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申博体育 > 第111章:变脸变色

“你快停手,我可以保证不再攻打混沌界。”

“去哪。”九皇叔翻身上马,朝凤轻尘伸手,凤轻尘也不客气,握着九皇叔的手,一个借力轻跃上马背,稳当当地落在九皇叔的怀里……

推马车的两个少年低着头,远远根本看不到他们样子,两人推着马车稳稳的往外走,一副不知世事的模样。

曲惜花看到黑骑来,原本还颇为担心,害怕九皇叔要以多敌少,可现在……看到黑骑走了,他却更担心。

呃,完全看不出,这刺客有什么特色,随便从死牢拉一个犯人出来,做这样的打扮,都是刺客。

凤轻尘嘴角轻扬,小小的找回了一点自信,笑道:“你们别乱猜了,我是凤轻尘,如假包换,至于没有受刑,那是我命好。”

“你们不相信我?”

当当当……武器掉了一地,站到右边的人越来越多。那些不肯投降。自认傲骨不凡的人,见同伴如此行事,一个个面如死灰,却高声大喊:“宁可战死,也不像海盗投降。”

这事,对他们来说都是有益,外面的赌局早就翻了天,大部分人都不看好凤轻尘,要说急,也应该是凤轻尘急,而不是王家急。

没有会和钱过不去。

这样一来小皇子得救了是皇上英明,要是小皇子出事了,也和她无关,她事先已经说了,这药效霸道,小皇子不一定受得住,皇上既然同意用药,当然承担这个后果。

凤轻尘偷偷的瞄了九皇叔一眼,很淡定地继续看风景。欲求不满的男人最可怕了,她还是少惹为妙。

想到这里,凤轻尘又再次开口劝说:“大公子,我的医治方案就是这样的,不是我逼你做选择,而是你的眼睛想要看得见,就必须移植别人的眼角膜,这是你唯一的机会与办法,如果你不能接受,我可以肯定,你的眼睛终生都无法看见。

和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相比,这一点灼痛她完全可以忍受。

这个时候,凤轻尘才发现,这些冰花原来……1605折磨,不相信才是对的

可是能进逐风楼的人,都不是什么普通人,他们哪里会听掌柜的劝,直到王锦凌开口,这些人才安静下来,三三两两的离去,也有几个站到一边,等王锦凌与凤轻尘对对子,镜月兄妹二人就是一员。

“就是,凤轻尘一个女子,能帮什么,孙太医你这是病急乱投医了。”翟东明大步上前,他讨厌凤轻尘,但不允许别人欺负她。

看样子,云家没少给这卫大人送钱。

“让你担心了,在路上出了一点意外。”凤轻尘颇为不好意思,她能想像王锦凌他们听到她出事的消息,有多挑逗心。

九皇叔拉了拉凤轻尘的手,示意她等一下,凤轻尘看了九皇叔一眼,九皇叔却没有看她,而是对着王锦凌道:“大公子来得真早,不过轻尘累了,没有精力待客,大公子要是不介意,与本王去九王府如何?”

凤轻尘顺势趴在东陵子洛身上,双唇附在他的耳边,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说:

“正好,一起吃饭,有两国皇子相陪,我这个年过得很不一般。”凤轻尘笑得开怀,自动过滤瑶华的消息。

“有两个是,你挑地的眼光很一般,那些地方不适合种植,所以下面的看在清王的面子,也就卖给你了。”崔浩亭趁机打击凤轻尘,不过凤轻尘完全不在意,她买地又不是种粮食。

凤轻尘眼中含泪,脸上的笑容却越来越妩媚、越来越灿烂。

她想都不敢想的人,居然出现在她面前,她真得真得很高兴!

