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她的笑微甜 > 第14章:兵骄将傲

如今易峰已经晋级创世级,可得到的天地恩泽却大半落入了小星球之中,仔细回想的话,易峰便可以确定,这绝对是个阴谋。

此时,易峰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便是点了点头对那女子说道:“你若能救我,我肯定会如实相告。”

而被易峰救回来的小黑与朝阳鹤老者,更是不可能有好办法,朝阳鹤老者只是面色凄然地看着易峰,小黑则是根本不动,只是在易峰袖口中默默养伤,很可能都不知道此时的危险境地。

“造化?就是运气咯,虽然我的运气一直不错,可让这种罕见的能量入体,我现在的情况可能够承受得住?”易峰摇头说道。

那三位得到奖励的修士,直接掉头进入了传送阵,白光闪过后就离开了神园。他们既然是贪婪指数最少的前三名,应该都不是贪婪之辈,此时得到了三件法宝的奖励,当然不会再去冒险。他们已经很满足这次的收获了。可以说,现在进入神园的修士若都出去了,这次的收获将远远超过以前无数次进入神园修士所得的总和。

“你先不要着急,这些祖神的化身正在拼斗,已经有七八位祖神的化身崩溃,照如此拼斗下去,你只需要在关键时刻出手就行了。”斩天依然没有放弃的意思。

不过,易峰多少还是有点忌讳这三人的身份。二流修真门派的实力,可是比三流门派要强上许多倍,甚至可以说,二流门派请出一位长老就能横扫三流门派。

之前大个子怪物一直没有武器,吃亏都是吃在斩天剑太过锋利上,此番有了武器,让易峰心中不禁一突。大个子怪物的身体攻击,就已经足够破开易峰的防御,若是再持以武器,还是十分高级且适合它使用的魔剑,易峰的情况就不好了。

可墨蛟却不干了,它有血灵镜帮助挡住雷霆,魔杖又不攻击它,此时闲着也是闲着,腰身一弓,而后直挺挺地飞射出去。

南宫雪琪的话语刚刚结束,在易峰将新一轮镇天诀打出,同时又驱使斩天剑攻击过去之时,从那鬼灵身上蓦然飞出一道红色霞光。

黑水玄蛇正与天火玉净瓶拼斗,见到斩天剑袭来,当即就合拢嘴巴,身形一扭,它那庞大无比的身躯居然以奇快无比的速度倒飞出去。

“易公子方才真是令人惊讶,小女子万万没有想到,仙界之中居然还有修士能够发出那般强大的攻击来。”九魅狐妖擦了擦嘴角的血迹,赞叹地说道。

到了龙星外围空间,易峰果然见到了革膺帝君以及不知道用什么方法重塑了肉身的纳兰帝君。与这两位帝君也没有什么好多说的,易峰直接对二人分别打过去一道镇天诀。以十系神灵之力发动的镇天诀,不仅威力强绝,还带着绝对锁定,任凭两位帝君同时防御和躲闪,也还是落得个肉身崩溃的结果,当他们的仙婴欲逃遁时,却被易可儿分别赏了一根雷刺,继而彻底挂掉,不留一丝痕迹。

