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不可捉摸
作者: 王海妖章节字数:87799万

不用说,一定是为了尤歌吧。

其实,月亮还是那么大那么亮,星星还是那么灿烂耀眼,只不过人的心境变化了,看什么都不是滋味儿。

尤歌原本苍白得脸唰地红到耳根,身子发烫,心中一阵慌乱,说不清是喜是忧是嗔,她怎么都想不到他会反问,而她却语塞了,喉咙像卡住说不出话来。

容析元一看老爷子这副表情就感到不舒服,好像谁欠了容家似的,在他印象中,老爷子从未对他有好脸色,他习惯了,他无所谓。

“我……我要自己洗……”尤歌的声音变得好轻微,听在男人耳朵里却是另一番风味。

股东们很想骂娘,刚才还以为是容炳雄要接管,那他们还可以选择支持,但如果是容桓,他们的态度就又不一样了。就像容析元所说,干啥都不要跟钱过不去,如果宝瑞由容桓接管,那明年的分红只怕是不会令人满意的。

容析元正沉浸在这醉人的美好,她的抗拒让他感到了不悦,加重了力道,在她舌尖上咬了一口。

经过尤歌这么仔细分析,佟槿本来信心勃勃的,现在也不禁郁闷了,他放毒是小事,可如果让元哥陷入致命的危机,他就不会再试图

“哼哼!”

尤歌又一次感到浑身发麻,有点眩晕似的,又好象被高压电电到,动弹不得。这熟悉的只属于他的味道,带着深深的蛊惑,将她的脑子搅成一团浆糊。

容老爷子闻言,更是气不打一处来:“老卢寿宴,我人在北欧,昨天才回来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到是干了不少好事,竟然将皓月赶出别墅,你就是这样对待你的未婚妻吗?”

说着,直升机上果然落下来一幅画,但不是纸质,是绢布的,是容析元一家五口的画像!为什么是五口,因为把老爷子也画进来了。

但是,纸包不住火,黑珍珠的事,还是被股东们知道了,第二天一大早就聚集在公司总部会议室里。

尤歌的状态还不错,她并不太紧张,每天依旧是照常上下班,不同的是,容析元现在只要有空就会接尤歌下班。

尤歌赞同地点头:“没错,晓晓你这些想法都是挺正确的,咱们女人一定不能抱有侥幸和坐享其成的念头。要知道,男人就算再怎么疼爱你,他也不会对一个好吃懒做的女人长期地忍受和爱,所以我们要**,要勤奋,要有自己的事业,不要过那种靠人给钱的生活。自己赚钱,想什么花就怎么花,不管自己老公有钱没钱,至少我们可以自己养活自己,这才是最重要的。”

许炎脸色一缓,又恢复了嬉笑的表情:“我心情很好啊,不过饿了是真的,一会儿我们多吃点。”

尤歌亮亮的眸子里闪动着光华:“老公,婚礼的时候就戴这套首饰吧。”

...河边的草坪一片沁人心脾的绿,湛蓝的天空万里无云,河水泛着波光粼粼,清新的空气里,处处生机盎然,这是许多现代化城市都罕见的干净环境,远离市区的密集,远离硝烟尘埃,这里是全市最贵的生态住宅区,贵得有价值,贵得有理由,并且以后只会更贵……

“你是为什么会怀疑这是人工钻?”

这是尤歌的天使,上天眷顾,一举就生俩,还是一男一女龙凤胎,简直羡煞旁人了。

许炎和尤歌现在就像是一家人一样的生活着,只是没有谈恋爱结婚而已,可每天都有彼此的陪伴,从某种程度来说,这不就是相濡以沫吗?

这隐情,容析元早就知晓,只不过他不会当面揭穿唐副市长,他会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佟槿此刻也是一筹莫展,他知道容析元的手机是不会开定位的,并且他早就根据容析元的要求,在手机上安装了可以屏蔽位置信息的软件,因此,即使容析元使用的手机是全世界都知道的安全隐患,可有了佟槿自己设计的软件,容析元的手机就会格外安全,除非他自己打开定位系统,否则,很难得到他准确的位置信息。

豪门多杀戮。有时看得见,有时是杀人不见血,明争暗斗不在话下。也因此,七年前,翎姐会被人追杀。

“谁敢把你当小绵羊,你是母老虎……”容析元深有感触的说。

这就是宝瑞集团的继承人,此刻像只走迷路的流浪狗……他该将她送回家呢还是收留她?

她不知道已经有意无意的看了多少次时间,不知道看了多少次窗外……可恶,怎么睡不着呢?

苏慕冉心里咯噔一下……这男人似乎有点记仇

“郑总,尤经理……不好了……不好了!”工人气喘吁吁地跑来,一脸紧张。

许炎本来不是个爱管闲事的人,可毕竟大家都是男人,他就忍不住唠叨两句……

死气沉沉的病房有着令人压抑喘不过气的氛围,虽然天气热,可坐在这里的人却感到浑身冰凉……后怕,没错就是后怕,一种只有在历经过生死危险之后才有的感触,只是这感觉对容析元来说并不陌生,很多年前他早就尝过了,不过这七年来的生活没有像今天这么惊心动魄,他曾经的那些黑暗的经历正在渐渐淡去,尤其是最近,有了尤歌在身边,他很少去想过去的阴影,他以为自己或许可以像个正常人了。

容析元深邃的眼底掠过一丝复杂,说实话,他不可能允许其他男人对尤歌怀着那种心思,可他更不能拿尤歌的脑子开玩笑,就算许炎真的对尤歌上心了,容析元出于谨慎的考虑,也会允许许炎继续当尤歌的主治医生,因为他对自己有信心,他的女人,除非他愿意放手,否则谁也别想抢走。

尤歌倏地瞪眼,冷哼一声:“扯上我父亲做什么?人都已经不在了,对死者起码的尊重都不懂,亏你还是大户出身的人,就这点素质?”

一番激烈的缠绵之后,容析元顺理成章又回到了chuang上躺,留着尤歌入睡,现在他才觉得踏实,舒服,比睡沙发的待遇好太多了。

他是昏迷了一年多才醒来的植物人,无论是大脑还是四肢,刚开始都会很迟钝,惊慌更是必然的本能。

“可是……”

容家的人一个个气得不轻,纷纷指责尤歌,一瞬间她就成众矢之的了。可那又怎样,尤歌的坚韧,一般人不知道,越是糟糕的环境她越能挺住,这一点跟容析元很像。

这个女人,偶尔流露出来的怪异举止,究竟藏着怎样的秘密呢?

在座的其他几位都是男人,哪有不明白的道理……看来,这罗永昌对尤歌产生了那么一点兴趣,男人对女人的兴趣。

容析元心头一抽……目光紧紧锁住她的脸,想要抓住她天真的表情,脑海里又浮现出了几年前那个如孩童般的尤歌。

所以尤歌很坦白,不自吹自擂,直接了当。

尤歌再次看到容析元走神了,她能肯定,他真的是走神了,不是她看错。

她身上有种宁静温婉的气质,加上她还有一颗善良的心,能得到男人的眷顾,这就是顺理成章的事了。

她眼里的歉疚,让他越发感到不适,他还是喜欢看她的眼睛笑成月牙的样子。

“容析元你混蛋!”尤歌抓起抱枕冲他扔过去,但他总是能轻易躲开。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87799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