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远方好 第33章:方面大耳

远方好

大雨倾盆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7721

    连载(字)

7721位书友共同开启《远方好》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3章:方面大耳

远方好 大雨倾盆 7721 2019-09-02

更何况,她的武功本来就不如蓝宁辰,速度也更是比不过蓝宁辰。

孟千寻正想着,便突然看到马路上出现了一个小女孩子,大约五六岁的样子,衣衫破烂,身上也是十分的脏,应该是一个乞讨的小女孩子。

“白容,将他们送去刑部,交给刑部大人处理,在闹市横冲直撞,恶意伤人,让刑部大人按着我北尊王朝的律法严格处置,绝不能因为任何的原因循私。”孟千寻那微眯的眸子闪过太多的冷意,那声音中也是让人惊颤的寒意。

所以,孟千寻的心猛然的悬起,五岁的他与一只饿狼,她真的不敢想像,当时的他是如何的逃脱的。

饶了这么一大圈子,就是为了这件事情。

“好了丫头,能说的,我都说了,其它的就靠你自己了。记住,跟着自己的心走,永远不会错的,有时候,为了得到自己的幸福,冒一点险也是值的。”李老夫人再次重复了一遍,然后便转身,慢慢的走出了孟冰的宫院最卧美人膝全文阅读。

到时候,以夜无绝的精明,肯定会发现线索的。

夜无绝没有出声,仍就是一脸的冷冽,没有任何的情绪的变化山寨在异界。

“唐将军会把自己的孙女嫁给夜无恒?”孟千寻惊住,脸上更多了几分疑惑,唐将军是聪明人,不可能不知道夜无恒的为人的?

洞房过后,那意思就再明显不过了,洞房之夜会发生什么事情,任何一个男人都会明白。

他的声音很轻,很柔,有着一种让人心醉的浪漫,更有着一种让人沉迷的深情。

看现在李逸风这副神,说他不喜欢孟冰,似乎是不太可能的,那么就是第二种原因?

这好不容易让这小子成了亲,这新婚之夜的,自然不能让他在这儿。、

她相信赢儿。

“逸风,听说那北尊王朝的公主条件不错,人长的漂亮,有聪明,不是说,当今皇上生病,把朝中所有的事情都交给了这个公主处理,听说,她处理的还非常好。”秦敏儿也忍不住的问道,就是因为听到了太多关于这个公主的传说,都说这位公主太过优秀,太过特别,所以,他们才觉的,李逸风可能是喜欢上这位公主了,决定娶她了。

所以,此刻,秦敏再次的重新问着这个问题,而且这一次,她问的更加的清楚,话语也说的极为的缓慢,极为的清楚,而且还微微的提高了声音,生怕李逸风听不明白。

“哼,少在我面前贫嘴,也少糊弄我,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只是,李老爷子仍就是一脸的怀疑,再次冷声问道。

毕竟,他若是说他跟她都是从别的年代穿越而来的,像这样的事情,北尊大帝他们只怕不会相信。

孟千寻心中更多了几分冷笑,这个男人,果真算是费尽心机呀,竟然连这个都知道,只是,她还真的想不想,他是什么时候发现她的手掌心有颗红痔的?

