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申博体育 > 第21章:更进一步

李沐清点点头,见谢芳华跳下了密道,他也尾随着她跳了下去。

有这样的婆婆,也是她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谢芳华从后门楼梯上了三楼,烟雨阁的门口等了两个人,一个是程铭、一个是宋方。

    两个人饭用到尾声,风梨也端来了鸡汤和汤药。

,她还不停手,只能伸手撤走了碟子。

    谢云澜叹息一声,无奈地道,“芳华,你说的这本书是**。寻常书局是没有的。”

谢芳华身子忽然颤了起来。

他话音未落,谢芳华伸手打开房门,看着他,“怎么不是你来做荷包?”

燕岚恨恨地低声道,“我哥哥喜欢她。”

“芳华小姐多虑了,我几人不是三岁小儿,还怕被你的样貌吓到?”左相出口道。

“今日过年,皇弟就别说这些故去的事情了。徒惹不快。”英亲王缓缓开口。

“免礼!”皇帝摆摆手,看着他,“孙爱卿,朕宣你来,是想你给忠勇侯府的小姐看诊,她就在这里,你上前给她看看吧!”

皇帝眸光动了动,沉声道,“我南秦没有神医,便去北齐找。北齐找不到,便去海外寻。普天之下,难道真就没有医术绝顶者?”

英亲王见皇帝不语,看着谢芳华,平和地问,“华丫头,秦铮那臭小子呢怎么没跟你一起回来”

画上的人,头戴金冠,锦衣华服,身处北齐王宫的花园内,正在逗笼子内的一只鹦鹉,画师功底极好,将他画得甚是传神,唯妙唯俏。

谢芳华不说话,低头沉思。

“有一个人来了。”玉灼立即对谢芳华说。

“你在想什么?”秦铮忽然凑近她,盯着她的眼睛道。

小厨房静了下来,再无人说话,外面的风吹得更烈了。

秦铮又跟进中屋,见她站在镜子前接头发,凑上前,“要不我们……”

“她不愿意这事儿也是板上钉钉的事儿!由不得她。”刘侧妃看着秦浩,宽慰道,“你别往心里去,女人嘛,还不就是那么回事儿,等她被你娶进门,无论在娘家如何金尊玉贵,但是嫁了丈夫,就是以夫为天,届时你说了算,她不得不听你的。”

谢芳华眯了眯眼睛,她没想到连皇上和皇后也查她这么个秦铮身边的小人物了。

“听音啊,你可醒了,公子说昨日你为了帮我煎药,熬夜太晚,今日睡得沉了,他为了不惊扰你睡觉,从窗子出的门,拉了我去练剑。我多日不陪公子练了,如今胳膊都快抬不起来了。”听言抱着剑对谢芳华诉苦。

谢芳华偏头看他,只见他滚到了水缸边,好半响才松开捂着眼睛的手,虽然躲得快,额前的头发被烧掉了一缕,两只手沾了灰,他又将灰蹭到了脸上,顿时将白净的脸弄得五花三道,她心中好笑,收回视线,顺带看了秦铮一眼。

小王爷和小王爷到底是不同常人。

“是,王妃。”刘侧妃点头,卢雪莹是她的亲儿媳妇儿,她这个当婆婆的理应留下来照顾。

谢芳华想起秦铮,心下一暖,“我送您回去。”

“这可怎么办?”程铭声音急了,“快,快叫大夫!这里怎么会有毒蝎子?”

王倾媚和玉启言跟着他下了楼。

------题外话------

谢芳华坐在椅子上,为自己倒了一杯茶,看着屋子里的琴棋书画房墨宝笑了笑。

“我一看就像是你洗的,听言那孩子我让人教了多次,他总学不会将衣服展平整。”英亲王妃松了春兰的手,对她道,“你回去吧,一个时辰后来接我。”

李沐清和郑孝扬对看一眼,不解。

小泉子立即跑出了御书房。

小泉子一噎,“皇上,您还是安心在京中待着吧,小王爷和小王妃瞒着您,也是怕您失了分寸。毕竟两国开战,您要在京城稳住朝局啊。”

英亲王妃看着秦钰的背影,可见他真是气急了,又道,“若是打了他们,传扬出去,被华丫头知道了,估计会动了胎气……”

