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申博体育 > 第36章:判若两途

这二皇子,竟然当着他的面侮辱云丫头,哼……

这个女人竟然敢说这样的慌。

是他没有保护好她,才让她受到那样的伤害。

凤忆希的意思,就是要告诉蓝岚,他的皇兄,对皇嫂是真心的,希望,她不要再跟以前一样的执迷不悟了。

“小灵。”那女孩的母亲惊住,急急的想要喊住小女孩,只是,小女孩手中的野花已经递到了上官云端的面前,一朵很普通的野花,真的谈不上美。

“好了,我就不打扰你们了,只要不是洞房,其它的事情,还是可以的,比如说,亲一个。”叶寒看到一脸通红的凤忆希,忍不住继续打趣道。他说话间,便也快速的离了房间,只留下了凤忆希与蓝魅辰。

其它的人,也都是一脸的疑惑,谁都没有听说过这种比法。

皇后的眉头微蹙,有些为难的说道,其中,此刻她的心中也是有些担心的,毕竟,她也知道上官云端以前痴傻的事情,只怕是什么书都没有看过。

若是刚刚换了是他,他绝对做不到。

“你肯定是在此之前看过那本书,要不然怎么可能会记的那么多,试问在坐的众人,若是以前没有看过,有谁能够在那么短的时间内记住那么多?”蓝岚听到她的话,却也跟着她微微冷笑,随即望向在坐的众人,沉声质问道。

众人纷纷的惊住,都不由的停下了动作,望向那个侍卫,都想知道,桐城又发生了什么事?

各位大臣听到凤忆希的话,也都纷纷的彻底的惊住,没有想到,这王妃竟然有这样的本事,竟然能够让全城的百姓,全部都心甘情愿的捐款,而且还捐了这么多。

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补充道,“公主说的没错,这的确是王妃的功劳。”

前面加上南宫雪的迷惑,再加上她无懈可击的隐藏,她相信,应该能够暂时的迷惑过那人了。

只是了为调开他,还是?

秦思柔因为身体不好,所以走的有些慢,而夜无痕应该是为了等她,所以走的也有些慢。

不是南宫逸,难道是南宫小姐?

“还有最重要的一件事,太上皇的寝宫外,严加防守,不能让任何人见到太上皇。”这件事情是最关键,这个时候,绝对不能让他们见到太上皇,那西域人说过,他的摄魂术可以管七天左右,今天恰恰是第七天了,他不不敢确定太上皇会不会醒过来,所以,这个时候,绝对不能让他们见到太上皇。

阁院虽然有些偏僻,但是环境却是很美,而且极为的幽静。院中栽满了菊花,只是现在还是夏日,菊花不曾开。

“李大人,你先下去吧。本宫找皇上还有点事呢。”上官云端微微一笑,望向李大夫说道。却是恰好打断了凤阑绝的话。

凤阑绝微微的愣住,没有再说话,只是直直地望着她,片刻之后,才揽住她,轻声道,“走吧……”

丞相看到柳如絮的尸体时,原本奄奄一息的他,突然的站了起来,急急的扑了过去,紧紧的抱住了柳如絮的尸体,看到柳如絮身上的伤后,他慢慢的闭起了眸子,泪珠却是慢慢的滚落了下来。

再次的在心中暗暗的叹了一口气,“要说,应该感谢皇后,这件事,肯定是皇后为絮儿求了情,要不然,絮儿只怕还要受更多的罪。”

她是夜无痕的女人,他要怎么留下她,更何况,她的心中只有夜无痕。

他都为了她做到这种地步了,她到底还有什么不满意的,他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为那个女人,这般的费心思,一直以来,都是那些女人主动的靠近他的。

