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如出一辙
作者: 心芮霖章节字数:28235万

以前确实有不少天级高手来此,但却全部被这团本源之光轰杀,唯有一位天级高手例外了,他成功突破入了这团本源之光,随即便陷入死寂。

“呵呵,这个你就不用操心了。那凌灵乃是明火宗弟子,修为还不到融合期,根本不可能乘传送阵离开这个星球。而且,我飞庐山其实距离明火宗并不遥远,以后你有的是机会报仇。”星尘子笑着宽慰易峰一句。“这么多人欺负一个小姑娘,你们不觉得羞愧吗?”

这种情形表明,不多时后易峰丹田之中就出现一个崭新的能量集散中枢。

许是小星球感受到了易峰的怪异,当即涌出一股股浩荡的能量,竟是将易峰直接排斥出了小星球的表面。

“小子,你刚刚晋级创世级,本来有我有一桩莫大机缘想要捎带上你,既然你如此狠辣,就不要怪老夫了!”

随着咒语声的响起,那金牌继续涨大,同时不住地颤抖着,一股股令易峰都感觉心悸的气势波动激荡开来。

可偏偏易峰并不是背信弃义的小人,他虽然对云浮宗没有什么感情,但对师傅星尘子却是十分敬重的。若是自己就这么走了,对自己寄予了全部希望的星尘子肯定会非常伤心。

被易峰如此盯着,九魅狐妖顿时觉得自己一切都做了无用功,也不知道是因为委屈还是因为什么,她竟是矮下身子,双臂环绕胸前,露出均匀的后背,抽泣了起来。

易峰这边也是一样,功力由于太过高级,进步不是很明显,但易峰的功力现在只有浑厚程度的区别,并没有什么所谓的境界。对于功力,易峰也只需要不断壮大十系神灵之力的储量就行了。可是,魂力的进步却显得弥足珍贵。

“哦?前辈快说!”易峰听此,眼睛不由得一阵闪亮。

“你可能还不知道,我以炼丹、炼器为自己专长,许多年来,倒是还有几粒神丹的。虽然神丹炼制得都不算高级,也不算很成功,但却可以解燃眉之急!来来来,这有几颗蕴神丹,吃一颗就能让你魂力直到帝级后期,两颗足以让你魂力超过寻常帝君,三颗便能直越到神级。”南宫老怪一边说着,一边取出了一个小玉瓶,其中正有几颗闪着绿光的药丸,看上去确实不凡。

易峰刚落下行走了百里不到,有几个鬼鬼祟祟的仙人却是出现在他的仙识之中。

很显然,那霞衣女子早就发现了易峰在一旁窥视,只是到了此时方才动手,有点像偷袭一般地动手,可能就为了能够有十足的把握留下易峰。

“小子,这女子的灵魂修为极高,若是她对你搜魂,我也没有办法阻止。”

知道自己修为低,虽然不报获胜的希望,但总要出手表示一下才行,若是等对方先出手,自己恐怕连一招都扛不过去。思及至此,年轻弟子也不再犹豫,取出一把银光闪闪的飞剑,却是只有中品宝器的品质。

而易峰让九魅狐妖逃走时,因为那张巨脸实在太强,他便让九魅狐妖等无论如何都不要回来,九魅狐妖等为了不拖易峰的后腿,此时恐怕早已经逃远了。

梦嫣仙子也没有言语,只是咬了咬自己的红唇,很坚定地跟了上去,却是被一位剑宗高手拉住,那高手说道:“嫣儿,你实力尚弱,虽然得了神宝,也未必有实力继续闯下去。我们在后面估计也是自保困难,无暇顾你,你还是先回剑宗吧。”

如易峰这般修士,已经在许多系法则上取得圆满之境,根本不需去破解什么法则奥义,一眼看破本源,无拘无束,神游四方,这便是天级高手的表现,虽然易峰没有晋入天级,但也差不太多,已经初具天级高手的威能。

