冷落而起。

宫中伺寝的规矩严苛。像她这等常年养病的嫔妃,根本无资格伺寝。若不是沾了六公主的光,便是想见建文帝一面也不易。

取而代之的是难熬的百无聊赖。

是啊!

这是拿盛鸿来打趣了。

俞太后阴冷冷的目光盯着玉乔。

尹潇潇忙不迭将孩子给了她,口中一边嘀咕:“你行不行啊!我没抱过孩子,你也没抱过吧!能哄得好吗?”

在莲池书院读书时,她处处被谢明曦压一头。

“六公主”全身一震,目中露出浓烈的痛苦和惊惧,不愿和染墨对视。

梅妃全身颤抖不已,将面色惨白昏厥不醒的儿子紧紧搂在怀中。

染墨不假思索地应道:“奴婢不想出宫,只想一直伴在公主殿下身边。恳请娘娘成全!”

临江王妃也闲闲笑道:“俞夫人顾夫人可别再说笑了。徐老夫人已经红了脸。你们再说下去,她怕是要羞得掩面而逃了。”

这位年轻的谢皇后,可不是好捏的软柿子。这段时日,宫中情势的微妙转变,没人比她们更清楚。

后宫众嫔妃哭得死去活来。其实,又有谁是真的悲痛欲绝?她也装模作样地哭足了四十九日,实则心里暗暗舒出一口气。

李湘如目中飞快地闪过一丝失望,面上却露出自矜的微笑。

他们带着数十箱瓷器两箱金银,和十余个侍卫,登上了海船。

……

整整一盘子糕点都被林钰吃光了,还喝了一壶茶水。不撑才是怪事!

比试只有半日时间,到了正午时分,谢明曦和谢钧谢元亭父子一起回了谢府。

管事低头陪笑:“奴才奉命前去,岂敢胡说,看了三次,三小姐确实是第一。而且还是满分。”

谢钧谢元亭俱在前方,压根不知怎么回事,忽然便听到身后骏马一声长嘶,然后便是丁二惊恐的呼喊声。

谢明曦还在马车里!被摔死才好!

李太皇太后到底想说什么?

重要的是,李太皇太后已经清楚地知道,开罪别人无妨,谢明曦万万开罪不得!

……

俞皇后弯起嘴角,目中露出柔情:“皇上的话,臣妾都记下了。”

玉乔和芷兰俱是俞皇后当年的陪嫁丫鬟,如今皆已年过四旬,是椒房殿里的掌事女官。

顾山长既来了,也不客套,在俞皇后的对面坐了下来。

……

六公主神色冷漠地揍人。

六公主冷冷的声音顺着凉风飘进李默的耳中:“以后再敢出言不逊,休怪我下手无情!”

廉夫子不但擅长刀法,轻身功夫同样极佳。脚步悄然,落地无声。谢明曦浑然未察,六公主却蓦然转过头来。

六公主的后背摔倒在地上,谢明曦整个人又压在六公主身上。

余安一直在外跑动,每隔五日才会到谢府来一回。谢明曦召见余安的时候,连从玉扶玉都不在一旁。

这意味着什么?

俞家这是想断腕求生?!

看着温柔体贴如昔的芷兰,卢公公心中酸楚之意更甚。心中盘亘了多日的念头,终于吐出了口:“芷兰,你别再管我了。”

染墨殷勤地端了宵夜凑上前,身上飘出似有若无的幽暗香气:“奴婢伺候殿下用宵夜……”

谢明曦含笑听着,半点不恼。

“皇后娘娘今日授课内容,你可都听懂了?”

没错!

李湘如只得闭上嘴。

这一关看似过了,实则失了圣心。

哪儿儿媳打公婆的道理!这永宁郡主,委实太嚣张了!还有淮南王世子,说是登门致歉,竟又动手打了谢家的家丁……

最后一句话,说得云淡风轻,却又自信霸气。

“师父便是你的靠山,你若受了什么闲气,只管告诉我。我定会为你撑腰出气!”

