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远方好 第153章:追根穷源

远方好

大雨倾盆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7721

    连载(字)

7721位书友共同开启《远方好》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53章:追根穷源

远方好 大雨倾盆 7721 2019-09-02

只是方继藩早被人误会得习惯了,却只是冷冷一笑,随手将两锭银子丢在欧阳志的面前,随意的道:“这银子便赐你们了,真没意思,说跪就跪了。”说着打了个哈哈,心里倒是松了口气。

这是招谁惹谁了,看着父皇疾言厉色的样子,莫非……这是别人家的爹?

弘治天子竟是错愕,他想不到自己的身份,竟转眼之间便被人看穿了。

…………

听他调侃又轻松的口气,仿佛就算是做了坏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你想啊,少爷竟能想着拿地去卖钱,这北京城里,除了咱们方家的少爷,还有谁能这般潇洒的说出这等话来的?咱们的少爷,真的回来了!

交……交卷……

刘健三人也万万想不到,陛下居然特意提起这东西。

老夫若是有这么多银子,在这宰辅任上可以办多少事?要成为一代贤相,还不是轻而易举?

李东阳见了陈彤来,不等陈彤行礼,便对弘治皇帝道:“陛下,此为户部左侍郎,在户部很有担当,乃是经济之才,是臣的左膀右臂,臣为稳妥起见,认为还是召此人同往最好。”

这些东西,慢慢的累积起来,商人们的嗅觉是最灵敏的,顿时感觉到了不妙,于是乎……

朱厚照懵了。

朱厚照:“……”

可高明的御人之术,不正是如此吗?

“臣……臣……”陈彤顿时感到悲愤和屈辱。

弘治皇帝瞪着他:“现在的生产如何了。”

若是这样算,一个月也不过卖掉了十四万瓶。

弘治皇帝君臣们一个个默不作声。

当日……

而陈一寿也选择了沉默,因为他知道,越是对这些流言蜚语进行打压,反而会加深洛阳城内的恐惧。可若是站出来辟谣,那么……等真有一日,这噩耗传来了,朝廷该怎么办?原本就已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若还因为如此,使朝廷的声誉荡然无存,后果将会是灾难性的。

正因如此,整个洛阳城里,堪称是众志成城,即便是衍圣公府,在无数读书人的呼吁之下,也不得不下了学旨,抨击了楚国皇帝的行为。

蜀国偏居一隅之地,世家大族盘根错节,这洪健,又何尝不是世家大族的子弟呢?

洪健自然不敢辩驳什么,他心里清楚,这是大陈皇帝的离间之计,有罪的,都是昏君,其他人还有弃暗投明的机会,可倘若要和昏君们一条道走到黑,这便是思路一条了。

这短短一截话,便将陈凯之的内心彻底的曝露在了文武们的面前。

说着,他背着手,前行,一干官员和护卫,在楚人官兵的目送之下,看着陈凯之一步步的进入辕门,随即,进入了项正原先的大帐。

那武官迟疑了一下,看了梁萧一眼。

这些禁卫,俱都由大楚的勋贵子弟充任,平时就耀武扬威惯了,从没将寻常的士卒看在眼里,他们虽然心里紧张,却还是妄图想用气势将人吓走,所以一个千户官按着剑,冷冷的呵着气,随即大吼:“想死吗?这是欺君罔上,是要诛杀九族的,是谁领的头,站出来,其余人,统统退下,否则,格杀勿论!”

所有人都沉默了。

项正已气得发抖,他万万想不到,自己的丞相,居然敢说出这些话,这是灭自己威风,长他人士气,这杨义……疯了。

陈军来了……

已有快马朝着那民夫所聚集的地方去,马上的骑士大吼:“陛下有命,尔等不必惧怕,陛下已率陈军班师回朝,今陛下讨胡,已使胡无人矣,而诸国背信弃义,勾结胡人,残害百姓,杀戮陛下子民,血债终究血偿,尔等尽都回家吧,安心回到本乡中去,告诉父老,不必畏惧,不必害怕,一月之内,可保尔等百年太平!”

