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远方好 第140章:痛不堪忍

远方好

大雨倾盆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7721

    连载(字)

7721位书友共同开启《远方好》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40章:痛不堪忍

远方好 大雨倾盆 7721 2019-09-02

“不在乎便不在乎,左右我自己也不在乎。我们一家三口一起死在宫里,也没有什么不好的。想要从我手中抢走太子?你在做梦。”顾千城说完,就抱着龙宝往内室走去,摆明不愿意与景炎多谈。

赵王当即写了一篇檄文,文中详细的表明他与太子之间的兄弟情深,他此举就是代太子讨伐私吞太子遗物的武氏后人,要求秦寂言交出武氏后人顾千城。

老皇帝的命,他必然是要取的,秦寂言的命?算了吧,杀了秦寂言有什么意义?

“有了寻长生果的理由,我们晚一两个月回去也无防。”秦殿下费了那么多心思送礼,总得从老皇帝那里,要点好处不是?

“大秦,我是毁了你,还是毁了你呢?”

秦寂言并不理会他,只让人将义庄封起来。

开什么玩笑,只要低头闭气,哪个女孩都能让自己脸红起来……

就像是掐好点一般,在老皇帝看向左侧时,只见……

完全是屠手博斗,顾千城就在暗卫目瞪口呆中,用二刻钟的时间,就面前七个大汉放倒。

“千城,好孩子,祖父就知道你会来。”老太爷探出身子,伸出枯瘦如柴的手,想要握住顾千城却半天也没有握到……

老太爷浑浊的眸子闪过一丝欢喜,眸中泛着泪光,紧紧地握住顾千城的手,激动的晃了晃,“好孩子,好孩子你受委屈了,祖父,祖父对不起你,都是祖父的错,都是祖父的错。”

秦寂言极少陪在龙宝身边,龙宝每次寒毒发作,照顾他的人都是唐万斤,秦寂言自知自己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正好这一次,秦寂言可以休息几天不用上早朝,他便放下所有的公事,专心陪伴龙宝。

要不是他没有给龙宝足够的安全感,龙宝怎么会这么害怕被他丢下。

倪月僵在原地,脸上的硬挤出来的笑生生僵在脸上,可她很快就反应过来,低垂着头掩饰眼中的愤怒,默默地往前走。

对顾千城,那些人一向手软。

顾承欢的脸色不太好……

“别乱叫,那是我姐姐。”

又或者,老太爷根本就没有想过,把赵王造反的事告诉皇帝?

按说,他应该敬爱皇爷爷,可是他做不到。

一天之间,封似锦手中的工作多到让人头痛,可偏偏他还不能说什么,因为这是秦殿下的重用,当然众位副将的推荐也功不可没。

相比大秦的伤亡,北齐才是最惨的,他们虽然躲得快,可一旦被炸药炸伤,非死即伤,真实的死伤率远高于凤家军,只是他们不知实情,还在那里暗自得意。

暗卫含糊的说“东西”,可见这些东西十分特别。

看着被移开的灶台,顾千城只觉得这通道莫名的熟悉……

当然,要不是顾千城曾协助公安机关,破获一起特大造假案,她也不会知道要仿造一幅古画,有多少工序。

想到这里,众朝臣虽然心里不认同,可还是没有一个人敢多说,可当他们听到先太子妃的谥号时,又是一阵纠结。

双方交班,确实没有意外后,前一批人离去,而这就是最好的时机。

可是……

“好好休息,我去给你找吃的。”路上来时,秦寂言随手摘了几枚野果,先给顾千城当零食吃。

猪头六怕,怕得要死,可一想到他的儿子,他就有勇气了。

“回圣上的话,卑职派人将消息传进宫后,就立刻封了六扇门的门,不允许任何人进出。晚上我们吃的是中午剩下的饭菜,又烙了几张饼。在满一个时辰后,卑职亲自进去给药王谷主换了血盆。卑职一直在六扇门内,哪里也不曾去,其他人亦是如此,肯请皇上明鉴。”总捕快此时脑子一片混乱,紧张异常,他完全不知自己在说什么,也不知自己有没有交待清楚。

