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惊恐万状
作者: 王海妖章节字数:87799万

带着箱子走进了大厅,看到椅子上正在闭目养神的威廉士,她立刻双膝跪倒在地。

这真是一件让人为难的事。

活到他这个年纪,后代子孙不知多少,根本不会去管,也管不来。

人虽多,可对方明显不是武家高手,顾千城倒没有多担心。

顾老太爷什么都没有对顾千城说,他只要摆出这个姿态就够了,因为他知道顾千城最终一定会留在顾家。

大秦上下说不定都当他是死人了。

顾承欢的脸色不太好……

能让秦寂言脱不了身的,除了皇上还能有谁?

“当然可以,王爷早有交待,六扇门所有的卷宗姑娘都可能调阅。”官差深知顾千城的实力,也知秦王说这话并不因为顾千城和他的交情,而是顾千城本身就算是六扇门的人。

女人又如何?

必然的。

而唐万斤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对,他打小身边就有人照顾,要没有照顾他,他反倒会不知所措。

“是。”武毅应了一声,双手抱剑倚着床柱而站,双眼透过窗子看向外面,眼神迷离而无神……

现在老太爷病倒在床,即使清醒了也不愿意理这件事,只说顾国公现在本事大了,他说的话也不听了,他这个当爹直接养老就好了。

当天晚上,皇上就看到御史弹劾顾贵妃恃宠而娇,娘家人行事张狂,不将王法放在眼里的折子。

“刺杀太上皇,破坏圣上的登基大典,实在是可恶,长生门目中无人,当诛之。”一干朝臣气愤不已,几个热血的将军更是恨不得撩起衣袖,抡起拳头与人干一架。

秦寂言无事人一般坐在床塌旁,端过太监递来的碗,很贴心的给太上皇喂汤,“皇爷爷,你好好养伤,其他的事我自会处理好。”

“没有。”言倾脚步一顿,看了御林军统领一眼,面无情的道:“大人不必担心,我们还有一个月的时间,这一个月我定不会让刺客出城。”

“他不痛吗?”御林军统领站在原地,摸摸自己红肿的屁股,一脸震惊。

难怪那些老将军说,平西郡王府这位世子是一个铁人,不怕疼,不怕流血,身中十八刀还能和常人一样,在战场上厮杀。

御林军统领摇了摇头:这样的一个人,被拘在皇城真正是浪费人才。

圣旨念完,众朝臣已不知说什么了,一个个面面相觑,跪在那里一动不动,用这种方法抗拒秦寂言颁发的圣旨。

“你们得罪的人可真不少。”武者得意地看着顾千城,就好像在说顾千城跑不掉了。

“在那里,上!”黑衣人看到顾千城的身影,提刀就跑了过来。

居然是景炎的人!

当然,秦寂言没有忘记让人给封似锦上一杯茶,可是……

临出发前,秦寂言已经把他们来时的痕迹抹除,那个有双头蛇的山洞,被他推了一块巨石砸下去,就算有人过来也看不到他们出现的痕迹。

秦寂言的属下是尽职的,他们不仅成功的,把顾千城的“礼物”送到了该收的人手里,还顺便把顾家一行人的反应做了实况转播。

“皇,皇上,这人是皇上?老大……我们,我们怎么办?”原本要乘船离去的土匪,因秦寂言这句话,全部立在船上,哪怕大火逼近,烤得他们全身发红,也没有动一下。

秦寂言闭上眼,眼角似有泪珠滑落,“千城,我从不将希望放在皇爷爷对我的荣宠上,皇家没有父子,没有祖孙,只有权利之争,我不能心软也不敢心软。”一旦他心软,就有可能惨败,到时候不仅是他,就连他身边的人也不会有下场。

两刻钟左右,秦寂言和顾千城赶到宫门口,侍卫先一步将宫门打开,如同之前一般,沉默的迎接秦寂言和顾千城回宫。

“你在说什么?我不懂?”秦寂言心里一跳,可面上却是一副无辜的样子,睁大眼睛直视顾千城。

“把人扶到矮塌上去。”这一次老皇帝没有为难顾千城,主是他真怕封老爷子出事,虽然他不认为跪这么两下,能让封老头丢命。

秦寂言一出皇宫,就知道老皇帝之前因何事不高兴,原来……

又或者不是因为失去耐心,而是赵王造的是太上皇的反,而他们造的是他这个新帝的反,所以罪名更重?

