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申博体育 > 第68章:狗追耗子

这一次乡试,他们似乎已不指望了,也罢,当初得了恩府的银子,救下了同窗的性命,且已拜了师,还能说什么呢,凡事……总要付出代价。

三个读书人本是遭了一个同窗的奚落,而今又被赶了出来,心里焦灼万分,想到王政的病更加重了,再不请个好大夫,多半凶多吉少;此外又忧心着乡试的事,现在被方继藩落井下石,不禁怒容满面。

方继藩的手,便行云流水般的在小香香的香tun轻轻一拧,小香香吓得花枝乱颤,眼眶一红,泪水啪嗒要落下来。

可这手掌快要到方继藩的面颊的时候,突的顿住了,方景隆那张怒气冲冲的脸,顿时没了血色,宛如斗败的公鸡,眼里噙着泪,唉声叹息道:“继藩,你娘死的时候,千叮万嘱,要爹善待你,这些年来,爹不敢续弦,不敢纳妾,怕就怕对不起你死去的娘,你……成这个样子……咳咳……”他拼命咳嗽,捂着自己的心口,哽咽道:“是爹的错,都是爹的错,你自小就没有娘,不说了,不说了,你无灾无病就好。”

他不禁道:“这屋子该修了。”

朱厚照一琢磨,总算是回过了味来!

可细细一想,罢了,自己实在不想又被大夫抓去研究。

“若是儿臣将来做了天子,对待臣民,就好像今日对待周文英和渠道商们去对待他们,儿臣还会担心会有人心怀怨愤,甚至……会有人想要谋反吗?不,他们不但不会谋反,反而会感激涕零,成日念诵儿臣的恩泽都来不及。”

却在此时,那周文英已是去而复返。

方继藩的脸僵住了。

“哎呀呀……”他的心理话只是一瞬间,方继藩毫不犹豫的摆手:“陛下厚恩,儿臣岂敢承受……这逾越了礼法,儿臣岂敢穿戴冕服,哪怕是儿臣的父王,也不敢轻易穿戴,陛下万万不可,万万不可,儿臣万万不敢接受,儿臣惭愧,愧不敢当。”

不得不说,他们此时也算是心悦诚服的。

本来这一次,想让他在陛下面前露露脸,谁晓得……

毕竟……还有此前的订单撑着。

而生产方面,虽是隔三岔五,有大量的匠人和学徒离职,不过所谓君子合则聚,不合则散,倒也无碍。

本是看着这化腐朽为神奇一幕,一愣一愣的人方才反应了过来。

脑海里竟是一片空白。

随即道:“父皇……真是老糊……圣明哪……”

弘治皇帝陷入了沉思。

有个美女作者今天生日,呃,好像跟接下来的事无关。妹子开了一本书,叫《骑遇》,嗯……老虎验过了,这本书的作者,真的是个妹子,大家可以去看看。弘治皇帝听了陈彤等人的话,心里不禁得意。

不过……许多人亲眼看到杨队官确认过手谕的,这应当不会有假。

第一个表态的,乃是赵王陈贽敬,陈贽敬怒气冲冲,他心知这个条件,已经开始使人动摇了。

项正听到皇帝万岁,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大半夜,有人无端喊自己万岁做什么。

他知道,陛下想走,想回楚国去,似乎只有回到了楚国,他才是安全的,眼下趁着陈军还没有进攻,趁着楚军勉强还能维持,他必须带着他最忠心的护卫连夜南奔。

滚字还没出口。

人群之中,有人厉声道:“不杀项贼,还待何时?他们污我们为乱贼,可真正的大贼,正是项正,此贼勾结胡人,要教我等父母兄弟无立锥之地,胡人杀了我们多少人,胡人与我们的仇恨,难道大家忘了吗?勾结胡人者,即为我等死敌,杀!”

中军大帐里,已换了一身寻常禁卫衣甲的项正,也没有想到,这些曾经对自己惶恐无比的官兵,居然在这一刻,竟围了自己的中军大帐,毫不犹豫的发起了攻击。

杨义起身,掸了掸自己的官服,面无表情。

大帐之中,更是鸦雀无声了。

只不过是一炷香。

大陈皇帝陛下言出必践,既然已经许诺,将来再不会有杀伐,会有太平的日子,不会再让他们遭遇任何的苦楚,这一点……他们信了。

他们看不清对面的人,却可以听到,那冲破云霄的喊杀。

这满是笑容的脸,也变得僵硬起来,显然,他沉默起来。

吴燕皱眉:“倘若如此,只怕围困下去,这……”