这些东西都是易峰日后行走仙界的资本,就这么丢了实在可惜。想着自己实力大进,想着自己身上的火龙甲,想着手中的斩天剑……易峰没有犹豫太久,便硬着头皮钻进了山洞。

整个帝都,都为之瑟瑟发抖,全城的民众也纷纷抬头,将目光锁定未名湖的位置。

这个神界大陆只有四位主宰,但似乎这个宇宙体系,并不仅仅只有这个神界大陆。

本来就是,这血焰魔帝实力暂且搁在一边不提,但是他那份相貌与气质,就不是一般人物可以比拟的,绝对可以引来无数美女竞相折腰。

自己妻子独自留在仙界,忍受着永恒的孤寂与落寞,龙皇实在不忍。

此时他的肉身已经到了上品灵器的顶峰,却是无法突破到极品灵器级别。

不过,这极品仙剑之中的剑元力,肯定是剑道高手灌注进去的。也就是说,这把极品仙剑极有可能就是仙界剑宗高手的法宝,不知因何遗落别处。

再则,武门等几大势力现在不仅有七位神王后期巅峰高手,还有几十位神王级高手,也都是久经杀阵之辈,而康州城内此时明显没有这么多好手。

当武门等势力一方的气势波动稍稍失调,康州方面的高手的气势立即大涨,瞬时便盖住了敌人一头,而顷刻间,康州方面的高手也抓住机会,果断出手。

可就在这十分关键的时刻,白天被易峰欺负了整整五个时辰的三头蛇,却是带着一群数量过千的三头蛇以及一只有着四个脑袋的金线蛇前来报仇。

易峰一边笑着应答,一边手中也开始掐动起来,却是要发动镇天诀了。

那神君先是一怔,随即也想到了这点,可他却是在心中暗自后悔,早知道如此情况,他就带点低级神符来。要知道,低级神符在仙界可是不会被排斥的。而低级神符对于一位神君而言,太过渺小,任哪位神君也不会收藏低级神符在储物法宝中。

易峰方才根本来不及出手,而且还有点惊讶,因为那道流光乃是由本源之光所化,其威力自然不是没有完成终极蜕变的裂天镰可以抵挡的。

那四劫散仙其中心中也是一片焦急,毕竟他肩负看护魔尊之女的任务,此时易峰攻击如此猛烈,他只能期望其他三位散仙赶紧回来救援。

“你没事儿吧?”韩烟儿见南宫雪琪那般凄惨模样,不禁细声问道。

“呵呵,我身上一直都有一块噬禁魔虫,只是被封印在我的项链之中,他们那几个老家伙没有发现而已。”南宫雪琪苦笑一声,解释道。

作为剑宗弟子的易峰之前还被正道高手看好,他虽然一直用着魔宝,但毕竟还是为正道立过战功的。但此番却是杀掉了一位四劫散仙,还放走了魔尊之女南宫雪琪。

易峰在斩天的提醒下,当即外放十系神灵之力来防御,不让对方的魂力透过来。

易峰没有浪费精力去破开这里逃走,许多不死强者陨落在这里说明,单凭功力破封而出是万难办到的,或许那些主宰们可以做到,但易峰做不到。

可它们的累累骸骨说明,在这里确实会消亡,纵然是主神也是一样。

“做客?”易峰心中一阵奇怪,不禁问道,“是烟儿请我去的?”貌似自己除了韩烟儿,与天灵宗就再无瓜葛了。他可不信,那郭师兄和文师弟会有如此心意。

凌灵将那化灵丹从配方到炼制过程,再到服用时应该注意的事项,前前后后说了近一炷香时间,易峰却是已经在地上打滚!他娘的,早知道小爷就不来这里了,还以为走了桃花运呢,原来是天降横祸啊!

“呃……”易峰有些迟疑了。

跟着,周围便又有黑色浓雾弥漫,云空天尊两眼一黑,竟是什么也看不到了。

万般无奈之下,易峰虽然对禁制与阵法之道毫无兴趣,也只能耐下性子去修习。

当然,银甲地龙王此时对事情的真相可不明白,它只是很关心老友的处境,毕竟渡劫期在迷幻森林深处也不是最强者。

灵器自爆确实威力不凡,可在挡住几道白色灵光的同时,也炸得易峰有些头脑晕乎,毕竟这些被引爆的灵器都是被他祭炼过的,自爆后首先会让易峰灵识震荡,其次爆炸的威力也能够波及到易峰。

不过,那些小怪物并未让易峰久等,它们似乎对雷母之中的雷霆之力的吸收很快,易峰来到洞穴后不到两天时间,它们就纷纷离开了雷母。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九魅狐妖所知道的天妖诀与这本书册里记载的天妖诀,原本就有出入,或者根本就是两种有着不同结果的天妖诀。

