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恰入眼而入心 第77章:风和日丽

恰入眼而入心

哎哟阿胖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58846

    连载(字)

58846位书友共同开启《恰入眼而入心》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7章:风和日丽

恰入眼而入心 哎哟阿胖 58846 2019-09-02

然后她拿了一把符纸给我,对我说:“先别考虑那个了,你把这些符纸都贴在家里面,保证一米内要有两张以上。”

她眼里的阴郁让佣人莫名的脊背挺直,慌张的看向陆雅,“明白,我明白。”陆雅这才很是满意的挥了挥手让佣人离开。

我的话宫弦并没有接腔,而是铁青着脸怒视着那名女子,许是他的眼神过于犀利。站在他身边的女子倒退了三步,“弦,你听我解释。我,我……”

我一脸无语的看着宫弦的背影。想不明白他怎么会如此的好说话了。

张兰兰认真的想了想,然后对我们道:“那个雨女,由于今天吸食了杨先生的精气,法力又强大了一些,因此她已经可以做到随意在雨伞跟杨先生的妹妹的身体之间随意互换。”

可是陆雅非但装作一副听不懂的样子,还蹦蹦跳跳的回了自己的房间。“太奶奶,我就知道你是不会介意的,我现在就去联系上门刷油漆的工人,你也赶紧洗个脸换个衣服过来吧。”

今日所见,确实是让我大开眼界。张兰兰的声音远处飘过来。明明张兰兰离我那么近,可是我却感觉她的声音忽远忽近。

于是丹凤又连忙将我的手机充上了电。

“别怕,木棍上有道家特制的杀妖药粉,她的身上沾上了药粉,法力已经消失,不要怕。”

场景重温,一点也没有变得好一点,仍然还是像第一次给我的感觉那样触目惊心。

我不敢贸然的去采食。

宫一谦被我给回绝了,失望的情绪溢于言表,但我也没有什么心情跟宫一谦在这里干站着,只能想着先回家看看家里目前情况怎么样。

我赶紧在他喝下去之前喊住了他:“如果,我是说如果,我跟你喝了这杯交杯酒,就是如果我喝了酒,然后孩子流掉了。你说这个责任算你的,还是算我的。而且如果要是不喝交杯酒就意味着以后的感情一定不顺。”

只见那个鬼怪在空中又变成了那个红色的雾气,甚至比我之前看到的还要更红的多。那团红色的雾气在空中哇哇直叫:“啊啊啊——怎么会这样,我明明都算好了,怎么才只有九百九十个怨气,就差十个了,怎么就少了呢。加上之前的,确实就是九百九十九。”

当我们来到了黄拓跋的家门口时。隔壁大妈很是热情地招呼我们。只是,我也从她的脸上看出了疑惑之色。似乎我们这个时间出现在这里是很不正常。

我顾不上去回答她的问话,高声问她:“大妈,你有没有屋内房间里的钥匙。”

那人真的是张兰兰,只是她的全身上下都罩上了一层灰色,就像是……死人的脸色。

“自作孽不可活。”宫弦说着,然后双手结印,一道白光闪过,把坑的洞口给封住了。也把白雾的惨叫声给隔绝在了洞里。

大后天实在是太久了,我等不了。本来时间就只剩个四五天的,还再浪费个两天,我岂不是不想活了。我还没这么想不开,要是真的如沈琳说的那个时间,我看我都不需要浪费这个时间在这里了。还不如跟张兰兰去选个棺材然后来个环球旅行来的痛快。

黑雾小心的回答,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

“是,大人,小的知道了。”黑雾又对着我们郑重的磕了三个响头,这才化成一缕黑雾飘走了。

张兰兰听说我要让鬼魂附在我身上的时候,在电话那头就直接开骂了。

她说这个话的时候,指甲变得尖利。我后退了两步,并且把她往门口推,路过桌子的时候,还不忘了把她的帽子给那在手中。

没想到我这一动,车子就滑动了起来,眼看着就往悬崖下奔过去。就在我尖叫出声,眼睁睁的看着汽车的两只前轮已经踏空时,我的心就已经冰透了。

“喂!你……”我气不过,第一次处理差评还被人口头上的侮辱。可是我的话才刚开口,却被曾大庆拉住了手,然后对我摇了摇头。

不过这个也只是我自己的臆想,因为在周围的迷雾都彻底的散去了的瞬间,我就彻底的打消了这些个不靠谱的念头。

我一边无聊的叹着气,一边将桌子上的圆珠笔放在手中不停的玩。一边锲而不舍的播打了一遍又一遍。当我播出第六次电话以后,就在我的耐心即将消耗殆尽时,对方总算是接了我的电话。

发觉到自己快要被淹死的时候,我准备浮起来。可是却感觉到自己的双脚被缠上了,我赶紧挣脱……可是却发现自己的双手也动不了了。

宫弦冷笑的说:“玩水死掉的人,死后就变成了水鬼。”

餐厅里坐着的人仿佛被我吓到了一样,试探的问了一句:“梦梦?”