不过。他相信他都把尸体摆在了外面了,北尊大帝就算心中怀疑,但总会让人去查看一下,只要让人去查看,那么得出的结果,肯定是那尸体的确是跟现在的公主极为的相似。

本来这件事情,皇上就是被逼的,按理说,这种情况下,肯定不会这么急,应该放慢速度,拖延时间才对。

若不是按他的意思所说的,那么就算拿到手,也没有任何的用处。

到时候,他不但刺不到花断尘,只怕还会伤到孟千寻。

“大哥,你看这件事?”李逸风见李老爷子已经走没了人影了,不由的转向李赢,脸上多了几分苦恼,晚带着几分恳求,希望李赢可以想办法帮他。

当然,若是真的不能再这十天内找到合适的,她自然也不可能真的逼着李逸风随便的娶一个回来,到时候,她自然会劝老头子的。

而李逸风听到李老夫人的话,更是彻底的无语。

但是,她这话,一是婉转的表明了自己的态度,第二,也是含蓄的给李逸风做着思想工作。

“谁?”黑暗中,看不到那人的样子,只感觉那身子明显的绷紧,略略的有些僵滞,沉重的压在了她的身上。

他的身子更是紧紧的压住她,此刻,他一半的重量几乎在压在了她的身上,但是,此刻,他却不想避让,他也是想要用这样的方式来让她感知到他的存在。

感觉到她的顺从,他的吻便肆无忌惮的深入。

不过,他此刻的声音中虽然带着几分不满,但是却并没有太多的怒意,而且,从他的身上,也感觉不到太多的怒意。

宝儿这丫头,他昨天就见到了,而且,也早就领教了这丫头的厉害了,不愧是他跟她的女儿,这么小小的年纪就不一般呀。

至于那种穿越呀,借用身份的事情,只怕他说了,别人也不会相信呀。

花断尘怔住,双眸下意识的去望向她的双手,却发现,她的双手上带着白色的手套。

花断尘听到她的话,身体猛然的僵滞,一双眸子也猛然的圆睁,难过置信的望着她。

他只要去看就可以了。

那一刻,他狠不得直接的把段红给扔在了地上,只是,他知道,他还不能那么做,这个女人对他还有用。

李老夫人暗暗懊恼,“你说,你这是做什么,还真的要绝食呀,身子可是你自己的,你若是饿出个毛病来怎么办呀?”

那个男人脸色微沉了一下,然后才再次说道,“因为,公主喜欢的人不是二少爷,所以,二少爷决定成全公主,而且为了公主,做了很多的牺牲。”

李老夫人的身子微僵了一下,因为知道她的心中喜欢别人,所以,决定成全她。

不是她自私,而是,她很明白,若是这样下去,她的风儿会越来越痛苦。

但是,只有这样,才能够让风儿的注意力不会全部的都放在那位公主的身上,让他去忙着别的事情,想着别的事情,才不会那么的痛苦呀。

那一刻,他脸上的笑,瞬间的僵滞,一双眸子猛然的圆睁,脸上更是一时间,根本就没有来的及掩饰的错愕。

但是,没有想到,李逸风的情绪变化竟然会是这么的大。

特别是像这样的事情。

想必他是另有办法,想到此处,她便不再阻止,而是任由着他出去了。

夜无绝的脚步微顿了一下,然后没有直接的从书房的正门离开,而是饶到了窗口,又跟来时一样,从窗口跃了出去,只见他的身子一闪,一下子便没有了影子,不知道去了哪儿。

毕竟,那个女人本来就是一个让男人无法拒绝的尤物。

书房外,花断尘一双眸子一直都直直地望着书房门,眸子深处带着几分期待,他想他都做到这种地步了,她应该可以原谅他了,应该会出来了吧,所以,他眼睛眨都不眨的望着房门处,等待着她走出来。

正一步一摇的向着花断尘走来。

此刻,书房外,那个男人仍就向着花断尘走来,那一摇一摆间的风情,就连女子都自叹不如呀。

其实,她心中很清楚,当她答应北尊大帝的那一刻,便注定了有着太多的事情需要她去面对。

说真的,他跟她从一起学武,到后来回到了北尊王朝,相识也近十年了。

“这样的方法往往是最有效的。”北尊大帝微微的呼了一口气,他很清楚,若是当时跟千寻说明了一切,千寻若是知道了夜无绝有危险,肯定会毫不犹豫的赶去凤阑国,他不可能让他的女儿去冒那个险,更何况,她若是在那个时候赶去凤阑国,夜无绝会更多了几分顾及,处境只怕会更加的被动。

她的身份无人能及,那么此刻的那句以下犯上,便自然的成立。

大将军的脸色此刻更加的阴沉,此刻,她这话分明针对他而言的。

丞相大人听到大将军的话后,微愣,一双眸子也有些担心的望向孟千寻,这件事可是非同小可呀,昨天,她提出好样的要求,本来就十分的不妥,毕竟她既然身为北尊王朝的公主,定然要为北尊王朝的着想坏蛋是怎样变成的。

她之所以反对招亲的事情,无非就是因为夜无绝,若是最后能够让夜无绝成功的成为她选中的驸马,那么一切不就都圆满了吗?