斩天剑虽然没有猛然涨大,但那七个字却是飞旋出来,将易峰周身死死的护持住。

要知道,九劫散仙的功力,已经超过了一般的天仙,一旦飞升就会直接成为金仙。

在修真界里,莫说是上品仙器了,即便是下品仙器也都十分罕见。因为就修真界的条件而言,根本不具备炼制上品仙器的条件,没有那么强大的炼器高手,即便是有人在炼器水平上到了如此程度,也没有那样的炼器材料。

仅凭这一招,也足够击败连破穹那般的高手了,也难怪连破穹也会受伤。

小芙口中也是咒语不断念诵,那颗白色珠子中连连射出道道寒光,分别沉入了前方的空间里,将那片空间完全冰封起来。

在老树下面,则是一把竹制的躺椅。可以想象,那三眼碧水猿平时必定是躺在这里消磨时光,它自己一个孤零零的,倒是有几分凄凉。

而对于易峰那误打误撞之后异变数次的九灵玄天神章,小莲只能无语。小莲倒是不会废了自己的一身修为去修炼九灵玄天神章,主要是她舍不得,当然她也不认为自己有易峰那般好的运气。云空天尊传她的功法,其实也不差,也是神界最为顶级的功法,只要她如此努力下去,迟早会晋入天尊,而且到时候的实力会远远超过一般天尊,从她以前没有到天尊之境就有着一般天尊的实力就可以看出这一点。

“哈哈,我先行一步了,如果你们不想白跑一趟,不如在这里等我回来。”

于是,当易峰说了第二遍后,挡在最前面的几位仙人纷纷退开了。

易峰直觉自己如浴春风一般,方才受的苦难与折磨顿时烟消云散,来自灵魂深处的舒适感让他忍不住畅吟一声。

可那些都是易峰装出来的,而言语也多不真实,沙鼠妖却是大大地误会了易峰。

在如此狂暴的攻击下,天尊级高手绝对难以坚持几刻时间,纵然是一方主宰级高手,估计在这里面也只能勉强支撑一会儿,绝对难以长久而立。

斩天剑果然收起了星河剑诀,紫色星河消失后,天空中也不再有紫光投来,星空显得十分安静,但星辰的光辉却是越加明亮起来。

不过,斩天剑似乎了解易峰的危险处境,所有的剑芒集中起来,从易峰所在的位置涌向神龙,以此来限制神龙对易峰的打击。

历经种种磨难,才有今天,易峰虽然不舍,但也不是怕死之辈。再则,自己本来就是稀里糊涂来的,说不定死了后还能稀里糊涂的回去。

大家可以放心,小飞会在最近几天将欠下来的章节补上。

易峰此时却是来到了城主府的后院墙,一对为数不到二十的不死卫兵很快就发现了他,连连冲他怒吼,示意他赶紧离去,不得继续靠近。

只是一瞬之间,易峰便在没有制造太大动静的情况下将一位三劫散魔击杀。这位三劫散魔原本不会如此不堪,只是他从城中出来,而城中一般都是非常安全的,再则这里又是魔道大军盘踞的星球,他根本没有想到在这里会有什么危险。

不过,对于此南宫雪琪只是无奈接受,毕竟所有的规则都掌握在绝对强者的手中。魔道这边没有能够震慑正道的绝对强者,他们如此放肆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然后,曾在赤都华府外出现的情况再次上演——

易峰与斩天粗略估计了下,这次收服的鬼头大军应不下一万之数,而且个个都实力强悍,至少都是神人级的水平。而神人级的水平,也就和仙界尊级强者差不多少,比那些帝级高手肯定是强大不少。