以易峰的实力,从神界大陆升入天界,只用了几息时间而已,昔日高不可攀的神界星空,如今已经被易峰踩在了脚下。

斩天剑在光幕没有合拢之前,倒飞出来,落到易峰手中,而光幕又凝实了几分。

然而,不受压制的九系神灵之力,却是在鬼灵体内爆发出比负极能量还要强大的威势来,鬼灵的筋脉根根断裂,丹田之中的能量核心也被完全包裹。

出于好奇,易峰也用化虚的魂力将九块石碑的内容刻入记忆之中,他能猜到,九块石碑之中的内容必定不凡,或许会对自己有很大作用。

可以猜到,幽冥死域的笼罩范围已经逐步缩小,而保护着幽冥死城的禁制似乎也被轰破了,四面八方都有着无数修士正在入城与不死生物进行殊死搏杀。

不过,易峰却有了自己的算计,若是让这位貌美无比的空间主宰帮助自己,是不是她一样能够把自己再送回去呢?

4000字大章,算作2更,今天已经四更,稍晚还有第5更。“这是一头渡劫中期的冰霜巨龙,乃是神兽,有着非常强大的天赋神通绝对冰封,你必须要趁着它的天赋神通没有发动之前便将它干掉,否则你就算法宝很强,恐怕胜算也不大。”斩天对易峰提醒了一句。

就算是找到那花猫,就算是将储物戒指取了回来,可若是出不去就麻烦了。

不过,易峰也没有想太多,事情总得一件一件地办,还是先弄回来自己的储物戒指。

向山洞里面一直走着,所幸的是山洞里并没有丝毫的危险气机,只是有点幽深,有点空寂,让易峰心中还是毛毛的。

分神后期修士接住自己的上品灵剑后,竟是发现上面出现了几丝裂纹,心中更加笃定易峰手中的飞剑乃是极品灵器。

整个帝都,都为之瑟瑟发抖,全城的民众也纷纷抬头,将目光锁定未名湖的位置。

“最近我一直心神不宁,觉得似乎要有大事发生,故而出关来,唤你们过来,就是让你们注意点,把你们的手下都派出去,争取多掌握一些情况。”中年修士不无忧虑地说道。

在前方,肉眼看不太远,但耳朵里却传来了咔咔的声音。

如此让易峰也颇为郁闷,自己再想拿下一群仙人来诱骗仙君,貌似比较苦难。

易峰岂会在此久留,趁着三位散魔疑惑之际,他就全力驱使斩天剑向北方逃去,而斩天则是在他脑海里苦笑一声,淡然说道:“跑吧,即便是你速度再提升一倍,也不可能逃出这三位老魔之手。”

对手并不会与小黑单挑,三万多妖兽同时扑了过来,它们的头目也就是那只大乘期上位神兽狮虎兽,却是依然在大军后方,双目凝视着小黑,并未发动。

而又是一整天时间过去,易峰等人却是到了一座大山脚下,一棵长满了果子的高大果树出现在大家视线之中。

前面下界的神界高手,除了南宫家族的神君外,前面两位都遭遇了匪夷所思的下场,似乎要制裁易峰乃是一件不好的选择。

利用强悍的魂力修为,易峰的意念可以覆盖很远,他开始寻觅那些强大的不死生物,同时想办法稳定自己的魂珠。

四颗魂珠围绕着这位主神级的不死强者转了一圈,随后毫不留情地将其精神力的幽火吸收。

没有犹豫片刻,易峰回过头来又踏上了一步。

最后一个台阶,易峰完全迷茫了,因为眼前一片混沌,一片朦胧,似有万千能量在纵横冲突,似有时空在演化,似有存在与毁灭交替,似有命运大河在奔腾……

就在季常平疑惑间,他的动作也迟缓了些,竟是被稍稍提了些速度的易峰给推出了场外。他愕然地发现,在之前,自己居然距离场外只有一步之遥。

那四劫散魔听南宫雪琪终于问到自己,脸色微红,有些激动地说道:“回禀雪琪公主,此女正是梦嫣仙子,乃是我在一个小时前擒获的。”

