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默霜胜雪:第25章:播土扬尘

静默霜胜雪 作者: 冰清玲

一息之间,易峰的防御罩就要破开!

易峰根本没有来得及高兴,左右后三方的攻击又纷纷而来,威猛之极,不过,他的身子却是忽然一提,向前方无人区域冲了过去,却是魔化神婴在危急时刻发动流光遁带着易峰躲闪了过去。

出来之后的辰震仙帝有点脸色窘迫,却是瞅了一眼那九魅狐妖,愤愤难平地退开。

三十年一晃而过,然而修真问道的凌灵仙子却依然芳容不变,依然那般清秀美艳。

以前都是听闻传言说易峰如何强大,连坤对此一直不怎么相信,此番只一次拼斗,他就明白为何易峰能够击败两位拥有仙剑的剑宗七劫散仙。

如此小树,实在是珍贵无比,但同样也奇怪无比,故而斩天有点惊讶。

不过,易峰也不会浪费如此良机,当即就盘腿坐到了小树跟前,与神园禁制一道吸收小树流溢出的生命元力。

之所以和这女子说点实话,只是因为易峰觉得这女子还算可靠,这女子也没有必要对自己不利,现在二人貌似栓在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互相露点底儿也是应该的。

不过,魔化神婴也算比较聪明,在练习领域时,经常猛然撤掉一个领域,换成另外一系的领域,十系轮换着施展出来,就连那女子都觉得十分难受。

在魔道之中,没有什么势力纷争,几乎所有的魔修都心中清楚,魔道只有一个领袖,那就是魔尊大人,而他们的魔尊大人则是一位神通盖世的魔修,传闻一身本事不弱于九劫散魔。魔尊不是散魔,却是有堪比甚至超越九劫散魔的实力,这让易峰十分震惊。但转而也就醒悟,自己现在就超越了六劫散魔,若是再进几步,也会超越九劫散魔,但那时自己的真实修为其实也不很高。

当一轮剑雨过后,蟹婴兽的冰甲已经不复存在,而易峰的下一轮攻击则是又准备好了。

从直观的感觉上,易峰倒是觉得对方很容易亲近,怎么都不会是大奸大恶之辈。

也就在此时,天机老头动手了,易峰也动手了,就连东辰与南宫老怪也冲上去了。三更,求收藏、推荐……

青光乃是那郭师兄所化,待到了小岛后,便落了下来,而那弥天的妖气则是与那云雾一起压了过来,声势十分惊人。

易峰见到那迷你版的沙鼠妖神婴,只能苦笑一声,暗道自作孽不可活,而后便让麒麟兄弟动手将沙鼠妖的神婴禁制到玉瓶之中,收入到自己的储物腰带里。

总之是,易峰已经打定主意,解决这次的危险后,自己就带着三女向来时的方向退去,而后伺机夺一块神牌,四人便一道出了神园。

易峰见过一位无头的十二翼天使,乃是主神级别,这位十六翼天使,只怕也是主宰级的不死主宰。幽冥死城之中,居然有着两位堪比主宰的不死强者,形势越发显得严峻,易峰想要杀出去的可能实在渺茫。

易峰也没有耐心再坚持下去了,而战衣的塑形也已经完全结束,现在需要的是在其中加上一些禁制阵法,来使之防御更具自动性、更加强大。

交易完成之后,易峰便被赶出了凌王府。

这个却是直接导致,阵法受到更为充足的能量支持,那黑洞的吸力也再次被加大,而易峰抵挡起来也相对困难了很多,对九系神灵之力的需求也加大。如此之下,九系神灵之力由于被调动太多,暴乱的倾向越来越明显。

那法神留下这句话后,就独自飘走了,速度很快。

当辰震仙帝与冷依依带着大家都离开了,血焰魔帝才站起身来,道:“我们出发吧,估计最多再有几日他就要到地方了,我们先去准备准备。”

血焰魔帝则是边饮酒,边挥手对易峰说道:“不必焦急,最多三五日,他必然会来,而我们在这里小酌美酒即可。不过,听说这花雨星上有位花雨仙门,乃是仙界之中为数不多的门人全部由女子组成的仙门。可惜了,今日无缘去拜会了。再则,以我们魔修的身份,只怕是去了花雨仙门就会被扫地出门。”

本来就是,这血焰魔帝实力暂且搁在一边不提,但是他那份相貌与气质,就不是一般人物可以比拟的,绝对可以引来无数美女竞相折腰。

不是易峰的仙识强大,而是易峰有斩天指示自己。而易峰的这个特点,一般虽然看不出来,可连那冷依依都能有所悟,血焰魔帝也与易峰相处过一段时间,岂会不知。

既然如此,易峰就没有必要客气了,而那战刀也对他展开了攻击,带着无数远古神魔的厮杀幻象,古老战刀掩盖了四方,浩荡的威势,凝聚一刀里,笔直垂落下来。

当易峰收回拳头时,炎傲立时疲软下去,身形下坠不到一米便化为一蓬血雾,落得个魂飞魄散的下场!