不过,在此之前让这个男人吃点苦头很有必要。

这,这,这…不合理呀!

“当然要,这么大的用处我怎么能放过。”秦寂言拭剑的手一顿,扭头看着顾千城,正好与她视线相撞,不由得露出一抹笑……

“赵王叔,住手。”秦殿下打马上前,两旁的人自动退开,给秦殿下让路的同时,又自发地保护秦殿下的安全。

顾千城忙丢开水,抱起铜盆吐了出来,“呕……”

一片废墟!

北齐太后不长眼,触了秦殿下的逆鳞,只能自认倒霉了。

顾千城把风遥闯进别院,打晕侍卫,又挟持她逃走的事一一说给秦寂言听……

亦正亦邪,谁也看不透他……在锦衣卫和子车满世界寻找长生门的探子,以及子羊三人时,他们全部躲在顾家!躲在老管家的庇护下!

平西郡王妃说着说着,就真得哭了出来,心里一揪一揪的痛。

“还有下次?”啪……秦寂言又打了一巴掌,虽然隔着衣服,可那清脆的巴掌声,还是叫人讨厌。顾千城咬着唇,委屈的道:“能不能不打屁股?”

“屁股疼。”活该,谁让这个男人打她屁股的。

为了让圣后明白他的决心,面对长生门的大军,秦寂言没有退让,而是命战船上前,与长生门隔船对峙。

圣后看着沙漏,无奈地停下脚步,深吸了口气,“来人,去看看大秦的皇帝在做什么?”还有最后一刻钟,她要是还下定不了决心,秦寂言就代她做决定了。

“是。”只有声音,并没有人影,轻风浮动,殿内又是一片安静。

殿内,除了圣后的凤座外,再无其他桌椅,圣后所说的椅子,自然是指凤座。

他除了真的有忠心蛊的解药外,什么底牌也没有。不过是故意摆出胸有成竹的样子,骗骗圣后罢了。

他身边的人用命保护他本就是应该的事,这个太监只是做了他该做的事,身为帝王有必要因此而感动吗?

秦寂言并不想以身犯险,把西胡和北齐的死士引了出来,找出了西胡与北齐埋在大秦的探子,秦寂言就已经很满意了,听到凤老将军的话,秦寂言略作思考便应下了。

一干人再次折回,来到棺木前。仵作听到这话,行了个礼便跑上前,趴在棺木上,看了一眼后,大声道:“风遥将军的血,渗进了白骨!”

“这……”管家犹豫地看向顾家大老爷,不敢说。

顾千城躲在殿外,果然看见暗一请来的向导,在供桌上叠了几块石头,摇摇晃晃的站在上面,手中的匕首则不断的朝屋梁上划。

北齐太后与摄政王纵容秦寂言出宫,不外乎就想借秦寂言“一时意气”,不带侍兵、不顾阻拦的走出皇宫,然后……

“千城姐姐,你没事就好了。你不知道,我和承欢听到你一个人离家,担心得不行,就怕姐姐你一个人在外面受了委屈,或者遇到坏人了。我和承欢都不敢想象。姐姐要是出了什么,我们该怎么办……”顾承意说着说着,都快要哭出来了……

单增松了口气,可一回头呼延千霆又追了上来,单增心急,大叫:“呼延千霆,我们休战。”

不过,这些与他何干?

