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申博体育 > 第124章:骇心动目

这种厉害招式,还想拆解融合成一招!

滕青山走在青石铺就的小路上,看到远处有三名正练着剑法的弟子,便走去。剑光闪烁,这三名弟子身形移动迅速,也是厉害的好手。他们也发现远处滕青山走来,这一看,立即都停止练剑。

“对!等那滕青山输了,没了第一统领位置。被臧锋师兄压着一头!看这滕青雨还得意不,经常将她哥挂在嘴上,好似得意的很。”绿衣少女嗤笑道,“听说她是乡下来的,难怪没什么教养!”

“刚才滕都统对我笑的。”那瓜子脸少女惊喜万分。

“成了!”

单单这飞刀绝技,滕青山已经有信心杀死像‘司马庆’那种弱的先天高手了。

滕青山心中也明白这一点。

可现在看来,五行枪法威力显然极大。

“这是什么?还挺重,得有七八百斤。”关绿疑『惑』走过去,将这东西一翻。

两天半左右,待得第三天下午,滕青山他们一群人终于安全抵达江宁郡城。

滕青山猛然一声暴喝,双目暴睁,原本放松到极致的身体仿佛弓弦一样瞬间迸发出骇人的力量,滕青山脚下岩石地面低沉轰鸣中化为碎粉,惊人力量沿着双脚瞬间传到腰部中枢,双腿的裤子猛地撑起,随着滕青山一个转身——

那强大撞击也令滕青山猛地连退三步:“好一头妖兽,它的爪子大,那爪子就好像四柄锋利的神兵!竟然和我轮回枪硬碰硬。”刚才瞬间交战,滕青山发现,妖兽的武器是它的利爪!而且赤鳞兽能极短时间用利爪抵挡轮回枪,说明,它的反应速度也极快!

“蓬!”

……

一堆篝火旁,滕青山、冀鸿、关绿三人聚集在这。

滕青山仅仅耗费少量内劲,便轻易炸出一个大坑,随后将那尸体踢进去。滕青山也将周围沙石推进大坑中,将那尸体完全埋葬。一代先天强者‘司马庆’,就这么悄无声息地埋葬在火焰山。

难道后天强者中,也有像自己这么强的?自己是靠内家拳,才拥有强到极限的身躯。那这老家伙呢?

蓬!

它在潜伏着!

“我,就要这么死了吗?”冀鸿倒飞着就要往下坠,他根本没法子,甚至于冀鸿都感觉到一阵火热从后背传来。

那黑『色』大石头旁边,赤鳞兽硕大的头颅冒出岩浆湖,那一双冰冷的红『色』瞳孔正盯着那飞扑来的滕青山。第六十七章 骨肉消融

那黑火灵果也是稳稳得到了。

一代高手‘杜九’,纵横过百年,就这么死了!

一道幻影飞速从岩浆湖边极速飙『射』向岩浆湖中央的黑『色』大石,滕青山六识敏锐:“嗯?是那个银发老者!他竟然还来!”被赤鳞兽扑飞的五大高手中,一个身死,一个残废。黑长老也有些惊惧了。

“这一切,明显都在赤鳞兽控制当中。哼!看来,我上次伤害它,它还念念不忘啊。”滕青山也体会到这赤鳞兽,不下于人类的智慧,“不过对我而言,黑火灵根,比那黑火灵果更重要!”

“大家往前冲啊,抢黑火灵果!”

一些小门派、闲散的武者,数量上的确占据绝对优势。可是,那队伍可是排到数百丈外了,绝大多数武者在后面,只能高喊。根本无法参战。而能够参战的武者,实在太少。根本无法威胁到各大宗派的精英高手!

冀鸿环顾周围,其他高手们同样蓄势,冀鸿压低声音道:“青山,等会儿可要拼一把!如果得了黑火灵果,宗主很可能就给你!如果咱们只是得到黑火灵根……那玩意,宗主也看不上。所以,咱们最重要就盯着那黑火灵果!”

“太热了,我一辈子没到这么热的地方过。”

四丈宽,一排坐下十个人。每排间隔六七尺,好让人躺下休息。

只是不想让别人奇怪。

呼!