易峰可没有心情去称赞六劫散仙对自己的信心,依然用老套路,天火玉净瓶拒敌,而自己却是一边以各种法宝戒备,一边继续向原来行进的方向退去。

可能是听到了陆长风的言语,那女鬼竟似疯癫了一般时哭时笑,而周遭的阴气则更加沉重起来。

不用斩天提醒,易峰便已是躲得远远的。前世今生,他都没有见过所谓的妖魔鬼怪,甫一遭遇,而且还是有着元婴期实力的厉害角色,易峰只能避开点。人们对那些未知深浅的事物,总是怀着畏惧的心理,一般都是避得越远越觉得安心。

不过,成果却是显著的,他终于如愿将身体品质提升到了极品灵器级别。

不过,在片刻之后,三位超级神兽见到易峰脸色难看了许多,又同时冷静下来。

而冷依依本来就被压抑了很久,倒是也很希望厮杀一番发泄一下。

易峰却也是有点纳闷,这些家伙要干什么呀,明明是都想把对方撕成碎片,却只是吹胡子瞪眼睛,死活就是不肯动手,这要耗到什么时候?

蟒蛇群,个个都有着不错的修为,三只脑袋的至少都有金丹初期实力,而斩天也告诉易峰,那四个脑袋的金线蛇,却是有着元婴后期的实力。

神君也是很无奈,只得以极品神器再次抵挡,可极品神器在仙界能够发挥出的威势也仅限于神人后期而已,即便是依靠强大的品质可以无恙抵挡,也被炸飞老远。

易峰并没有直接出手,可裂天镰却无论如何也忍不住了,直接飞了过去。

易峰不明白之前自己发生了什么,自然也不会记得班德这号人物的存在,只是觉得自己的肉身应该是崩溃了,而四颗魂珠逃逸了出来。

既然在这星系,那么她得到的消息恐怕不是讹传,一定是有根据的。

上位神兽金龙天尊的天赋神通就已经那般强大,天尊级凤凰的天赋神通,就算是易峰也不敢领教,他就在此时出手了,而且还让魔化神婴配合,直接发动双重融合领域,整个战场都被笼罩起来,而领域的威势也重点集中在了凤凰天尊身上。

易峰在心中不断呼喊斩天剑,可却是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不过,十万年之后,易峰取得的进步,足以让他离开这一步台阶,他也没有犹豫,毕竟这是需要苦修的,单凭一步台阶不可能让他取得圆满。

这里实在是太深奥了,易峰连之冰山一角似乎都难以触及。

易峰扫量了一圈众人,见大家眼中都有狂热之色,心中微微有点激动。

人类修士融合妖兽的血脉,那不就成了人妖?

“呃……”易峰被噎住了,不知道该如何应答。

按照之前设想的那般,十系神灵之力防御罩作为二人最后一道防御屏障,在之前有无数血莲花将四周围得严严实实,还有蜿蜒盘旋四周的捆神链所放出的漫天火海。

革膺帝君自己的神器是依仗之一,但仅有这个还是远远不够的,自己的任何一个儿子,在实力上都不如其他帝君,就算多一件神器也是一样。但是,若是能够多几件神器,或者多些强大的功法与丹药,一样也是依仗。

易峰微微一笑,星辰珠猛然催动星辰之力灌注斩天剑中,而后易峰飞速落下,对着那龙龟就狠狠地劈了下去。这次不是剑芒攻击,而是斩天剑的实体攻击。

神器的锋芒,在星辰之力的加持下更显威势,只一劈之力便将那龟壳裂开。

至于功力会渐渐流逝,则是一种变相的时间限制,也就是进入这里的强者必须在一定时间内将时空法则修炼到一定程度,而这个时间的长短,则要看修士的实力。

后悔是无用的,他只能硬着头皮去领悟了。相对于时间法术的隐晦难测,空间法术要容易很多,而且空间之力也容易被感受到。

祖神的恐怖实力,让云空天尊顿时蒙了,自己在祖神面前似乎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机会,不用想也知道,暗黑祖神肯定不会受黑**烟影响的。