秦寂言和顾千城坐的马车,在半路上被黑衣杀衣人给毁了,他们此时只能骑马回去。

两刻钟左右,秦寂言和顾千城赶到宫门口,侍卫先一步将宫门打开,如同之前一般,沉默的迎接秦寂言和顾千城回宫。

说实话,顾老太爷比封老爷子严重多了,可惜顾老太爷该聪明时候不聪明,不该聪明的时候偏偏又十分聪明,简直让人不知说什么好。

皇后虽不是老皇帝的元后,可也是多年夫妻,偶尔老皇帝心情好的时候,说话也会随便一些。

“我数三声,景炎不出来,就别怪我大开杀戒。”景炎胆敢威胁他,就别怪他拿这群小兵开刀。

越王的情况他打听过,虽是被圈养无自由,可皇上却没有饿着他,或者羞辱他,赵王的家眷也过得还算可以,只是没有自由,没有富贵生活罢了。

而且,凤家也不可能出两个掌实权的人,风遥去管理暗风楼那一摊子事,再好不过。

这座城,城墙被砸,城中的存粮也被他洗劫一空,而且现在他也失了本城百姓的民心,留在这里只有坏处没有好处,不如退守另一城,借另一座城的兵力与秦寂言继续耗,他就不信秦寂言带来的军饷能任他挥霍无度。

这两天,她都是这样,一个人吃两人的饭菜。好在老管家为了控制子车,给子车的食物并不多,不然顾千城就算怀孕后胃口大增,也不可能像猪一样,把两人份的饭菜全吃下去。

“你比我更辛苦,好在熬过这两天就没事了。”顾千城头也不抬,快速进食。

“我就知道殿下你最好了。”顾千城抬头,“吧唧”一声,在秦寂言脸上亲了一口,没有意外,秦殿下脸上的笑容更大了。

手按在9528这组数字上,第三道石门缓缓上升,露面第四道石门的真容。

妈蛋,别说计算了,人家算出来了,她也看不懂。

“我相信自己的判断。”顾千城毫不犹豫,将手按下,根本不听长生门的人劝说。

长生门的人睁大眼睛看着顾千城,或者说看着第九道门。

至于折回去寻问长生门的人?

不知何时,顾千城手里拿着一把锋利的小刀……

最主要,她根本没有本事打。

凤于谦一脸得意,焦向笛却气得咬牙:“你这是什么鬼主意,要娶妻也轮不到我,殿下年龄也不小了,皇上前段时间还在催殿下早日大婚,殿下你打算什么时候娶妻?”焦向笛揍了凤于谦一拳,便看向秦寂言……

摄政王轻轻点头,在旁人看不到的地方,给太后身旁的女官做了个手势。

“千城,将军不是比士兵,不止要能打,还要会打仗,风遥他就算是天生和将才,也需要人教导。”

“殿下,不是我不给你消息好不好?我根本就没有办法传消息出去。”顾千城默默地挣开,后退两步,与秦寂言保持安全的距离。

四个字,完全将秦寂言这一路的心情表达出来了。

这样的情况下,他们必然不会放过顾千城和秦寂言。

“这些不是你可以管的……”老管家冷冷的瞪了子羊一眼,“记住,你们只需要把事情办好,别多问,别惹我们生气,我生气的后果你们承受不起。”

也就是说,只要秦寂言答应她的条件,她可以保证龙宝在五十五年内,不会因为寒毒而死。

“朕……很欣赏你!”秦寂言没有正面加复她,但这句话就已表明他此时的心情。

倪月不可能不明白秦寂言话听意思,可她却在装傻,“多谢皇上的夸奖,希望皇上好好考虑。不管结果如何我都能接受,毕竟这五年我也是白捡来的,能多活五年我已经很满足了。”

“他的事?你说他去西北的事?”顾千城故意装傻,景炎本就是诈顾千城的话,见顾千城反应如常,也就没有多想,坐下道:“西北的事你不担心,我刚收到消息,言倾言将军自请去西北,有他在西北封似锦会轻松很多。”

平西郡王说着说着,眼眶就红了。

“还有下次?”啪……秦寂言又打了一巴掌,虽然隔着衣服,可那清脆的巴掌声,还是叫人讨厌。顾千城咬着唇,委屈的道:“能不能不打屁股?”

