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下学上达
作者: 王海妖章节字数:87799万

然后一脸的满足地笑道,“终于可以跟爹爹,娘亲在一起了。”

孟千寻把小时候自己看的一些美好的童话故事讲给宝儿听,她也只希望她的宝儿的生活只有美好与幸福。

孟千寻虽然听到他这么说,也知道白容的能力,但是却仍就不放心。

孟千寻走到床前时,也没有心思再做任何的观察,而是快速的掀开了床幔。

如今,她就可以完全的放下心来了。

那么,现在的李逸风是属于那一种呢?

隐在暗处的人,微愣了一下,似乎没有想到李逸风这直接的就谈到成亲的事情了,而且,他竟然自己说快了。

“你们谁要去,你们自己去。”只是,李逸风的眸子却是突然的转向她,怒声吼道,只是那声音中,却有着太多的沉重。

那怕明知道这么做,明天父亲知道了一定会大怒,肯定会责怪他,但是,他还是决定要这么做。

更何况,纸包不住火,这件事情,早晚会穿帮的,就算他们不说,到时候招亲的事情结束了,父亲肯定就会知道了。

“她是谁呀?”秦敏儿双眸微睁,神情间更多了几分疑惑,他说的是谁的,隐隐的听这意思,他说的成全,应该是指成全他心中所爱的女子吧。

或者会被选中呢?

“我支持逸风的这种做法,所以,这件事情,一定要先瞒着父亲。”因为李赢想的明白,所以,他决定帮李逸风,瞒着父亲,因为毕竟现在招亲的事情还没有结束。

只是,没有人知道他此刻所说的没有是什么意思,但是,这种没有听在众人的耳中,便自动的解释成为,他想要否认刚刚向公主表白的事情。

他要做的事情,也都已经做完了,效果也已经达到了,从今天起,花断尘的名声可就完全的毁了。

“他把那个人喊住,不会是想杀人灭口吧?不少字”更有人不由的为那个男人担心、

若是花公子还能继续待在这儿,那他还真是要佩服他了,当然是佩服他的厚脸皮与无耻。

孟千寻心中冷笑,这个男人说起慌来,倒是顺的很呢,而且一点都看不出心虚的样子,什么时候,他竟然变成这样了。

不过,他并没有真正的发誓,也就是那么说说,不过以前他怎么样的不信迷信,但是毕竟,现在,他从现代穿越到了这儿,那么对于那些迷信的事情,就不可不信了。

孟千寻的心中也是微微的惊滞,对上北尊大帝那异样的轻笑,心中暗暗的疑惑。

花断尘看到他竟然没有听他的话停下来,心中更加的紧张,当下,也顾不得其它,揽着孟千寻,身子一闪,闪到了那个夜无绝的面前,拦住了他,“我让你站住,你没有停到吗?”

当然,他这一剑也并不是真的要刺中花断尘。

李老爷子今天就是不给他回绝的借口,因为,老爷子知道,今天这件事情,要是就让么算了,那要他娶个女人回来,还不知道是何年何月的事情呢。

这个时候,让李逸风随便的娶个女人回来,那不是要了他的命吗,那完全就是在他的伤口上撒盐,会让他更痛苦地。

“谁?”黑暗中,看不到那人的样子,只感觉那身子明显的绷紧,略略的有些僵滞,沉重的压在了她的身上。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夜无绝回过神后,揽着她的手,微微的轻颤,一脸激动的再次问道。

现在的她已经够累了,他不想再给她添任何的烦恼了。

更何况,那些都不重要的了。

直到认识了她,他才终于感觉到,自己的生命有了意义,他也终花断尘再次的微愣了一下,一双眸子微微的一闪,神情间的阴狠更加的漫开,此刻,他竟然毫不犹豫,毫不迟疑的点头,“好,我配合你。”

他知道,北尊大帝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毕竟,孟千寻是北尊大帝亲自找回来的女人。而且,孟千寻的容貌跟北尊王朝的皇后也是极像,这一点是无法质疑的。

她这么问,怎么是有原因的,若是赢儿知道了这件事情,便代表着风儿也知道了这件事情,那么此人查到的结果,可能就未必是真的。

那该是怎么样的一种爱,那到底是爱的多深,才让他做出这样的决定。

想来想去,还真是没有。

这一次,他保证不是装的,而是真的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李逸风一听到他提起这个,心情瞬间的郁闷,脸上的笑也微微的僵滞,多了几分忧伤,“老爷子,这件事情你也不能这么逼我,你让我上那儿找一个女人回来成亲呀?”