仰望半空,天机老者正握着一根歪脖子木杖,一脸冷峻地看着对面不远处的暗黑祖神,虽然身材矮小,却宛如一座万丈神山一般,岿然不动的身姿,令人敬佩之极。

这一记硬拼之下,斩天剑与那金色小剑同时退回去,浑身的光芒也是一阵黯淡。

但斩天剑毕竟是实体,那金色只是能量构成,飞退之后,斩天剑并未丝毫折损,可那金色小剑明显受到了重创。

对于这种不公平的审判易峰并没有想去辩驳一番的想法,很明显人家能够看到自己的斩天剑,如此神剑对于那修士而言也是垂涎若渴,岂能不生贪念。

到了最后,易峰任由元婴折腾半晌,元婴却是无趣地将星辰珠放开,似乎没了兴趣。

小芙依然表情从容,手指向着飞近的火龙点了过去,口中轻叱一声:“定!”

随着爆喝声的响起,那战刀临空劈落,声威之强,连时空都被扭曲,似乎整个神界大陆的空间都在为之战栗!

易峰这次没有太大的神色变化,即便是说这些箩筐是神器,也没有知道三眼碧水猿是妖君来的震撼。毕竟,强大的法宝易峰见过不少,可莫说是妖君了,就是普通仙人也没有见识过。

而且,当二人再度到达驿星后,连续传送几次还是能够以神晶购置到不少记载了各种领域的玉简,虽然这些玉简都很贵,但易峰二人却不算什么。

如今那些幻灵星的高手已经失去了自己的踪迹,想要再次组织人员来追杀,且不论迷幻森林妖兽肆虐、危机重重,纵是想要找到自己也与大海捞针无异。

纵是已经地龙谷很遥远了,易峰仍对那滔天魔焰心悸不已,而此时,他却是遭遇了一群正在外围猎杀妖兽的人类修士。修为却也都不弱,最强者已经有了分神中期修为,而从他们的服饰与言语中可以判断出他们都是华庭宗的修士。

“不想死赶紧让开!”易峰没有直接动手,而是语气清淡地说道。

易峰神色平静地盘坐密室中央,双手在胸前连连掐动印诀,随着那印诀,易峰的灵台宛如一个巨大的黑洞一般,疯狂地吞噬着密室中的灵气。

庞大的火属性灵力汇集在丹田中,渐渐凝成一个飞速旋转的漩涡,速度越来越快,看上去几乎和没有动一般。

而在易峰与沙鼠妖言语之际,那些后来的神君级高手也纷纷围了过来,却都是感激地看了易峰一眼,神情之中还多有畏惧之色,随即就纷纷盘腿坐下,也开始吸收小树中流溢出的能量来疗伤。

与此同时,沙鼠妖还将自己的神灵之力外涌,在顷刻之间就禁锢了冷依依,可当他的神灵之力灌注于易可儿的体内时,却遭到了非常强烈的反击。

麒麟兄弟之所以会在易峰破开禁制之后还保护着冷依依与易可儿,完全是因为他们看到易峰并没有死掉。更为关键的是,麒麟兄弟知道易峰实力彪悍,将来的前途不可限量,已经有了追随或交好之意。大家虽然是从神园里出来了,但明显是违背了主人的意愿,在如此情况下,自己必须要赶紧找个靠山,不然肯定会被原来的主人杀掉。

此时,那些盘腿打坐的修士,知道事情难以善了,大家身上都有伤,不愿被卷入其中,便是纷纷飞退,但也没有走远,都是一副作壁上观的架势。

————————

那刘队长连连点头称是,随后易峰就给了他一小瓶清酒与一小瓶灵酒,并且吩咐他如何饮用。那刘队长欣喜地离开后,易峰才开始思量自己的第五灵根之事。那灵酒和清酒自己多的是,反正自己也用不着了,给手下们尝尝好处增加他们对自己的忠诚度与依赖度也未尝不是件好事儿。