大将军看到孟千寻一脸的轻松时,突然明白了,这个女人这么做的真正的目的。

“丞相大人此言差也,刚刚公主也说了,从今天开始,朝中所有的事情,都由公主来处理,难道说明城的事情,不是北尊王朝的事情,公主刚刚接管,不了解情况,所以,臣才及时的奏明,还望公主可以想出办法,来解救明城的百姓呀。”大将军却是冷冷的扫了丞相大人一眼,一脸的不以为然,甚至隐隐的还多了几分得意。

“哼。”大将军冷哼,“公主,从京城送去明城的粮食已经无数了,可是一点问题都没有解决,那些百姓就像是饿狼一样,根本喂不饱,你送去再多的粮食也根本就没有用。”

而且,像那样的情形下,也都知道是一个敛财的好机会,贪婪之心,人皆有知,那么好的机会,谁都不会放过,更何况明城已经连续干旱了几年,那些地方的官员一个个胆子也是越来越大,自然也是越来越贪了,百姓自然不更苦了。

刑部尚一直都是跟丞相大人站在一条线的,如今这丫头一出来,就将重任将给丞相那边的人去办,他的心中肯定气恼。

书房内,孟千寻望向突然闪到自己面前的男人。

“你真的已经完全的把他忘记了?:”夜无绝的身子再次的一僵,神情间似乎隐过一丝凝重,想起了那天晚上她说过的话,她说,伤的太深,所以不会再爱的。

“不是这儿的人?”夜无绝愣了一下,略带疑惑的望向她,“你的意思是,不是北尊王朝的人,也不是皇浦王朝的人?”

“对,都不是,再确切一点,应该说我根本就不是这个年代的人。”孟千寻微微的点头,再次轻声说道。

什么样的感情?

此刻,再次说出这样的话时,他突然感觉到心好痛,好痛,一直以来,他都想要好好的爱护她,都不想让她太辛苦,但是最后,却是他自己亲手伤害了她。

而他私自抽了一些士兵,惹怒了大将军,他早就知道大将军会把这件事情上奏,说真的,他心中还是担心的,若是皇上早朝,他倒不用担心,因为他知道皇上是支持他的。

“哈、、、”孟千寻不由的失笑出声,原本这就是他误会的原因,就因为她抽了三万的士兵去修筑渠道,所以,他以为,她是在刻意的帮他。

他了解她?呵,真是可笑,若是他真的那么了解她,当初就不可能会对她做出那样的事情。

什么叫做不敢?

“你说谎的时候,总会恍惚不定。”他的话语微顿,望向他的眸子中也多了几分笑意,然后再次一脸自信地说道。

只是,他却仍就没有离开,仍就直直地站在那儿,一双眸子也仍就直直地望着孟千寻,唇角微动,一字一字缓慢,却又清楚地说道,“我知道,你这次的招亲,是为了我。”

北尊大帝以前就曾经因为一个太监在他的面前乱说话而直接的将那个太得处死的,当然,那个太监正是犯了北尊大帝心中的禁忌,替一个犯了罪的大臣说好话。

孟千寻明白刘公公的心思,也知道,他是真的为她着急的,不由的微微一笑,轻声说道,“刘公公,要让人折服,并不见的一定要是重罚。”

在她的心中,根本就没有这么一说。

只是,却让孟千寻更加的不急,危害军队,有这么严重吗?

孟冰是真的觉的不可思议了。

“漂亮叔叔,你会抢的我娘亲吗?”小宝儿可是向来都是十分的固执的,一直没有听到李逸风的回答,便再次的追问道古往今来涉艳记。

北尊大帝仍就是不断的咳着,或轻,或重,但是却一直没有真正的停下去嫡妃重生。

一路上,他似乎在极力的忍着,并没有咳出声,只是因为极力的压抑着,脸色有些难看。

孟千寻的身子也暗暗的绷紧,一双眸子慢慢的转向父皇,脸上也多了几分伤痛。

不过,天下之事势力与声誉本来就是最重要的。

至少,要给那些人一个交待吧。

她能不回来吗?这一切不都是他设计好了的吗?