那么……胡军呢?胡人的六十万铁骑呢?

“都督……都督……”

其实,像他们这等人,怎么会相信世界上有鬼魂呢。

面对骑兵,想跑,是别想跑了,跑了,死的只会是更惨,尤其是现在梁萧和吴越的兵马,是松懈的情况之下。

若非是平时操练,给了这些新军士兵足够的忍耐力,只怕这五千人,早已掉队了近半。

他倒是有些急了,再不攻城,这样拖延下去,夜长梦多啊。现在燕人还没有动作呢,倘若燕人有了动作,岂不是又多了燕人来分食这巨大的好处。

项正不禁摇头,笑了:“你这是书生之见,自我大楚起兵开始,就已不可能让陈人喜欢上朕,既如此,又何须客气呢?而今,陈凯之和他的精锐已经覆灭,这大陈,不过是一盘散沙而已,他们若是乖乖愿为我大楚效力,倒也罢了,若是不肯,朕无非,只收其地,不要其民,洛阳城中这数十万人,可有数之不尽的陈人皇族和贵族,还有无数的官吏,说难听一些,他们倘若死绝了,对于楚越,未必是一件坏事,楚越现在本就遭人非议了,都到了这个份上,难道还畏惧别人的悠悠之口吗?”

不只如此,在楚军内部,又何尝不是怨声载道呢?

所以项正显得尤为的谨慎,他深深的看了杨义一眼:“燕人至今还没有动作,却不知背地里,有何图谋,却要小心,也罢,杨卿家,朕自知你对此次进兵,颇有怨言,其实朕又何尝不知,此举确实有违人和,只是……朕此举,也是为了我大楚的江山社稷,还望你能体谅朕的初衷。”

好在他虽不同意,可陛下既已经做出了决定,他也无可奈何。

这四个炙手可热的字,令晏先生心潮澎湃,倘若当真一统,又何至于一个衍圣公府,可以操弄这么多年,甚至对各国拥有巨大的影响力。

他倒吸了一口气,数百年来,陈军不曾做到的事,现在,大汉皇帝陈凯之,不过派遣了一个使者,就想做到,这换做是从前,是根本无法想象。

“人心险恶,大抵也不过是如此,楚越等国背盟,蜀国趁此机会落井下石,现在各路军马分头并进,大陈丢失的州县,有数百之巨,不过……他们显然没有过多逗留,而是各提着大军,直袭洛阳……”

这样的军队,竟也可以打仗?

原以为,全营都会一片哀嚎,毕竟,胡人才是他们的盟友,只有击败了汉军,西凉才可免遭汉军的攻击。

这是犯了极大忌讳的话。

自胡人放出了陈军败亡的消息,关内已经哗然,而这个时代,交通本就不便,再加上陈军被胡人困住,消息不得出入,各国顿时开始滋生起了野心,他们固然知道,一旦出兵,会遭致天下人的离心离德,可在如此诱惑之下,他们怎么甘心就此罢休呢,更何况,自己不出兵,若是其他人先出了兵,岂不是好处都便宜了别人。

