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圣安娜网站 > 第74章:众志成城

第74章:众志成城

圣安娜网站 | 作者:彼岸孟婆| 更新时间:2019-09-02

见到那侧脸,莫名的就令滕青山远远跟着。

“做凤凰?哼,看着吧,别看那滕青山现在怎么风光!明天,他就跟臧锋师兄比试了!我就不信,那滕青山能是臧锋师兄对手。”绿衣少女哼声说道。

一个是过去归元宗公认的年轻一代第一人‘臧锋’,而另外一个,是加入归元宗不足一年,就声名鹊起,年仅十七岁,足以名列《地榜》的强者‘滕青山’。

滕青山笑了。

“所有百夫长,每一台阶站二人!依次往下站,都站在殿外。”一袭黑『色』劲装的冀鸿大声喝道,跟在人群后面的百夫长们都恭声应命,这次大殿聚集,就连黑甲军百夫长都没资格进大殿,只能在殿外。

大殿内,待得诸葛元洪坐下,其他人才都坐下。

“统领的‘玄铁重甲’,果然是最重的。”一托在手上,滕青山就清楚重量。百夫长的‘赤铁重甲’,连战靴、头盔等一整套,加起来足有两百余斤。而都统的一整套寒铁战甲,则有过三百斤。毕竟单单一个寒铁内甲就数十斤了。

“那滕青山,可是能斩杀《地榜》高手的!”

“出枪吧。”诸葛元洪淡笑站在原地。

“嗯?它看到我?”滕青山见这赤鳞兽朝这边走过来,特别那眼神中的杀意,令他心底一惊,随即冷然一笑,“不过……这头赤鳞兽,恐怕还不知道我也看到它吧。”滕青山看了赤鳞兽一眼,便不看了。

“呼!”体内运转《天涯行》功法,身体力量也爆发到极致,滕青山一窜就窜到了赤鳞兽的一侧,随即毫不留情地力量灌入右臂,手中轮回枪瞬间化为了锥子,极速刺向赤鳞兽后脑位置,在靠近一瞬间——

如果隐藏实力,要杀这银发老者,很难!

“蓬!”

“躲的挺快嘛!”银发老者冷笑道。

“轰!”

“咔嚓!”

“哈哈……”一阵大笑声,那灰『色』身影前亮起一阵刀光,只听得金属撞击声。大量的暗器便跌落到岩浆流中,迅疾地融化,成为岩浆流的一部分。

“呼!”“呼!”

第六个人,是一个脸上有着疤痕的老女人。一柄弯刀,使用的神出鬼没。

“嗤!”

一窜,一卷,黑火灵果便没了。

银发老者刚挡下这一枪便感觉到这一枪中蕴含的奇特螺旋劲道,仿佛要将手中的战刀给卷飞,银发老者心底一沉:“哼,不能在这和这小子浪费时间!速战速决!”只听得一连窜的刺眼刀光亮起!

滕青山一声暴喝,速度瞬间飙升三四成,也迅速地追了出去。

“滕青山不弱,只是那王陨身法诡异灵活。真正厮杀,二人谁输谁赢,还难说呢。你没看到,那黑白二位长老,联手都没压制地住滕青山。这份手段,啧啧……据说,滕青山才十七岁呢。”

那些高手们都感到,今后几天要受难了。

虽然说岩浆湖边上,足有数十丈。

秃顶老者三角眼中寒光闪烁,同时‘锵’的一声,拔出了腰间的两柄短刀。

秃顶老者脸上浮现一丝得『色』。

“这另一条通道的通道口,竟然是潭底。”冀鸿感叹道。

须知,少岛主‘古世友’休息的地方,周围十余丈内都不敢有其他人靠近,唯恐惹得‘青湖岛’高手们不高兴。

古世友脸『色』这才好看些。

滕青山他们三人也愣住了!

一边跑,滕青山还看着周围,在岩浆流周围,石头等固体泛着暗黑『色』,至于旁边的山壁等,表层隐隐泛半白『色』,滕青山走过去手一『摸』,就有碎石粉漱漱滚落,当然,除了表层外,里层还是很坚硬的。

如今的赤鳞兽,后天强者对他几乎没威胁。

『揉』了『揉』右腿腿弯,精瘦汉子站起身转头看向滕青山,挤出一丝笑容:“归元宗各位好汉,你们……”

滕青山背负着轮回枪,一跃便是近十丈高,脚下再一点,就到了洞『穴』口,迅速窜进去。

“哪冒出来的高手!”古世友心底纳闷的很,他名列《潜龙榜》第一,又是《地榜》第四十八,挑战他的人当然很多。他也乐得接战,不过,他凡是出手,必定令对手重伤、残废,乃至死亡。