“一!”杜九冷漠喊道。

古世友、杜九他们三人都笑了,那站在一边的乌岱却是陪笑着。

那秃顶老者脸上也浮现一丝冷笑:“哼,那归元宗走了大运,竟然抢先发现!不过,这黑火灵果是咱们青湖岛的。”就在这时候,一道声音响起“三位大人,我有一句话得说一声。”一道略颤的声音响起。

滕青山双臂有十八万斤巨力,腿部更加可怕!

此刻杜洪、滕青虎一群人也赶过来,听到这话都是大喜。“青山,你猜的还真准,黑火灵果竟然就在这峡谷中,咱们之前都是『乱』跑啊。”滕青虎说道,滕青山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自己也是根据那头赤鳞幼兽逃命的地点,随意猜测而已。

那名精瘦汉子惊惧看着滕青山:“对,这人就是归元宗滕青山滕都统,那天,他跟司马峰比试的。难怪,我从十六七丈高跌下,他都能轻易接住。我那么近距离偷袭,他都能轻易挡住。”

知道对方身份,精瘦汉子哪还敢反抗。

滕青山看着前方那一条炽热泛红的火热岩浆,岩浆『液』体缓缓流动,同时还时而泛着泡泡,那可怕的温度甚至于令杜洪他们都鼓动体内的内劲。

“在这个地方一会儿,我就感到口干舌燥的。”滕青虎一擦额头,满是汗水。

“果真藏的巧妙,在崖壁上,而且还有藤曼遮盖!”冀鸿笑了起来,“诺大一个火焰山,普通的小山峰不计其数,谁会攀爬崖壁去找,就是注意崖壁,怕也难找到这个隐秘的洞『穴』,好了,青山,你在前面。”

关绿皱眉道:“师伯祖,青湖岛、逍遥宫,派出的高手是多,可都是在明里。我最担心的,是暗里的高手!毕竟……现在已经聚集了上万的武者。逍遥宫和青湖岛,也都是过百人而已,谁知道,有没有一些超级强者,隐藏在人群中。”

“好可怕的棍法。”古世友暗自惊叹,他知道,如果他再不认输,恐怕下一次,他的长枪会被直接给震飞。现在他的双手已经疼的麻木了。

滕青山手中的轮回枪仿佛毒蛇出洞,猛地窜出,在和重剑碰触的一瞬间,滕青山手中的力量瞬间爆发,轮回枪枪杆陡然略微弯曲,而后滕青山手中力道在一瞬间再次改变,迥然相反的力量,令轮回枪枪头积蓄能量在上一个台阶。

阴柔、狂猛两股意境,可以瞬间交替。

银发灰袍老者被人取笑,依旧一副笑眯眯的样子,只是眼眸中瞬间掠过的一丝冷光,暴『露』了他心中的暴戾。

可许多武者就这样,见风就是雨,他们是唯恐天下不『乱』。

“火上浇油、火中取栗这两招……意境截然相反,也能融合。这《烈火五式》……”滕青山闭着眼睛,脑海中尝试模拟融合,想着想着,滕青山就站起来,开始演练了起来,不断地改变。

不过怎么能和归元宗众人比呢?

“看那个燕铁,年纪挺小的,《潜龙榜》怕是又要换人了。”

在人群中的滕青山眉头一皱。

……

楚郡,槐城的一家酒楼里。

当初其他护卫们瞧不起这个穿着朴素,还赤脚的青年。曾有两名护卫要敲诈这青年,哪想……其他护卫们只看到血光一闪,那两名护卫便已经轰然倒地,他们的喉咙都被割破了。这群护卫这才骇然。

怎么增加?

江宁郡城,归元宗,诸葛元洪的书房内。

一群人熙熙攘攘朝大厅走去。

像那赤鳞兽出生时,全身为黑『色』,而后一天一变,极速成长,短短数月就达到骇人体积。当吃了‘黑火灵果’,全身就从黑『色』变为赤红『色』,成为一个真正的令先天高手也忌惮的可怕妖兽。

“也好。”朱崇石也拱手道,“我就不挽留了,青山兄弟,一路保重!”

