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嘁哩喀喳
作者: 糖豆三宝章节字数:10614万

司机从后视镜中瞄了我一眼,然后笑容可掬的说:“顾客就是上帝,你要是有要求,我们可能会实现的。”

两人等了没多久。

我咬咬牙,干脆直接背过身盘腿坐在程秀秀的旁边,手仍然握住她的手。

程秀秀害怕的抓住我的手,结结巴巴的说:“这,这是什么情况?他是谁?”

张兰兰露出了一副惊讶的表情,将另一份冰沙推到了我的面前说:“是啊,你说的没错。确实是你在这一次一次的中的磨难中变了,不再是以前那个胆小懦弱的女生。”

突然间,张兰兰冷不丁的问道:“你希望我把宫弦给收走吗?”

“唉,别提了,林梦,还不是刚才去送货,遇到了一个叼难的顾客,所以弄得我心情正不好呢。”小黄撅着嘴,很是无奈的朝我笑笑。

看着小黄一副不吐不快的神情,我只好托着下巴,做好了一个好好听众的准备。

张兰兰轻咳一声:“你们二位考虑的怎么样了?汪女士?还有您的丈夫?”

可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其中的一个游离魂还真的让开了路。连同路上糖果一齐就消失不见了。

“梦梦,你说的没有错。这里的确是一个鬼屋。由于这里的阴气太重,你又没有法力。我一个人对付他们,实在是太过于吃力了,因此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再说。”

我的脑海现在已经没有那么深的思维去思考这个问题。因为就在此时,刚才那个差点要了我的命。被张兰兰暂时的封住的怪物已经,出现在我们的视线之内。

这让我心中大急。我还记得我们第一次,来到了磨盘山过夜的第一晚,那一晚做事没有,结界的保护。估计,我跟张兰兰,都不能那么顺利的逃脱。

可以说要是此时再出现不干净的东西,我真是除了束手被俘之外,似乎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你也看到了,这里地势偏僻。虽然说是山清水秀嘛,不过这样的地方全国到处都有。因此年轻人怎么可能住在这样的地方,早就奔大城市而去了。”

那个鬼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停下了动作,瞪着猩红色的眼睛看着我,长长的舌头,拖到了地上。

他知道我遇险,不可能不来到我身边的。可是宫弦为什么没有来?

我微微一愣,这还是我认识的宫弦吗,什么时候这么的理性跟有人情味了,我还以为他就是不把黑雾拍得魂飞魄散,也不会让他好过的。没想到仅仅是让他守护这一块地方的安全而已。

“走吧,我带你去找张兰兰。”

除非这里的人都喜欢把牛车的车轴涂成绝,已经是属于大众化的装饰,否则这一辆就是我们坐过的好一辆。

“是谁把我们引入迷阵之间,开玩笑吗?还是别有企图呢!”我喃喃自语。

我顾不得害怕,赶走去看它有没有影子。

我瞪大眼睛看着宫弦,这才发现他的手中确实是有一碗粥。我的内心里充满了复杂而又奇特的感觉。

宫弦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别扭的转过头,将粥递在我的面前。对我说:“趁热喝了吧,凉了就不好了。”

陆雅瘪瘪嘴,“我扭到脚了,走不了了。”

陆雅不知道被宫一谦的哪句话给逗乐了,咯咯咯的直笑:“一谦你过来接我嘛。我的脚扭伤了,太奶奶也不肯陪我去吃饭。”

讶异归讶异,我们还是将床上的床单将飞天蛮包好,然后才下楼去的。

我恐高,而且是那种极度恐高。

倒是陈媚直接开口:“一谦,你别忘了你跟我的约定哟。我们可是说好了的,你可不能食言啊,否则你知道的,我这人最恨的就是口是心非的人了。”

“水鬼?这又是什么东西。”我浑然不在意。

我不忍心拒绝宫一谦,也没法正视自己的内心。于是跟宫一谦说自己是一定会跟他当一辈子的朋友的。

我知道自己留下来也没有什么用,也帮不上张兰兰什么,所以索性就听她的话去刷牙了。

怪不得在我之前,我不论做什么事情,她都那么顽固不动的在我肚子里呆着。

护士对我说,“还早着呢。”

没想到待我回到了家里后,我太太竟然出声质疑我这一晚上都干什么去了,不回家也不跟她说一声,还将手机关机了。正对我发火呢。”

我决定此次死了,回去之后我一定要让宫弦教我一些法术。并不是任何时候张兰兰都可以护在我的身边。有的时候还是得自己靠自己。

有人想要我死,还要让我死得很难看,我保证,当我控制不住自己跟大明有了纠缠在一起的时候,一定会有人很“正好从此经过”,从而看到了我正与大明衣衫不整的样子就此暴光于天下。