她就不相信父皇会丝毫都不顾及大臣们的看法。

“皇上,这件事情,还是在这儿讲清楚比较好,女儿早已经嫁、、、”他此刻再陪笑,再轻柔,却也改变不了孟千寻的决定,孟千寻再次开口,打断了他的话,声音中也是毫不掩饰的冰冷。

不过,这一次,皇兄的昭书所说明的条件的确也是太过简单,笼统了,什么叫做,只要年纪适合,只要叫做只要没有娶过妻子,能够一心一意对公主的就行。

“宝儿、、”孟冰狠不得直接的捂住宝儿的嘴,这丫头,还真是哪壶不开提那壶呀,偏偏在这个时候提到夜无绝,这不是在故意的刺激孟千寻吗?

不但那个侍卫惊的全身发颤,就连孟冰也惊的魂飞魄散的,她心中暗暗庆幸,还好皇兄跑的更快,要不然现在还真不是知道会是什么样子。

若是夜无绝收了这样的消息,还能够在凤阑国等的住?

“你整出这么大的动静,你觉的千寻会就此罢休吗?”李灵儿微微的摇头,虽然才只与千寻相处了几天,但是她却了解那丫头的性子,绝对不是那种任人摆布的主。

只希望夜无绝到时候能够顺利的通过他的考验吧。

孟千寻的眸子冷冷的扫过他们,知道,既然一切都是北尊大帝安排的,自然就由不得任何人拒绝,更何况,她要进宫向北尊大帝问清这件事情。

进了皇宫后,北尊大帝正在早朝。

“千寻,不可以,你等皇兄下了早朝再去找他不行吗?”孟冰刚想再去拦着她,但是此刻孟千寻的速度却是十分的快,已经进了大殿。

孟冰一惊,不过,想到这儿是在皇宫中,自然不敢有人对宝儿做什么,而且宝儿又聪明的很,想害宝儿的人下场只怕会很惨。

他的眸子细细的打量着面前的女孩,看上去应该二岁左右的年龄,粉嫩的皮肤,精致的五官,真是让人爱不释手。

“你是凤阑国的三皇子。”小宝儿眼睛转了一下,突然说道,声音中却并没有太多的疑惑的语气,反而带着些许的兴奋,她觉的,面前的人就是她的爹爹。

对小丫头是真的一无所知,但是看到小丫头那一脸的兴奋,又不想让她失望,便略带试探的问道。

不过,随即想到,他的孩子现在最多也就是一岁,不可能有这么大,心中不由的暗暗多了几分失望。

这北尊大帝的名声,可是众所皆知的,没有人会怀疑的。

所以,随即众人便跟着符合。

可以想像的出这个女人平时有多么的彪悍了,而且,这个女人的家里肯定还是有点势力的。

“尊主,听说是北尊王朝的皇上下的昭书,要为北尊王朝的公主选驸马。”他身边的护卫见主子停住,微微的向前,小心地说道。

但是,他却似乎看的很认真,好像能够看的清那上面的字。

“从这儿去北尊王朝似乎也不远,那就去走走,只当游山玩水也不错。”男人的唇角的轻笑不断的漫开,更多了几分阳光般的和煦,暖暖的,极为的柔和。

这消息,自然也传到了凤阑国。

凤阑国的京城也因为此事,沸腾起来。

凤阑国的皇宫中。

千寻是他的王妃,孩子也是他的,北尊大帝自然可能会做出下那样的昭书呢,他觉的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话一说完,也不再看王明一眼,便趾高气扬的向前走去,经过夜无绝的身边时,还冷冷的望了夜无绝一眼。

“对呀,白容这两天的确没有出现过。”孟冰这才意识到这个问题,“难道说,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情吗?”不跳字。她的声音中也多了几分沉重。