房间内,个个人心慌慌,望向地上那死像极为恐怖的丫头,一个个忍不住轻颤。

皇上的身子微微的僵滞,望向上官云端的眸子中更多的了几分怒火,刚要开口……

说真的,她对于这宫斗实在是没什么兴趣。

“云儿,以后爹爹不在你的身边,你要自己照顾自己。”上官傲天的脸上带着几分担心,略略压低声音嘱咐道,云儿这一离开,不知道何时才能再相见了。

凤阑绝揽着她的腰的手便微微的松开,看着月儿扶着她,慢慢的向着轿子走去,他的眸子似乎微微的闪了一下。

“这称呼,可真够长的。”秦思柔微微的撇了一下唇,悻悻地说道。

只是,正在她暗暗思索时,帘子却被掀开,随即便听到他那磁性好听的声音传来。

“恩。”只是太上皇却是微微的点头,“丞相言之有理。”

心中明白,只怕二皇子就是这么做的。只是,他此刻这般说出来,到底想要做什么?

下了马车,宫女在前面引着她们,上官凌霜看到那气派,华丽的皇宫,一脸的惊愕,一双眸子更是忍不住四下张望着。

凤阑绝的身子明显的僵了一下,然后似乎又微微的颤了一下,随即整张脸上漫过无法控制的狂喜,是因为她终于醒了过来,更是因为她那特别的,亲切的称呼,她竟然喊他绝。

以前,她冷漠对他的时候会喊他绝王,而每次生气或者着急的时候,她会喊他凤阑绝,他怎么都想不到,她这次醒来,竟然会喊他绝,而且,还是一脸的轻笑。

秦思柔微愣,突然有些想笑,她这么去望向夜无痕,夜无痕保证一点反应都没有,因为,夜无痕的心中爱的人不是她,只有上官云端这么望着夜无痕时,夜无痕才会心疼。

“凤阑绝,你好大的胆子,竟然私自聚集大臣进宫,还换了太上皇寝宫的所有的侍卫,怎么?你是想要谋反吗?因为太上皇支持朕,所以,你是想要控制太上皇吗?”什么叫做恶人先告状,应该就是这样的了。

这么多年来,凤阑绝一直觉的有些亏欠他,想要找机会弥补他,而因为小时候的感情,也是一直相信他的。

凤阑绝的脸上似乎多了几分沉重,双眸微抬,再次望向凤阑锐的脸,沉声道,“说真的,本王真的不想怀疑你,只是,当本王去你的王府,见到你时,便知道,你这么多年,隐藏了太多的秘密,而那一刻,本王也知道,你的腿并没有废,你当年受伤时,只有十五岁,若是你的腿当时就废了,这么多年下来,根本就不可能会发育,反而应该越来越萎缩,但是,你的腿,却跟正常人没有什么差别,虽然你为了掩人耳目,一直用东西遮盖着,但是那长度,却足以让本王明白一切。”

“所以,本王也可以断定,玲妃还活着。”凤阑绝再次低声下了定论,只是,他的话,却让在场的人更加的惊愕。

上官云端却是越听越惊心,原来这其中还有这么一段。

那个男人完全的愣住,一双眸子快速的望向上官傲天,一脸难以置信的错愕,他怎么都没有想到,上官傲天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他万万没有想到,竟然中了那年轻人的计,原来,他先前是故意让他和玉儿掉以轻心,连他都失了防备,从而……

就连他这段时间暗中让人调查丞相的一些事情却没有找到任何的线索,这个女人虽然聪明,但是毕竟势力有限,根本不可能会有那样的能力。

惹到了他,岂能就这么算了,这个老狐狸也想的太美了吧,真以为,他是那么好欺负的。

他的这句毫不犹豫的话,以及那种当人不让的自信,让上官云端完全的明白了他对她的感情之深。

“刚刚多谢公子救命之恩,救命之恩,来人必报,今日就此别过吧,我……”出了王府,上官云端看到时辰不早了,若是再不回王府,只怕会有麻烦,王府中,还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在暗中盯着她呢。

若是救她一命,她就以身相许,那她对自己的感情也太不负责任了,当然,她听的到,他刚刚声音中的轻笑,知道,他只不过是开玩笑的。

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然后似乎刻意的提醒道,“李公子可要一个一个地看仔细了。”

