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悲聆 第19章:舍短从长

悲聆

寒月玲珑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47953

    连载(字)

47953位书友共同开启《悲聆》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9章:舍短从长

悲聆 寒月玲珑 47953 2019-09-02

拳势横扫,震散了那掌控者的力量,打爆了对方的脑袋,一颗接一颗炸碎开来。

“父神、母亲,你们还能重生吗?”

凤阑绝听到夜无痕的话,本来也有些怀疑,只是看到上官云端的表情,再听到她的话,便明白了是夜无痕在心思。

而鸾儿因为爱他,这么多年,也都是漠漠的承受着这一切,他在府中的时候,老夫人对鸾儿的态度就非常的不好,经常的刁难她,更何况是他不在府中的时候。

看来,她倒是挺紧张她肚子里的孩子。

“凤忆希,你不要太过分了,皇兄都已经跟你道歉了,你还想怎么样,你以为皇兄真的想娶你吗,皇兄只不过。”蓝岚突然站起身,一脸愤怒的低吼。

皇后也是每天一大早的就来看看上官云端,也养成了习惯了。

只是,一时间并没有急着开口。

凤忆希的意思,就是要告诉蓝岚,他的皇兄,对皇嫂是真心的,希望,她不要再跟以前一样的执迷不悟了。

蓝岚看到凤忆希那一脸的兴奋与激动时,眸子中隐隐的更多了几分恼怒,显然连凤忆希都恼上了,不过不得不说,她还是极为冷静的,虽然此刻心中有着太多的不满,但是这种情况下,她是一句话都没有说,或者,应该说,她是极聪明的,知道,在这样情况,她的话,没有任何的用处,只怕会让自己更背对。

上官云端心中暗暗一惊,她竟然没有因为她的话而发怒,还能保持这般的冷静?

只是,他的手臂,却紧紧的揽着她,没有丝毫的放松,似乎反而更加收紧了一些,让她更加的依进他的怀里。

低低的声音中,仍就带着几分轻笑,更有着几分略带着暧昧的坏笑。

为她穿好衣服后,凤阑绝便吩咐人端来了饭菜,都是上官云端平时喜欢吃的。

上官云端看到凤忆希那不经意见流露着的幸福,也真心的为她开心。

这种情况下,自然应该选两个人都没有看过的书,但是却也无法避免有人看过的可能。

让她如何咽的下这口气。

“恩,把这两本书分别给公主与王妃吧。”皇上只是微微的扫了一眼侍卫手中的书,便冷声吩咐着。

而,此刻蓝岚一双眸子正直直的盯着页面,一脸的凝重,专注的记着书上的内容,不过,她仍就没有翻动页面,很显然,第一面的都还没有记住。

若不是亲耳所听,他们真的不敢相信,或者说,就算是亲耳所听,仍就不敢相信。

看皇高兴成这样,不会是不想把这些银子送去桐城了吧。

蓝岚暗暗的呼了一口气,极力的压下心中的怒火,一双眸子慢慢的望向上官云端,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怎么?王妃竟然连这点面子都不给本公主吗?”

皇上的脸色更加的难看了几分,毕竟当众被人这般的质问,身为一国国君的他,可真是一点面子都没有了。

当然,他不知道的是,上官云端还有更简单的方法,因为在这个朝代根本没有什么平方之类的说法,所以上官云端只能告诉他那种最麻烦的算法,而且她还把1删去了。

“你也不用羡慕你姐姐,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幸福,你也会有属于你的归宿的。”老夫人望向上官凌雨时,笑的极处的亲切,她最喜欢的就是这个孙女。

她平时虽然喜欢玩闹,但是却如同凤阑绝一样狂妄。

为何还要找她谈呢?