“大明,停住,你不能过来,你快走,别靠近我。”

大明听了我的话,脸上现出了明显的犹豫不决之色,我急了,对他说道:“你们警官没有教过你们吗,不要做无谓的牺牲。现在你留在这里只会帮倒忙,为何还是如此的执着留下来。”

而且我的心里还很强烈的想要去窗户那看个究竟的想法。但是我的脑海中又想起了刚才张兰兰交待的,千万不能打开窗户。可是我心中的好奇心却又指使着我想要去看看。

“这么荒谬的事情,你都能相信?”我目瞪口呆。

书中记录着百鬼的生成,目前有遇到过的危害,和对于那种危害的处理办法。降鬼的常见招式。

小珏也是很灵活的,也是一下子就反应过来。连忙帮我将刚才的话圆了过去。

等到我走进房间里面的时候,我才发现,小钰跟张兰兰已经俨然一副事外人的模样在怡然自得的逛着淘宝。直到购物车已经99+了还不满意,非要在喜欢的物品下面再点上一个‘收藏’,才知道什么叫做心满意足。

我摇了摇头,决定算了,不去想了。可是正当我闭目养神时,这一回我却是很清晰的听到:“好吧,我就去看看什么是人妖,看它厉害还是我厉害,否则我才不喜欢坐飞机呢!”

只是我所处的位置,却是医生可以看得我,而我却看不到他们。

这一切的事情都做好以后,我直接就走出了地下室。地下室里面不仅阴暗潮湿,而且一点儿信号都没有。带着手机去地下室,都不过只能当作是一个照明的工具。

越想越觉得慎得慌。当天晚上,我已经困的生活不能自理。就连吃饭的力气都没有,感觉整个人的力气都好像是被掏空了一样。于是我直接就趴在床上就睡过去了,以后的事情,就以后再说吧。我忍住脾气,对曾大庆问道:“那你刚刚走的那么急,又是为什么?要是你早就知道下来没有用,为什么还要带我下来?”

却没想到那个老板却直接走过来,然后对我们挥挥手说:“走走走,你们不要坐我这里。我今天有事情,我要关门了。”

我虽然有些蒙,但是也还是条件反射的站了起来。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两块钱准备递给老板,但是老板已经在我跟曾大庆站起来的瞬间,把凳子一捞,桌子一折叠起来就分分钟进了店铺里面。

我再一次的想要睁开眼看看宫一谦是不是也在巷子里,甚至于是也在我的身边时。我的手无意间触摸到了胸前的项链。这才一阵清明,那些嘈杂声立即就消失听不见了。

我边做边在心里面纳闷的想:自古以来,心魔都是最伤人的。可是我这些不堪的过往对我却没有多大的影响。

她似乎对于我撞到了她而不道歉,正一脸不满的看着我。

心情大好的我,连忙对那名女子来了一个深深的鞠躬。嘴里配合说道:“对不起,都是我刚才太大意了,没有看到。您没事吧?”

我极想追过去询问她,巷子的那头通向哪里。可是我刚从里面逃生出来,又实在不愿意再踏进巷子里半步。

我仔细的看了又看,确定没有错。他的手机上显示的时间跟我的手机上显示的时间正是一模一样的。

我相信那不是我的错觉,因为那种感觉实在是太过于真实了,明明就是发生在我眼前的事情,我确信那不是我看花眼产生的幻觉。

初初看上去还觉得是两股线相互交缠,仔细看上去去是两种颜色的线各有损坏,有的位置红线被黑色的线所灼烧不见了,而有的位置黑色的线也被红线灼燃起来。

我看了一眼大陈,问他:“你能不能跟我谈谈这串佛珠的事情?”

张兰兰也不打扰我,任由我自己陷入到自己的思绪之中去。

当宫一谦的手握住了我的手时,我才受惊般的从他的手中抽出我的手。瞪大了双眼看着他。

宫一谦可能也是没有想到我的反映会这么的激烈,这种手机相互共享位置的方式现今在许多年青人中都广为流行,以示代表着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有多紧密。

“嗯?还有吗?”

“好啊,张兰兰,你不觉得烦闷的话,那么我奉陪。我也喜欢上了这里的乡村生活,这里没有污染,人也朴实,正好现在宫弦我也不想看到他,宫一谦我对他也是不知道该如何跟他相处才好。我觉得暂时的先避开他们两人也是好的。

我说,“好。”虽然心里没底,但我还是答应帮忙。说实话,那个雕像我连实物都没见到过,也不知道它到底有鬼没鬼,但事情都到这一步了,有什么办法呢?