就是那次醉酒的时候,无意中让大哥知道了。

李逸风此刻更加的迷惑了,老爷子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呀?

“父亲,这件事情可是非同小可,而且,现在北尊大帝、、、”李逸风微微思索了一下,略带沉重地说道。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去,去,我不听你的解释,我相信李管家说的,你准备一下,明天跟我进宫提亲就行了。”李老爷子怎么可能会听他解释,直接的打断了他的话,不给他开口的机会。

毕竟感情是勉强不得的。

“对不起,花公子,公主若是见你,自然会让人去传召你,若是花公子没有收到公主的传召,便说明,公主没有要见花公子的意思,所以,花公子还是请回吧。”

解释说他是被那个女人勾引的,并不是自己愿意,难道还要说,他的心中其实爱的人只有她?

不错,不错,她以前怎么不知道,他竟然有这么好的演技呀?

那神情,仍谁看了,都会联想到一种可能,那就是,这个男人,对,就是这个男人,是深爱着花断尘的。

只是,是谁要整他呢?

他这话虽然说的婉转,但是那意思却是再明显不过的,就是说,昨天,花公子送过他花。

现在这样的情况下,若是取消了招亲的事情,那后果,只怕是无法想像的。

而她很清楚,那些大臣们仍就没有完全的信服于她,她也知道,那些人正等着为难她。

“那位老臣想请问公主,关于招亲的事情如何处理?”昨天,孟千寻可是直接的闯进大殿,当众要求皇上取消招亲的事情,现在,她坐在了那个位子上,他倒要看看,她如何的处理这件事情。

“丞相大人说的对,若是引起了那些人的不满,后果可真是不堪设想呀,他们可都是千里迢迢的赶来北尊王朝的。”工部尚书平大人也一脸凝重的说道。

大将军看到孟千寻一脸的轻松时,突然明白了,这个女人这么做的真正的目的。

“随后,本公主会派人再去明城一一的核实,然后再将核实的结果交给本公主,同样有本公主亲自查收,至于核实的册子,本公主也已经准备好了。”孟千寻再次的拿出了一个小册子,微微的扬了一下。

顿时,大殿中所有的人的目光都望向了她手中的小册子,暗暗猜测着,她会让人去。

“回公主,按照北尊王朝的律法,贪污的官员,会按着贪污的数目来定罪,贪污银两一千两以上的,就会判入狱三个月,两千两一下的,入狱、、、”

以前,跟那个男人在一起八年,那个男人可是从来都没有送过她一朵花,甚至连个花瓣都没有见到。

此刻的他,一脸的阴沉,全身散出一股让人惊滞的冰冷,一双眸子更是直直地的盯着她,那眸子中此刻却带着明显的怒火。

既然她爱的人是他,又怎么可能会收别人的东西呢,哎,他就不能冷静的想一下吗/?

“真的已经放下了吗?”不跳字。夜无绝的身子微微的一僵,揽着她的手更是下意识的一紧,毕竟那般的深爱过,她真的能够完全的放下,一点都不伤心,不难过吗?

此刻,他用的是我,而不是本王,隐约间便更多了几分亲密。

知道了是她又怎么样?

他这些时间,一直都为了河渠的事忙着。

但是,这位公主竟然这么做的。

“灵儿,其实,你不善于说谎的?”他的唇角微扯,看到她此刻略带深思的样子,神情间似乎更多了了那么一丝的愉悦。

孟千寻再次彻底的无语,心中不断的重复着刚刚他的最后的那句话,她该怎么办?她该怎么办?

“是呀,是呀,还真是跟皇上早朝的时候很像。”另一个年纪略小的宫女也接着说道,她的年纪小,这话说的也太快,根本就没有想太多。

皇上可是有规定的,宫中的宫女与太监都可以在主子面前随意的乱说话,更不要说是大胆的评价主子了。

皇子怎么了?皇子就该特殊吗?