此时,易峰的魂力修为明显不能控制这种高级能量的对轰,以斩天之言,易峰现在至少需要有大乘期的灵魂境界才能控制已经暴动的雷霆之力与星辰真火。

“仙子不用如此,你之所以被俘,之所以受伤,皆是因我而起。此番我救你出来,给你仙丹也都是应该的。此番我们算是谁也不欠谁了。易峰不敢奢望仙子如此牺牲来救易峰,仙子若是不忍见易峰如此死去,就先行离开吧。不过,仙子日后若有机会,可代易峰转告一下南宫雪琪,让她善待韩烟儿。”易峰颇有感触地说道。

“呵呵,仙子请走吧,易峰在这最后一段时间里想一个人静一静。”易峰笑着说道。

而此时距离南宫雪琪从衡天星回来,也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年时间。

岚辰星的大海上资源一般,广袤的海域之中,并没有什么强大的仙门,也没有什么强大的修士,在斩天那变态的神识之下,易峰等人自然可以找到最合适的降落地点,可以规避岚辰星上所有高手的注意,他们的仙识也笼罩不到这里来。

在高手数量上占有绝对优势,又有噬魂魔杖中无数鬼头帮助,两位仙君初期高手,如何能够抵挡得住,甚至在受伤之后,连败逃的机会都没有,最终被鬼头吞噬。“哥哥,其实是可儿让两位姐姐冲进来的。”易可儿见冷依依那般委屈,自然不会坐视不理,不会让冷依依为自己顶缸,故而站出来说道。

“就算是可儿带头的,可依依你怎么能够任她胡来呢?神园之中,危机重重,你们若是不相信我,不听我的,后面将会如何,大家也可想而知。”易峰又数落了冷依依一句。其实,在易峰心中也是那么认为的,冷依依是自己女人,自己现在之所以要这么说,完全也是为了她们三人好。

易峰身边不远,有几位同门弟子喋喋不休地评述着台上的两人。

于是,思量一番后,易峰决定应该将那巫妖引出来战斗,这样的话,自己就可以将三女护持在身后,易可儿也可以如先前那般伺机而动。

如此炼器,在最后关头只要别出现什么失误,肯定是能成功的。可血焰魔帝还有着自己的想法,他觉得以正常手法炼制出来的新的噬魂魔杖,并不是完美状况,若是冒险试一试他心中所想的,可以让噬魂魔杖威势再增强一些。

而在神园之上,易峰曾得到过一株生命小树,也正是因为那棵小树,易峰才得以成就十系神灵之力,才能在以后的修炼中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成为震古烁今的人物之一。

没有太久,一边前进着的易峰,一边忽然醒悟,自己在神园之中的感觉,竟有种进入了独立空间的感觉。当初在那至高神统治的神界大陆上,易峰进入了天宫的世界,也有这种感觉。

不过,想要成功进入九幽深渊,大家必须在九幽深渊的通道并未封死之前赶到。

场面触目惊心。

“夜前辈,这倒底是怎么回事?”易峰有些惊讶地对夜统领问道。

难道是向妖族盘踞的星域而去了?现在似乎也只有这么一个可能了。

虽然还有诸多顾虑,但易峰也强自镇静下来,血焰魔帝带来的酒菜味道都不错,在这花之海洋中,酒香、花香、菜香弥漫到一起,倒是真的很享受。

“哇!这小姑娘倒是很可爱呀!”易可儿见了九魅狐妖,竟是说出了一句险些让易峰**的话来。易峰虽然也觉得如此模样的九魅狐妖很卡哇伊,但他却是知道这美丽清纯的外表中,肯定隐藏着异样的强大。易峰一直在告诫自己,万万不能掉以轻心。

“这不是重点,关紧的是你如此作为,险些害死我的老婆!这就不是小事了!若是说你们没有恶意,就不应该攻击那神府!”易峰语气凛然如刀。

“麒炎,上面不是已经将这里肃清了吗?黑风老魔应该也早就陨落了才对,他怎么可能还在,还能发出如此神通呢?”麒罡万分不解地问道。

就当那金衣天尊一脸冷笑,当易峰以为自己要为冲动付出惨重代价时,忽然从易峰身体中再次涌出一股子浩荡无匹的领域威势。

————————————

*****

易峰直接吸收了一股子龙魂,也当即就将魔气冲散。而这股子龙魂的量也只有地仙期水准,却是无法对易峰的灵魂带来多么沉重的冲击,易峰只是咬牙坚持了半天后就成功渡过心魔劫。那霞光中含着的仙灵之力,也与易峰体内原本就有的仙灵之力一道快速转化易峰的一身能量,照此速度下去,易峰再有几年时间怕是就要飞升了。飞在星空之中,易峰踏着斩天剑的速度虽然快,但他毕竟刚刚吞下那光明蚌珠,而且由于驱使了八系神灵之力,还被纳兰帝君弄得全身气血翻涌,此时他体内的情况则是十分复杂与糟糕,需要赶紧觅地闭关一番才行。