英亲王妃看着二人,李沐清自从右相去世,回京有些日子了,总算养回了几分精神。但他没怎么歇着,人更是瘦得厉害。郑孝扬比李沐清虽然强些,但回京后,皇上有些差事儿都扔给他了,他官位虽然还是一个小小的史官,但身上担着的可不止是一个史官的职务,也给累的瘦了。<

郑孝扬也不说话。

郑孝扬得意地哼哼了两声。

小泉子道,“王妃如今在皇上的御书房。”

英亲王妃来到,有人进去通秉,她等不及,跟着快步走了进去。

秦钰依旧在批阅奏折。

李沐清笑了笑,撑着伞跟着秦铮和谢芳华一起进了里面。

众人抬眼看来,见韩述后背光滑,没任何异常,真的看不出有针眼。

“我给韩大人把脉,探出他死于心跳停止,可是他全身上下没有不通之处,只有心脏处,堵在那里,而他定然不是立刻就死的,所以,揣测之下,应该是有什么东西击中了心脏,但是他又未曾受重伤,那么,只有一种可能,就是被尖利的东西穿透心脏了。这种尖利的东西从外表丝毫看不出破坏来。那么,还能是什么?应该是细如牛毛的针了。”谢芳华解释,“所以,我猜测,应该是一根金针。”

青岩立即应声,“是”

我的吩咐,不准传信出去和月娘联络。”谢芳华又道。

谢芳华抱住暖水袋,翻了个身,继续睡去。

谢芳华倒也没多再想什么,本来她今日来了葵水身子疲乏,很快就睡着了。

秦铮闻言如玉的手敲了敲桌案,忽然笑了,“原来天下还有跟爷一样院子里没一个女人的人。倒是有意思了。”话落,他站起身,“备车,我现在就去会会谢云澜。”

“好。”秦钰颔首。

明夫人一惊,看着谢芳华,“这样的话,背后的人一定会大怒,也许会疯狂出手。”

小泉子立即小心地陪笑,“如今不是多事之秋吗皇上也不敢行将差错一步,处处小心谨慎,以免愧对列祖列宗。”

秦铮也饿了,止住话。

“你以为不打草,蛇就不惊”秦铮挑眉。

“去敲门。”秦铮对外面吩咐了一声。

这是,有人将那辆车抬出来,放在了大门口。

英亲王妃坐在她身边看着她,“华丫头,你快自己把把脉,开一副药吃,你的脸白的吓人。”话落,又道,“要不然,去请太医”

“怎么能怪您谁也没料到,您别自责了。”谢芳华摇头。

春兰向外瞅了一眼,脸色发白,压低声音,“您和奴婢说完那盆金玉兰,是吩咐翠荷抱出去的。”

“铮表哥,你和芳华妹妹若是无事儿,不如一起去逛玉宝楼吧!”金燕打量谢芳华素净的衣裙,头上只戴了一枚朱钗,别无她物,她诚心地建议道,“芳华妹妹今日的穿着打扮实在太素了。”

掌柜的连忙笑道,“铮二公子和芳华小姐第一次来,小店的荣幸,哪怕不赚铮二公子和芳华小姐的银两,也想图个高兴乐呵。”

掌柜的谦虚地笑,将一件件首饰摆出来,递到了谢芳华和秦铮的面前。

秦铮听了弯起嘴角。

    风梨则是探着脖子,焦急担忧地看着内室里。

听言立即应声,跑颠颠地去了。

秦铮措手不及,抖掉的梅花瓣散落到了地上。他眼睛瞬间眯了眯,偏头向她看去。

听言抱着酒坛跑进院子,路过谢芳华的身边,往篮子里看了一眼,“哎呦,听音,不过是煮酒而已,你怎么弄了半篮子的梅花?”说着,抬头看了一眼,“这一支的花瓣都摘没了,你怎么可着一个地方摘啊?怪可惜的,不漂亮了。”

谢芳华转身将手中的花篮和里面的梅花一股脑地扔出了门。

昏暗的光线下,翠荷细细打量她的神色,心下艳羡的同时更觉奇怪。一般寻常婢女见到这样的好衣物好首饰,都会露出欣喜的表情,但是她却目光平静,半丝波动也无。仿佛这些东西在她眼里不算什么,更像是司空见惯,受之当然。

...谢芳华听罢后,不由蹙眉。

刚到李如碧的院子门口,便听到右相夫人的哭声,其中夹杂着又气又恨又怒的骂声,自然骂的是荥阳郑氏的二公子郑孝扬。

李沐清站在一旁,眉峰拧成了川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