可现在,一点消息都没有,无论是夜行营还是胡人,这不免使踌躇满志的项正,总觉得心里有一些些不踏实。可如此一来,三国围攻洛阳的名义也就有了。

何况,自那国师乱政之后,西凉上下,早已暗暗隐藏着不满的情绪,任谁都明白,钱姓天子,已是名存实亡,只是所有人敢怒不敢言罢了,这些时日以来,国师为了讨好胡人,横征暴敛,将无数的草料、粮食献给胡人,更是加剧了这等不满的情绪。

他心里冷笑。

他们是东边来的人,却并非是胡人,而是打着大汗旌旗的使者。

赫连大汗也已慌了,拗口的说着求饶。

在其身后,他们哀嚎哭喊,这凄惨的声音,打破了清晨的宁静。

陈凯之便吁了口气道:“朕还听说,你敏锐的察觉到,胡人不该和我们决战,因而一直在劝说,胡人不要立即进兵,可最终的结果,想来令你现在悲痛欲绝吧?”

这笑容显得很疲惫。

他显得十分自信,据闻,西凉有数十万大军正开拔而来,可对陈凯之而言,这些西凉军马,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固然有人紧张,有人不安,可他们依旧令行禁止,没有丝毫的犹豫。

地上湿润了,便连血水竟也稀释,在这冰凉的雨中,几乎无法站立的泥泞里,站不稳的人,或是攀爬,或是躬身,依旧还在寻觅着对手,这时,有人已没有了武器,他们便早忘了从前杀人的办法,只是抱着一起,用牙齿咬,用手抠,将身体的一切,当做置人于死地的武器。

胡人们蜂拥而上,而在这时,这汉军士兵已取出了火折子,投入进了一个弹药存放的箱中。

胡人们愈发的觉得头皮发麻。

因而,参谋总部在再三的确定之后,得出了一个简单有效的方案,即近战便是近战!

数百门火炮,此刻上的俱都是开花弹。在一阵怒吼之后,火炮喷出了火舌,随即,便是轰鸣声响起,天上……呼啸着,宛如流星一般的炮弹在半空完美的划过了一个半弧。

直到这个时候,新军的强大火力,才开始让胡人们印象深刻起来。

“陛下还说……”武官顿了顿,看着这位以亲王的身份入伍的陈无极,道:“陛下这道命令,是专门传给你的,让你小心,要活着!”

几乎不需要传令,也不需有人催促,每一个队伍,早已知道了自己的位置,知道了自己的战斗任务。

于是队官们直接拿出了参谋部早已下达的命令,开始在各自的将士们面前念起来。

胡人一日还在关外,他永远只是大汗身边的一条狗,这条狗可有可无,至多,也只是给大汗出出主意而已,可大汗若是不需要他何秀的主意,便可随时一脚踹开。可是入了关,却不同了,到了那时,胡人要坐天下,要管理汉人,可这些胡人,连基本如何管理都不知,连钱粮计算都是两眼一抹黑,甚至是要杀戮汉人,那也得先蒙骗汉人聚集起来,如此一来,杀起来方才痛快。

“大汗威武!”

从马车上下来的人,是一个须发半白的老人,他似乎一下子适应不了外部的阳光,下意识的用手拢着眼睛,却已瞄见,陈凯之快步迎来了。

这等人,没有敢于对抗黑暗的勇气,却也多少,还知大节,晓得什么叫做大是大非。

军队出了关,沟通的渠道一定不顺畅,尤其是胡人有大量的游骑兵,而胡人打算打一个时间差,放出西征军败亡的消息。

即便是那理智的赫连大汗,怕也怒不可遏了。

显然汉人是有计划的进行夜袭,他们摸清了附近营地的虚实,随即在夜里发起突然的袭击,他们先用火器乱打一通,使营地陷入混乱,随即便埋伏在营地一角,直接射击,而慌乱的胡人,根本不知发生了什么,茫然无措的便成了枪下鬼。

“杀!杀死他们!”