马车外,跪在地上的武毅闪过一抹懊悔,可很快就收起来了,“武毅辜负顾姑娘的信任,请顾姑娘处罚。”后悔改变不了已经发生的事。

孙妈妈连珠带炮的问道,不等顾千城回答,又说要冲出去找老太爷给顾千城做主。

一说完,丫鬟就缩了起来,生怕被老爷子盯上。

不说被困在这座宫殿中的坛中人和浇水人,就说那些被长生门取走胎盘的孕妇和未出世的孩子,就是一笔血债。

秦寂言高调的回京,西胡与赵王那里自然是瞒不住的,两人第一时间就收到了消息,赵王“哐”的一声,将热腾腾的药碗打碎了。

顾千城依在秦殿下的怀里,能清楚地感受到秦殿下身上的温度,还有身体的变化。

“哼……”景炎冷哼一声,不情不愿的盘腿坐在火中央,开始调息……

“哗啦……”水花四溅,有不少都洒在景炎身上,景炎不幸成了落汤鸡,而又因他跃出来时,并没有看到外面的情况,所以……

“封口!我不希望这件事有其他人知道。”虽然军中的人都知道承欢受了羞辱,但不能再扩散。

子车的运气却不好,他随便挑了一个方向,就挑错了。

“叫你们老大出来。”秦寂言又一次重复道,这一次语气明显不耐,可同样声音也大了不小。

君亦安在见到长生门的人刹那,就呆住了,完全忘了反应,直到出了京城,长生门的人放下她,才颤抖的开口,“几,几位大人找我做什么?”

“几位大人应该知道,我药王谷已毁了,门下弟子尽数被杀,我手下无人可用,实在是帮不上大人的忙。”君亦安打从心底,就不愿意为长生门办事,可她不敢对长生门的人说不。

长生门的人看君亦安的表情,就知她在想什么,高傲的道:“君姑娘,给你一个良心的忠告,别跟我们耍花招,你的一举一动我们都很清楚。”

“诶,诶。”顾二爷伸手,轻轻碰了一下,又飞快地缩了回来:“承欢,疼吗?疼吗?”

现在顾千城明显走神,秦寂言索性不再提案子的事,随手把写满字的纸放在桌上……

“嗯,嗯。”顾千城连连点头,同时暗暗告诫自己,别再走神。

“一点用处没有派上,反倒束手束脚凭添麻烦。”景炎简直快要气疯了,这几天连办公的心情都没有,甚至五皇子亲自求上门,景炎也是冷着脸,完全不给对方好脸色。

这几年,他的心志早已坚定,对药王谷主的恐惧也消失了,要不是药王谷主还有用处,他必亲手杀了药王谷主,以报杀身之仇。

他原先只认为父皇病重,只要好好吃药就能好,可听到父皇与娘亲的对话,他才知道他父皇没有几年可活。尤其是这几年为了他,殚精竭力,耗损精气,更是影响寿命。

纸张的裁剪也是有特殊手法,毛边整齐,几乎看不到切口,这样的手艺同样不会外传,除了像朝廷报备的几家钱庄外,再无人可以达到这样的水准。

虽说这个法子,不可能保证一定有效,可在条件有限的情况下,什么法子都要尝试才好。

他和顾千城商讨过案情,认为背后主谋之人,有很强烈的复制心理,而且很自信,秦寂言不认为,对方会在最后一刻改变决定,提前两天出手。

不识好歹!

“希望,等本王再见到你时,你的头发长出来了。”秦寂言看着顾千城的短发,眼中闪过一抹杀意。

“嗯。本王让雕刻名家看过,大小神女像皆出自同一个人之手,对方雕工不凡,水准在大师级以上,可是却没有人能看出是哪位大师之作。”成名的大师都有自己的风格,只要有作品在世,同行的人都能看出一二,可神女像却无人能看出。

封似锦看了一眼,没有说话,只陪她这么坐着……

古人讲究多子多福,皇家更是如此。皇家的儿子夭折率高,成年后横死的也不少,多生几个儿子才保险。这么一来,万一某个孩子出事,也不至于无继承人。

这并表示离了秦寂言朝廷就会瘫痪。这世界离了谁,都是一样的转,哪怕皇上也不例外。

“姑娘,皇上已经出发了,按皇上的速度,应该能与我们一同到达江南。”中途休息,顾千城又抱着树狂吐,老管家一直想要上前照顾一二,可却找不到机会,这次终于找到了机会了。

