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三锤两棒
作者: 熙欢妮章节字数:86654万

“换作本王也会动手。”秦寂言不以为意,皇位之争从来都是半点不退,这么好的机会放在赵王和周王面前,他们要是不动手那才叫奇怪。

有时候,皇上不说并不是赞同,而是不屑。皇上,很多时候是用看小丑的姿态,来看他们这些朝臣,只是表现得不那么明显,而他又不能说出来。

“嘿嘿……”封家小弟傻笑一声,封夫人不言语,对这事她也是乐见其成的。

“周王这是故意的?恐怕他也没有想到,这起案子和你查的密室杀人案有关。”周王这是明摆着,想要借机整秦云楚,让赵王府没脸。

景炎从来不是一个贪心的人,他绝对拿得起,也更放得下,得知五皇子失去自由,景炎第一时间通知手下的人停下来,什么都不要做,潜伏下来,将线索引到北齐人头上去。

此时,以不变应万变,才是上上之策。

“案子拖太久,如果能在第一时间看到现场,这宗案子根本不需要拖这么久。”顾千城四处寻了一眼,将江家每个人的房间都检查了一遍,包括厨房里的用具。

太后一切都安排得妥妥的,却不想最后被秦寂言搅乱了,最后又因为路程难行,大军没有及时抵达皇庭,让皇帝占了一个大便宜。

而他随身的侍卫中有对方的人,趁乱将他们逼进林中,要不是早有准备,秦寂言怕是会死在林子里。

男人最脆弱的部位,没有意外就是胯下,顾千城当然不会放过,抬脚一踢正中对方胯下,刚直起来的腰,因这一伤又再次弯了下去。

“你……太可怕了!”顾千城承认,她从来都不了解景炎,以前不了解,现在更陌生。

老皇帝最近情绪低落,脾气也不太好,一点小事就要杀人。服侍的宫人除了几个老人外,旁人不敢近身,就连朝中大臣也怕了老皇帝,除非天大的事,不然轻易没有人敢上前。

这些家具,都是按赵王府新房尺寸打的,选用上好的紫檀木,价格不菲,甚至有价无市。当然,打家具的木头,自然不是顾府出来的,而是她母亲的嫁妆。

“好好好,妹妹,妹妹成了吧?”三人知道,顾承欢有姐控,根本不会和他计较这种小事。

按说,他应该敬爱皇爷爷,可是他做不到。

“几位将军不必担心,殿下既然敢把粮草留给城中的百姓,自然早就有应对之策,几位大人到时候就知了。”封似锦一样什么也没有说,可几位副将却安心了。

现在老太爷病倒在床,即使清醒了也不愿意理这件事,只说顾国公现在本事大了,他说的话也不听了,他这个当爹直接养老就好了。

顾千城唇角微扬,止不住冷笑,“可笑,他以为他有机会推脱吗?”顾国公不会以为,这世界只有他一个聪明人,旁人都是傻子吧?

大秦特使了然的点头:“这么说,这是贵国太后的意思了,我会如实转告给秦王殿下。”

秦寂言擦了擦手,眼神平静的看着太上皇,和以往每一次都一样,只是以前太上皇看在眼里,只当秦寂言这是稳重,现在才明白秦寂言是不在乎。

这三天,言倾和他手下的兵,每个人每天最多只睡两个时辰,可就是这么高强度的工作,他们也没有抓到刺客。

封大人是首辅,皇上要追封自己的父母,这谥号必要与首辅等大臣商量,这追封的圣旨能念出来,封大人也是同意的吧?

一路七转八拐,在经过长长的暗道和九曲式的回廊后,暗卫和北齐人终于来到天牢里。

“在那里,上!”黑衣人看到顾千城的身影,提刀就跑了过来。

无奈,封似锦只得将茶杯放回去,继续思索下一步怎么走。

“护城大阵?”倪月站在一个角落,看着眼这一幕,平静无波的眸子闪着一丝亮光,见到蜘蛛女往废墟中走,倪月开口道:“叶霜,回来。”

至于老皇帝对他怀疑和捧五皇子打压他的事,秦寂言一点也没有放在心上。

子车在京城一寸一寸的查找,也没有找到子羊三人的下落。同样锦衣卫让京中所有官员,以及他们家中仆人吃了药王谷主拿出来的药,可仍旧没有发现长生门的探子。

“你比我更辛苦,好在熬过这两天就没事了。”顾千城头也不抬,快速进食。

朝臣脸色一白,咚咚咚的磕头认错,“臣绝无此意,请皇上明查。”圣上才刚登基,又没有子嗣,他们哪里敢提立储一事。

“65874”第四道石门开启的数字。

顾千城却是无事人一样,静静的站在石门前,等石门打开。

对八卦图顾千城了解的不多,只知道八卦图中阴鱼用黑色,阳鱼用白色,阳鱼的头部有个阴眼,阴鱼的头部有个阳眼,表示万物都在相互转化,互相渗透,阴中有阳,阳中有阴,阴阳相合,相生相克。

顾千城现在根本没空管这个问题,她现在只想着,要如何解决这两个打手,还有离开顾家!

杀?

顾千城恨死自己了!

一共五俱尸体

对方如此明显的拒绝,顾千城怎么听不出来,虽然失望但没有多愤怒,不着痕迹地后退一步,拉开两人的距离:“是我得陇望蜀,贪心了。扰了王爷的兴致,还请王爷恕罪。”

“哪个暴发户,居然拿上好的战马拉马车,真真是白瞎了一匹好马。”焦向笛半点不客气,尖酸十足的说道。

察觉到顾千城,因为别院五人的死而自责、悲伤,秦寂言也顾不得生气,暗叹了口气,出言安慰道:“这不是你的错,他们没有保护好你,本就失责。”

这男人,简直了……

子羊没有正面回答,而是看着他两人,问道:“你们想死吗?”

“这些不是你可以管的……”老管家冷冷的瞪了子羊一眼,“记住,你们只需要把事情办好,别多问,别惹我们生气,我生气的后果你们承受不起。”

一路上,景炎待倪月极好,不仅仅是亲近,还带着几许宠溺。这份宠溺又有别于他待顾千城……倪月这次主动来找秦寂言,是来找他谈立后一事。

只是,这次机会就摆在面前,她不想错过。

“啪……”另一个扶手也被秦寂言捏睡了,走到一半的倪月脚步一顿,却没有回头,而是轻轻一笑,继续往前走。

如果能加重对商家税收的比例,国库何愁不丰。大秦何愁拿不下北齐与西胡。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86654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