当冷依依抱着试试看态度将这株天魂草给易峰看时,就被斩天给认了出来。

易峰虽然上来了,但是觉得现在局势太过混乱,自己根本没有实力在许多祖神分身面前抢走盒王,便也只是发动镇天诀攻击着。

一位胆大的祖神化身进入了寰宇天晶的百丈之内,大家一样是集体对其发动天赋神通,可让人惊讶的是,所有攻击都难以透进去,根本无法接触到那祖神化身。

高位上的掌门与应成子也知道执法长老的难处,相继立起,纵身飞到比斗场中。

连破穹回身后,见南宫雪琪的模样,忽然感觉她此时非常像个与夫君生气的小媳妇。刚有这种感觉,连破穹就猛然摇了摇头,暗道自己胡思乱想了。人家南宫雪琪不仅是自己的未婚妻,还是天之骄女,岂会有什么夫君?

血焰魔帝对来人说:“雪琪姑娘确实还有位父亲,不过,她父亲目前在魔尊大人身边。雪琪姑娘的父亲一直不愿以自己来请动您老人家,魔尊大人只好让雪琪姑娘来了。本来雪琪姑娘也是拼死不愿的,可……”

不过,龙皇一开始也是太过心急,而一开始易峰也没有表现出什么异常来,此时两位新人已经拜过天地,就差没有洞房花烛了,几乎是木已成舟,想要后悔是不可能了。龙皇没有那个胆量,一是不敢拿自己妻子的未来冒险,二是担心易峰那恐怖的实力。

还好那道巨力只是突袭,在易峰不妨之下才得以出现如此效果,当易峰运转真元力后,背后除了有一阵**的感觉外,伤势顿时便被稳定。

只有那个公子哥,只有他没有受到伤害,而且是一脸得意地看着一身狼狈的易峰。他还说道:“你自己找死,就别怪我心狠!”在他眼中,似乎易峰已是死人。

求收藏、推荐……走着走着,在易峰前面出现了一条小河。

可是,大家紧张兮兮地看了半晌,二哥却是说出一句“抬回去细细研究”的话来,几乎让大家集体**。

他们从来不杀人,即便是什么都得不到,也不愿把事情干得太绝了,放别人一条生路,也是给自己留条后路。大家谁也不能保证,自己迷倒的人没有强大的后台,谁也不能保证,在杀掉晕倒修士之后,是不是会有实力强大者直接瞬移而来,毕竟这种情况虽然少见,却不是不可能发生,一旦出现了,他们就只有死路一条。

山洞之初比较狭小,几乎只能容一人通过,但行走几百米后,渐渐宽阔,到了最深处,也就是这帮仙人的巢穴,就显出一个有着足球场面积的地下溶洞来。

老魔一边望着被捆绑的易峰,一边关注着正道高手对天火玉净瓶的争抢,至于被鬼头包围的其他魔道高手,他却是显得漠不关心,在三劫散魔眼中,损失些渡劫期魔修对魔道整体实力并无太大影响。就算是此事传扬出去,一旦自己得到了天火玉净瓶这种强大的法宝,也许会有能与魔尊叫板的实力。

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易峰不仅抵挡住了黑色长鞭的灵魂攻击,还能分神以灵识驱使飞剑攻击。

想通此节以后,易峰就乐了,也不再去仓惶逃窜,却是开始拎着斩天剑反击了。

一会儿以后,易峰也不再浪费功力反击了,只是一边默默承受着电流的洗礼,一边能走多远走多远,这些小怪物在短时间内,在这海水之中还是奈何不了他的。

而那银甲地龙王也不甘落后,对着子民轻吼一声,也化作银光尾随而上。

“就算是拼得重伤,也要让他们挂几个高手才行。这些家伙明显还没有被打疼,居然还敢来!”易峰双眼眯着,淡淡地道。

静悄悄的五天时间过去后,玄关终于被轰破,易峰身上霎时便透溢出一股子强悍无比的气势波动,浩荡的十系融合魂力、星辰魂力、剑魂力许是被压抑太久,解开禁锢后,同时发威,不用易峰的指挥便喷涌出来,直撑得束缚易峰身体的死气鼓胀不已。

