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悲聆 第123章:引类呼朋

悲聆

寒月玲珑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47953

    连载(字)

47953位书友共同开启《悲聆》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23章:引类呼朋

悲聆 寒月玲珑 47953 2019-09-02

结果在那个位置找到了眼镜。

挂了电话,尤歌越发坐立不安,想到那个女人此刻在容析元房里,尤歌如何能淡定?

只是,餐桌上却只有尤歌一个人,另外还有一个盘子里是为香香准备的食物,它上蹿下跳的有点忙,即使已经喂饱了它的狗仔们,它还是会叼着肉下地去,给狗狗们扔去几块肉,它才会安心地进食。

“嘻嘻……大叔啊,大叔,香香给你抱……抱好啦,它很乖的。”尤歌亮晶晶的瞳眸就像是一面透明的镜子,她在想什么,心情如何,都能从她脸上直接表现出来。

这一幕,容析元看到之后,立刻表示“不满”。

此刻,设计师们以及制作部门的精英齐聚在会议室,研究着容析元刚送来的图纸。

只有这样,才能让别人不敢断言尤歌究竟是不是真有问题。

赫枫和容析元当初为了搞好这个秘密工作室,可谓是煞费苦心,里边的一切器具都是分多次秘密搬进去的,不到万不得已,他们不愿这密室作废,但如果出现异常状况,也不得不出此下策了。

“什么误会?你难道不是我的女人?结婚证上写得清清楚楚的,法律认可的,难道我说错了?”容析元冷眼睥睨着她,她这么急于撇清的态度,让他有点揪心。

尤歌套装里的衬衣开了两颗扣子,小奶狗的爪子正好就触到了她锁骨下的一片嫩白,这可让某人的脸色瞬间黑了。

尤歌浑身一个激灵,当看到地板上的衣物时,她有种被雷劈的感觉!

南瓜粥?

但没想到的是,他还没打电话就无意中听到了翎姐和尤歌在通话,听到了尤歌的声音好大,吼那么大声,而翎姐却始终没有生气,耐心地解释。

尤歌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错觉,好似有那么一霎她看到翎姐眼中掠过一丝丝若有若无的失望?

“容析元会让我做什么呢?”唐副市长就怀着这样的焦虑,无奈又憋屈地离开了。

 

或许真是父女连心吧,璇宝贝竟没有醒来,乖乖地睡着。容析元如释重负,总算是放心了。

许炎狂乱的心,终于在这一刻落回肚子里了,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这么美的新娘,容析元他hold住吗?哈哈哈……”

是啊,这多费解,堂堂“游艇王子”,无数女人心目中的钻石单身汉,拥有众多粉丝的大帅哥脑科医生,怎么会在辛劳之后躲在家吃得那么没营养?

太难得了,平时都是佣人或者尤歌下厨,今天容析元却主动提出要做饭,尤歌很惊喜,能尝到他的厨艺。

这一顿饭,尤歌见识到了容析元的手艺,惊叹自己有口福了,吃了一次还想着以后能经常吃他做的饭菜。

尤歌赞同地点头:“没错,晓晓你这些想法都是挺正确的,咱们女人一定不能抱有侥幸和坐享其成的念头。要知道,男人就算再怎么疼爱你,他也不会对一个好吃懒做的女人长期地忍受和爱,所以我们要**,要勤奋,要有自己的事业,不要过那种靠人给钱的生活。自己赚钱,想什么花就怎么花,不管自己老公有钱没钱,至少我们可以自己养活自己,这才是最重要的。”

郑皓月脸色一变,尤歌那是眼神?不管怎样,现在她只是个导购,竟如此不把她放在眼里!