不过滕青山拥有绝对权威,他说停,大家当然不敢不停。

滕青山笑着点头,询问道:“那大金庄,这这两天发生了大事?”

而朱崇石本人,则是带着十货车的货物,赶往楚郡。

“进来!”

“先天?”诸葛元洪眼睛亮了起来。

在扬州境内,和‘归元宗’并称第二宗派,完全控制楚郡的铁衣门?

“那怪物是什么东西?比野牛都还要壮,那密集的鳞片,我砍了一刀,反而将我手掌震疼了。”

“那是一头妖兽!那鳞片绝对是刀枪不入,我看,就是玄铁那些材料打造的铠甲,也远远比不得这妖兽的鳞甲!”武者们在赞叹着。

“如果宰了那头妖兽,剥了它的皮,做一身鳞甲,哈哈……那绝对是宝贝啊。”

那金氏族长脸上满是急『色』,看着那肆意谈论的一群武者们,不由大声喊道:“各位大人!不知道有没有哪位大人,杀了那黑『色』怪物?”他喊了一声,可是武者们彼此兴奋谈笑着,根本没理会那位族长。

“大哥哥,大哥哥!”忽然一个人影一下子冲到滕青山身边,抓住滕青山的裤腿。

“你们放心!”段侯对着金家庄族人拍着胸膛,“咱们武者人多势众,今天人不够多,以后肯定还有更多更强的武者来,那妖兽肯定有死的一天。”那些金家庄族人听了,只是心底略微好受。

滕青山心中一动。

那首领连道:“各位好汉,我们刚才看到,孟田和滕青山厮杀,孟田断了一条手臂,逃掉了。而滕青山正追杀过去!”

“我断掉他一条手臂,这孟田肯定非常恨我。最后逃走,那咬牙切齿说要报仇。”滕青山很清楚斩草除根的重要『性』,特别是这种实力高强,有和自己有大仇的,必须杀死!滕青山一看周围,“嗯,现在周围也没人!”

二人死,一人重伤。这是黑甲军的结局。

呼!

孟田脸『色』一变,他自持是名列地榜的超级高手,是有身份的前辈,而且也八十多岁了,才这么说的。

呼!呼!呼!呼!

一阵急促的撞击声接连响起,每一次撞击都产生强烈的气爆,震得周围的砖瓦都裂开,飞了起来。

孟田刚抵挡一记飞刀,来不及躲,只能将血月刀在头顶一横。

“是。”那绿衣非常乖巧的退下。

“朱兄,这么热,你怎么不进车厢歇息?”滕青山笑道。

“哦?”滕青山他们都仔细听起来。

在外行走,一言不和,拔刀相向,血溅五步,这是很常见的。

锵!锵!……

那二十几名汉子都立即握住兵器,只是一个个都心怀戒惧。他们看得出来,来人身上能穿着重甲,一旦打起来,他们吃亏。

“别惹事。”一名披散着头发冷峻汉子将那高大汉子一把拽地坐下来,同时拱手道,“各位好汉,那五张桌子,你们的确是不够,我们让出一张桌子来。”这披散着长发的汉子明显很有威信。

一盘盘菜肴,一壶壶好酒,不断地送上来。滕青山他们吃的,明显比那些走天下闯『荡』的汉子们要好的多!

短衫汉子看了一眼大厅内的众人,眼眸中掠过一丝冷意,心中冷笑:“来到客栈,根本不需要孟老出手,你们就死定了!”

仿佛旋风一样,滕青山闪电般连杀十余名弓箭手,这时候其他黑甲军军士已经保护着朱崇石一家,冲向后院去了。

“高手,比岳松、诸葛云他们强上十倍!”单单这可怕的一刀,就让滕青山心中热血沸腾,“终于遇到真正的高手了!”

“这位应该是帮派的大当家吧。”骑在赤血马上的滕青山冷声道,“你就别在这蛊『惑』人了!让我们留下货物,金银?我们恐怕就是答应了,你们到时候也会趁收取货物的时候,来杀我们个措。”

声音回响在上空,在场数千马贼听得清清楚楚。

面对『潮』水般涌来的马贼,滕青山一人迎上去。

“受死!”