丞相大人可是处处维护着孟千寻的,所以,他此刻突然开口,自然是有原因的,也说明了,这件事十分的棘手。

“哼,不妥?”大将军的脸上更是明显的多了几分冷意,当众冷哼,“是本将军提出弹劾不妥?还是任由着他胡作非为不妥?那不成,还要眼睁睁的看着他犯罪不管?若是按丞相大人所言,皇上现在生病,不管朝中的事情,那还就没有人能够管他了,若是他杀了人,也没有能管他了。”

大将军此刻更是步步紧逼,声音明显的提高了几分,说话间,狠狠的瞪了丞相大人一眼发,然后再次转向了孟千寻,沉声道,“花公子仗着皇上当初的旨意,胡作非为,还请公主明查。”

“协助大臣是不是觉的,本将军的职位可以直接的免除了。”大将军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说道,这一次的声音中她知道,他在得知了这件事情后,定然会赶到北尊王朝的,但是她却没有想到,他竟然直接的潜进皇宫,而且这么快就跟宝儿相认了。

孟千寻快速的出了房间,脸上是再明显不过的期待,迈出房间后,双眸便快速的望去,只是,却意外的并没有看到夜无绝。

“离开了?这怎么可能?他怎么可以就这么离开了?他都还没有见到你呢?”孟冰的眸子更加的圆睁,有些难以置信的惊呼,夜无绝这么辛苦的来到北尊王朝,而且还不顾危险的潜伏在皇宫中,不就是为了见千寻吗?

听到她的话,李逸风自然不会再怀疑了,而看到她那不自觉间流露出来的幸福的神情,李逸风也更加的确定,她的心中爱的人真的是夜无绝。

李逸风愣了愣,看着小丫头那副开心的样子,心中竟然突然多了几分满足,似乎也被她感染,脸上也多了几分轻笑,而且不是平时的那种招牌般的笑,而是那种发自真心的笑。

所以,她提出让李逸风进宫为北尊大帝检查,一是担心北尊大帝的身体,另一个也是想要确定一下自己心中的想法。

“父皇先去休息吧。”这一刻,孟千寻无法让自己这般自私的去逼着他在这个时候下那样的命令,因为她很清楚,一旦下了那样的命令后的后果,她不能让父亲在这个时候着急,至少,她要完全的确认了父亲的病情再做决定。

只是,说话间,一双眸子有些担心的望向一边的娘亲,娘亲从得知消息,一进来后,便一直守在这儿,一句话都没有说。

孟千寻的心中微痛,娘亲果然是知道的,只是,她此刻却是一语不发,心中肯定不好受。

李灵儿仍就一动不动的守在床前,一直都没有任何的反应,只是,那么直直地望着北尊大帝。

她知道,皇兄一直觉的皇嫂的失踪是他的责任,所以,皇嫂的失踪,不但让皇兄痛不欲生,更让皇兄十分的自责,她明白这么多年,皇兄的确经历了太多的折磨。

她不相信上天会这么的残忍。

孟千寻却是微微的愣住,这孟冰对李逸风情况知道的还真是够多的。

孟千寻的双眸微闪,她今天来这来的目的可是为了昭书的事,难道就这么不了了知吗?

无法绝情的,果断的去回绝。

一边的雪太医唇角微动,似乎想要说什么,只是却被他一记冷光止住了。

“朕就知道,千寻是最乖的。”北尊大帝再次的挤出一丝轻笑,只是,这一次,那笑中却明显的带着几分沉重,让人感觉到有些压抑。

想到此处,夜无绝的身子猛然的僵滞,再没有半点的迟疑的,便快速的向着大殿奔去,那怕他知道,这个时候闯大殿后果是多么的严重,他也义无反顾,

原本宝儿真的是他的女儿,真的是他的女儿。

“我现在就要一个解释,还请皇上当着全朝大臣的面,给我一个解释。”孟千寻的眸子快速的望过那些大臣,脸上更多了几分坚定,她既然来了,就不可能那么轻易的离开,就一定要一个结果。