宫一谦也是的,这种暧昧不明的关系真是令我苦恼。我一边如同丢了魂一样的往房间的方向走,一边听到那个阿姨在我的身后说:“陆雅当时还说,要是她刚刚看到这些照片的时候,她都还觉得情有可原。可是当她看见了那个‘此生挚爱’四个字的时候,她都惊呆啦……”

我深深了叹了一口气:“就在刚刚,我手机一响,点开一看,又一个新的差评产生了。”

刚才被那男人闹腾的我的头都痛了。待他离开以后,我就缓缓的闭上双眼,闭目养神起来。

我整个人就重心不稳的往前一甩,一个不小心就扯到了一个尸体的裤腿。

他身后的尸体,如同一个牵线木偶突然被人剪断了线一样。

那么千万今日这种情况的又是什么东西所为呢。事情发生到了现在,我已经完完全全的肯定,此处一定还有着一些非人类的东西在活动,否则那头疯牛不会无缘无故的出现在我们的汽车前面挡住了我们前进的道路。

就这样,我与这个恶灵就你不动我了不动的一时间都各自安静,其中我还不停的呵气,我是真冷,这点倒也不是装的。

于是我什么发现也没有。距离王先生做出差评已经3天了,还有12天,要是我不能在12天里帮欣欣恢复正常,我就会死……

他想了想不悦的说:“我们家给你家的礼金你得给我退回来。”

忽然,小月就像疯了一样的朝着门外跑了出去。吓得我连忙往外追去。

而这个时候,手镯里面的女子对我说:“你们等着。”然后她就盘腿坐着,摆出了打坐的姿势以后,就闭上眼打坐起来。

房间里一片漆黑,我当然是不敢自己回去的,于是我一直死皮赖脸的要待在前台,一定要等前台派的人来了,我才回房间。

张兰兰从包里掏出符咒,重重的做出一个贴的动作说:“拿符咒贴到小鬼身上!”

窗帘被小风吹的轻轻的摇摆着,没有关紧的窗外传来了一种若有若无的幽香。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想不起这个味道在哪里闻到过。

我被这种冰锥子似的东西给扎的脚瞬间都动弹不得,整个人都摔在了地上。这是什么情况?

虽然我已经尽力不去想了,但是曾经看过的一些动物的惨状,还是一个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宫弦说他无法见我出一次任务,就等于去阎王那转了一圈。让我一定要学会自保的技能。

哼,谁怕谁,不说就不说。我假装继续吃饭,再不理他。

这个好像是第一次,我用这样的无所谓的语气跟他说话,尽管他的脸色很难看,不过我不得不承认,这种看着他黑脸的感觉,真的好爽。

宫弦的俊脸在我的心里被刮了无数条道子,你说要把我丢下去你丫直接丢不就行了吗?磨磨唧唧的还让我以为你放过我了,结果你给我来了这样一招,这不是捉弄人呢嘛!透过直射下来的阳光,我无意中发现的张兰兰留下来的手镯里面的内容,经历多次的外出消除各种差评的历练之后,让我已经没有了第一次接到任务时的冲动。

我甩甩头,觉得自己应该是疯了。怎么会去担心这个男鬼去哪了。他去哪都跟我没关系才对。

接下来的路线,宫一谦将车开的特别快。下的暴雨从窗户上滑了过去,就像有人用水泼在车窗上一样。前面的雨刷一左一右的地刷着车窗上的雨。

有这么痒吗?我走近一看,还没见到曾大庆的脖子,却直接对上了程凤的眼睛。明明没有瞳孔,也能给我那种被人死盯着的感觉。

正常花店的花朵,要是变成这样的干花。没有十天半个月以上,是绝对不会枯萎成这样的程度的。

他顿了顿后又说:“黑雾是你给他起的名字吗,倒是贴切得紧。”

我简单的回了一句,然后看着明亮的手机屏幕,思绪越飘越远。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宫一谦都快成为我的私人司机了。我本身也是特别愿意的,就是陆雅这个疙瘩总是在我的心里根深蒂固。

我不敢在电梯里再多停留,连忙出了电梯。出去电梯后,我抬头一看,这里竟然是十七楼?

