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恰入眼而入心 第176章:无亲无故

恰入眼而入心

哎哟阿胖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58846

    连载(字)

58846位书友共同开启《恰入眼而入心》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76章:无亲无故

恰入眼而入心 哎哟阿胖 58846 2019-09-02

陈晴风仅仅握起拳头。他绝对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既然威廉士来华夏了,那么他就别想活着离开。

“不在乎便不在乎,左右我自己也不在乎。我们一家三口一起死在宫里,也没有什么不好的。想要从我手中抢走太子?你在做梦。”顾千城说完,就抱着龙宝往内室走去,摆明不愿意与景炎多谈。

他不想去看顾千城那张死人脸!

“时辰还早,陪要本王下盘棋。”秦寂言怕顾千城多想,拿出棋盘放在茶几上,完全不容顾千城的拒绝。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顾千城只能认命的趴在秦寂言的背上,让秦寂言背着她离开。

毫不知情的五个暗卫,聚在不远处的火堆旁,虽然不敢光明正大的打量秦寂言和顾千城,可还是时不时用眼角余光扫一扫,偶尔凑在一起小声的嘀咕两句。

景炎通红的眸子闪过一抹杀意,“皇太孙与顾千城到哪了?”

另外,江家虽然富庶,可却不是大富之家,家里的东西虽不至于一人一份,可也不会有多余,完全没有多养了一个人的痕迹。

顾千城心里狂笑,面上却一脸严肃的道:“传出来多少天了?”不知秦殿下知道了,她今天才知晓这件事,会不会郁闷得撞墙。

小太监一脸喜意的道:“日前,秦王殿下得到消息,说是药王谷有长生果。秦王殿下从北齐折回后,欲前往药王谷,为圣上求取长生果。”

“你是最好的饵,要是让北齐人知道你出现在这里,北齐人会选择放走凤家军,而对你下手。”别说一万,就是十万凤家军也比不上一个秦寂言。

没有人,甚至连马蹄印都没有。

“破就好了,今晚可以睡个好觉了。”顾千城拍了拍心口,悬在头顶上的那把刀,总算是消失了。

老太爷浑浊的眸子闪过一丝欢喜,眸中泛着泪光,紧紧地握住顾千城的手,激动的晃了晃,“好孩子,好孩子你受委屈了,祖父,祖父对不起你,都是祖父的错,都是祖父的错。”

“谁告诉你,朕要立后?”秦寂言本就为这事不高兴,现在唐万斤再三问起,无疑是撞到枪口了。

“我苦命的女儿呀,你以后要怎么办呀,都是那个小贱人害的……我诅咒她和她娘一样,不得好死。”

“娘,娘……我不要做妾,我不要做妾。”顾千雪说着说着,就扑倒在顾夫人的怀里:“娘,我要怎么办,我要怎么办……”

不急,他们有的时间,慢慢来。

他这么急着赶回北岭,当然不是为了邀功,他是想要亲眼看一看唐万斤“表演”徒手碎大山的绝技。

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粥,顾家人是守本分,可顾老夫人这位贵妃之母却是骄纵不可一世,做出刨媳妇坟的事。

声音的主人,季诺,此时正站在窗前,背对着北齐皇帝,看不到他的脸,只露出一个美丽的背影,可仅从一个背影,就能给了无限的遐想,让人不由自主的在脑中幻想,这个男人长得有多好。

拿到了火焰果,他和千城都没有事。这世间再也没有比这更幸福的事。

“咄咄咄……”第一批利箭飞射而出,可因距离原因,他们并没有射中人,只逼得术数师一行连连后退。

有脑子的人都知道,秦王要是骑马的话,即使周身保护他的将士再多,危险也比在马车里大,可北齐人提了出来,要不答应那岂不是显得大秦秦王很没种?

“殿下……”好凶残。

“刺杀太上皇,破坏圣上的登基大典,实在是可恶,长生门目中无人,当诛之。”一干朝臣气愤不已,几个热血的将军更是恨不得撩起衣袖,抡起拳头与人干一架。

言倾抿着唇,一副不愿意说话的样子,御林军统领几次想要开口,可看到言倾冷峻严肃的样子,到嘴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来。直到两人走到宫门口,御林军统领才硬着头皮道:“言将军,一个月内揖拿刺客,你可有把握?”

想到这里,众朝臣虽然心里不认同,可还是没有一个人敢多说,可当他们听到先太子妃的谥号时,又是一阵纠结。

“行动。”领头的暗卫手一扬,就从油纸布里取出一个火药包,引线一点,啪吱啪吱的火花闪过,却因为寒风太冷冽,也就没有传到天牢官差的耳朵里去。

没错,暗卫的目标是一号牢房的人。

秦寂言经常与太上皇对弈,只看一眼就明白了封似锦的用意,不由得点头称赞,“你很好。”真的很好,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能懂太上皇的心情,最主要还敢在他面前表露出来,这胆子真不是一般的大。

顾家老太爷看到焦大人催缴银子的信,直接愣住了,“一百六十万两?这,这怎么可能?”