毕竟这些大臣们也不可能会看着他们的皇上做出这般荒唐的事情。

又过了片刻,那个太医终于直起身子,只是,脸色却十分的沉重,微微的抬眸,望了皇上一眼后,唇角微动了一下,却又欲言又止。

没有,绝对没有,所以,这件事也绝对不可能有任何的误会。

除非父亲能够顺利的解决这件事情,否则,这件事情,绝对没完。

而且若是夜无绝来到了北尊大帝,也肯定会进宫去找她,毕竟她现在的身份是北尊王朝的公主,所以,她没有拒绝。

“千寻,不可以,你等皇兄下了早朝再去找他不行吗?”孟冰刚想再去拦着她,但是此刻孟千寻的速度却是十分的快,已经进了大殿。

就在宝儿跑到水池边,开心的看着水池中各种各样的鱼儿,欢快的游来游去时,突然看到假山后面慢慢的走出一个男人。

宝儿顺的他的手望去,看到那水池中的鱼儿时,脸上也再次的露出了灿烂的笑容,不由的兴奋的喊道,“哇,好漂亮的鱼呀,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漂亮的鱼呢。”

第158章父女相见,她的娘亲北尊王朝的皇上要为他唯一的女儿选驸马的消息一瞬间传遍了全天下,众人纷纷的议论,纷纷猜测。

“是呀,本王有了王妃了,自然是不能去了,不过五弟倒是可以去呀,而且,二皇兄也没有正妃,也可以去。”四皇兄的双眸微微的一沉,脸上似乎也多了几分冷意,不过,却仍就略略带笑地说道。

这一刻,夜无绝真的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他的眸子中,似乎漫过几分嗜血的红艳,疯狂而恐怖,这一刻,他甚至感觉到自己的脑中突然变的一片空白,竟然无法思考了。

“什么,她身边带着一个女孩,那肯定是本王跟她的女儿。”夜无绝听到这个消息时,脸上便快速的漫过无法控制的兴奋。

夜无绝怔了怔,似乎这才想到了这一点,的确当他得知了这个消息,再看到现在这样的情形下,真的是快要疯了,真的再无法保持冷静了。

“刘兄,你这么大的气派,怎么着,是要去北尊王朝吧?不少字”恰恰在此时,左右两路,各走来两队气派的人马。

而孟千寻的眸子中怒火已经快速的升腾。没有想到,北尊大帝竟然下这样的昭书。

但是,她知道这个时候,自己不能乱,不能怕。

她不知道受了伤的夜无绝还能坚持多久,而且,若是侍卫赶来了,这件事情被皇上发现了,夜无绝会更麻烦。

大约的算了一下位置,感觉差不多到了自己原先的房间时,梦千寻快速的上了岸。

皇上听到他的话,脸色却是突然的变了,不由的大声惊呼道,“什么,大殿?”

皇上很快来到了大殿,大殿内此刻,已经没有了打斗的声音。

此刻,整个大殿上,横七竖八的到底都是尸体,当然,差不多都是那些死士的尸体。

惠妃惊滞,脑中飞速的转动,晕倒前的事情,也快速的浮现了出来,突然明白了,她这是上了梦千寻那个死丫头的当了。

一个人,怎么就会突然的变了样子呢?而且,变化竟然还这么大。

仍就在望着她的皇浦拓看到唇角慢慢绽开的轻笑时,微怔了一下,神情间更多了几分异样。

惠妃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冷笑,不得不说,这个女人的心真是够狠的,竟然连她的儿子都利用。而且还是这般残忍的利用。

“那倒未必,能够让那个女人那般深爱的男人,只怕不简单。”惠妃却没有他那么的乐观,她是一个女人,所以很明白的女人的心思,一个女人,特别是像那个女人那般的美丽,那般的绝色,一个一般的男人她根本就看不上,更不要说是深爱了。

她那微眯的眸子中,突然寒光猛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冷笑,然后突然的在一个侍卫的耳边,低语了几句。

