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申博体育 > 第32章:不无裨益

于是,拼命的压住了怒火,弘治皇帝道:“扶朕起来。”

他似乎想要让其他的酋长,群起响应:“我们千百代来,都栖息在这草场之上,哪里容的这些汉人,在此放肆,现在汉狗就在眼前,还愣着做什么,难道你们忘了,你们身上流淌着的是谁的骨血?”

…………

无数的禁卫,一个个猫着腰,探着身子,张大了眼睛,将他围了个水泄不通,这目光之中,都带着费解。

可他们终究拦不住了,也不敢拦。

他慢慢的坐在了地上,然后像示威似得,徐徐躺平,还张着眼,乐了:“咱要昏死过去喽,昏了,昏了,齐国公,你可要保重了,这世上没人可以帮到你,自求多福吧。”

弘治皇帝一愣,看了萧敬一眼,萧敬立即道:“陛下,太子殿下真是孝顺呀。”

第三章送到,恳求月票。这一番话,倒是……像极了方继藩。

独当一面,是吹牛的。

这一路上,看着朱厚照乖乖的随扈在自己左右,一脸莫名乖巧的模样,让弘治皇帝心里,多了几分安慰。

朱厚照恳切的道:“父皇说的是极,儿臣以后,尽力少胡闹一些。”

鞑靼人……

一会儿工夫,便有人来报:“少爷,王不仕来求见,说是有事……”

邓健善解人意,在旁安慰他:“王老爷,您别往心里去,我家这亲少爷,性子历来是如此的,他并没有当真嫌弃王老爷的意思,只是……性格使然,性格使然,哈哈哈……”

方继藩翘起大拇指:“殿下真是古今第一人也。”

妇人冷笑连连,不屑的看着他道:“你这狗东西,自你来了我们府上,就没好日子过,这鸡飞狗跳的,怎么着,你还想鸠占鹊巢?”

正因为如此,王不仕才有一个念头,得罪谁,都不能得罪方继藩,得罪了天子,最多是打屁股,可得罪了方继藩,则是要一无所有的。

这一切,都是息息相关、环环相扣,哪一点出了纰漏,都要出大问题。

国家大事,焉能如此儿戏?

方继藩摇头:“陛下,这件事,只能邓健去办,王守仁等人,不及邓健之万一,给邓健提鞋都不配。”

因为厂卫是干啥的?

弘治皇帝的脸,骤然拉了下来。

这铁路有什么差错,弘治皇帝可要跟你拼命的。

方继藩在旁,暗暗点头。

众人没有犹豫,纷纷取出了鸟铳,紧接着……王文玉道:“他们不知我们的深浅,因而,不敢发出进攻,可是,我们在此,不知地利,白日还好,可一旦夜里,若是土人们袭击我们,就糟糕了。因此,最好的办法,就是白日里,吓吓他们,让他们知道我们的厉害……”

众人点头。

“明!”老李下意识的道。

这意味着啥。

依旧……还是喝茶,当值、下值。

方继藩轻轻努了嘴嘴,便瞅了王金元一眼,从嘴里冷哼出声:“这狗东西来做什么?好吧,请他来吧。”

邓健看都不看一眼,昂起下巴吩咐道:“孩子也不带,统统都不带,走了……”

他急速上车,紧接着,那马车快马加鞭,将无数妇孺,抛在了自己的身后。留下了无数妇孺的哭啼。

远处,是无数承载着希望的沃土。

“就在此扎营,还有,采集土壤的样本……注意观察附近有什么作物和动物,刘画师,你注意着,画下来……老李,你拿着火铳,去打一头鹿来,这两日,就在此盘桓,接着,咱们继续南下。”

到了次日一早,竟涨到了一两六钱,照着这趋势,怕还要涨。

此时,朱厚照和方继藩被传召入宫来。

刘瑾显得有一些委屈。

这个时候,方继藩提出建立西厂。

想想看,自己还是东宫的人,就已掌握了海外的刺探大权,等到将来,太子登基,那么自然是名正言顺,一并将厂卫给收编了,到了那时,姓萧的算个啥?咱想捏扁他,便将他捏扁,想将他搓圆就将他搓圆。