这个修真界,社会背景与易峰前世的封建时期极为相似,女子一般是不会与男子有如此暧昧的行为,一旦有了,而且还是女子主动,那意思就是显而易见了。

且不论后面武门的支援,单是这星球传送阵边上的武门高手,也足够易峰二人头疼的了。想要使用传送阵,必须要将这里的高手全部解决才行。

“血焰魔帝?”易峰则是眉头蹙起。魔修,还是能够被末原仙帝叫出名字的魔帝,肯定不会寻常人物,不然末原仙帝这么一位仙人岂会知道。

言语时间简洁,应该是不想多与外人说话,似乎有意避世,说完之后,还不等易峰言语,他便身子一提,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了已经微亮的空中,再无痕迹可循。

易峰嘴角一弯,片刻后也驾起斩天剑追了过去,半晌后那合体中期高手似乎感受到了后面有人,便收敛遁光,停在了海面上。

“我先疗伤,嘿嘿。”那仙帝对显得气急败坏的易峰讪笑一声,说道。不过,当易峰将龙珠收起来时,这家伙明显有点惋惜。同时,这家伙心思急转,却是思量着日后如何将易峰的龙珠再敲诈一点。

易峰嘿嘿一笑,挥手就将天火玉净瓶祭出来,对着妖族大军中央位置,就是喷发出三色火焰。妖兽们身躯再怎么强悍,岂能抵挡得了星辰真火的炙烤,几乎是被火焰席卷到的妖兽,无一例外地嗷嗷惨叫,最后被化为黑烟。

就当凤凰精火快要洗身,易峰不得不再次发动星辉剑诀,将那凤凰精火引入到空间裂缝之中,也算是挡过了妖皇级别高手的一招。

暗黑祖神一阵畅快无比的大笑,随即身后蓦然浮现出一只长满黑色毛发的怪兽,他的气势也在不断攀升。

但是转而,佝偻老者就又恢复了神色,也不去理会嘴角的血丝,微微一笑,道:“该我了!”

就连那步步修炼到祖神境界的天机老头,原本一向对下界修士十分照顾,也在那时动容,与祖神化身们一道妄图灭杀易峰。

易峰挣扎着站了起来,冷冷地扫量四周,他知道易可儿等人并未消亡,都可以如云空天尊那般,经过些许岁月的休养而恢复过来,但这笔仇恨绝对不会因时间流逝而减弱半分。

“这冰霜巨龙居然让妖婴出窍,简直的愚不可及,本体与妖婴分离,本体的实力会骤减,而妖婴一道无法得手,还不能返回本体的话,无疑是加剧了它的危险。”斩天在易峰识海里悠悠地说道。

“呵呵,雷母也算是宇宙中比较特殊的一种存在,虽然是以石头状出现,但却是有着生命气息波动,听说是有可能演化成生命体,但我没有见过。不过,即便是此时雷母不是活物,你若将它收进储物戒指之中,也会让它无法得到宇宙生命元力的补给,迟早要消散的。再说了,你没看到这些小家伙需要吸收雷母之中的雷霆之力吗?先别急,我们等等看。”斩天笑着解释道。

当然,易峰一直都没有面对过天尊(仙界煞罡星的那位不算,再则,那老变态是不是天尊还未曾可知),对天尊的手段所知甚少,也无怪乎他会做出不准确的判断。

最近些年来,易峰确实成长了许多,稳定和成熟了不少,只是世事难料,逆天修行这种事儿,可是随时都会丢命的,没有谁会一直好运下去,也没有谁会不受挫折,只是心思缜密的人会受的挫折少点而已。

易峰现在与修真界时,容貌的变化不是很大,故而小芙虽然与易峰别离不短日子,此时也是一眼就能认的出来。再则,小芙对易峰自然是印象深刻,易峰的样子在她的记忆里根本无法抹去,而且还时时萦绕梦中。

那道宛如极光一般飞速闪耀的星辉剑光,横着扫过岛屿,顷刻间,岛屿就不见踪迹。

而更让人意外的是,冰墙破裂后,没有消失当空,却是化成道道冰箭,全部向那炎傲而去,速度奇快,声势也一样很强大。

隐隐之中,战刀里还有鲜血在流转,似乎曾经饮过无数高手的鲜血。

“哦?我看你可不一般哟,真元力怪异,灵魂境界还到了地仙水准,这可是在修真界不多见的哟。特别是你丹田中的那把神剑,看上去品级不低呀。”那三眼碧水猿却是能将易峰看个通透,这更让易峰心头一片苦闷。

