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悲聆 第67章:俎上之肉

悲聆

寒月玲珑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47953

    连载(字)

47953位书友共同开启《悲聆》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7章:俎上之肉

悲聆 寒月玲珑 47953 2019-09-02

大约过了一炷香的时间,孙太医收回手,退出暗室,捋了捋胡须,对秦浩和秦倾、崔意芝道,“崔三公子脉象平稳,除了气血亏损,体虚气弱外,身体并无任何病症。”

今日是元宵节,又称之为上元节!西家所有美人们!节日快乐!我爱你们!

“所以,你带着人走一趟郾城吧!暗中相助崔意芝。”谢芳华敲了敲桌面,“另外我想,假的秦钰应该是和舅舅在一起,你去了,也能够保护舅舅。他既然从漠北回来了,就不能在路上出事儿。外公只他这么一个儿子,父子就要相聚了。”顿了顿,她低声道,“外公养了我娘多年,不是亲生却胜似亲生。舅舅护了我和哥哥多年,不是亲人胜似亲人。这份恩情,天高海深。除了忠勇侯府和谢氏,我也要护着舅舅和博陵崔氏。”

谢芳华伸手拍拍她,“你哥哥会回来的。”

    谢云澜见那一样是清炒竹笋。微笑道,“你爱吃的话,你住在这里的几日里,让厨子每日给你做。”

这一刻,她流出的每一滴眼泪都是为他流。

“去查查轻歌的身世。”谢芳华道。

“是真的够快。够迅速,尤其是中间他还去了一次漠北边境。短短时间,铲除了荥阳郑氏,这果

她生不出来,府中别的女人也休想生。

但是,也难保那个孩子长大后不回来争夺家业。

...《粉妆夺谋》内容介绍:

谢芳华坐不住了,对侍画吩咐,“去问问,怎么这时候了还没回来”

“听言跟在世子身边,很多公子都在,太子总不会当着这么多人,明目张胆将世子如何。应该就是拉着他不想让他回府。”侍画低声道。

燕亭又扭头看向谢芳华。

上了车,谢芳华浑身无力地靠在车壁上,像是被抽空了所有力气。

他忽然想着,若是他们就这样死了,连天地鬼神怕是都会看不过去的。

过了许久,他回过神,抬头看了一眼四处封闭的玄铁铸造的牢笼,他忽然抽出腰间的剑,横着架在自己的脖颈上,咬牙道,“与你们相识一场,今日能陪你们一起死,也是与有荣焉,小爷也算活够本了。”

秦铮像看白痴一样地看着他。

“你向来出现的都不是时候。”谢芳华道。

“是,那小姐您小心一些。”侍画、侍墨看了玉灼一眼。

谢芳华吓了一跳。

夜深了,外面忽然起了风,风声呼啸,吹得门窗刷刷作响。

谢芳华看着他,炉火映照下,他清俊的脸色忽明忽暗,忽然,他扔了碗,一下子抱住了谢芳华,谢芳华面色一变,他还抱上瘾了是不是?刚要挥手打他,他先一步握住她的手,难受地道,“你最好别动,否则我吐你一身。”

来到西院,他叩了叩门。

“她不愿意这事儿也是板上钉钉的事儿!由不得她。”刘侧妃看着秦浩,宽慰道,“你别往心里去,女人嘛,还不就是那么回事儿,等她被你娶进门,无论在娘家如何金尊玉贵,但是嫁了丈夫,就是以夫为天,届时你说了算,她不得不听你的。”

“你这些年没好好吃饭挑食的原因。”秦铮放下菜。

”燕亭提醒三人。

燕亭睁大眼珠子,不敢置信地看着秦铮,“喂,秦铮兄,往日你都看得紧,今日怎么就这么放她单独陪秦倾出去了?你就不怕那小子喜欢了她?”

作者有话:亲爱的,你移情别恋真的好么?不过在京门里是该爱京门的人物哈……昨天我在后台看到秦铮的订阅号了。id大战……你们也太厉害了……恭喜抢到id的亲们!o(n_n)o~ ~ ...

大床上,卢雪莹衣衫不整,仅仅能遮蔽身体的衣物成了碎片,几乎可以看出早先何等的被揉虐,未遮蔽的下体正在不停地流血,她已经昏死了过去。

谢芳华拂开她的手,对她道,“我把脉探出,她怀孕不足月,所以没被发现而已。”话落,见刘侧妃依旧不敢置信,她又道,“若是侧妃你信不过我,可以再请大夫来。”

谢芳华实在没想到秦浩竟然这么不是人,原来外面传扬的那些是真的,秦浩背地里玩女人竟然这么荒唐,况且这个人还是她的妻子,不是侍妾。她想起依梦,似乎是不堪忍受自寻短见……

程铭点点头。

bsp;??宋方闻言也附和,“是啊,你胡乱揽什么事情?我们回下榻之处休息一下,明日清早还要赶路回京呢。”

谢芳华对外面喊,“侍画、侍墨,去打听一下,官兵这么急,可是哪里出了事儿?”