你有为孩子想过吗?孩子需要父亲,需要父爱!”许炎沉痛的声音里夹杂着隐忍,可这次他无法理解和认同尤歌的做法。

到了晚上十点多,许炎正要睡觉,门铃响了,他以为是黑虎那小子,可是打开门才看到,原来竟是……

说开了也好,许炎不用再瞒着,可以正大光明的派黑虎去澳门,顺便再从老爹手下临时借两个得力助手过去,兴许对事情更有帮助。

或许这是遗传吧,尤歌其实对珠宝制作的兴趣还是挺大的,在过去四年里,她没少研究相关知识,因此才会在先前大胆地扯下裙子上的两颗珍珠,就是她知道在那样不够明亮的光线下,珍珠的品质会得到更好的体现。

欧斯拿着戒指,隔着玻璃在尤歌胸前轻轻一点……

“相信我,我真的没事。”

两个婴儿车,里边有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小奶娃,同时在喊着奶嘴,呆萌呆萌的表情望着尤歌,时不时发出只有婴儿才能懂的声音。

香香带着孩子们在草坪上打滚,看着这一团团雪白的小东西集体卖萌,尤歌的心情想郁闷都郁闷不起来,时不时就传出她的笑声,这群狗狗还都有着搞笑的天份。

当年何矩在澳门遇到了翎姐的母亲,一个西班牙女郎,两人一见倾心,这让受够了包办婚姻的何矩重燃青春的冲动,带着这个女人来到了大陆,找个安静的小镇住下(在隆青市附近)。过了一段时间隐姓埋名的生活,可是好景不长,就在这女人生下小孩之后的第三个月,何矩的仇家找到了他,为了保护孩子,何矩与翎姐的母亲只好带着孩子跑到山洞,将孩子留下,假装逃跑引开仇家,等安全了再回去找孩子,但当他们回去寻找时,已经没有了孩子的身影。

这两个徒弟的现状充分说明了彭楝曾经是多么风光和举足轻重,堪称珠宝界的大师,当之无愧。

尤歌纯良的一颗心被深深的伤害,她不懂为什么她那么重视朋友,却只得两个字——傻子。

佟槿不明所以,搞不懂为啥她又突然走了,刚不是说要去吃冰激凌?

佟槿那时才七岁,容析元也才十一岁,那个大姐姐比他们大,好像那时已经十五岁了。大姐姐的名字里有一个“翎”字,大家都叫她翎姐。

每个人都有底线,容析元虽然被商界的人称为“狼”,可他不会做出这种危害到无辜人生命的事,而这次的敌人居然触到了他的底线,他又会用怎样的方式去反击?

容析元正眼都没瞧她,慵懒的声音随意答道:“没胃口,不想吃。”

尤歌沉默了,怒视着唐虞梅,脑子里几番汹涌的浪潮在交战,割据着她的神经……

尤歌两眼一亮,连连点头:“想。”

“我就住在孤儿院里,方便工作,老院长打算最近这几天就将所有的事务交接好,她要回乡下养老去了。”

尤歌怔怔地望着,大眼里满是恐惧,仿佛是面对着一张张血盆大口,好似随时都要将她吞没!

“啊?”尤歌惊诧,这么晚了又要出去?

容析元买了很多食材,再配上家里原有的材料,熬成一锅大补汤,里边有大颗大颗的瑶柱,还有鲍鱼,西洋参……

尤歌的记忆里,容析元就跟铁打的一样,可现在,这个男人却倒下了,她才猛然醒悟,平时,对他的关心太少。她只会惦记他什么时候在家吃饭,什么时候下班回家,可她都没注意到他有多劳累。

尤歌气鼓鼓地瞪他一眼,伸手在他肩膀上狠狠一掐……

这么一说,女人的情绪也并没有见好转,反而是又多了几分担忧:“手术……不知道能不能成功,医生说只有五成的希望,假如手术没能……”

一年年过去,翎姐终于知道亲生父母在哪里,她义无反顾地想跟亲人团聚,但厄运又将她推向深渊,在前往见面的途中,翎姐乘坐的车坠海……死里逃生她活下来了,以为从此不会再有波折,以为可以去见父母了,可是她却遭到了陌生人的追杀……最后她被容老爷子找到,藏起来,然后才辗转被容析元收留在身边。

“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见过耍横的,可没见过这么侵犯人还理直气壮的!