丹凤看着我笑了笑:“你这垃圾扔的真久,差点我都要去找你了。”

“你是谁,怎么这么大胆!你身上为什么会有我们紫梅花儿的香味?”突然间一个尖尖细细的童声从花瓶里面传了出来,我没想到这样的一个花瓶里面会突然传出这个声音,着实的把我给吓了一跳。

可是事实却非如此啊,我也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普通人。我也是怕痛怕伤害怕死的正常人类啊。

想想人类才有那么区区一百年的时间已是极限,可是鬼怪他们的生命力是无限的延长也放大的。这么多年以来,也没有见过妖怪想控制人类,吞噬着人类的领地的想法呀,否则这个世界哪里还有我的立足之处,早就让鬼怪给占领了。

当然也不是说所有的妖怪都是善类,否则我也不会处理一单差评就等于是处理一个妖怪了。

那么现在又是为何,我隐隐约约的觉得这种平衡有被打破的趋势。虽然我也只是直觉而已,还没有确凿的证据。看来哪一天等宫弦的心情看似很好的情况下,我倒是可以从他那时打听打听,看看他有没有什么线索或者是预警。

虽然是很不乐意,可是我还是接下了接听键。小米可是我的衣领父母,背地里议论议论还行,表面上还是得与他搞好关系的。这样我上班时的工作氛围就好了许多。

“大明,你还坚持要救她吗?”我调头看向了大明,也不知道他与这个小女孩有什么渊源。小女孩一眼就看上了他,而他也一直对这个小女孩心存眷念。一直不忍心伤害她。

做母亲的面露伤心之态,看得我也挺动容的。求助式的看向宫弦。

宫弦嘴里念念有词,随着一缕缕的黑烟从小女孩的头顶上冒了出来,小女孩的脸色越来越白,直到她的身体趋向了透明,然后慢慢的化为一丝的星星点点,消失于我们的眼前。

我翻了翻白眼,没有理会宫弦。曽小溪和曾大庆都变得有些迷茫了,我想应该是药水的时间到了,所以她们看不见那两个姐姐说的话了。

看习惯了程秀秀作的不行的样子,现在她这样服软,我竟然有些于心不忍。

宫一谦歪着头想了好一会儿,这才道:”林梦你也没相信我吗,还想说话来骗我,可是你是骗不到我的。现在我也是开了天眼的人了,也是可以看得到鬼魂的,现在你的身边干净着呢,你的周围什么也没有。”

晚上,宫一谦离开了我的房间,我看着宫弦,想到宫一谦现在的行为,有些瑟瑟发抖。宫弦抱着我,对我说:“别害怕了。”

我换乱的应了一声就挂掉了电话,不知道宫弦离我这么近究竟是不是好事情。毕竟我的血液中还含有一些符纸的碎末吧。

可是这一觉我却睡得并不踏实。我竟然梦到了宫弦,梦里的宫弦,脸色苍白得近乎于透明了。奇怪的是,他将自己全身都埋在冰里。只露出脖子以上的脑袋。

这个时候,我要做的就是表面顺从,但是不断的拖延时间。如果能有机会让我们跑出去,就更好了。

我看到张兰兰这个样子,突然间“噗嗤”的笑了一声。引得张兰兰一直翻白眼瞪我。

远处,又传来了熟悉的磨刀声,这次除了磨刀声,还有人凄厉的喊声。隐隐约约的还有听到有人跟厨师对骂的声音——

昨天的那个人已经不在上面了,他的头却丢在旁边。两只眼睛被挖了出来,就剩一个光秃秃的脑袋,被端端正正地放在旁边的地板上,嘴巴张开的大大的,嘴里面还含着一些不知名的东西……

老板猖狂的大笑:“人都是会有一死的,等我们把我的儿子给养起来了。就算下了阴曹地府,也不用担心了。”

这也怪不得刚刚,这身边的男人信誓旦旦的对张兰兰说,能让她年轻十岁。可是这种令人年轻十岁的办法,我想大部分人都无法接受吧。

我点了一杯白咖啡。看着舞池里的小黄他们正在扭动做各自的高难度动作。

“你太过分了!陆雅!”“我过分,我过分,你宫一谦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我听见楼下陆雅和宫一谦正在吵架。我突然明白过来,昨晚其实陆雅在我周围所有要用的杯子里都下了药,然后找好人来侮辱我,继而再告诉宫一谦,好让他知道我是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她把一切都计划到了,只是她忘记了我是宫家的太奶奶,我的身后有那个宫家的死鬼宫弦的存在。

“不,不,大人求求你了,你大人有大量,别跟小辈计较,放了我吧。”

女鬼才不给我任何的时间考虑,恨不得直接上来撕碎我。青面獠牙的冲着我的方向袭来,当时就把我给吓愣了。

相处久了,似乎是对宫弦有了某种感情。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10614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