见我不说话,张兰兰又说,“今天跟你做手术的应该只有一个医生,和一个护士。毕竟你的这件事情,我也不好让太多人在场,一方面是不方便我行事。第二方面是我怕有人口不言,把这件事情给传出去,指不定你我都要被抓去博物馆当生物活体研究。还有第三方面就是,人家这个周末上班,费用也是很高的,给你隐瞒这件事情,封口费肯定也是不少的。”

跟面前医生的态度很不同的是,我现在竟然紧张到不行,全身上下都开始发抖,感觉有一种直达心底的寒冷。

突然间,张飞神色惶惶的朝着左边望了两下,又朝着右边看了几眼。

“飞,飞天的人头?”我对于这种胡乱逛的人头的认知都还停留在最之前去张兰兰家里的时候,碰到的那个从飞机上就一直跟着我的那个东西。

“啊,这就完了。”听到此处,我还有心情想像着张飞一个大男人被吓晕了过去的模样,“噗呲”的笑了出声,也缓和了些刚才我那害怕的心悖。

但是司机是蛮辛苦的。我还可以一路东张西望的看看风景。而司机却只能全神贯注的看着前方。

看到手机开机的界面,我兴奋地蹦了起来,一把抱住张兰兰。当手机已经可以正式使用的时候,我连忙打开旺旺,翻到那一条差评的位置。

这一看,才终于让我大大的舒了一口气。然后再也没有精神去伪装了,轻松的感觉让我已经顾不上那么多。

最后,朱克直接走到了玫瑰花的面前,素手就伸上了它的身体,只见朱克的五个手指头微微用力,玫瑰花在顷刻间化作了粉末。

丹凤可能是第一次碰到这样的情况,当时就被吓得语无伦次:“这,这是什么情况?”

他的嘴巴里伸出了长长的獠牙,猩红的舌头带着一股恶臭味长长的垂直到地上。这个男人比之前碰到的那个女人还要恶心,我几乎看不下去了。

张兰兰瞥了一眼丹凤说道:“你买这个房子的时候,应该就知道这些传说吧。那些都是真的。还有就是,经常出来做恶的鬼,也算是都死了。而没有出来的鬼,多半也就只有晚上才会出来了,你要是喜欢这个地方也没关系,只要谨记那三个不成文的规定,就不会有事情。”

他皱着眉头,刚刚用来拍了我肩膀的手还没有来得及收回去。长的一表人才,但是眼珠子却十分浑浊。三十五岁的模样,加上下巴上还没有剃干净的胡须,就是一副成熟大叔的样子。

刚才我们看着是一模一样的情景,在小女孩的带路之下,场景就发生了变化。已经出现了我们走进来时所经过的那条山路。

却发现站在我跟前的是刚才那个去给我倒水的空姐。只见她手中端着一杯还冒着热气的水,关切的对我说:“女士?你怎么了,你没事吧。”

我连忙抓起那杯还没有喝完的水,又一口气的将水全部都喝完,方才觉得好了一点。我的邻坐一副坐立不安的样子,应该是感觉我这一动一动的太不正常了吧。

我知道,这样的伸手不见五指的情况才是正常的,

这一丝的清明让我疑惑不解,脑海里有些糊涂,不知道是前进还是后退。

想到此,我迅速的跑到门边上,把门打开来看了看门口站着的那个人,一下子就愣住了,说是来送补品,可是这补品,是要把我活活补到流鼻血的地步啊!

我呆呆的看了自己手里面这一堆东西,然后又看了一看那个匆匆离开的身影,我的心突然有些凌乱了,他对我的关心实在是太多了,我都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才好。

我的异常立即被宫弦发现。他回头看了我一眼,脸色巨变。道了一声:“不好。”在我还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时,他立即伸手在半空中划了一个圆圈,然后再一手拉一个,拉上了我跟兰兰,再伸出脚来对着蓝先生的身上踢了一脚,就把蓝先生踢进了他划上的圆圈里,同时也将我跟兰兰放了进去。

我是真怒了,别以为他是我的前男友,也别以为我还一直对他念念不忘,光是他这不尊敬我的这种做法,就可以让他与我的关系从此一刀两断了。尤其是他还不愿意跟我说实话。

任谁在深更半夜,别说是在陌生的地方,就是在自己熟悉的房间里,听到门外传来不知名的脚步声,都会心中惊骇不已吧!