易峰之所以当它跟着,自然是担心自己进去后,它会独自溜掉。找到这么一位住主神级的不死强者带路可不容易,易峰可不想浪费时间再去找向导。

也就如此阴煞绝地,才能诞生出血咒灵泉来,而且此处估计以前也从没有人来过,毕竟这里太怵人了,而且还有血兽与巫妖守护,不是谁都安全进来的。

一般而言,凝结器灵确实需要不少能量,血焰魔帝自己肯定不愿意付出太多,故而想到了这个已经没有意识的仙婴。

在湖心位置,有六株小树,呈六角形而立,在它们中间则是一个六角星芒阵,而在阵中央则有一件状如镰刀般的法宝。

那六株小树通体透溢着浓郁之极的生命元力波动,它们每每晃动一下,便会有一股子生命元液流溢出来,增加着湖中生命元液的总量,虽然一次摇晃释放的生命元液不算很多,但六株小树经过无数年的积累,自然可以造就一个小湖出来。

而那镰刀则更特殊,它一直都在剧烈颤抖着,似乎想要脱离六角星芒阵的束缚,但却总是不能如愿,似乎是被浩瀚的生命元力给死死压制了。

“小子,因为你吸收了大量生命元液,我本以为可以破开这个该死的封印,可惜我镇封了太久,原本存留的威势竟不足以完成破封,若是你方才多吸收一些就好了。”镰刀又对易峰传音了。

如此便足以证明,那批凶魔绝对没有向南方魔道纵深而来。

血焰魔帝微微上前几步,言道:“人就在这群山之中的某处,听闻南宫前辈灵魂修为了得,不知南宫前辈可能寻出具体位置来?”

一路御剑疾行,易峰这是要去极东海域,他需要猎杀大量妖兽来以妖丹、妖婴壮大两种灵根的灵性,同时也要提升下自己刚刚因结丹而损失的剑心。

人形状态下的九魅狐妖,宛如十五、六岁的豆蔻少女,清纯而绝美的容颜上,甚至还依稀可见几分稚气,活脱脱的一个懵懂无知少女模样,在冷风寒雪之中裸足行走,让人忍不住生出一些怜惜之意。

“小女子九魅早猜到易公子会来,已经等候多时。”九魅狐妖倒是很干脆。

九魅狐妖轻咦一声,无数年来,就算是神界神君的护罩都不能挡住自己的音波,这易峰却可以,可见那驳杂的能量融合起来委实不凡。

“好了,别装死了,我就那么可怕吗?”女魔见易峰已经缔结元婴半晌还闭着眼睛,放在膝盖上的手一直在发抖,不禁莞尔,对易峰道。

天上许多祖神化身,四下还有诸多天界强者与神界大陆强者,更有如易峰这样的攻击力极其变态的人物,纵然是祖神本尊亲自前来,估计也难以全身而退。

若不是辰震仙帝在最后关头那么拼命,一件极品仙器的自爆,可不是闹着玩的,即便是易峰可以无碍,恐怕这个牵乌星都要被炸毁大半。

不过,在星空中练习了几个月后,易峰虽然对星辉剑诀更加熟稔,但却依然不得突破到星辉后期。

顿时,传送阵外面闪动一道白色光华,易峰也瞬时觉得眼前一晃,他只看到周身无数道流光一闪而过,周身也承受了不算太沉重的压力,还未来得及将一切看仔细,眼前就亮堂起来。

南宫雪琪向韩烟儿赔罪之后,就郁闷地回了自己的院子,再不出来。其他人经历方才一事,自然是没有人敢为难韩烟儿。

鬼妖正在吸收陆长风二人的元阳,一时半会儿很难完成,感受到身后有剑气纵横,不禁转身。不过,只是两眼,她便开心地笑了起来。因为易峰现在正在演绎飘零剑法,而飘零剑法又是世俗的剑技,根本入不了鬼妖的法眼。

