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官方网站

黑暗中的那一抹亮-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97566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144章:囊橐萧瑟

不过就在颜如玉和严萱月她们群情激奋的时候,在一边的东方雨薇却有不同的意见。她先是满含深意的点点头,然后才转过身来看着妹妹们。这一下大家都知道她有话说了,于是停下了话语看着她。

“你不罩我谁罩我啊?再说了,你也不想一辈子被于总压在脚底下吧?论资格、论管理经验,你哪一样不比他强?不过他运气好点,跟总部的人要熟悉得多。但如今的形式也不一样啊!如今咱们换了老板,也跟‘宏科’扯上了关系,如果咱们能想办法套到曲总那边的关系,还瞅以后都上不去吗?”

“唔嗯……”

腰肢的主人微微一僵,紧接着回过头来的却是另外一个男人。

“啊……”曲婉婉陡然瞪大了眼睛,若说先前他用手指的勾挑,那疼也只是疼在表面,可现下,这真正的撕裂的疼却将她逼得几近晕厥过去。

他的团队已经在积极运作,“玉奇”总公司那边的工作将由“宏科”分管珠宝业的朱副总裁接手,至于“玉奇”旗下的几间分公司,包括香港、深圳和a市,在总公司那边进行工作交接的同时,都要有“宏科”的工作人员在场。而曲耀阳则亲自带队,坐镇a市分公司这边。

裴淼心一看曲耀阳那副皱眉不快的模样便忍不住冒出一句:“资本家。”

严雨西扬头一应“当然”,关上门去望蹲在地上收拾东西的裴淼心,过去就扑在她一边的床上,“淼心,你可记住了,在这千万别告诉别人你真名,不然以后回到a市你想再抬起头来做人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曲母一落座,二话不说就掏支票,写好之后往裴淼心面前一推,“我开门见山,曲家不欢迎你的加入,不管是为了你自己、芽芽还是臣羽,二十多年前我能够容得了一个私生子走进我的家门、生活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却并不意味着我能够容忍你们二十多年后再来给我难堪。”

易琛开车进去,一进大门,左右两边各一只巨大而精致的喷泉,伴随着绿化带两边幽暗醉人的路灯,将暗夜里六层楼高的主园映衬得像极了凡尔赛的古堡花园。

“帮我跟她说句对不起……”裴淼心最后抬手一揩,不管手上还是脸上,到处都冰凉湿冷得她瑟瑟发抖,却仍是还了一张笑颜,“不是为今天的事,是为之前的种种,我的任性还有我的不明白,这些都拜托你,帮我跟她说一句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该打扰你们……”

夏芷柔抿了抿唇,还是自嘲似的笑道:“当年他出国留学,我以为他那一去,也许我们这一生都再没办法遇到。可是后来他还是回来了,在我打工当小姐的夜店里,他陪几个合作商前来洽商,我们就在人与人之间,隔着那么多的人,还是一眼就看到了对方。”

出了探监室就在监狱的大铁门外碰见匆匆赶来的郭律师。

可是她却不想要那样。

他僵直了身体,大手置在她肩上,已经准备将她推开,却突又听到她的声音:“还说没有,你的脸可严肃了。”

她是亲眼见到过他同裴淼心那段并不使人愉快的婚姻生活给彼此带来的伤害。

“到底是怎么回事,进来也不敲门,简直越来越没规矩。”

他沉默了一会转身,“把你的车钥匙借给我吧!明天早上我让司机开回来还你。”

“等我。”

“……通常你求人都是这个态度?”他一边擦头发一边拧眉对着她轻笑。

“什么二少奶奶啊!二少爷都不在了,你何时见过这个家里还有什么二少奶奶!”

裴母带着保姆已经过了登机口,裴淼心的电话却在这时候响了起来。

她本来并不欲去接起,可是想想还是把电话接通,“刚才我去过你家……”

可是不对,就算裴淼心现在不在国内,她也绝对有可能遥控别人对她做出这样的事情。而且裴淼心不是还嫁了曲臣羽吗?当年自己同曲耀阳还在一起的时候,他这个弟弟就一直不待见自己,现在那两个人凑一块去了,还不得使那么些阴招来报复她,只为了前段她害裴淼心丢掉工作的事情。

曲母赶忙将裴淼心一拉,笑对着所有人道:“好孩子,妈知道你是个要强的孩子,可我跟你爸也实在是太喜欢你了,我们舍不得你受委屈,就算你不为自己想想,也该为两个孩子的将来想想,所以你不必再为臣羽守着了,知道么?”