她真得很需要秦寂言陪在身边,她现在的样子,真得不是一般的可怜,偶尔从水面看到自己的样子,顾千城都为自己委屈。

明显,老管家手上还有可用之人。

顾贵妃的宫殿一片混乱,等五皇子收到消息时已经来不及了,皇上已经下旨,宣顾千城进宫……

“是,殿下。”宫女也吓得不行,可现在不是害怕的时候,她们必须尽快查出,到底是谁害了顾贵妃。

“这案子不能私下审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神女塔的案子关注的举子居多,这案子要偷偷摸摸结了,反倒会让周王、赵王借机攻击你。”顾千城同情程家,可程蕊却不值得同情。

“好好的肚子怎么会痛呢?”老管家脸色微变,可说出来的话却是怀疑。

老管家虽然还有怀疑,可却不敢真拿顾千城的身体,和她腹中的孩子去赌,神色严峻的道:“姑娘,你坐好,我去找人。”

子车和老管家的视线再不好,也能看到她手中的血,子车脸色大变,“姑娘,你手上全是血。”有那么一瞬间,子车感觉自己的腿都是软的。

她知道火城有好人,她知道她教导的那些孩子很纯真,很美好,可这些都留不住她,别说火城不好,就是再好也不是她的家,她必须离开这里,回到她家人身边。

全村的人奋力施救,可火势实在太大,根本无力回头,只能眼睁睁看着学堂被大火烧成灰,至于火里的人?

“现在只有一具新尸,停尸房内尸气不会太重,我们含着苏合香丸就行了,辟秽丹日后再做。”顾千城好言安慰了一句,秦寂言的脸色这才好转。

“殿下,苏合香丸。”正好,侍卫把药丸买到了。

“哪来的?”不怪秦寂言多问一句,而是知晓这些乱七八糟的药丸后,秦寂言明白暗中有人在看他笑话,既然如此,他就给对方一个机会,当作什么都不知道好了。

半夜三更,他能从哪里弄药丸呀!

顾千城挖了两块雪块,让秦寂言用内力融化成水,给小雪貂清洗掉身上的血迹,便抱着小雪貂继续往前走。

“啊……救命,救命,不要踩我,不要踩我。”

“说你呢,别挤了,都不要挤,大家都不会有事的。”

在普通百姓眼中,才华横溢,有天人之姿的封似锦,与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他们根本就没有办法和封似锦比。

“放肆。”顾老夫人怒拍桌子,认为顾千城此举,是挑衅了她的权威,顾千城低头不语,也不去看顾老太爷。

“嗯,现在的局势对我们有利,我们没有必要太心急,稳步向前才稳妥。”顾千城顺势依在秦寂言的怀里,双手搂着她的腰。

在海外,他能活着从长生门走出来;到了大秦,到了他地盘,长生门的人就是嚣张也没有几天。

“能让秦王记顾家一个好,也是一件好事。”老太爷和顾国公不愧为是父子,在好处面前,他们自动把顾千城给忽略了。

秦寂言一到大营,副将就上前来报:“殿下,此战大捷,我们损失三千人,斩杀对方近万人。”虽一夜未睡,可副将仍旧神采奕奕,精神好的很。

景炎走后,颜将军还站在原地发傻,直到亲兵看不过去,提醒了他一句,颜将军才反应过来,为了掩饰自己的失态,颜将军故作凶狠的道:“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把郭副将几个给我叫来,没听到少主的话吗?”

顾千城知道秦寂言不想她背负太多,可有些事不是她装作不知就不会存在。秦寂言会丢下大军与她脱不了干系,哪怕做决定的人是秦寂言,可她也不能说一点责任都没有。

侍卫过来时就看到这一幕,一脸尴尬的站在原地,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这个时候没有一个人会说不。

这是逼宫!