“好啊,只要你有那个能耐。”秦寂言应的爽快,极尽蔑视之意。

凤老将军的血,能渗入风云霁骸骨的。到时候,只要让风遥与凤老将军滴血验亲,只要两人的血能相融就成了。

前有五皇子,现在周王,这两人要是没有二心还好,要有的话就绝不会有好下场。

“果然是易守难攻的好地方,难怪这群土匪这么自信。”再次追上猪头六的暗卫们,再不敢掉以轻心,紧跟猪头六,连眼睛都不眨。

狼牙山的路太复杂了,稍不留心就不知道东南西北了。

“精兵,够了。”暗卫言简意赅,收起令牌后就如同一个桩子站在原地,只等将领点齐兵马。

“不是吧,金珠藏在这里。”顾千城傻眼了,盯头看着自己怀中的小东西,“你不会知道吧?”

北齐太后与摄政王纵容秦寂言出宫,不外乎就想借秦寂言“一时意气”,不带侍兵、不顾阻拦的走出皇宫,然后……

“猫抓老鼠,游戏才刚开始。”秦寂言与顾千城在不远处的屋檐上落脚,见回宫禀报的探子已死,又继续追踪其他人。

而更让人讨厌的是赵王。

“大小姐……”服侍的下人看到,连忙上前,却被顾千城拒绝了:“不必管我,我随便走走。”

“千城姐姐,你这是嫌弃我和承欢吗?”顾承意拉着顾千城,一副“我很受伤”的样子。

秦寂言在老皇帝眼中是孤身去江南,他不可能回京城把亲兵带走,除了暗卫外秦寂言只把子车带走了。

而这些东西,江南都能给他。

时间太短,要做的事情太多,景炎分身乏术,顾千城在景园呆了一个月,景炎只在当天见了她一面,之后两人再无交集。

哪怕手下的人每天汇报的内容都是一模一样的,景炎仍旧不厌其烦,每天都问一句。

是瘦了一些,不过腰围最多瘦了一寸,也不知景炎是什么眼神,这也能看出来。

“于谦,去,中止战斗。”秦寂言道。

孙妈妈慌忙上前,拉着顾千城的手上下打量:“大小姐,出什么事了?你身上可有伤着?可有哪里不舒服?”

顾千城示意孙妈妈上前,帮她把床板掀开,孙妈妈不知顾千城为何这么做,可看顾千城不急不躁的样子,只乖乖地照做。

“你认为我说得不对?”封老爷子看顾千城压根不听教,火气又冒了上来,以为他是什么人都教训的吗?

“殿下,有发现……”此时,站在殿门口挖土的暗卫,突然大叫起来,破坏了秦寂言和顾千城之间的美好气氛。

顾千城怎么好意思,受她的谢?

因赵王残暴,有不少读书人大骂赵王,惹得赵王杀了不少人,而富商中给银子稍慢的,或者不肯助纣为虐的,都被赵王宰了。

七天后他们就没有了粮草,而这一带并不是产粮大城,一时半刻还真得调不到足够的粮食,到时候城中的百姓无粮可吃,就算他们再安分饿极了也必会引起骚乱。

这个时候他们动手打劫一点,似乎不是什么难事。

“是吗?”秦殿下扫一眼,明显不信。

见到秦殿下进来,顾千城打了个哈欠,“回来了。”说话间,就走向一旁放盆子的架子前,将毛巾打湿走到秦殿下面前,“擦擦。”

面对顾千城,他的自制力真得是越来越差了,也许是因为他清楚的知道,他和顾千城之间已没有什么障碍,他很快就能娶她,所以也就不再克制自己的感情。

至于他和千城?