至于小莲,虽然伤势并未痊愈,可她毕竟是曾经可堪与天尊一战的强横人物,自然也不虞被认出来。就算是二人行踪暴露了,除非是天尊亲自,不然估计也没有谁敢来招惹二人。当然,天尊也不是没有可能亲自前来。

未多时,那些光点有了变化,大厅中的一切竟是生生地扭曲起来,片刻后大家居然发现只有自己一人站着,而其他人却怪异地消失不见了。

也就是说,此时两位主宰的诅咒已经消失,易峰则是成了她们转嫁诅咒的事物。

易峰发觉,等自己的情况稳定了,人家两位美女主宰肯定也会恢复很多,自己想要报复人家,几乎是没有任何可能。

那是一件薄如蝉翼一般的短刀,在血焰魔帝的脚下并未涨大多少,而在血焰魔帝的功力灌输下,那短刀法宝居然是在短时间内爆发出比方才血焰魔帝本体还要快的速度,向着那星球飞速地接近着。

易峰对此感到十分奇怪,而斩天却是开口说了一句险些让易峰骂娘的话,斩天在易峰刚进入小岛上,就大声呼说:“不好,我的神识被困住了!”

易峰望着眼前的一片荒漠,心中一阵赞叹。这仙阵转换了场景,居然如此让人难以捉摸。弯下身子在脚下抓起一把沙子,感觉并不是虚幻,一切都和真的一样。

饶是有着无数修士的阻挠,但易峰速度太快,很快就要突出重围。剑域太强了,挡者无不披靡,又兼易峰那斩天剑专门格杀了几位实力强横的仙帝,让大家也不敢力战。

“小子,这沙鼠妖目光闪烁,而且气息不稳,估计要对你不利。”虽然斩天估计易峰应该可以看出来,但易峰此时状态特殊,他也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神龙的鸿蒙域场虽然强悍,但在如此连绵不断的攻击下,很快就被消磨于无形,而紫色剑芒则开始不断轰击神龙的龙鳞。

斩天叹息一声,道:“只有这一个办法了。我现在将双修功法传给你,你自己决定吧。”跟着,斩天就将一段口诀与双修之法的功力运转线路传授,随后就消失不见。

易峰苦笑一声,自己若是有办法,岂会如此颓废,岂会说出那般失志的言语来。

黑色毒雾带着极其强悍的腐蚀性,居然能够侵蚀有着极品神器品质的铁甲,而且速度非常快,就在易峰要将铁甲脱掉时,铁甲已经化为了一滩铁水。

毒雾入侵之下,易峰的魂力消失速度加快,他却只能勉强支持着,努力让自己的意识不昏厥过去。

在正道大军中,这支魔修军队也是威名赫赫,而之对战的正道军团几乎无一能够取胜,这不仅是他们实力颇强,还有其统领连坤散魔的英明指挥有关。

更为让人吃惊的是,连破穹曾在合体初期时孤身游历修真界,在正道修士盘踞的星球上,被十几位合体初期修为以上的正道修士围攻,他却是在击杀所有敌人后,身上一点伤痕都没有就逃了开去。

此番易峰来到戎武星,要找的就是这父子二人。

易峰心中其实也不算很紧张,气息也很均匀,他能被修真界冠以滔滔凶名,杀人之多,数不胜数,如此场面倒不致于让他有太大情绪波澜。

然而,魔道的几人却是都怒了,这还是第一次敢有人对南宫雪琪出言不逊,就算是上次易峰顶撞南宫雪琪也没有如此大胆。

不过,与牵乌星上二流门派不同的是,岚辰星的二流门派却是都依附在相邻的一个星球上的二流仙门之下。那个仙门之中,却是有着仙君后期的高手,整个仙门更是高手无数,玄级高手不下千人,君级高手更是近百,这样的实力足够轻松摧毁如今的康庄仙门。