顾承志还是吓得大喊:“你是下人,娘说了,打死活该,不关我的事,不是我打死你的,你不要来找我,不要,不要……”

老夫人冷冷地看了她们一眼,把人挥得远远的,不让她们靠近,有事她直接叫二夫人,也不愿意在用这些关键时刻,不顾主子死活的下人。

他的第十八房小妾,上个月查出怀了身孕,大夫说是儿子。这是他第一个儿子呀,他说什么也不能死,就是要死也得把女人、儿子安顿好。

秦寂言打开车门,一个闪身就不见了……

不好,落入封老爷子的圈套了!

没有任何意外秦寂言又输了,不过这次只输了八个子,倒是让老皇帝刮目相看,忍不住问了一句:“不错,进步了,这段时间研究棋谱了?”

这宗案子审理的很详细,旁听的人和死者家属都知道,程家也是受害人,他们那位大小姐呆呆傻傻,被人用邪药控制住了,面对程家的道歉和赔偿,死者家属虽然不愿意接受,可也没有为难。

他们为了活下去,会很忙,很辛苦,会没有时间做坏事,想坏事。

顾千城待到锦衣卫首领走后,才轻声说道:“就怕有些人家,把人藏了起来,谎报死亡。”锦衣卫只能让活人喝药,有心人想要是藏起来,他们还真的找不到。

“寂言,你胆子不小,居然敢过来。”赵王见到秦寂言打马而来,嘴角一抽。

“可……”想到秦殿下离去前那番话,幕僚们终是觉得不妥。

顾千城嘴角一歪,默默地将手上的纸放回原地,只当自己什么也没有看到。

顾国公一向养尊处优,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

她这次不仅走眼了,还走眼走到天边去了,什么凤将人,对方直接是外族人好不好!

解气了,顾千城拍了拍手,开始考虑自己的问题……

想了半天,顾千城发现还是树上最安全,而她之前呆的那棵树上,还有一条腰带在,她要回去的话,把腰带绑在身上,那就不容易掉下来了。

顾千城恨死自己了!

这具身体实在太弱了,她身体受伤不说,为了安抚这匹马,她的精神力严肃透支,她已经无力把这匹马解救出来,只能找人帮忙。

“皇上这是要改变主意?”焦向笛一向直接,这里没有外人,焦向笛想说什么便说什么。

凭焦向笛的才学,只要不跟这两人同一年科举,要摘得状元也不是难事,可偏偏……

北齐太后刚降下的怒火又有上升的迹象,幸得摄政王反应快,抢一句话,“太后娘娘,您看,您是不是先坐回去?”

西胡公主的儿子?顾千城抬头,疑惑地地看着秦寂:秦王殿下这是什么意思?

“我不会有事,殿下应该很清楚,景炎不会杀我,而景炎要的也不是江南,他已经在准备撤离了。”顾千城想,景庄的人不防备她,就是为了让她把这件事说给秦寂言听。

景炎要是不撤离,他在江南经营的势力,很快就会被朝廷大军剿灭。

老管家一走,子期与子诺就闹了起来,“大哥,你为什么要臣服于长生门?这样我们辛苦创建暗风楼还有什么意义?”好不容易可以自立为了王,可还没有几天,又被打回了原形,这叫他们怎么甘心!

“发生命案找衙门,不是正常程序吗?我哪里又错了。”渣爹的事顾千城实在不知如何解释,她能告诉秦寂言她根本没有把渣爹的死当回事,所以根本不记得找秦寂言吗?

“好嘛,好嘛,我知道错了。下次不管遇到什么事,我一定第一时间找你。”前一秒还信誓旦旦的说要秦寂言好看的顾千城,见秦寂言真的生气,立刻服软了。

拼装备,拼人力,拼地理优势,他确实比不上长生门,可他手中有忠心蛊的解药。虽然不多,但长生门的人并不知晓,有这些所谓的解药在,他必能让长生门内部大乱。

灰衣人迟疑了一下,抬头看了圣后一眼,见圣后闭上眼,灰衣人不敢多言,快步上前,拿了盒子就走。

秦寂言本想从秋离嘴里,问出他父亲的骸骨在哪,却不想秋离那么没用,一粒假的解药就了结了他的性命。

封首辅一开口,凤老将军也跟着道:“圣上,算算时间京郊大营的兵马该到了。圣上此时下山就能遇上他们,有京郊大营的兵马保护,圣上定能安全回宫。”

她想像中的大战呢?