她自以为心冷如刀,不会再为任何人任何事动容。可就在今日之内,接连被六公主和顾山长击中心扉。

谢云曦时常出入淮南王府,对这里十分熟络。一边走一边瞥向身侧的谢明曦。暗自期待谢明曦东顾西盼丢人出丑。

“锦月表姐特意下请帖邀我前来赴文会,为何连座位都未准备?”

中宫皇后和太后斗法,一众太妃唯恐被牵涉其中,一个个躲在自己的寝宫里装鹌鹑还来不及,哪里敢轻易冒头?

尤其是贤太妃静太妃,自鲁王闽王被处死后,两位太妃皆大病了一场。好在儿媳和孙子孙女都好端端地活着,不然,只怕连撑下去的勇气都没有。

俞太后对几个太妃也并不在意,继续问道:“皇后是何反应?”

谢明曦凑了过来,低语数句。

……

“难道你要为当日的欺瞒,永不原谅我,将我拒之心门之外?”

看来是真得气狠了!

就连家中的叔伯,也厚着脸皮来相劝。

这等狠话一出,再无人敢多嘴多舌。

“慢慢来,不必心急。”

丁姨娘面色惨白,便连嘴唇也没了一丝血色,颤抖着哆嗦着想说什么。最终,却一个字都说不出口。

谢钧冷冷地看了过来:“你自己不成器不争气,荒废学业,折辱杨家姑娘,难道这都要怪到明娘身上?”

几个随行的家丁原本没敢动手,此时听令一拥而上,不到片刻就扭住了谢元亭的胳膊。

谢青山被刚才那一通乱揍揍得不轻,忍着疼痛过来了。

这是什么药?

谢云曦哇地一声,哭着跑了出去。

……

但愿如此。

盛鸿又道:“从明日起,我和几位皇兄要轮流进慈宁宫伺疾。你和三皇嫂皆有孕在身,母后免了你们伺疾之事,父皇也允了。”

“要是开了猛药,伤了娘娘根本或寿元,到时候皇上降罪,又该怪谁?”

……

说完,走上前,扬起手。

谢明曦洁白如玉的脸庞平静如常,淡淡问道:“赵嬷嬷口口声声说丁姨娘不知尊卑,以下犯上。不知赵嬷嬷此时的行径,又算什么?”

陆迟:“……”

“一步一步,慢慢蚕食,总有一天,会将宁王一派彻底铲除。”

之后,天旋地转,晕厥过去。

现在,一道圣旨,令福临宫成了椒房殿。谢明曦这个中宫皇后,轻松入住“椒房殿”,将俞太后气得吐血晕厥。

学渣受到了来自学霸的深深伤害。

少女们照例抱怨诉苦几句,三三两两地离开练武室。

尹潇潇大大咧咧地笑道:“不甘心嘛,肯定有那么一点点。我本来想好好表现,令廉夫子收我为徒。不过,公主殿下比我强得多。廉夫子又不是没长眼睛,怎么可能选我!”

“母后这般喜欢芙姐儿,我这个做儿媳的,心中亦感激不尽。”

尹潇潇半夜惊醒,满面泪水。

赵家是名门大族,族人众多。赵长卿做人圆滑周全,在宗室中名声亦颇佳,登鲁王府大门的人也略多一些。每隔三五日,总有人登门。

尹夫人看在眼中,鼻间酸涩不已。

尹夫人忍不住低声叹道:“你也是太过心善了。独自抚养霖哥儿已是不易,偏偏还将霆哥儿一并接进了府中。”

尹潇潇终于轻叹一声,低低说道:“眼下情势已经十分明朗。有母后力撑大局,这储君之位,已如三皇兄的囊中之物。”

六公主不是在随口说笑,是真的打算和他一较高下!

俞皇后也笑道:“难得他们一起来椒房殿,臣妾立刻传令御膳房准备午膳。有他们兄妹相陪,皇上今日午膳也能多用一些。”

……

谢明曦从容应下,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到了名琴绿绮前坐下,双手轻按琴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