易峰境界没有芸霜高,并不敢用灵识去窥测,只得继续关注比斗,想从中看出些什么。

易峰之所以当它跟着,自然是担心自己进去后,它会独自溜掉。找到这么一位住主神级的不死强者带路可不容易,易峰可不想浪费时间再去找向导。

气急之下,易峰甚至还用斩天剑轰击了近前的山体,依然无果而终。

如此这般,易峰继续前进,不多时后又见到了一株神草,品级虽然在神界不算很高,但对于易峰这种级别的修士而言,就是好宝贝了。

幻境的考验,心境的考验,一如易峰第一次来那般,但却没有丝毫作用,易峰很快就来到了当初被算计过的地方,那是一个有着许多通道连接四处的大厅。

“呵呵,龙皇大人莫不要血口喷人哟,你可看仔细了,人家只是法宝比较强而已,并不是什么九劫高手。”夜统领指着远处的易峰说道。

奇怪的是,大家居然看到了许多魔道修士的尸体。由此亦可以推断出,葛渊所率领的一万人,似乎并没有在那个星球上一战死光。他们居然是将凶魔引向了妖族星域,此时也不知道跑到哪里了。

这日,寒枫星的一片雪山的枫林之中,令几位妖皇都忌惮非常的九魅狐妖,正化为本体状态,躺在一个山谷之中,半眯着眼睛,很是享受的样子。

“你这是承认了?”易峰反问一句。

可易峰刚到九魅狐妖身边,那九魅狐妖就已经飘然离开,依旧是曼曼而舞,她那轻柔的白袖却是越来越长,竟是将她的身形都隐藏起来。

易峰几位被束缚在黑云之中,也不见有任何修士,更不见有绳索之类的事物存在,但自己的身体就是不听使唤,如何也不能动弹分毫。

“呵呵,小子,你觉得我美吗?”那女魔很满意易峰见到自己容貌后的表情,笑着问道。

高台上的应成子眼光比较高远,他可以看出易峰倒底受了多么重伤,得意地立起身子后,他哈哈大笑一声,迈开大步就走下了高台。

易峰听了星尘子之言,稍稍有些感动,还是自己师傅懂得珍惜、疼爱自己啊!

取出了冷依依曾交给自己的盒子,将之打开,易峰见到了那个可以直接提升灵魂之力的宝贝,乃是一株天魂草。其实,冷依依只知道这草中蕴含了很强的魂力,强到她都觉得不可思议,而她却是一直都不知道这株草为何名。

一块通体透明,却闪着晶莹光芒的菱形晶石出现在当空,约有拳头般大小,透溢着强绝无比的气势,直接就将原本激荡不息的空间给稳定了。

作为这个星域的统治者,几乎所有星域中有点实力的仙门都依附于霍鸣仙帝,他这一死不要紧,整个星域也顿时陷入了群龙无首的状况。

没有了霍鸣仙帝的威慑,以前有仇的仙门,纷纷互相攻击,将压抑多年的怒火迸发出来。在霍鸣仙帝统治的时间里,大家都是一个主子,自然是不能互相残杀的,但是现在不同了,就算是把整个星系都打翻了,也不会有高手来管你。

哇哇地吐了几口淤血后,易峰脸色还是那么煞白,整个人显得极其狼狈。

不过,在星空中练习了几个月后,易峰虽然对星辉剑诀更加熟稔,但却依然不得突破到星辉后期。

若是易峰取出的是正常的灵剑,势必会有灵力波动引起鬼妖的注意,而斩天剑却没有。

鬼妖看着好笑,同时也加快了对陆长风二人元阳的吸收,致使二人面色越来越差。

在听到血焰魔帝确认了自己的猜想后,来人明显迟疑了片刻,似乎是在思量着如何应对。很显然,来人并没有打算如此就随血焰魔帝前去见魔尊,他自己也知道自己与魔尊的仇恨,若是真去了,必定是只有一死而已。

还好那道巨力只是突袭,在易峰不妨之下才得以出现如此效果,当易峰运转真元力后,背后除了有一阵**的感觉外,伤势顿时便被稳定。

他们从来不杀人,即便是什么都得不到,也不愿把事情干得太绝了,放别人一条生路,也是给自己留条后路。大家谁也不能保证,自己迷倒的人没有强大的后台,谁也不能保证,在杀掉晕倒修士之后,是不是会有实力强大者直接瞬移而来,毕竟这种情况虽然少见,却不是不可能发生,一旦出现了,他们就只有死路一条。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28235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