“娘,您可知道是什么人在背后做的?”金燕闻言凑近大长公主。

李琴讶异地打量她片刻,蓦地笑起来,“清平调最简单,一般想学琴的人都不屑于学它。宫中的公主们第一次学琴,首先就排除了它。大公主当初选了翠屏曲,三公主选了玉归来,四公主选了香风颂,六公主选了咏兰春晓,七公主选了平湖送波,九公主选了九天玄女令,怜郡主选了慈母吟。”

饭后,秦铮不急着离开,对谢芳华道,“昨日我与娘说了,她下午睡觉的时间免了,会过来教你针织女红和闺中礼仪。”

春兰犹豫了一下,点点头,将装了针线绢布的篮子递给谢芳华,离开了落梅居。

小泉子吓了一跳,“皇上,万万不可,小王爷和小王妃不在漠北军营,您去了也见不到。”

秦钰扫了李沐清和郑孝扬一眼,似乎也没心情跟二人计较了,对二人摆摆手。

小泉子咳嗽了两声,“奴才也是不敢得罪两位大人啊,这不是怕更惹皇上不高兴吗?皇上若是发了火,奴才可是要掉脑袋的。”

秦钰依旧在批阅奏折。

谢芳华偏头看向秦铮。

李沐清笑着还礼。

“午夜子时。”谢芳华道,“他打开窗子后,大约不到半盏茶时间,这是根据他衣服被潮气侵湿的程度推断出来的。然后他应该是转过身要拿什么东西,或者要干什么,没立即关窗子。所以,在他转身时,有金针从他后背刺入。”

谢云澜点点她额头,肯定地道,“没错,谢氏米粮很缺钱。”

路走进内院,谢芳华再没见到一个人。

“那边是东跨院吗?”谢芳华伸手指向一处大一些的院落。

“秦铮的落梅居也没有女人!”谢芳华沉静地道,似乎是对自己说,又似乎是对二人说,“这种情况,有两种情况,一种是身有洁癖,不喜生人靠近。就如秦铮,他除了听言,不止是女人,也是不喜男人的。这种只不过是不喜身边围着的人多而已。还有一种是对女人厌恶到极致。所以,不喜欢看到任何一个女人。”

我的吩咐,不准传信出去和月娘联络。”谢芳华又道。

赵柯来到房门口,伸手敲了敲门。里面没有声音。他轻轻一推,门应声而开,他向里面看了一眼,面色瞬间立变,当即走了进去。

“是。”月落看向那十八人,只见人人面上罩着面纱,他点了点头,“皇上放心,属下定不遗余力,护他们周全,若是有人出手,定合力击杀,不予放过。”

英亲王妃坐在她身边看着她,“华丫头,你快自己把把脉,开一副药吃,你的脸白的吓人。”话落,又道,“要不然,去请太医”

英亲王妃看向门口,只见翠荷七孔流血,已经死在了门外,她面色一沉,“什么人干的。”

众人看着谢芳华,这时候,即便翠荷的死触目惊心,但他们依然发现小王妃的脸色极其的苍白,身体虚弱,像是得了大病一样。早先见谢芳华来正院的人不解,半个时辰前,小王妃气色还是极好的。

英亲王话音一顿,看向英亲王妃,“皇上来了”

秦钰皱眉,走到她身后问,“怎么了”

“我说能就能,大不了计划一切搁置。”

“是。”侍画垂首,见谢芳华不再吩咐,立即去了。

谢芳华笑了笑,对左相道,“相爷,我离京之事,还烦请代为对王妃隐瞒,免得她又担心得寝食难安。多谢了。”话落,也随秦钰之后,冲出了城门。

谢芳华见他脸上的明快褪去了些,也觉得自己过于揪扯怕是让他也没好心情了。立即隐了情绪,摇摇头,柔声道,“睡好了,昨日舅舅进京,皇上摆设宫宴,他吃得那么晚才回来,我还没与他说上话,我想回去看看他昨日可睡得好?与他说会儿话。”

谢芳华已经注意到那支朱钗了,玉质剔透,水汪汪的,如清澈的碧湖,透得能一眼看见底。样式到不是多新颖,就是当下寻常簪钗的式样,但是钗头镶嵌了两朵玉兰,玉兰栩栩如生,甚是致鲜活。整个簪子放在一众金闪闪明晃晃繁琐多样的簪环中不是太出彩,但是散发着清丽无华的熏光。

“自然是真的!”秦铮瞥了她一眼。

    里面弥漫出浓郁的血腥味。

    “公子!这可不是小事儿啊!要知道,您若是废了一身功力,丢失了谢氏米粮继承人的身份是小,可是您的性命怕是也会失去啊!”赵柯见他一口拒绝,顿时急起来。

    “这血……是芳华的?”谢云澜红紫色的眸子似乎无法聚焦,他摇摇头,半响后,却放弃地垂下头,沙哑地问。

    谢芳华头疼得如崩开一般,她眼前有那么一片画面,似乎拉开了久远的记忆之河。

谢芳华看着她手中捧的衣物,层层叠叠一摞,点点头。

荥阳郑氏这一坛深水,如今要曲线迂回除去,丝毫不能惊动,自然要明里宠络着,不能重处。更何况,荥阳郑氏刚与大长公主府结亲,也不应该此时撕破脸,太难看的话,对于江山不利。

谢芳华点了点头。

金燕叹了口气,“稍后我问问芳华,兴许她能知道。”

李如碧闻言立即说,“既然不能恢复原貌,不恢复也罢。”

谢芳华点头,有人将清水打来,她动手要帮李如碧清洗。

太医拎着药箱,气喘吁吁跑来,满头大汗,冲进屋后,连忙跪下,“老臣给皇上请安!”

英亲王妃叹了口气,“夫人先冷静一下,前因后果,我与你说,皇上也是刚刚到。皇上到时,他已经喝了毒酒,也是怪我没拦住。他一心求死。”

这样算来,的确是两不相负。

金燕握住她的手,“是不是不好对我说你知道,我已经不是昔日的金燕了。这件事情事关于我,你一定要让我知道。”顿了顿,又道,“芳华妹妹,难道你信不过我”

“你……”秦钰恼怒地看着她,忽然拿起桌子上的奏折,砸到她的脚边,奏折用了极大的力气,到她脚步已经粉碎成末,他震怒,“大姑姑辛苦抚养你长大,将你当做手心里的宝,就是由得你拿出来作践自己的吗”

出来怕是就难了

“我也陪着一起”谢林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