饿,实在是太饿了,再饿下去,他们真要吃土了。

符临放下杯子看着凤轻尘,故作惋惜的道:“我以为你不会问,你的定力不如以前了。”

“当然不是,这只是九皇叔送你的礼物。”符临不忘给九皇叔说好话,顺便抢王锦凌的功。

“可惜了……”凤离族勇猛的将士,却变成了一俱俱木然的躯壳,凤轻尘眼中闪过一抹失落。

说完,就把南陵锦凡拖到自己的面前:“再弄一匹马来。”

大步朝崔浩亭的院子走去,佟珏和佟瑶面面相觑,苦着一张脸,崔公子的院子她们进不去。

当然,依靠智能医疗包里的技术,并不需要从从脊椎中采骨髓血,到时候元希并不需要手术,只需要通过静脉处采集全血,通过血细胞分离机提取造血干细胞就行了。

离那身影二十余米的样子,凤轻尘不再往前。

“当……”的一声,子弹击穿刀背,那身影往后一倒,子弹擦过他的衣服,啪……的一声,落在草地里。

至于手上的东西,凤轻尘却是没有解释,也没有给东陵九看的打算。

凤轻尘以人数不宜为多的理由拒绝后,太医院的人便去找云潇,想要说动云潇放弃云家那个名额,让给太医院的在夫,至于九皇叔和王锦凌?

身居高位,除了会给你带来至高无尚的权势与尊贵外,还能让你游离于规则之外,比普通人享有更多的自由。

堂堂太傅居然会被南陵锦凡一个眼神吓退,实在是……让人失望,凤轻尘一个女子都比他好出百倍。

这就是自己人的好处!

凤轻尘躺在床上,半天睡不着,想着被王锦凌半骗半哄走的荷包,凤轻尘怎么想怎么不对劲。

李想,有机会她还真想要见上一见,这人是不是和她所想的一般,也是同穿越过来的,如果是的话,她到要看看对方想要做什么。

“啊,我怎么把你送的雪莲百花膏给忘了,那药膏药香其浓,不仅有助于伤口愈合,还能遮掩血腥味。”凤轻尘连忙将剩下的药膏给找了出来。

不过,她今天的工作服有两套,虽已成事实,可九皇叔要拿她当挡箭牌,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声音冷冷清清,如同大珠小珠落玉盘,很好听,可是……却清傲的让人无法喜欢。

看着屋内抱在一起的男女,凤轻尘无地自容,恨不得找个洞把自己藏起来,可偏偏为了不打草惊蛇,她和九皇叔只能继续躲在角落里一动不动,最让人郁闷的他们所站的位置太小,她和九皇叔紧紧地靠在一起。

“雪莲百花膏,武林第一疗伤圣品,可以保证她的伤口不留一点疤痕。”说疗伤圣品夸张了一点,但却有助伤口愈合,用完后肌肤光滑如同婴儿。

“要避也是世子爷避吧,我和凤轻尘认识在先。”为了九卿,他也要守着凤轻尘,然后在凤轻尘醒来的第一时间,告诉凤轻尘,雪莲百花膏是九卿特意派人送来的。

“凤姑娘,你别冲动,别冲动,劫狱可是杀头的大罪。”我的老天爷呀,这姑奶奶怎么这么难缠。

这群混蛋越来越多事了。

凤离挚她不能杀,那就只能安他的心了。凤轻尘略一思索便点头:“告诉他。日后,就当凤离清歌不存在,断绝和凤离清歌的所有联系。”

“是。”夏挽从多问,更不会想为什么,她只需要执行命令就行。

凤轻尘简直是要跪下了。

九皇1;148471591054062叔并没有放任情绪外露,很快就恢复正常:“只是有这个可能。城外亦有驻军,他出城也会留下痕迹。”

这样的苏绾,如果不是有必胜的把握,就是不在乎这场输赢,连输三场的苏绾名声扫地,苏绾根本就输不起,凤轻尘相信苏绾应该是前者,苏绾绝不会甘心输给她,苏绾应该很乐意,在她擅长的项目上赢她。

水晶棺中的人还躺在里面,棺成旁边有一俱人骨,从这个情况可以推断,此阵失败了,死在水晶棺边上的人,十有八九就是行巫术之人。

凤轻尘上前,掀起夜叶身上的被子,夜叶一脸痛苦,闭上眼,咬着唇,,一动不动,好像在忍耐巨大的痛苦与羞辱一般。

夜叶没了斗志,九皇叔也不愿意再和夜叶起口舌之争,屋内空气混浊,蛇血流了一地,九皇叔实在不愿意待,优雅的起身,当着太子和夜叶等人的面,对侍卫道:“保护好几位殿下,任何人不得进出兽苑,如违此令,格杀无论。”