“如此说来,前辈是不愿意随在下去见魔尊了?”血焰魔帝思量过后,语气凛然地问道。而在他身后的几位后期魔帝,也都有了随时就会动手的意思。

在斩天诉说完毕后,易峰又问了问关于自己胸口挂着的灵符是什么东西,斩天则答道:“那是护体灵符,不过,它的灵力已经耗尽,现在只是一块在世俗界价值高昂的玉石而已。还有就是,那个女娃骗走的玉镯,乃是储物手镯,对于普通低级修士而言价值不菲。那个化灵丹已经被我抹去,不会对你日后的修炼产生副作用。不过呢,我建议你现在最好不要去找那女娃的麻烦,因为她已经是筑基后期实力了,随便动动手指头,便能把你压死。”

“都什么时候了,还提你那几本破书!快说说,是谁干的!”易峰急切地问道。这老乞丐气息奄奄,随时都有可能挂掉,竟然还不忘他那几本糊弄小朋友的破书。公子哥目瞪口呆,四下更是一片鸦雀无声。

山洞之初比较狭小,几乎只能容一人通过,但行走几百米后,渐渐宽阔,到了最深处,也就是这帮仙人的巢穴,就显出一个有着足球场面积的地下溶洞来。

想通此节以后,易峰就乐了,也不再去仓惶逃窜,却是开始拎着斩天剑反击了。

于是乎,易峰也不再去刻意躲闪了,任凭这些能让自己全身酸麻的电流刺激着。

“这两条龙你都见过,那魔龙就是先前与南宫雪琪斗过的。你发现没有,银甲地龙王与魔龙都有旧疾在身,拼斗时都有顾忌,并没有用尽全力。”斩天对易峰说道。

有些自负实力还算强的修士,也纷纷排空而起,想要见识一番,满足自己的好奇心。

易峰手持斩天剑,与小莲并肩而立,将穿透血莲花与捆神链防御的攻击挡住,倒是一时间不会失守,只是防御的压力很沉重。

金龙的精神力原本就有着主神级,而且应该还是主神级的强者,被黑色果子的强大作用提升着,倒底会提升到何种地步还真让易峰十分期待。

今天依旧会爆发。。。二更,求收藏、推荐……

而似乎是被这浓重的血腥味儿吸引,又像是感受了战场上的煞气,在易峰身体中蛰伏已久的噬魂魔杖忽然飞了出来。

天火虽然源源不断,但那蓝冰火灵似乎肚子也大到没边,足足持续一盏茶时间也还在僵持着,易峰则是一片苦闷,就连斩天对此也是束手无策。天火玉净瓶是易峰的宝贝,他自己都收不回来,别人能有什么办法。

望着沙鼠妖那惊愕的表情,易峰心中十分受用,他本来是想试试流光遁发动后的效果,本来也没有想到会如此惊人,但事实却摆在眼前,易峰也是在心中阵阵赞叹。

“这是我朋友,动不得!”易峰松开了沙鼠妖的手腕,淡淡地说道。

这一切,换一个人来,龙皇肯定会震怒,可面对易峰,即便是龙皇也没有骄傲的资本,更何况易峰确实救了龙皇的老婆,似乎还给龙皇的女儿找了个好夫君。

可是,龙皇妃与袁清的问题都解决了,易峰却是有新的麻烦了。

顿时,螳螂妖兽停下了自己的动作,浑身开始爆闪黑光。可能是知道此时极其危险,那螳螂妖兽果断地放出了自己的妖婴,可惜在无数鬼头的环伺下,它的妖婴岂能逃逸出去。不过,妖婴中蕴含着螳螂妖兽的一身功力,全力发作之下,鬼头根本无法靠近半分。可易峰却是在此时将斩天剑射出,斩天剑也成功地击中了被无数鬼头包围的妖婴,也直接就将之洞穿。

混沌金剑与诅咒一直争斗了半晌,可混沌金剑却是死活都不能将之突破,死活都无法解除认主关系。

鉴于此,易峰在一边猎杀成群结队的出窍期妖兽的同时,还在寻找分神期的妖兽。

为首之人见墨蛟正与一分神后期妖兽搏杀,那风卷残云、昏天暗地的场面,不禁一阵心悸。而只有金丹后期修为的易峰却就浮立在一边,默默看着,跟个裁判似的,表情很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