从地上跃起,景炎没有耽搁,立刻提起,纵身跃出火海……

种种委屈涌上心头,快要把顾承欢压垮了,要不是顾千城问起,让他把心里的委屈说出来,顾承欢这伤半年怕是好不了。

“真得不会吗?”承欢很怀疑,打上门这种事挺像他家千城姐姐的作风。

“小的明白。”这事不用吩咐大管家也会办,“要不要告诉老太爷?”

“哪有,我很认真的。”顾千城立刻收起脸上的笑,故作正经的看着秦寂言,脸上就差没写上“看我认真的样子”。

这世间会注意到他高不高兴,会花心思哄他高兴的女人,恐怕只有顾千城一人了。

好在只有秦寂言一个人看到了,不然她可真是没脸见人了。

顾千城眉头一皱,“老太爷和二爷有没有派人去查,大少爷是为什么受伤的?”

顾千城脸色微变,隐隐有几分不快:“能查出是谁传出来的吗?”

半个时辰后,结果出来了,圣后请秦寂言一行人登岛。

景炎的心腹再不敢言语,只低头不说话。

顾千城默默抱着龙宝坐在一旁,默默望天……

过河才想搭桥,过了河就拆桥,丝毫不管旁人会不会因此冷了心,真正的现实、自私到极点。

“殿下,死者是西胡走商,名叫木森,今年37岁,常年在大秦与西胡来回,每次来都入住祥云客栈。”

秦寂言这次带来的仵作是两个老手,两人做事很谨慎,进去后立刻燃起辟秽丹,将苏合香丸含在嘴里。

老皇帝派来的这两个人,确实很有本事,验尸也非常仔细,到目前为止,秦寂言都很满意,挑不出半丝错。

“就是,就算你是秦王殿下,也不能随意关押我们。”

“回京城确实安全一些,可本王不放心你在这个时候回去。”秦殿下搂着顾千城的腰,一脸不舍。

真正是不舍呀!

“封大人年少高才,本宫身边正缺封大人你这样的人才,此战还需要封大人帮本宫出谋划策。”一句话,便把封似锦留在战场上,不到战争结束,秦寂言绝不会放封似锦提前回京城。

封似锦只看了一眼,便收回眼神,垂眸道:“过不了两天,朝臣就会上折子,请皇上立后,采选秀女充盈后宫。”

能这么快得新帝重用,不用想也知,必是在新帝继位的过程中出了力,有从龙之功,是妥妥的心腹。

坐马车她都晕成这个样子,走水路那不是更惨?

“放心,我不会与皇上联系。”子车不敢拿顾千城腹中的孩子冒险,而且他相信这一路上,不管遇到什么危险,他都能保护好顾千城。

他们不敢在顾家动手,可并不表示他们会就此罢休,顾国公伤势一好,就想办法把这件事告诉了顾贵妃,求顾贵妃为老夫人做主。

基本上秦寂言就这么决定了,程老太爷即使有所不满,也只能同意这个方案,毕竟程蕊杀人是事实,想要一点都不透露出去,那是完全不可能的事。

“穿过这片荒地,就能找到了。”景炎又看了一眼,确定自己没有走错,收起《夷国志》,没命的往前跑。

“殿下,苏合香丸。”正好,侍卫把药丸买到了。

“不行,”秦寂言试了好几次,果断放弃,“石门太重,无法撼动。”

“封大人,你去吧。我们相信你。”封似锦与封家,在普通百姓眼中那就是圣人、君子,是高不可攀的存在,封似锦说的话,他们半句也不会怀疑。

一个,两个,三个……一连抓出四个藏炸药包的人,封似锦让暗部的人,把他们的炸药包拆了后,便带着人来到囚车附近。

“知道了。”顾千城放下帘子,让车夫随着对方走。

“祖父,时辰不早了,千城不打扰祖父休息,千城先行告退。”顾千城没有自虐的癖好,顾老太爷这个样子摆明了不会罚她,她可不想上赶子找罚。

他原本以为自己有十五万兵马在手,打对方十万人,就算无法大胜,至少也能小胜,可现在一看他才明白,自己之前真的想得太简单了。

颜将军重重点头,说道:“我军平时训练的时辰不够,力度也太小,今天需加强训练强度,至少要比之前严格十倍以上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