“凤轻尘,你敢,你敢……”林大人吓得脸都白了,手直哆嗦,本以为是个抢功的好事,没想到遇到凤轻尘这1;148471591054062么一个不怕死的。

我徒弟在皇城是什么名声,你们血衣卫又是什么名声,这事说出来谁对谁错,明眼人都明白,你们血衣卫与顺宁侯府勾结,污告我徒弟,现在还对我徒弟用刑,以图屈打成招。林大人,你等着,天一亮我就去大理寺告状,看这件事谁对谁错。”

“确实,什么要人带什么样的兵。”凤轻尘想到九皇叔的黑骑,那黑骑也和九皇叔一样狂妄强势。

唉,她果然还是太感性,想到那三个人为她而死,一时冲动,握刀就挖土,却没有想过,这个工程有多么浩大。

说到九皇叔的霸道,凤轻尘的眉眼间是掩不住的柔情。

想来也是,明明是同一个父亲的孩子,可待遇却是天差地别,心里难免会不平衡,有不少妾室所出的女子,就做出了危害凤离族的事情。

孙夫人将绷带全部减掉,凤轻尘背后鲜血淋漓,可这还不够,孙正道取出一把青铜戒尺,在凤轻尘背上敲打起来,直到凤轻尘整个背部没有一块好肉为止。

大公主把连城交给蓝景阳就回玄月宫了,连城几个老人只得去找蓝景阳,蓝景阳先是一怔,随即毫不在意道:“不过是一块令牌罢了,从今天起九州令牌没有任何用处,不再代表蓝氏皇族。”

又是一天清晨,九皇叔靠在椅子上稍做休息,还不到一刻钟,营帐外就响起脚步声,九皇叔睁开眼,揉了揉眉心,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

攻城,一向死伤惨重,此次尤其明显。江南城的准备实在太充分了,箭、火油、沙袋样样充足,就好像事先知情一般。

“难不成,我要眼睁睁地看着你去死,而无动于衷?”凤轻尘深深地吸了口气,压下腹部的绞痛。

是他,把那个鲜活、明亮、敢爱敢恨的轻尘毁了,让她变成了一尊没有生气的娃娃。

南陵锦凡已不足为惧,蓝九卿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问道:“凤姑娘呢?可有下落?”

紫衣殿那些女人根本不防备她,她要下手很容易,之所以迟迟未动,是想要寻一个大城镇,人多的地方比较好溜。

凤轻尘动作很轻,按理紫情她们都会武功,应该会惊醒才是,可偏偏她们却睡得特别沉,完全没有惊醒的迹象。

“扑哧……”凤轻尘忍不住笑了出来:“奶宝会哭死的。”可怜的奶宝,不过凤轻尘不得不承认,九皇叔这一招比什么威胁好用多了。

皱巴巴的,重洗!

心在泣血,九皇叔不愿意再说话,转身朝苏文清所在走去

这些人忘了,如果不是凤轻尘,他们早就死在皇上与皇后的盛怒之下了。

凤轻尘也不奇怪,这本就是她的条件。

凤轻尘重重盖上药箱,惊恐的看着东陵子洛:“什么?你看到了什么?”

安平公主一脸错愕,想也不想就爬了起来,一把抓住凤轻尘:“凤轻尘你不能这样。我不管,你今天必须去救我皇兄,不然,不然……”

这么笨,连装模做样都不会,安平公主怎么在皇宫活下来的?

“什么?九皇叔已经到了?”

到底要他怎么做才行?九皇叔心里有些暴躁,却极力克制,以免自己盛怒之下,伤了凤轻尘。

在九皇叔附在她耳边,说不要孩子只要她时,她就知道她无法离开这个男人。

“以后,我们都要好好的,就像你说的,过去的就过去了。”凤轻尘带泪露出一个笑颜。

“快,送上来。”南陵皇上一听,整颗心都提到嗓子眼里。

“嗷嗷……”那边,雪狼发现一个大湖泊,激动的大喊大跳,扑腾一声跳入池子里,可下一秒凤轻尘和九皇叔,就听到雪狼凄厉的惨叫声。

雪狼刚刚从水里跳出来,可这池子里的水透亮平静,九皇叔完全看不出问题,丢了一块石子进去,水面漾起层层涟漪后,又恢复了平静。

“你让本王去娶别的女人?”九皇叔闷闷的哼唧。

“你有找别人商量的时间,就没有找本王商量的时间?”九皇叔不满凤轻尘敷衍的态度。

上面的风景真好。雪狼有些陶醉了,能站在九皇叔和凤轻尘头顶上的人,可没有几个。

“你原本是人,是在这里呆久了,才会变成这个样子?”九皇叔不屑吭声,凤轻尘只好负责问话了。

“别动,本王病了,要休息。”1;148471591054062估计是刚睡醒的原因,九皇叔的声音带着一丝柔糥,和平时的清冷慢调调完全不同,仿佛在撒娇一般。

凤轻尘一愣,随即眼露心疼之色:“这人是多久没有睡个好觉,才会这么快就睡着了。”