“这么大的事情,他要是不赶回来,云端不怪他,我都不会放过他。”叶寒的唇角角微扯,微带不满地说道,那话语中听着似乎只是不满的抱怨,但是似乎更隐着几分深意。

不过,这几天她一直很少吃东西,有时候看到东西恶心是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就是怕有人在她的饮食中下药,虽然,她的饮食都是由博太医检查过的,她还有些不放心。

南宫雪彻底的悲剧了,深更半夜的房间里闯进一个人,然后莫名其妙的上了她的床,还用一把匕首抵着她的脖子,谁能告诉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此刻这般的嘲讽她也是因为妒忌她这正妃的位子——那怕她这正妃不受宠。

这些女人,平日里,为了那个男人,本就是她明斗暗斗不断,二夫人的性子本就暴躁,而且家世也比其它的几个女人好,哪受到了这样的委屈,怒火,一点即燃。

或者,也只有这种魄力的女子才能够配的上绝王。

“是谁规定的,女人嫁过人,被休后,就没有权利再追求真爱了?”上官云端的眉角微蹙,一双眸子再次扫过全场的人,一字一字坚定地说道。

“恩,本王妃明白,就本王妃跟公主进去。”上官云端知道,他们能够放她进去就不错了,这个时候是特殊时候,夜无痕是肯定不能进去了,所以,接下来的事情,她只能靠自己了。

上官云端的双眸微转,细细的观察了一下周围的情况,然后突然的拉着凤忆希,绕到了一个比较隐蔽的地方。

“你可知道宫中发生了什么事?”凤忆希见这宫女挺机灵的,不由的急声问道。

“你们放心,等我们进了皇宫后,会让人把衣服给你们送过来的。也会跟总管解释的,不会让你们有事的。”上官云端也看的到她们的害怕,所以此刻,心中更多了几分感激,沉声向她们保证。

“皇嫂,其实三皇兄人很好的,只不过是因为腿上的伤,所以,这些年很少跟外人接触,所以,外人都以为他很难相处,但是,他对希儿真的很好。”凤忆希提到这个三皇兄,倒是极力的称赞。

“恩,既然太上皇说要当众宣布立新皇的事情,这个时候肯定会在大殿上。”皇后不知道上官云端的心思,只是微微的点头应道。

“希儿,谢谢你,但是我也不可能会让你去冒这个险。”上官云端一脸感激的望向凤忆希,她岂能不明白这丫头的心思,就是不想看着她去冒险,所以情愿自己去冒险,这份情,她领了,但是同样的,她也不可能会让希儿去冒险。

凤阑绝的眸子微微的沉,果真如他所料,太上皇病重,父皇与母后都去了,会不会?

太上皇听到他的喊声,原本闭着的眸子突然的就睁了开来,原本无神的眸子也突然的亮了起来,一双眸子直直地望向凤阑绝,唇角绽开淡淡的轻笑,唇微动,一字一字缓慢地说道,“绝儿回来了?”

凤阑绝看到太上皇的表情,惊住,皇爷爷这一生经历了太多,太多,所以,已经没有人什么事,能够让他惊讶的了。

如今,只是这一句话,只是这一个眼神,便让她明白了,她的担心,完全是多余,而她儿子的眼光,也绝对是不会错的。

“都离开了吗?”凤阑绝的眸子微微的眯起,突然沉声问道。

“我把那种毒,给那几只小老鼠服下后,那几只小老鼠的身体都有了变化,而且,也正是怀了孕的变化,但是,我却发现了一种很奇怪的现像,那些老鼠的身上,似乎还有一种不同的变化,我不敢确定是因为毒性不同,还是因为物种不同的反应,所以,我必须要再多做几个实验,用不同的动作再多做几次。”叶寒的眸子也微微的望向那几只小老鼠,沉声说道。