时而狂猛,时而阴险诡异。

“这股意境……”滕青山交叉使用着这两招,在不断应付司马峰的同时,竟然体会到当初练习‘三体式’那种阴阳交替的意境,“这两招,应该,应该是这样!”在滕青山手里,两招枪法缓缓变化着。

许多实力一般的武者,闹腾的最厉害,之前他们嘲笑滕青山,现在拼命地夸赞。其实新一期的《地榜》还未出来,根本无法确定,万象门是否真的会将滕青山,列入新一期的《地榜》中。

“穿银白『色』衣服的,另外一个短衫青年是挑战者。”冀鸿说道。

如果他击败滕青山,将踩着滕青山的肩膀,名传天下。

“昨天下午,怎么楚郡的楚城里,铁衣门派出了一支上百人的精英高手队伍,赶往徐阳郡呢。那队伍为首的是铁衣门的长老‘魏苍龙’。十年前,他可是曾名列《地榜》的高手。”在这独臂男子身后不远处,一桌上几个武者开始谈论起来。

“小二!结账!”独臂男子淡漠道。

此刻,相比较于黑火灵果,滕青山对黑火灵根更加渴望。

“都统,你看到那怪物了?”杜洪笑着道。

滕青虎也兴奋起来。

“不过我看的书中,并没记载它喜欢吃人。”杜洪说道,“赤鳞兽,我看再过一个月,就能完全成熟,变成过两丈高!它想要再蜕变,只能吃黑火灵果!我们要做的,就是夺那黑火灵果!”

大厅里,只剩下滕青山、冀鸿、关绿。

单论刀法,比之自己的枪法,也相差不大。自己重伤孟田,靠的是轮回枪长度占优,才略胜一筹。能一招杀死孟田,靠的是可怕的巨力!

“没实力,还来找那黑『色』怪物,真是找死。昨天看到黑『色』怪物的,可是一个二流武者。连二流武者,都看不清怪物移动,单单那速度,就够可怕了。”段侯感叹道,“不过秦狼兄,看气度,就像个高手。”

商人远行,一般会和其他诸多商人集结起来。

其中范氏兄弟,扮作普通行脚商人,带着四箱货物赶往楚郡。

滕青山看过去,那靳涛正独自一人站在角落,依靠着木桩闭眼养神。

滕青山也跃上了屋顶,控制内劲抵消身体重量,身轻如燕,飞速行进在屋顶上,一口气直接冲到了金家庄的东北位置,而后盘膝坐在一家屋顶上,开始盘膝静坐,静等那个黑『色』怪兽到来。

每天有怪物,谁家堂屋敢不关门?

“好可怕的身体,似乎有近一丈高,有四蹄……全身覆盖着密集鳞片,那鳞片还真是……”段侯心底一寒,他可是一流武者,一记飞刀竟然『射』不穿怪物的鳞片。段侯在那短短霎那,黑夜当中,只是模糊看到。

“嗖!”滕青山猛地一跃,直接跃到那妖兽上空。

“吼!”那妖兽仰头,张开血盆大口,就要一口咬来。

然而,就在滕青山跳下悬崖,落到峡谷底部的落脚点上方,大概二十丈处的崖壁上,正有一处凹陷下去,而那头妖兽的四蹄利爪,轻易地『插』入岩石中,庞大的身体蜷缩在这凹陷区域内。

滕青山也不隐瞒:“那妖兽可以突然全身变得通红,速度激增,一下子将我甩掉了。”

“找死!”滕青山速度也是飞速冲去,一道血『色』人影和一道黑『色』人影,一前一后,就冲入了荒野黑暗当中。

呼!

轻功——天涯行!

高温,滕青山同样能承受数百度高温。

“哈哈……要谢,就等到了你那,让我这些兄弟们好好歇息一晚上吧。这半个月一路劳顿,大家就是晚上睡觉,都不敢松懈啊。”滕青山笑着说道,现在大家心情都轻松的很,距离目的地已经很近了。

滕青山听得一惊。

“你们这些人。”杜洪一身重甲,冷漠看向另外一些人,“朝旁边挤挤,让出一张桌子来!”

油灯悄无声息的烧着。

大当家了,货物和所有金银,我放你们活命!”

那大当家一窒。

……

“杀了他,快,上,杀了他!”大当家大惊,“铁链,铁链,困住他!”

“住手!”