“本王没有告诉你嘛,昨天晚上本王就把王锦凌送走了。”九皇叔很坏心的等到凤轻尘走到门口才说。

崔家把蓝氏皇族后代当猪一样养,男孩杀了,只留女孩和崔家的公子成婚,生出一个流着崔家血脉蓝氏人。

凤轻尘回到族内,凤离容便来找她,说他已经把有嫌疑的人都找出来了,等大小姐去核实。

当猜测成真,当她从凤离容嘴里听到二长老的无怨无悔,凤轻尘才知道自己有多么心痛,才知道自己有多么自责。

别看,只是一个小小的诗会,里面却是暗藏玄机。

王锦凌希望凤轻尘进入这个圈子,只有这样她才能看得更明白,才会走得更远。

谢三正准备和凤轻尘说一些诗会上的事情,却被敲门声给打断。

“凤姑娘。”两人朝凤轻尘行了个军礼。

缝合并不是很精细的活,在现在的医疗条件下,也可以做到。

收拾好东西,凤轻尘翻身上马:“两位大哥,天黑了,你们还是尽快护送郡王出去吧。”

凤轻尘一路顺着痕迹往林中跑,她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抬头只见皎洁的月光,已在头顶上。

楚长华的婚事不是个人的事,她的婚姻是政治,关系到楚城的立场,他们既然来了东陵,皇上就不会允许,她选孙思行为夫。”

屋外,丫鬟小厮,一个喊得比一个大声,左岸一直隐藏在暗处,听到这声音后,给暗卫打了个手势,便朝衡芜院方向跑去。

不多时,两人就来到城外的山脚下,有九皇叔在凤轻尘不需要自己爬山,九皇叔抱着凤轻尘,几个掠起人便往山顶上冲。

凤轻尘素手轻指,对那些星宿名信口捻来,完全不需要思索,听得九皇叔目瞪口呆,死死地盯着凤轻尘,好半天才反应过来,震惊地问道:“你懂星象?”

潜台词就是有重礼相谢,太监当然也明白,顺势就道:“咱家一路快马加鞭,就怕凤姑娘您受了委屈,这累得我呀……正好让咱家歇歇。”

言而总之,总而言之,这就是各方面人马齐齐出力的结果,那些原本明争暗斗的妃子们,今天难得配合默契,齐齐联手,终于把枕边风给吹动了。

“当然不是,我才不会巴巴地找你这个大忙人,就为了道谢,我今天请你来,是有要事和你谈。”凤轻尘转身,与王锦凌面对面的着着。

哲哲跪在九皇叔脚边,一张小脸全是泪水,好不可怜,可九皇叔却半点不心软,冷冷地打量着哲哲,直把哲哲吓得全身颤抖。

“哦,本王为何不能走?”九皇叔很给面子地停下脚步。

都是九皇叔,都是凤轻尘,要不是她的伤,他们早就到了圣教,圣教根本不会被灭。

不过,想到下落不明的九州地图,九皇叔还是忍了下来,冷哼一声,说道:“本王的错?哲哲少主,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居然敢指责本王。就算本王来时,魔教还没有被灭又如何?你以为本王会帮你,帮你们魔教吗?”

“不妨事,二夫人什么时候方便就行,既然二夫人来了便是做好决定了,如此我就替二夫人你检查一下身体,如果没有意外下午就可以安排手术。”对于这个二夫人,凤轻尘是恼得。

“师父,你说大夫眼中没有男女之分的。”孙思行委屈死了,这年头敢给凤轻尘动刀的人不多,上次是他母亲,他运气可以跟进去,换了别的女子他也进不去。

暄少奇深深地吸了口气,将眼中的泪压了回去,拖着虚弱的身体,朝悬崖边走在,在九皇叔下去前,伸手挡住他:“我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