原本色彩缤纷的魂珠,在精神力融入后,竟是渐渐透明起来。

九魅狐妖对易峰的这个眼色的意思能够理解,只是她还稍稍犹豫了下后,才带着南宫雪琪、冷依依等人悄然出去。她知道易峰的意思是,让自己小心云空天尊,并且让外面的天尊们做好准备,务必保护好修为较弱的南宫雪琪与冷依依。

在一阵大笑声后,革坦的虚影渐渐消失,只留易峰一脸错愕。

而且易峰时不时也若有深意地瞥沙鼠妖一眼,让沙鼠妖心中一直七上八下的,其实易峰是故意为之,目的自然是为了给自己争取更多的时间。只要裂变神通与流光遁任何一样被易峰熟稔了,易峰就不再畏惧这沙鼠妖了,而时间则是十分关紧的因素。

易峰为了泄愤,杀掉了革膺帝君,而革膺帝君又是革坦仙帝的父亲,如此一来,革坦仙帝岂能不为父报仇?而他的实力暴涨之下,又不了解易峰真正的实力,自然会对付易峰。

可空间裂缝之中,却是不断有各色的气流也扑向易峰,还好是速度不算很快,易峰同样可以用斩天剑去抵挡。

易峰将别的鬼头都收了起来,让那些玄仙、金仙级别的鬼头在前面开路,却是浩浩荡荡地杀了回去。

之前易峰很难抵挡那波动的推力,现在就显得轻松了许多,有这么多鬼头在前面顶着,很快易峰就再次到了那洞**处。

跟着,易峰就给那些强大的鬼头下了去将两件灵物取上来的命令。

鬼头都是没有灵智的,对于易峰的任何命令都是不折不扣地执行,即便是易峰让它们去攻击仙帝,它们也一样会悍不畏死地扑上去。

也就是说,易峰对斩天剑认主与对混沌剑灵认主,需要的魂力和精血不同。可易峰也同时纳闷,认主也不需要这么多精血和魂力吧。若是需要这么多,当初刘一川岂不是早就被吸成干尸了。

事实也正是如此,血焰魔帝虽强,但方才能够击飞纳兰帝君的实力也是强行运转功法发动的,不仅不能长久,而且运转期间还十分危险,就算是成功运转一番,结束后对他的实力也会有很大影响。

解开封印很简单,而封印被解开后,果然如大家所料,龙皇妃的灵魂与妖婴顿时就要溃散,却是被易峰当即禁锢了妖婴,而斩天则以强横的神识禁锢了她的灵魂,两者就是在同时完成,可见默契程度之高。

斩天微微沉吟了一番,似乎是在算计,少顷后回道:“提升肉身品质的方法有很多,但每一种都需要有大毅力而且耗时非常漫长才行,如果你肯吃苦头,我倒是可以给你说一种快捷的淬炼肉身品质的方法。只要你的肉身品质堪比上品灵器,应该就可以修炼星辰真火了。但若是想将星辰真火修炼到紫色或者深紫色,则需要肉身品质更高才行。你看这大乘期的朝阳鹤,其肉身品质已经接近下品仙器级别了。其实,你那天火玉净瓶中的天火就是星辰真火的最浅薄的表现形态。如果你将天火玉净瓶的品级提升到极品灵器级别,就可以以之承载紫色星辰真火,效果也是一样的。”

受到如此一击,战刀依然向前砍去,但方向却偏移了一点,从小芙侧方落下,强大的劲风将小芙推出去老远,让小芙连连**,但却没有受到沉重的打击。

“哼!那就是你自找的了!”九魅狐妖冷哼一声,表情已经冷淡,此时那战刀已经舍弃了小芙,将九魅狐妖锁定为必杀之敌。

而现在黑风老魔的情况似乎糟糕到了极点,若是趁人之危,此时发动攻击,黑风老魔会不会被自己格杀当场呢?易峰一时间心思翻涌着,之所以有想算计黑风老魔的想法,也完全是因为黑风老魔实力太强横,不确定的因素让易峰忐忑不安。

易峰听了,先是一怔,而后便想也不想地驾着斩天剑逃也去了。小黑则是再次变成一条小四脚蛇钻进他的袖口之中,默默无声。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