他一旦决定的事情,是绝对不会放弃的,不管用什么方式。

黑暗中,凤阑绝双眸微眯,像这种世家的住房的分配,都是有规矩的。这个房间正是南宫小姐的房间。“皇上,已经快到午时了。”那个侍卫再次小声的提醒道。

而与此同时,阁厢院中。

虽然他也对上官云端不满,但是毕竟婚是他赐,而且……

阁院显然很久没有人住过了,摆设极为的简单,也有些陈旧。

叶寒的脚步这才停了一下来,只是一双眸子却是直直望着地面,没有抬头,也没有说话。

不过,上官云端却明白他这么做,不是无情无义。而是真正的有情有义。

只是,凤阑绝每天除了早朝,再就是处理一些凤月国的一些大事外,其它的时间却一直都陪着上官云端,倒是悠闲的很,一点都不像一个集万任与一身的皇上。

“难道不是吗?两年前,王爷的悔婚,已经把一切结束了,不是吗?”凤忆希对上他眸子中的怒火,这一次,却不再像以前那般的害怕了,而且,也没有任何的退缩,反而直视着他的怒火,反问质问道。

或者,以前,这一切,都是她希望的,但是经过那样的伤痛,这一切,已经都没有任何的意义了,她也不再需要了。

只是,这样的话,对凤忆希而言,却是一种最致命的打击。是,她这两年来,真痛不欲生,甚至想死过,不过,这也都是为了他。

“皇上,臣妾记得,当时与王爷喝了那茶后,就感觉到头晕,然后臣妾与王爷就都晕倒了,接下来,臣妾根本就不知道怎么会发生了那样的事情,所以,也极有可能是在臣妾与王爷昏迷时,有人将那茶换过了。”李贵妃望向皇上急急的说道,只是,说话间望向上官云端时,更是一脸的狠毒,她绝对不会放过这个女人。

皇后对上李贵妃那一脸的错愕,心中更加的惊滞,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但是,她不是上官云端,若是凤阑绝给她戴这根链子时,戴不上,肯定会怀疑,那时候,事情只怕就暴露了,不行,她不能失败,绝对不允许那样的事情发生。

柔儿说的对,他不去做,怎么知道不可能呢?

“云端,本王抱你到马车上,本王已经让人准备了饭菜,云端陪本王一起去吃,可不能饿坏了本王的王妃。”

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双眸微微的扫过众人,然后落在了二皇子的身上,一字一字冷冷地说道,“你为何要这么急着杀人,难道你不想知道这背后的主使人吗?”

她进宫,本来就是为了爹爹,她也知道皇上的圣旨上明确的说着,只是要还留在家中,待嫁的女子都要参加。

房间里的人,一时间都没有再开口,都想到了这一点,而且,他们对上官傲天都是十分的敬佩,尊重的,所以,他们都会考虑到上官傲天的感受与处境。

“叶寒,你发什么疯呀,人家就是问问皇嫂的情况,你有必要生气吗?”凤忆希的心中也有着几分不解,而望向一脸沉痛的夜无痕时,不由的对叶寒怒声吼道。

他从雪山回来时,虽然皇上认了他,但是,刚开始地时候,所有的人都想要欺负他,都看不起他,就连皇上,对他也是爱理不理的。

呃,上官云端再次的愕然,这个男人这醋意也实在是太大了点吧,她还没说什么呢,他的醋意就快要淹死人了。

上官凌雨有些疯狂的大笑着,很显然,她还不知道,凤阑绝已经找到了上官云端,而且更不知道叶寒已经救了上官云端。

“你去查看一下,太上皇恢复了意识没?”凤阑锐低声吩咐着跟紧上来的那个侍卫。

那个侍卫这次悄悄的向前,暗暗靠近太上皇的寝宫,却查看。

“凤阑锐,你生性多疑,永远不会相信任何人,包括一直帮着你的人。”凤阑绝的唇角再次微微的扯出一丝冷讽。

“是,儿臣知道。”凤阑锐听到她的话,极为恭敬的应道,脸上也更多了几分恨意。

秦思柔的手,紧紧的捂着胸口,不知道是太紧张了,或者是心太痛的,只是,上官云端发现,她捂着的其实不是胸口,而在胸口略略偏下,难不成是胃痛?或者是肚子痛?