苏慕冉灰心丧气地回到家,失眠睡不着,自己灌了一瓶酒下去才睡着了。而她不知道,在她刚要入睡时,她的手机里多了一条信息,是许炎发的……“明天中午别送饭来了,我休假。”

虽然知道尤歌怀孕,容老爷子也没有直接跑去隆青市,他就当这件事是秘密,既然容析元不宣布,他也不再容家人面前提起。

没有密密麻麻的高楼大厦,没有拥挤的交通,蓝天如洗白云悠悠,绿化面积达到50%以上,空气干净清新,道路上几乎看不到垃圾的存在……

但容析元此刻好像完全没听到黄经理说话,甚至无视这个人的存在,他的视线直勾勾落在那个女子身上,揣在裤袋里那只手,攥得好紧……

尤歌闻言,却是淡淡一笑,不慌不忙地说:“看来你在澳门待习惯了也变得喜欢幻想了……我还要办公,你出去吧,下午开会的时候将有一个小时的时间给你说话。”

终于这女孩儿有点反应了,冲佟槿眨巴眨巴眼睛,很认真地说:“你……你盯着我看什么?我脸上有脏东西吗?”

===========

这种心如刀绞的感觉,深深地折磨着容析元,想到自己从没见过孩子长什么样,没有照顾过孩子……他这心,一片片被撕得血淋淋的,将他原本的痛苦不断放大,加倍!

“哈哈哈……抓狂了吧?咯咯咯咯……”尤歌这才笑出声,刚才只不过是故意逗他的。

还能坚持多久。假如现在不叫爷爷,将来说不定没机会叫。

一切看起来都在朝良好的方向发展,容析元的笑容也越来越多,每天都有好心情,生活在浓浓的家庭氛围里,他应该是幸福的,但为什么偶尔又会陷入莫名的伤感呢?

唐虞梅,是容析元内心深处除了他父亲之外,最大的隐痛吧。

市郊。

尤歌被带下车,嘴里多了一块破布塞着。

尤歌紧紧贴着香香爪子上的肉垫,哭得肝肠寸断,她想起了在车上香香被人踢了一脚,如果不是受伤了,香香不会这么虚弱的。

许炎愣了愣,俊脸浮现出如释重负的表情,随即装作要掐她脖子的架势:“好啊,你其实根本没怪我?只是故意戏弄我!”

容炳雄一家子可算是给气得七窍生烟!他老婆此刻就拿出了嫂子的派头,横眉竖眼,怒不可遏。

“二哥,我明白了,刚才我怀疑你,是我不对。在这个节骨眼儿上,你不会做出那么大的动静,起码也要等老爷子真的宣布遗嘱以后……呵呵,二哥不会不顾全大局的,那件事,肯定跟二哥没关系。”

可是,她不可以,她甚至不能发出太大的声音,不能惊动别墅的人。

尤歌忽地笑了,很干脆地一挥手:“走,晓晓,跟我下去搬东西。”

“现在才九点钟,我带你出去喝早茶。”容析元果断的口吻,预示着他的决定不可更改。

精光,如同一个敦敦教导的师长:“你不是成天想着要夺回公司么?现在我给你机会了解宝瑞的内部现状,你难道不想把握这个机会?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么简单的道理还需要我讲?”

这段日子以来,家里很清静,佟槿时常往孤儿院跑,就连除夕都是在孤儿院里过的。他热衷于帮助翎姐扩建孤儿院,为了这件事,他现在宅在家的时间明显减少,他见到翎姐的时间可比容析元多太多了。

黑虎假装哀嚎,顿时又嬉皮笑脸了:“大少爷绝对没问题,回去我就跟老爷报告去!”

“是是是……小的记住了!”黑虎赶紧地答应着,可这两只绿豆似的小眼睛还是不死心地看着许炎:“大少爷,要不要咱兄弟去把容家别墅给围了,然后帮您把人给抢过来?”

此刻,有人留意到了汪副经理的脸色很沉,像是对手里的报告不满意。

这是许家和苏家的喜事,双方家长的期盼终于成真了,皆大欢喜,许炎再也不是孤单一个人,他有苏慕冉,她会陪伴他,照顾他,温暖他。这个有情有义的男人,老天爷给他安排了一个最适合他的女人,他今后的生活会更加精彩,也许有一天,他和苏慕冉也会像尤歌和容析元那样成为人人艳羡的夫妻……