封大人一听,立刻说道:“圣上错过殿下了,不是殿下让老臣跪下的,是老臣自知有错,甘愿受罚。”

“皇上,皇上,臣冤枉,臣冤枉呀!”户部尚书身子一抖,差点就尿了出来,幸亏一旁的太监反应快,一拳打在户部尚书身上,生生将他的尿意给憋了回去,“别跟猫儿、狗儿似的随便撒尿,这可是皇宫,在皇上面前失仪,可是死罪。”户部尚书真要在秦寂言面前失禁,尿在御书房,子孙后代都别想翻身了。

不过封似锦这么兴奋,而是这一次他们着实是赢得漂亮。

“回圣上的话,顾姑娘从早辰出去,到现在一直没有回来。”宫女不敢欺瞒秦寂言,低头说道。

在这件事中,赵王和周王出力最多、损失最多,可获利的人只有秦寂言!

赵王和周王在刚刚那一瞬间,就默契的约定,两人再次联手,先把秦寂言拉下来,日后的事,兄弟二人再各凭手段……

德妃和淑妃远远看到兄弟二人同时走出来,这两个在后宫争斗了大半辈子的人,立刻明白了自家儿子的想法,两人也不着痕迹的交换了一个视线,告诉对方,自己不会拉儿子后腿,她们在宫里也可以合作……五皇子借科考安插心腹一点也没有错,那些个皇子、王爷,哪个不是这么做的。

“难道这就是老二的命运?可为什么被人指责欺世盗名,徒有虚名时,却有我的份呢?”

换言之,不管顾千城说什么,秦寂言都不惧。

顾千城忐忑不安地看了秦寂言一眼,可惜秦寂言面无表情,完全看不出东西,顾千城无奈,深吸了口气,压下心中的不安,继续说道:

“不可能!”老皇帝仍是不能接受,灵鸟可以接受,除了他以外的人。

“千城,很快,我很快就可以娶你。”

皇长孙,皇太孙。只一字之差,可不管是权利还是地位都是天差地别,储君之位定下,秦寂言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插手朝廷政务,在老皇帝无法处理政务时,全权处理朝廷事务,而不用防备周王与五皇子发难。

心中有说不出来的失落,可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他老了,许多事有心无力,只能交给年轻人。

“放一点,好得快。”唐万斤说完后,就闭上眼,一副任由顾千城宰割的样子。

顾千城一脸无奈,忍不住叮嘱了一句:“在人前,千万别乱来。”

包扎好唐万斤与承欢的伤,顾千城又出来替其他人包扎伤口。他们这一行人当中,除了封似锦和封家的暗卫外,身上都有伤,包括顾千城自己。

与之相反,五皇子和本次的主考官,这段时间可谓是寝食难安,眼见着殿试一天一接近,此次的主考管康大人已经快崩溃了。

“为什么不敢?你以为天下是你的吗?”就算天下是你的又如何,这世间有一个词叫造反。

二夫人一脸泪水,一双眼睛都哭肿了,要不是顾千梦搀扶着,怕是要摔倒在地。可顾千梦自己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双眼蓄着泪水,模样好不可怜。

“大哥,都是我的错,你要怎么处置我都行,可千梦是无辜的,大哥你就帮帮千梦吧。要是让人知道千雪有一个嫁给商户当填房的妹妹,千雪这个世子妃面上也不好看不是。”顾二爷半是威胁半是哀求的道。

西胡的猛兽一向凶悍,而被人驯养的猛兽,甚至比放养的还要凶残,因为驯养它们的目的,就是为了战斗。

他相信,凭他的本事要从虎群中杀出一条血路,并不是太难的事。

“嗤……”鲜血流出,血腥味刺激到了饿虎,这群饿虎越发的凶残了。当一个禁卫不查,被饿虎一爪子按下时,不等他有反应,那饿虎就张嘴将那人的脑袋给吞了。

宫女也不隐瞒:“太医用蝉蛹提出来,宫里的妃子经常会用来,遮住一些小红肿什么的,不过太医说了,这东西不宜多用。”

“本来就是真的。”顾千城很严肃的纠结。

长生门一行人在废城耗了半个月,他们带来的食物与水已经没有了。

“不妨事,我们不用自己走。”秦寂言难得露出一个温暖和熙的笑,这笑让顾千城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眨巴着眼睛看着他,无声寻问秦寂言要做什么。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87799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