“那天起,我开始习武,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保护你,其实,我从来没有想过奢望得到你的青睐,我只要能够守在你的身边就可以了。”

“不,小晚,这一次,我一定要说。”果然如上官云端所料的,他一脸坚持地说道。

他早就应该想到,这个女人,不可能会跟他说刚刚那样的话的,不过,他却不后悔说出了一切,因为,他感觉,说出了一切,突然变的轻松了。

就连他这段时间暗中让人调查丞相的一些事情却没有找到任何的线索,这个女人虽然聪明,但是毕竟势力有限,根本不可能会有那样的能力。

那眸子中的冰冷竟然瞬间的隐去,立刻的便换了一脸的轻柔,让众人再次纷纷的惊愕,都有些怀疑刚刚自己是不是看错了,刚刚他们看到的他那一脸的冰冷是不是幻觉。

就连上官云端都有些自叹不如了。

皇上此刻心中也终于松了一口气,终于不用再学狗叫了。

他突然记起了什么,微微的推开了她些许,然后一只手伸进怀中,拿出一样东西。

等不到他们,又折回来的依琴与流萧更是惊的目瞪口呆。

“我倒是不介意你以身相许。”凤阑绝突然的靠近她的耳边,轻声低语,声音中似乎仍就带着几分笑意,似乎有着几分半真半假的玩笑,但是他的眸子中却看不出半点玩笑的意思。

只是,现在想要暗示叶寒,也怕被人发现,所以,上官云端不敢轻举妄动。

秦思柔愕然,这个男人,也太腹黑了吧,凤阑绝交到他这样的朋友,真是不幸呀。

上官傲天的身子微微的一僵,双眸中,隐过几分失望,也多了几分沉重,唇角微微一扯,似乎有着几分自嘲般的轻笑,随即一脸郑重地说道,“云儿是老臣的女儿,有什么错,也是老臣教导无方,所以,云儿犯的错,老臣为她承担,还望皇上成全。”

她知道,夜无痕是一个极为危险的男人。

凤阑绝的眸子微微的眯起,脸上隐隐的多了几分冷意,没有想到,他带她进个城,竟然会有这么多的拦着,好,很好,若是让他知道是谁在捣乱,他绝对不会放过他。

所以,她此刻只能极力的将自己的怒火压了下去,极力的让自己保持着平时的冷静。

“皇兄,你不知道,这就是皇嫂的影响力,皇嫂的一番话,就让他们一个个自愿来捐款了,你都没看到刚刚皇嫂刚刚有多威风,只可惜你当时不在。”凤忆希听到他问起这个,更来了精神,毫不掩饰的称赞着上官云端,一脸的敬佩,声音中还带着些许的兴奋。

或者。

上官云端看到那侍卫神情间的犹豫,自然猜到了他的心思,遂冷声笑道,“你确定,真的要拦着本王妃?若是让王爷知道,你拦着本王妃,这后果,只怕是你担不起的。”

她在现代,毕竟是经常打官司的,所以查起一些事情来,也比较有经验,只要她能够想办法混进去,应该会有所发现的。

“对了,你想办法让人去把那两个宫女的衣服送过去,先把她们带到母后这儿吧。”一切收拾妥当后,上官云端刚要出房间时,突然想起那两个宫女,再次吩咐道。现在,也只有皇后这边还是安全的。

“真的不用,我一个人,更方便些。”上官云端对着她微微安心,让她放心。

“没什么,先进去吧。”凤阑绝不想让她担心,而且事情还没有确定之前,他也不想妄加猜测,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先进去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他此刻望向她的眸子中,有着太多的惊,有些她想不明白的惊。

只是,一只手,却是直直的伸向上官云端,似乎是想要伸向上官云端的脸,又似乎只是想要碰触到上官云端,似乎是想要确定她的真正存在。

凤阑绝惊滞,有些难以置信的望向她,而她对上他,微微的点了点头,很轻微,只有他一个人看的出。

从那天起,凤阑绝都没有进过宫,更不要说是上早朝了。

而且,这略显平凡的脸丝毫都不影响他那神彩风扬的气质与气势逼人的魄力。

她可是现代最出色的律师。

尚书大人若再敢说个不字,只怕就真跟那规矩一样成了死的了。

但是,在看到站在上官云端身边的凤阑绝时,脸色微变,双眸似乎也下意识的圆睁了一下,很显然是认出了凤阑绝的。就算他的脸画的再平常,那股气势都是无法隐藏的。

就算到了这最后一步,她也不能掉以轻心。

此刻这弓弩上自然什么都没有,但是,先前,很显然,这弓弩上,有人预先放置了好了那根细针。

上官云端的眸子微转,望向原先在密室中的那几个侍卫,能够清楚的撑握一切的,只有可能是在那密室之中的人,那么,会不会是这几个侍卫中的其中的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