“是,爹爹绝对不会有事。”孟千寻紧紧的将宝儿抱进怀里,心中多了几分感动,突然极为肯定地说道,就连宝儿都相信夜无绝,她也一定要相信,相信他绝对不会有事的。

“怎么回事?”皇上也被惊醒了,阴沉的脸上带着几分骇人的气息,这几天皇宫中怎么连连出意外。

一路上,不断的遇到寻找刺客的侍卫,但是却仍就没有发现刺客的影子。

“回皇上,是梦千寻那个丫头,是她威逼着臣妾,她也不知道从哪儿得知了臣妾知道玉血灵珠所藏的地方,今天晚上,突然潜入臣妾的房间,威胁臣妾,说臣妾若是不说出玉血灵珠的下落,便要杀了臣妾,当时臣妾被她惊醒,还有些迷糊,又太害怕,所以被逼着来到了大殿,。”

惠妃一身轻颤的说道,一边说着,已经哭了起来。

她心中很清楚,皇上是知道太子的事情,是梦千寻做的,只是,如今废了太子,碍着夜无绝的面子,所以没有再追究梦千寻。

他身上多处受了伤,而且伤的很重,此刻躺在地上,已经奄奄一息了。好像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敢了。

她心中很清楚皇上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对那个女人念念不忘,她也知道,这在皇上的心中,一直都是一个遗憾,甚至还可能一直都是一个心病。

可见此刻的皇浦拓是太过愤怒,太过冲动了。

“千寻,是你吗?”不跳字。那一刻,皇浦拓是呆愣的,一双眼睛似乎也直了一般,就那么直直地望着孟千寻,眼珠都不转动一下,他真的不敢相信,此刻站在他的面前的女人,竟然就是孟千寻。

不过,惠妃难道以为她是傻子吗?以为她还会像以前那样听她的话?

“恩,母妃自然不可能会骗你,她真的喜欢你。”惠妃一脸认真的点头,生怕皇浦拓会怀疑,她的脸上故意的装出几分歉意,“都怪母妃,母妃当初就应该告诉你的。”

但是,他却没有。

果然,皇浦拓听到她的话后,身子突然的一闪,便快速的向着刚刚孟千寻离开的方向闪去。

“那个死丫头今天进宫,可能会说出当年的事情。”梦啸天的眸子眯了眯,狠声说道。

梦啸天愣愣,神情间多了几分惊讶,有些不太确定她这办法是否行的通,但是这个时候,他也不知道还能做什么,只是能全听她的了,毕竟,他们两个是一条战线上的,他现在也只能相信她了。

她什么时候骗他了?

若是他再这样的对她纠缠,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真的吗?还有这么一回事?这么说来,那个公主是真的了?”有人半信半疑。

每个国家,每个城镇,包括江湖上的很多人,都得知了那样的昭书,所以,年轻的男人,只要没有成亲的,有胆量,对自己有信心的,自然就都急急的向着北尊王朝赶去。

然翁的脸色顿时垮了下来,怎么叫做他老呀?

宝儿的唇角慢慢的裂开,露出她那最可爱的笑,笑着喊道,“外公、、、”

从此以后,北尊大帝就多了一个外公美人的称呼。

“宝儿,我收你为徒如何?”然翁望向小丫头,脸上堆出最和蔼的笑,一脸期待的望向咱可爱无敌的宝儿。

“白容,你站在那儿做什么?”孟千寻看到直直地站在那儿的侍卫,微微的挑眉,有些奇怪的问道,而且看到他的神情间似乎有着几分紧张,心中不由的多了几分疑惑,“发生了什么事吗?”不跳字。

“没有呀。”白容只感觉额头已经渗出了细汗,心中更加的紧张,但是表面上却不得不极力的装出一副无事般的样子。

“恩,父皇这么长时间没有回去了,朝中肯定会有一些事情。”只是,北尊大帝却是一脸的理所当然,仍就不见任何的异样。

很显然,不正常,所以,孟千寻觉的,他们一定是有什么事情瞒着她。

反正,孟千寻是什么都没有问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