夜无绝的眉头也微微的蹙起,神情间多了几分冷意,虽然刚刚他没有跟皇浦拓计较,但并不表示皇浦拓可以乱来。

“不错,不错,北尊大帝是绝对不可能会开这种玩笑,既然发了昭书,自然是真的,大家不必怀疑,够条件的,对自己有信心的,绝的自然可能会被公主选上的,尽管去就是了。”

可以想像的出这个女人平时有多么的彪悍了,而且,这个女人的家里肯定还是有点势力的。

“你说什么呢,不要命了,北尊王朝的公主你也敢诋毁,若是让人听到了,脑袋只怕都保不住了。”旁边的人小声的提醒着她。

“真的吗?还有这么一回事?这么说来,那个公主是真的了?”有人半信半疑。

男人的脸上带着几分淡淡的轻笑,轻淡却是极为的温和,让人感觉特别的舒服。

但是,北尊王朝的皇上竟然要给千寻选驸马。

他都不知道她出来的消息,怎么北尊大帝竟然就给她选驸马了。

北尊大帝对上小丫头固执的眸子,一脸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然后再次用商量的口气对宝儿说道,“宝儿,咱以后就喊外公,不用喊美人。”

他一个大男人,被人喊美人,那像什么话呀,就算是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小孩子也不行呀。

孟千寻突然有一种无语问苍天的感觉,这一大一小,不,应该说是一老一小,还真是让人头疼呀。

天下只怕所有的人都想要拜她为师,他的名号一说,只怕世人没有不知道的,他主动要收这小丫头为徒,那可是这小丫头的福气呀。

所以,北尊大帝并没有生气,只是轻轻的拍了拍宝儿那粉嫩的小脸,然后极为豪爽地说道,“行,宝儿等着。”

李灵儿望着孟千寻离开的方向,暗暗的叹了一口气,眸子中微微的带着几分歉意。

李灵儿转身,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略带不满地说道,“你不在这儿说风凉话,你这么做,要是让她知道了,到时候看你怎么收场。”

“那样是最好的了,要不然,我也不敢保证会出什么意外。”北尊大帝的唇角微扯,若是夜无绝在得到消息后立刻赶到了北尊王朝,那一切都好说,若是他为了凤阑国的事情,没有赶去北尊王朝,或者是因为朝中的事情,推迟上一些时间。

只要夜无绝到时候的做法让他满意,他当然会帮着他。

“你让人去查一下凤阑国的详细的情形,查清后,速速向朕禀报。”北尊大帝望向身边的侍卫时,却是一脸的凝重,低声吩咐着。

十七年了,他们终于又可以在一起了。

但是,她没有想到,皇浦王朝的皇上会喜欢上她,而皇上身边的那个女人,因此产生了妒忌,便与梦啸天联合设计了那样的毒计来害她。

若不是当时师傅出现,她肯定早就不在这个世上了,更不可能再见到他们了。

“宝儿,我说的是外公的家,不是你爹爹的家,所以,到了北尊王朝,还不能见到你的爹爹。”经过这些天的相处,孟冰知道,宝儿不是一般的孩子,所以根本就不能用骗的,因为,这孩子实在不好骗。

“到了北尊王朝,再到凤阑国也就更快了,宝儿不着急呀,相信用不了多久,宝儿就可以跟爹爹见面了。”孟千寻轻轻的将宝儿抱起怀里,缓缓的说道。

“恩,可能是因为先前凤阑国的皇上几次传信让三皇子回去,三皇子都没有回去,所以凤阑国的皇上最后不得不用这样的法子。”侍卫将具体的情况一一告知北尊大帝。

孟千寻心中暗暗想着,脚下的步子却没有停,很快便已经来到了帐篷不远处。

如今都不在朝中,朝中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事情。

“姑奶奶。”宝儿嘴巴本来就乖,娘亲让喊,自然是很顺从的喊了,只是,可能也觉的孟冰太年经了点,喊的声音有些小,似乎有着那么一丝不确定。

真的是吗?

她知道,夜无绝现在虽然回到了凤阑国,但是心中肯定十分的牵挂着她,还有宝儿的。

无法就是让夜无绝主动的来找她们。

而且,她此刻这话,也让他深受启发。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87799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