“承欢很有天赋。”言倾看到承欢的安排,不由得赞道。

虽然他们自己也是伤痕累累,有几个少年直接累得爬不起来,可他们却是真正的凭自己的实力,打赢了武力值明显高于自己的土匪。

“千城,你的情三叔记下了,以后要用得上三叔的地方,你尽管开口。”顾三叔扶着顾千城上了马车,心里说不出来的感激。

顾千城只当没有停听,将随时携带的小蜡烛一一点燃,把这一片小小的天地照亮后,顾千城开始检验……

“说不过你,总之少喝一些,别伤了胃,而且……山楂这东西少吃,要喜欢酸甜的东西,你让人熬酸梅汤。”山楂易导致小产,顾千城现在的情况不一般,这类的东西还是少吃为妙。

“真的?”秦寂言终于有软化的迹象,“心里也不会想?一点也不?”

女人的青春很短暂,而这个时代女人的青春更短暂。她现在十六岁,要过了十八岁还未出嫁,她估计就嫁不出去了,要去家庙和老夫人为伴了。

老太爷说得没有错,言家确实是一个不错的选择。错过言家了,她恐怕遇不到更好的人家,可是……

子车的实力秦寂言是知道的,而且子车是一张王牌,一张没有人知道的王牌,有子车同行,他江南一行会很安全。

“苦夏!”顾千城给出十分合理的答案,可是……

真当他第一天认识顾千城。

“那就好。”景炎点了点头,然后……两人之间有片刻的沉默,顾千城正想着要不要说点什么缓解一下气氛,就见下人来报:“庄主,小姐,用膳了。”

“北齐人勇猛擅战,名不虚传。”秦王殿下看罢,真心赞道。

说话间,武毅将顾千城丢下的那块令牌拿了出来,双手奉上。

京城就这么点大,很多事放在台面下的事皇上不知,可这些人却多少会知道一些。就算不知也没有关系,捏造罪名,含沙射影会不会?

理智回笼,他们似乎也明白了什么,可是刚刚吵的太欢,他们似乎说太多了?

她可怜的女儿……

当然,和悲伤难过相比,找出凶手对顾千城来说更重要,她无法眼睁睁地看着杀死孙妈妈的凶手,逍遥法外……

孙妈妈连珠带炮的问道,不等顾千城回答,又说要冲出去找老太爷给顾千城做主。

这府中,也只有老太爷会顾忌面子,稍微公正一些。

顾千城对棋局的胜负看得很平淡,即使输了棋也没有什么恼的,安安静静地把棋子放好,算了算时间,知道厨房没有这么快收拾好鱼,便问老爷子:“还下吗?”

是以,当那几个闹事的官员,穿着朝服出现在城门口,立刻引来众多百姓的侧目,不少人都悄悄的问身边的人:“咦,这可是一品大员,怎么来城门口了?而且还不止一位?”

那些看热闹的人,都影响了其他人正常进出城了,到底是谁在扰民?

“殿下,有发现……”此时,站在殿门口挖土的暗卫,突然大叫起来,破坏了秦寂言和顾千城之间的美好气氛。

官员任务,一年一考核,三年一调动。三年后他封似锦一定会从西北回来,三年后离封家与顾家的五年之约也只剩下一年。

秦寂言高调的回京,西胡与赵王那里自然是瞒不住的,两人第一时间就收到了消息,赵王“哐”的一声,将热腾腾的药碗打碎了。

赵王三个嫡子,两个废了,剩下的秦云楚看着越来越有手段了,这些心腹也不敢得罪秦云楚呀。

至于他和千城?

“老太爷问起就说,没问就算了,这种小事不要劳烦他。”说了又怎么样,老太爷当初宁可牺牲承意也不敢得罪东其侯,现在又怎么会为了承欢,得罪握有实权的程将军。

没错,这条船就是秦寂言的船,到了夜晚,他们不熟路,便放缓了速度,不想让子车碰上了。

“子车?”秦寂言转身,脸色微变,“快,把人拉上来。”

没办法,子车指的方向,正好和他们是反方向,要救顾千城他们必须折回去。

可惜,他的喊话还没有说完,秦寂言就出手了。

圣后把活火山的地址给了秦寂言,转身就派了一队兵马,从另一条道赶去活火山,拦截秦寂言与顾千城。

秦寂言一脸无奈,“你这么调皮,你夫君压力很大。”

“不许笑,我们说正事呢。”哄人的时候不觉得,现在回想一下,顾千城也觉得自己装傻卖蠢的样子,实在有够蠢的。

“承欢,你想吃什么,想要什么和父亲说,父亲一定给你办到。”顾二爷想来也想去,也只想到这一句。

“要姐姐吹吹?”顾千城这是玩笑,可承欢却当真了,用力点头:“好。”

“秦王殿下,你能找到小的神女像吗?我想看看小的神女像,和神女庙的神女像,有什么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