“我还有一个请求。”上官云端双眸微闪,再次说道。

“丞相大人放心,下官自然会秉公处理。”尚书再次陪笑,只是,那所谓的秉公,只怕也只有他与丞相心中明白。

此刻的凤阑绝也没有再开口,再是略带轻笑的望着上官云端,他是真的很想知道,接下来,她到底会怎么做……坐在公堂上的尚书大人与丞相听到喊声,便连连的站了起来,急急的向外赶,只是恰恰在此刻,夜无痕已经走了进来。

没那个胆量了,此刻也没有那个心思,此刻这丫头的整个心思只怕都在担心着,上官云端会不会真的像刚刚说的那样对她。那还有心思想着如何编谎言呀。

就算到了这最后一步,她也不能掉以轻心。

而凤阑绝的眸子也微微的眯起,更多了几分狠绝,不管那人是谁,他都不会放过她。

凤阑绝的微眯的眸子中,隐过几分可怕的杀意,慢慢的走到了那丫头的身边,微微顿下身子,细细的观察了一下那丫头的脸色,然后,突然的将那丫头翻了过来,快速的拨开了那丫头的头发,在她的颈部发现了一个细微的点,不过,那点的周围的肌肤都已经变成了黑的。

只是,有一点,上官云端仍就想不明白,就算那人事先安排好了这一切,可是,那人又是如何的掌握这时间呢,那人偏偏就选在了那丫头就要开口说出实情的时候下手杀了她。

“这事,不能怪你。”凤阑绝不是那种不明事理的人,自然不可能会把这件事的责任推到隐的身上,毕竟,连他自己事先都没有觉察到,只是,听到隐最后一句话时。

那丫头听到上官云端那轻柔的话语,神情微微的缓和了一些,似乎没有那么紧张了,只是,身子还是完全的僵滞着,一双眸子慢慢的望向上官云端,惊颤颤的问道,“王,王妃,奴婢,奴婢。”

可能是因为太过害怕,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

“你不用紧张,没事的,相信我,不会有事的。”上官云端再次轻声的安慰着那丫头,她知道,素容向来话少,是绝对不可能主动的跟这丫头解释的,而此刻又有凤阑绝在场,又是这样的一种场面,这丫头不害怕才怪呢。

众女子也都想到这一点,纷纷露出或多或少的得意,然后幸灾乐祸的从上官云端的面前走过。

“这个还需要问吗?”那女人不答反问,唇角微微的绽开一丝轻笑。

“我只奉命带上官小姐去大殿。”那宫女直接的回绝了她的问题。

所以,上官云端没有再推脱,微微转身,冷声道,“走吧。”

他先前,没有看到她,还以为她不会来的,没有想到,她竟然在最后这一刻出现了。若是她早想出现,他倒是有办法,让她离开,但是现在。

可见,她对上官傲天的爱。

“雨儿。”上官傲天握着她的手,下意识的收紧了些许,脸上更多了几分愧疚,是他平时太忽略了她,他原本以为她很坚强,而且有老夫人的疼爱,有她的娘亲的疼爱,所以,平时他一有时间就陪着云儿,照顾云儿,没有想到竟然。

“你?”上官傲天望向她时,冰冷的眸子中隐过几分嗜血的杀意,这个女人实在是太狠了,而且到了现在,她竟然还一点都不悔改。

“终于把那个上官凌雨解决了。”等到老夫人等人离开后,凤忆希望了一眼沉默的众人,首先开口说道,是想打破这沉默,调解一下沉闷的气氛……

南宫雪的这双眼睛,与他印象中的那双眼睛,真的很像。

到底是?还是不是?