“快,流血过多,再不救治,怕是不成了,抬到担架上,去附近的营帐。”军医皱着眉,蹲下,确认了陈无极的伤口,随即,便指挥着辅兵将陈无极抬上担架。

于是一双双眼眸,布满了血丝,有的人,眼角里留下了泪痕,有泪水要夺眶而出。

他们好不容易自一次次地狱里活着走出来,却如无止境一般,每一次刚刚以为可以迎接胜利,可接下来,要面对的,却是又一个修罗场。

以至他举着剑的手,竟也微微有些颤抖。

而在某一处阵地,意大利炮却是不幸卡壳。

叮当……

那意大利炮还在啪啪作响,那火铳依旧还在喷吐火舌,后方的炮兵阵地,依旧炮火轰鸣。

胡人们已感觉到胜利在望了,虽然这胜利实在来之不易,他们此时才意识到,自己付出的代价实在太大太大,单单为了杀到这里,就不知多少人横尸荒野。

可问题在于,在这炮火轰鸣,子弹乱飞,弓箭如蝗,战马川流不息的战场之上,自己根本无从有效的下令勇士们退下来。

于是乎,眼下似乎只好硬着头皮了。

三十多门意大利炮早就架设好了,事实上他们自己都不清楚,迎面冲击他们阵地的胡人有多少。

身后,瞬间爆发出了冲破云霄的喊杀。

任谁都明白,第一营的位置既在保护陛下,同时又在突出部,原本在陛下的部署之中,就是用来吸引胡人进攻,所以第一营所面对的进攻,定是极为惨烈,反观其他各营,有的作为后备力量使用,有的则负责防守后队和侧翼,压力不大。

所以他们喜出望外。

何秀又惊又怕,他哪里想到,此时,竹篮子打水,已是一场空了,他哀求的看着大汗:“大汗,要三思啊,要三思啊。”

以往奏报任何事,大抵都是杀敌多少,如何如何。

王翔叹了口气,看向随军参谋部的诸参谋官:“立即草拟出可能的计划吧,要针对胡人的特点,研拟出最合适的战法,无论如何,也要给敌人一个重创。”

他旋即淡淡道:“你们退下吧。”

赫连大汗大笑,并不以为意,随即目光落在了何秀身上。

紧接着,新兵们一个个下意识的开始收缩,列队,他们初到,还未扎营,更没有挖建壕沟布置工事,好在平时就训练有素,在老兵和骨干们的带头下,迅速结阵。

旌旗猎猎作响,浩浩荡荡的军马蜿蜒如长蛇,全副武装的士兵们迎着黄沙,向西而行,自东升腾而起的太阳,被他们远远的甩在了身后。

他笑嘻嘻的看着不满的赫连大汗,谦卑的样子道:“大汗,贱奴早有办法,逼各国开战。到了那时,这陈凯之便是被四面围攻,顾此失彼,必死无疑。”

“拖延?”赫连大汗皱眉。

陈凯之和其他人不同,他很明白,兵贵精不贵多的道理,从前的所谓百万雄兵,好看倒是好看,听起来也是唬人的很,可实际呢,面对寻常的叛乱倒也罢了,真正遭遇到了关外的铁骑,根本就无法抵挡,而且,一旦有军队崩溃,就会引发诸军的崩溃,人数越多,到了兵败如山倒的时候,伤害反而越多。

陈凯之不愿多说,却郑重说道:“给朕再探,务求摸清楚贼军的底细。”

赫连大松似乎也觉得意外,原以为,陈凯之听到自己那番言论,无论如何,也会试着再谈一谈,可万万料不到,历来都是胡人对关内的汉人主动进攻,而这一次,汉人不但讨胡,态度竟如此坚决,他虽另有任务,前来议和,不过是表面上的手段而已,却还是觉得自己自尊心受到了侮辱,于是怒气冲冲的去了。

所以这一战的目的,除了兼并之外,便是要打断胡人的骨头,使其从此一蹶不振,将大陈的势力延伸至大漠,与此同时,促成天下的统一。

于是乎,大家安下了心来。

陈凯之随即又道:“朝中百官,似乎对此,颇有疑虑,是吗?”

陈凯之笑了笑:“这个世上的事,从没有不冒险就可以成功的,他们的担心,朕也能理解,又怎么能不明白呢?”

陈凯之轻轻点了点头,旋即便笑了。

“何以见得?”陈凯之凝视着晏先生,目光透着几分困惑。

即便是辅兵,只负责沿途运输粮草,负责守城或者是挖建沟渠之类,竟也有二两银子,对许多在地里刨食的人而言,一年下来,不但提供了每日半升的黄米,保证自己能吃饱之外,竟还有二十多两银子的盈余,若是如此,不但家里能够安顿,妻儿无忧,甚至还可以攒下不少的余钱,将来,就不担心饿肚子了,甚至给女人和孩子添置一些衣衫也是足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