许炎当然知道她来挂号是什么意图,就是想趁机接近他,跟他说话,套近乎……这个女孩已经连续来这挂号三天了,但她没病。

自从容析元回来后,他都在帮着带孩子,佣人反而带得少了。

尤歌出了病房,走到电梯口,刚好门开了,走进去,还没按下楼层键,忽然冲进来一个高大的身影……

谁都来不及阻止这位记者,想要挽回已经迟了,尤歌已经听到了记者所说的话。

这小东西确实为尤歌带来了很多乐趣,难怪尤歌会将它当宝呢。

“从今天起,只要是跟我睡在一起,就不准把香香带上chuang。”容析元咬牙切齿地说。

“少爷,刚刚尤小姐在这里,我已经劝她先回房间等你。”

容析元不敢分心,牢牢抓住布条,一点一点靠近地面……在这样重要的时刻,他却想起了一个熟悉的遥远的画面。记得尤歌也曾像这样从高处往下爬,那时,她和他,才第一天见到。

“什么?现在只有她一个人在应付唐虞梅?”容析元急了,推开沈兆,转身就往里奔去。

容析元从醒来开始就没停止过对尤歌和孩子的想念,尤其是在知道尤歌居然肯守着他这个植物人一年,他就知道,今生今

从大学到这几年,龙晓晓也不是没机会交男朋友的,有人为她介绍对象,可对方也不知是从哪里得知她家还欠高利贷的钱,老爸是个赌鬼,早已弃家不顾。就她家这条件,遇到某些挑剔的人,就难以成事了。

“你……许炎……你怎么来了?”龙晓晓没想许炎会来看她,在她印象里,这男人一向都是尤歌的护花使者。

尤歌连忙摇头:“不是那个意思……我是很惊讶你会吃盒饭,我以为会去外边餐厅大吃一顿。”

好吧,看来这位对于饮食方面的追求不大。

保镖对于这样的场面司空见惯,很懂应付,立刻提高警觉,将容析元护住,一个个的眼神都是冰冷狠厉充满杀气,若不是因为记者们是一窝蜂而上的,谁单独冲上来一定会被保镖的气势先吓到。

“什么?受伤?怎么会受伤的?伤得重不重?你们……怎么搞的,一个废物都看不住!”郑皓月又惊又怒,却还要控制说话的声音,不能惊动了别人。

郑皓月大惊,他真的听到了?糟糕……这下,她可如何解释?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容析元淡然而镇定的态度,更显得郑皓月的不安。

“戒指不是还没人付款吗?我现在买下,刷卡可以吗?”着急的人还不止一个,眼下这位显然是来抢夺的。

许炎现在可没之前那么轻敌了,使出了七分的实力来对付苏慕冉,只可惜,他又一次失算了。

容炳雄的假笑凝固在脸上,伸手摸着自己的秃顶……这是他的习惯动作,每当愤怒而又在压抑的时候,他就会下意识地摸头,就是他在思索对策了。

霍骏琰的眉头皱得更深,龙晓晓这算是突然发飙吗?可为什么发飙难道就因为他识破她其实没有男朋友?

唐虞梅讲很多关于他小时候的事,她离开时,他才三岁,当然记不得,可是她却能说出一些他以为只有自己和父亲才知道的事,还有她拿出的老照片,上边有一家三口,背景就是在他小时候住的地方……

尤歌也发现这位年轻女孩子在看她,她会报以礼貌的微笑,但双方都没说话,心里都在默默地思量着,这次招聘,自己会是两个名额中的一个吗?

么才不到三个月就不做了?”

这一声姨夫,对容析元来说格外刺耳,同时也让他心底压抑的怒火越来越浓。他忽然觉得,以前被她叫“大叔”,未尝不是件值得怀念的事,还想再听到她软糯稚嫩地叫“大叔”,只怕是再也不会了吧?

容析元的一只手拿着酒杯,可好像捏得太紧,恨不得捏爆似的。

尤歌的身子微微一颤,但还是勇敢地迎着他的目光:“怎么这跟姨夫有关系吗?男欢女爱,再正常不过了。”

“这种事,在家里还是头一回!”

但如果以为这样就能吓唬到容析元的话,想法未免太可笑了。

活蹦乱跳么?不知怎的,容析元却觉得,兴许再也看不到香香精神抖擞撒娇卖萌的样子了,除非尤歌出现。

许炎要抓狂的,想不通苏慕冉怎么跑来他房间的,难道是故意的吗?可是看她醉成这样,又不太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