“不是,不是,你骗我,从小到大,你就只疼她,不管有什么好的东西都给她,所以,你才想让她嫁给绝王。”上官凌雨的眸子中再次的多了几分先前的疯狂,不甘心的喊道。

今天,说什么,他都不会放过上官凌雨……

这件事,本来就是雨儿的错,这毁容已经算是轻的了,接下来,王爷只怕还不会就此罢手呢。

若是没有凤阑绝的出现,若不是她现在的心中已经有了凤阑绝,或者她会为他所感动。

也就是说,这丫头的死,不见的就真的跟那个侍卫有关,也有可能是她体内的毒发作做致。

虽然众人此刻各有各的想法,但是却都不敢出声,生怕打扰了上官云端,整个大殿中,只听到的上官云端那不高不低的声音缓缓的流畅传开。

时间慢慢的过去,上官云端表情轻松,神态随意,而那声音仍就是那般的不急不缓,却仍就十分的流畅,背到现在,竟然一个字都没有错。

那宫女微惊,随即连连的拿了茶壶,去为她斟茶,只是,当那宫女的茶倒了一半时,蓝岚却突然的伸出手,去拿开了茶杯。

他们自知,今天不管换了是谁,都不可能会背出这么多。

“好。说的好。”凤阑绝也突然的开口说好,甚至重重的拍着手掌。

“是呀,传言说这个王妃怎么,怎么着,但是如今一见,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王妃明明就是一个难得一见的奇女子呀。”另有一个略略上了年纪的女人略带惊愕的说道。

此刻,就连那些男子,听到刚刚上官云端的话,都没有半点的不满,反而也是一脸的赞同,其中一个男子更是大胆的发表了自己的意见,“王妃说的真的很对,女人的确应该要有主见一些,这样才不会像一些木娃娃似的,你让她去东,她就去东,你让她去西,她就去西,实在是。”

“是她自己说服了百姓,当时我已经极力的想要鼓动百姓,但是。”房门个的女子愣了一下,然后再次小声的说道。

“回主子,她并不傻。不知道传言是不是有假?”那个女子有些不甘心地说道,若是那个女人是傻子的话,只怕天下所有的人都是傻子了。

房间外面的女子唇微微的动了几下,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是最终却还是忍住了。

凤阑绝的眸子微微的眯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若说京城外的阻拦,倒也可以理解,但是如今这王府这么的冷清,他就有些不太理解的。

看来,那人的目的不仅仅是他,还有云端,所以,他更要把云端带在身边。

他的话语再次微微的顿了一下,又低声补充道,“由此可见,脸皮厚的好处还不少。”

所以,感觉到她的反应后,他的眸子也多了几分异样的情迷,他的唇却是再次的蹭过她的耳边,低声说道,“云端,云端,不管怎么样,今天一定要成亲。”

“恩,哈哈哈。”凤阑绝微愣了一下,然后再次的大笑出声,这一次比起上次,更加的开朗,是那种完全的放松的,真正开心的大笑,只怕这么多年来,没有一个人听到他这般的笑过。

上官云端微微的撇了一下唇,没有理会她,因为她知道,她一开口,这丫头的话就停不下来了,这丫头,就像是一只麻雀一样,整天叽叽喳喳的。

平时的月儿活泼好动,就算是端着茶的时候,也是风风火火的,但是今天?

“皇爷爷。”上官云端也柔声喊着,这个老人,她第一眼看到就深深的喜欢上他,而且,不知道为什么,似乎还有着一种十分特别的亲切。

只是,听到突然推开的房门,她快速的转眸望去,看来突然闯进来的,而且还是一脸呆愣,似乎还有些惊愕的凤阑绝时。

难道,她到现在还以为,他会跟其它的男人一样,在意的会是她的外表吗?

“你不觉的,我现在这个样子,好像丑了一点吗?”上官云端略带试探的问道,她不相信凤阑绝会对着她这样的一张脸,一点都不失望,前几天,他还说要看到她真正的样子,现在看到这样她,他心中到底是怎么想的。

向来冷淡的她,此刻心中竟然一直在纠结着这个问题,而且她自己显然还没有总识到。

凤阑绝听到她的话,唇角微微的抽了一下,然后装出十分认真的端详着她的脸,片刻之后,才低声说道,“只是丑了一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