正当我的心狂跳着,有人在我的耳边细细的吐气,这种熟悉的感觉令我心安不少,心中也狂喜。

那只老实的水牛还以为主要是想要它跑得快一些呢,于是撒足了脚力就开跑起来。此时又恰好是下坡的路上,随着水牛的急奔,差点儿没把我给甩了出去。“怎么会这样,会不会你女儿本来就不正常,跟娃娃没关系?”我说。

王先生说:“你要走也可以,但务必求你帮帮我们家欣欣。她还是个孩子,大好的前途不能毁了!雕像是从你家买的,你应该知道怎么办。”

第二天一早,陆雅的声音就在我的门外传来:“太奶奶,太奶奶,我可以进来么?”

我勉强的对陆雅笑了笑,低头直接给张兰兰发了个消息。张兰兰给我发来一张她在养伤的自拍照,别提有多励志了。

我刚想摆摆手表示自己什么也不想要,但又觉得未免太单调,“一杯清茶好了,记住不要太烫。”吩咐完这句我便抬脚想到凉亭,“对了,把鱼食也拿过来。”

张兰兰坐在我的旁边,见到我忙的焦头烂额。反而一阵没良心的坏笑:“咳咳,本小姐最近喜欢喝乌龙茶。”

可是我不能,因为我能看见,甚至还能够跟她们对话,所以我在无形中就已经被深深的拉下了水,想要上岸。远没有那么简单。

我恐惧的对张兰兰说:“你说老板到底知不知道有赶尸这个东西的?这个感觉已经干了好久了。”

这个兰兰也够直接的。我心中暗笑,不过心中也很好奇。想听听的士师傅怎么说。

“师傅,你为什么不去呢?这么好的一个机会,万一能够见到你想看到的人,那该多好。”我有些疑惑。换成是我知道了这么一条门路,我也许会去的。

就这样,我与这个恶灵就你不动我了不动的一时间都各自安静,其中我还不停的呵气,我是真冷,这点倒也不是装的。

回到老家后,几个亲戚见了我就问东问西的。“你最近在外面做什么工作啊?”

我脑海里嗡的一声,连忙摇头说,“没有,不可能。”

一边的吴兵傻眼了,满脸不解的问我,“怎么回事?”

说完他就迈着张狂的步子朝我逼近,我大气都不敢出一口的说,“你别过来……”

我好奇的问:“小月?你怎么了。”

听到骨头汤三个字,当时我就丧失了想吃东西的欲望。强忍着胃里面的那股反胃的感觉,我对小月说:“都行,我随意。除了骨头汤,别的都好说。你随便点吧,毕竟你今天心情不好。”

“别装了,只要是进这个家门的人,都会被宝贝所掌控,你们卖的什么关子我早就知道了。”欣欣说完又咳嗽起来,她的身体看起来很弱。

于是我们俩一起抓小鬼,小鬼在房里上窜下跳的,最后躲到了我们进不去的床底下。张兰兰激动拍腿的说,“这个鬼太狡猾了,竟然还能从雕像里跑出来?一定不是一般的小鬼,应该是小鬼中最恶毒的一种,跟母体一起胎死腹中的!叫什么来着?反正很毒就是!”

欣欣红着双眼大喊道:“我要杀了你!”说完她就猛地朝王先生冲过去,还好他的力气大,一把制住了欣欣,夺门而逃。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不知不觉的抓着张兰兰的手,张兰兰总是一副阳气特别旺盛的样子,手无论什么时候都是暖暖的。

张兰兰久久的沉默:“你还感觉不到吗?那根本就不是什么真正的华先生和华夫人。你看他们刚刚敲门的时候,我们两个人的名字,一个都说不上来。还有那个小孩子的哭声,都是鬼罢了。我们要是真的开了门,我都不知道那么多恶鬼,我能不能救得下你了。”

对面发过来的短信,语气已经没有之前的那么轻快了,反而是一种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的冷冰冰的。只见他回道:“我呢,是专门研究插花艺术的。而我也认为,在美丽的设计出来的插花形状。就必须要给它配上一些能够般配的花瓶。所以当我看到这个花瓶的时候,我几乎毫不犹豫的就买了下来。”

手机铃声还在想,我随意的瞄了一眼时间,然后捂着被子说道:“已经四点五十分了。”

张开嘴舌头都要被冻掉,我没办法联系宫弦。不过这个项链所到之处,但是让我感觉到一些温暖。我也就索性将它解了下来,紧紧地握在手上。

只见他不停的咧着嘴笑,嘴巴里的牙齿发出了一种恶臭味。甚至从喉咙的深处都还爬出了白色的咀。

我跟宫弦结婚那么长时间了,他不是冷着脸就是阴森森的如鬼魅般的周身都充满着寒气,我还真没有看到过他如常人般的这样开怀大笑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