安顿下了欧阳志。

实验……

似乎……也只有刘瑾,既可让他跳,他的身材,又极合适。

弘治皇帝道:“朕倒是颇有担心,听说单单这几条铁路,联通起来,欧阳志的奏疏里,已有明言,说是需筹银千五百万两,这涉及到了铁路、蒸汽车辆购买,后期维修保养的开支,这个数目,太大了,朕不敢朱批………”

公爵对书记官道:“请以我的名义,给国王修一封长信,他需要立即了解这里发生的一切,还有……这一份地图……”

本来以为,太子殿下会越来越疏远他,这样自己就成了殿下身边的放心人。

朱厚照翘着二郎腿,冷冷盯着一旁的刘瑾,刘瑾忙挤出笑容,就差喊出一句‘茄子’来。

外头这么多口舌是非,刘家是什么人家,那是书香门第,是名门望族,梁家之女虽好,可终究……刘家还是要脸的。

这管事,以为梁储会勃然大怒。

她们是女子,很快便开始忙碌收拾起来,宦官们要帮助她们搬下行囊和器械、药材。

弘治皇帝眼里带着冷漠:“卿家怎么回京里来了。”

女子若被退婚,对女子的伤害是巨大的,现在刘焱请求让侄儿迎娶刘女医,这固然是难消弘治皇帝心头之恨,可是……对刘女医,不无好处。

他没吭声。

而给予的赏赐,也确实没有超出中旨的规格。

啥?女医?

这女娃娃,若不是妙手回春,断然不会受陛下如此感激的,那么……这女医的医术,定是神乎其技。

弘治皇帝皱眉。

“陛下……”刘文华嘴角哆嗦着,很是艰难的道:“草民……草民不敢接受。”

卧槽,这……

刘文华正要脱口而出,指责梁如莹不守妇道。

他脑子发懵,心里真是后悔不迭,只是……他不甘心,他怎么甘心呢,自己可是天之骄子啊,他求救似得,看向自己的叔父,不禁惨然道:“叔父……”

这还了得,这还了得啊。

可在这个时代,却没有这么多规矩。

不久之后,内阁大学士以及各部的部堂,纷纷到了奉天殿里。

他一路上,忍不住道:“就这么一点小事,你看看他们,扭扭捏捏,扣扣索索的,犹如妇人一般。还有这钦天监……他们若是……”

方继藩关爱的看着朱厚照,尼玛,这情商的也太低了吧。

方继藩语重心长的道:“殿下啊,陛下圣明,自然知道,他们的话,不足为信,可是……架不住,有人相信啊,既然有人相信,他们也就有用处了,给他们一口饭吃,又花不了几个钱。”

可今日……她们亲眼看到了,用论文之中的知识,直接将一个已是失去了生命体征的人救活,哪怕是没有参与施救之人,在这一刻,也激动的颤抖起来。

“父亲是谁?”

这是高光时刻,自己可以吹嘘一辈子了。

“侄儿明白。”刘文华梳洗的干干净净,且他面上还算俊秀,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子书卷气,毕竟是大家族出身,见过世面,此时,自是踌躇满志,倒是颇有几分美周郎的风采。

那刘文华更是激动的不得了,他恨不得伸长脖子,踮脚,可等到,一个威严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眼帘,他吓了一跳,忙是低下头,心里激动万分……颤颤发抖。

弘治皇帝也已匆匆赶到了。

梁如莹上前,跪在榻前,按住了太皇太后的脉搏,神色极是认真。

梁如莹倒也爽气,上前将弘治皇帝推挤到了一边,边道:“无关人等,还请让开!”

太皇太后已经归天,不说太皇太后何等尊贵的身份,有道是死者为大,这些人竟在此如此无礼嚣张……

就在所有人都瞠目结舌,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