“呼!”滕青山身体一动,仿佛幻影!

那些马贼强盗们分开大道,让车队就这么离去。

因为巫山帮的失败!

“都统大人,都说这徐阳郡『乱』!都统大人上次立威,我们这两天,一次抢劫都没遇上啊。”杜洪笑着说道。

“哈哈,如果再来,青山他再敲上一笔啊。”滕青虎哈哈笑道。

别看对方模样看似中年人,可实际年龄却都已经八十多岁了。

“别屁话,有命在,以后什么弄不到?”大当家一把夺过去,随后挤出笑容看向滕青山,“都统大人,这景玉佛!可是从西域那边传过来,绝对的稀罕宝贝。就是拿银子都难买到呢。这玩意,最起码值个十几万两银子。”

随即,在杨柯、刘三等一群人目送下,滕青山他们都上了战马。

来到黑甲军接近半年,滕青山还不知道都统是住在哪里的。

“都统大人!这一座住宅,就是你以后的住处!已经打扫干净!而属于你的赤血马和寒铁重甲,也在庭院内。都统大人还请将你的青鬃踏雪马和赤铁重甲准备好,估计过一会儿,有人会来收回。”

滕青山点头。

“都统大人,这是这住宅大门和各个厢房钥匙。”那黑甲军军士递出钥匙。

“这没问题。”诸葛云爽快道,“青雨她是你妹妹,你是咱们黑甲军都统!是咱们归元宗内部人,这点小事算什么?”

“这位就是朱九爷吧?”滕青山知道对方身份。

“朱童,咱们扬州的朱财神?”冀鸿有些吃惊,这天下间扬州盐商和禹州商人最是出名,而如果说,无数年来天下间哪一个商人名气最大,那无疑是三千多年前,富豪甲天下的‘范蠡’范财神!

“蠢?一个十岁就能赚得百万两银子的财神蠢,天下间可没聪明人了。”诸葛元洪淡笑道。

“嗯。”滕青山点头,“徐阳郡,距离咱们江宁郡一千多里地,这些没见过世面的马贼,不知道我的人是黑甲军,也不奇怪。对了,朱兄,天『色』暗下来了,咱们还是早点赶路,前面就是徐阳郡的‘范巫城’了,今天,咱们也能住进城内好点的客栈了。”

“用人埋?兄弟的命,就不是命了?”大当家喝斥道,“记住,要学会用脑子!”这位大当家,认定自己的计划绝对没一点问题。

“有人,而且,很多很多!”滕青山耳朵辨音。

“认真点,可别成为最弱的八名百夫长。传出去,我面子上也不好看。”滕青山说道。

而回去的时候,滕青山是都统,滕青虎是百夫长,人生之际遇,就是这么奇妙。

“驾!”“驾!”

“下马!”杜洪喝道,一片重甲铁片撞击声,五百军士尽皆下马。

杜洪压低声音道:“城主,我们都统大人他暂时和我们分道,回他老家了。”杨柯恍然,笑着点头:“青山他就是我宜城人,嗯,是该回家看看。好了,大家赶路也累了,还是赶紧吃饭、歇息吧。将战马,交给我们就行了。”

没其他人,只有滕青山一家四口。

父亲主意已定,滕青山也只能应允。

田单瞥向远处,忽然一惊,低声道:“统领大人过来了!”

不过这一次,也就滕青山他们五人带领少数黑甲军军士,一直送到山脚下,目送冀鸿统领,带领十几名精英以及白崎,远远离去。

“你们几个。”滕青山哈哈笑了起来,“没外人在,称呼我青山就行了,咱们别拘泥这些臭规矩。”滕青山也懂得规矩,在正式场合,是必须得称呼都统的。

……

滕青虎在比试中大放异彩,毕竟在入宗考核时,滕青虎就算不错,更练过‘大枪桩’,擅长听劲。枪法厉害!而进黑甲军后,又修炼《莽牛大力诀》,须知这滕青虎,也是练习虎拳多年。

白崎强忍住不哭,只是心中悲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