滕青山一声暴喝,在天地间回『荡』,冷厉的目光扫向周围,那些马贼们完全被惊呆了。连黑甲军军士、车队的护卫们、朱崇石他们都震惊得看着这一幕。

这是滕青山靠个人实力弄到的。在黑甲军,如果一支黑甲军队伍扫平一伙强盗,即使军官没出力,得到的金银,都是军官占大头。更何况这一战,黑甲军军士们一人都没有出力。

……

“小猫……”滕青山喃喃道。

官道上,荒郊野外的客栈稀少。这是因为孤零零一个客栈在那,很容易被强盗土匪打劫。凡是能在荒郊野外开客栈的,都是有背景有实力的!

那短衫汉子连恭维笑道:“有孟老出马,肯定马到功成。不过孟老,这徐阳郡盛传,朱九爷他请的黑甲军人马中那位都统,是个厉害高手!”

“都统大人,我,我现在拿不出这么多银子啊,一盏茶时间,太短太短了啊!”大当家急的都快哭了。

滕青山冷漠瞥了那柄饮血刀:“这柄刀,作价十万两!”

车队这一方心情轻松,谈笑风生。可是马贼这边就『乱』了,普通马贼们惊恐不已,就刚才那么一会儿,就被滕青山杀了两百多名马贼。还有大当家身旁最精英的四名马贼,连还手之力都没就死了。

黑甲军人马包括滕青山一共二十三人,其他人都按照命令全穿着整套重甲,唯有滕青山,仅仅穿了内甲,护腿、护臂,其他都没穿。对滕青山而言……这寒铁重甲单单论防御力,怕还不及自己的身体!

朱童的父亲,只能算是一个小商人。而朱童十岁时,就开起了‘凤阳酒楼’,仅仅三年,凤阳酒楼几乎遍布整个扬州,为他赚了大量钱财。凭借这基础,朱童开始逐步渗入各个行业。

这天下间崇拜‘朱童’的人太多太多。

的确,天下间谁敢说朱童蠢?就是人家朱童真的做一件蠢事,肯定也会有人说,朱童做这事情别有深意,不是一般人能明白的。

“嗯?”冀鸿有些惊讶,“那个滕青虎,厉害的有两招,一招狂暴狠辣,另外一招诡异阴险,怎么了?不过那枪法,我归元宗好像并没有。”

诸葛元洪点头:“《烈火枪诀》每一招威力一般,可滕青虎那两招,我确定,是从《烈火枪诀》中融合创造出来的!不过,那滕青虎实力一般,只学会两招。我估计,那滕青山自己,将《烈火枪诀》领悟融合,创出的枪法,应该不止两招。而且那招式威力,应该比滕青虎施展的更大!”

大当家沉默了起来。

“黑甲军的马匹,那都是好马!你看清楚马的『毛』『色』了吗?”大当家询问道。

这些都能看出马的『毛』『色』来。

……

加上十人为一个队,彼此辅助,十人冲杀,可以说是绞肉机。

“你别在得意了,老子我才杀六个,你这冲在最前面的,就是占便宜啊。”

“紫金偷盗,兄弟你也算是因祸得福。”桂庆神秘道,“你查出,那害白崎残废的凶手身份了么?”

来的时候,滕青山是百夫长,滕青虎是伍长。

黑甲军战马飞奔,迅疾的前进官道上。

杜洪点头,随即朗声道:“出发!”

“哈哈,是不是那滕青山实力太强,你刘三,才有意结交的?”一身白衫的中年男子哈哈笑道,“不过你运气真不错,这滕青山刚进黑甲军不久,就成了都统。还是宗主亲自任命。宗主对他,可是很优待啊……他现在年纪轻轻,以后定是前途无量。你也算有眼光,交到这样的朋友。”

杜洪压低声音道:“城主,我们都统大人他暂时和我们分道,回他老家了。”杨柯恍然,笑着点头:“青山他就是我宜城人,嗯,是该回家看看。好了,大家赶路也累了,还是赶紧吃饭、歇息吧。将战马,交给我们就行了。”

“哈哈,二叔!连叔!”滕青山跳下马,除掉头盔,便和周围的族人们打招呼。

整个练武场热闹的很。

“要到年底啊。”青雨有些失望。

“哼,哥,别提这个了。”青雨哼声道,“那些提亲的一个个,别说和哥你比了,连青虎表哥都赶不上。”

万凡祥立即朝四周一看,随即笑道:“怕什么,统领大人再厉害也是后天高手,离的远,他也听不到咱们说话。对了,现在那白崎残废了,你说,咱们这一营的新任都统,会是谁?”

“大人。”滕青山躬身。

“属下,拜见都统大人!”刘和忽然向滕青山躬身道。

那柳天血祖师,好歹有两条腿,可他白崎就一条腿。

“唐,唐含!”白崎想起那人的事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