他现在的目标很简单,而今是万事不理,追着胡人揍就是了。

陈凯之毫不犹豫,立即后队改为前队,随后朝着赫连大松部挺进。

胡人的斥候,宛如旋风一般,至胡人的黄金大帐。

似乎胡人希望借此机会,试一试新军的深浅,因而数千铁骑,毫不犹豫的发起了袭击。

数月以来,这些精壮的小伙子,每日只是反复的重复着几乎差不多的枯燥动作,早已是无法忍受了。

千户面带哀痛之色:“卑下是西凉之臣,世世代代,都为西凉国镇守,可是……可是……天子竟向胡人称臣,自称为儿,他是胡人的儿子,那么臣……祖祖辈辈,都随列祖列宗们抵御胡人,岂不成了胡人之孙?卑下是汉人,自五百年前,一千年前,世世代代,便都是汉人,祠堂里的祖宗牌位书的都是汉姓汉名,族谱里写着的,也都是祖宗们自汉武帝时,便奉皇帝谕镇守开拓河西之地的事迹,一千年来,俱是如此,臣不忿为虎作伥,因而故意拖延了归期,一直在此,恭候陛下,陛下若要痛击胡人,臣可以做前锋,即便是死了,也不愧对祖宗。”

而以副总参谋王翔为首的一批人则认为,胡人分明就是诱敌深入之策,新军固然已经完全可以投入作战,可一旦孤军深入,最可怕的,却是粮道被摧毁,一旦到了那时,大军就有被困死的危险,此时在三清关以逸待劳,实是最稳妥的战略。

许杰正色道:“陛下,时间拖的越久,对我大陈越是不利……所以……”

而更可怕的后果却是,就算今日死在这里,也不会有人为自己说话,即便是大汗,也至多打这些武士们几鞭子,而自己这么多年来的忍辱负重,这么多谋划,便彻底成空了。

何秀这才松了口气,下意识的道:“勇士们慢走,贱奴恭送诸位勇士。”

兵部侍郎刘晋却显得担忧,忍不住开口说道。

陈凯之笑了:“他们若是不敢来攻,那我们也不急,趁着这个机会,让新军各营就在三清官操练吧。”

这是陈无极。

五百年来,天下六分,一旦统一,再加上新政,这不是极盛之世,又是什么?

他这是完全支持陈凯之,顺便也在帮陈凯之拉拢人。

不过这等读书人,却并非是所谓的之乎者也,除了能识文断字,还需有一定思考能力。

于是乎,大家安下了心来。

读书……在这个时代乃是奢侈品,寻常的子弟,想要读书实在太难太难了,不是寻常人家花费的起的。

“陛下,赫连殿下的意思是,西凉皇帝乃是大汗之子,陛下西征,便如进犯大胡,大胡将视陛下为大胡的敌人,现在大胡已调集了数十万铁骑,只要有一个陈兵出了三清关,那么胡人铁骑以及西凉数十万马步兵,将会如洪水一般,杀入关中,还望陛下对此事,予以慎重。大胡和陛下,其实并没有仇怨,陛下不可因为自己对西凉的野心,而蒙蔽了自己的眼睛,做出错误的选择。”

他凝视着何秀,淡淡开口说道:“你叫何秀?你既为汉人,为何要为虎作伥?”

何秀方才道:“陛下的话,臣已传达给了赫连殿下,赫连殿下说,既然陛下要问臣私事,臣可以但说无妨。陛下突然对臣有兴趣,臣实是意外,臣的祖上,其实也是陈人,不只如此,臣也算是出自诗书人家,因而早年,便中了秀才,只不过,此后屡试不第,明明心里又抱负,却没有施展的空间,此后臣便只得随人去经商,恰好在大漠,遇到了赫连大汗,大汗对臣,可谓是礼遇有加,以国士待之,臣心里感激不尽,自然愿意为其效劳。”

蜀军进剿的越狠,则越说明了他们外残忍内,宁愿绞杀叛乱,也绝不敢触碰胡人。

晏先生淡淡道:“胡人自诩自己是白狼的子孙,而兀那图在胡人之中,是黑狼的意思,这白狼之中,混杂了一匹黑狼,虽同是狼,却并非是同类,这个人的名字,料来是胡人赐予的,而这兀那图的意思,还不够明显吗?意思是,此人虽非族类,却也属于狼群中的一员。”

这一听,倒是教许多人喜笑颜开起来。

要开战了。

陈贽敬眯着眼,想当初,他可是满肚子算计的人,现在分析起着厉害关系起来,真是头头是道:“而真正的一步妙棋,就在于大陈伐胡,彻底的使各国陷入了尴尬的局面,他们若是出兵,无法承担失败的风险,若是不出兵,势必使其国人失望,大汉的大义,便在陛下身上,到时,可真是天下归心,只要此战能胜,天下的局面只怕将大不相同,自此各国再无力和大陈抗衡,甚至……”陈贽敬目光闪烁:“甚至天下一统,进入极盛之世,也大可期待。”

以往大家还认为,或许趁那西凉国师在西凉弄权,借此机会,狠狠打一打这西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