曲耀阳的面色僵冷,全身骨节都像是冻住了一般,只知道睁大了眼睛定在原地。

“给你时间?”他自嘲般地笑了起来,“再给你一次机会,说也不说一声,就这样走掉?”

“张太太,你好。”

裴淼心也不吝于抬她,“我在会里经常听其他干事说起张太太的能干,从前这类的公益活动也都是你在主理,我刚刚上马主理这样的活动,若有什么做得不周,还希望张太太提点。”

曲耀阳说话的时候义愤填膺,裴淼心看着仍在出租车门内挣扎的聂皖瑜,还是红了眼睛。

“那是你自作孽不可活!”曲母的话才说完,就挨了重重的一记巴掌,陈妈一声轻叫声中,她已经捂着脸颊歪倒在一侧。

“可是法院该判的都已经判了,若不是‘宏科’的公关团队之前做了那么多的事情,这事儿可能到现在都没个完,子恒就算出来,又能怎么样呢?”

这一路上他都在同电话那端讨论公司股权分置的事情,裴淼心本无意去听,可也隐约感觉到他的公司前段应该是出过什么问题,所以回国以后他一直在忙于解决这些事情。

裴淼心听没有搭腔,听着就白了脸色。

曲婉婉一声冷哼,“就算三哥你去考了,也肯定是考不上的。”

他皱了眉看她,“时间差不多了,一起来的就得一起走,你去哪里,我送你?”

ailsa沉默,“那也就是说,你承认,你并不爱brent?”

二话没说,冲上前单掌扣住她的后脑勺就是疯狂的一吻。

“我记得你以前好像很喜欢这对胸针,后来你搬了几次家,也都带着它们。”

“那律师行里不是应该还有大易先生遗嘱的副本吗?”裴淼心关心的,只是易琛。

“对了,我听上个月从香港出差回来的同事说,好像看见裴总监和一个男人带着一个孩子,还是一个小女孩,那小女孩还叫你‘麻麻’来着,我这没看见你戴戒指,所以不知道,裴总监你……结婚了啊?”

裴淼心沉吟了一下,“我没事,还是出去看看她怎么样了吧!”

“不太方便,不好意思。”

他的眼睛最近开始好转,能依稀看得清楚一些东西。医生也跟他说过,再经过一段时间的调养,他的视力就能恢复正常,还像从前一样看得清澈无比。

“行,我不操心就不操心,只是你现在不是怀孕了吗?你当真确定你现在还需要那个东西,万一要是对你肚子里的孩子不利……”

夏芷柔有丝情急,“不用了,耀阳,我很好,真的不用了!”

“如果一个人犯了很大的罪行,你会判他多久的无期徒刑?”

他摘了左手的手套往她脸上用力一丢,“你这破事儿谁也不想管!曲婉婉我告诉你,做人可别不知道好歹!”

厉冥皓背对着她站在那里,直到背后吟吟的哭声让他回转过头。

最初听到自己怀孕的消息时,她是有担惊害怕过,怕这孩子真是曲耀阳的,那她与曲臣羽的这段婚姻便真真陷入了窘境。可是好在算算时间并不太对,小半个月的差距,所以这个孩子根本不可能与他有任何关系。

听到孩子只有九周半时,她坐在医院的走廊上当真是松了口气的。

裴淼心抢先打断:“我同曲耀阳早就已经没有什么了,现在我只知道我要嫁的人是臣羽,这事同曲耀阳没有任何关系。而且事后我也同臣羽说过这件事情,曲耀阳说了,这房子只当是他送给我们两人结婚的贺礼。”

也许人生中的有些爱情,终究,只能是路过的风景。

“我有做,只是吃完了,所以才没有东西。”

******

“不是我看不起你,而是你自己不学好!你说你姐姐前前后后在这圈子里头给你介绍了多少青年才俊,你要随便相中一个,能到现在都还没嫁出去吗?!”

知道她是又想起那段与曲耀阳并不开心幸福的婚姻,曲臣羽单手箍住她下巴逼她抬起头来,“不是,我只是希望你明白,不管我有没有记忆,对你的印象完不完整,至少那份感觉留在我的心底,我是真的想要好好珍惜你、对你好,我不想你因为仓促决定而害了自己一生。”

裴淼心微微一颤,双手慢慢攀上曲臣羽的脖子,主动回吻,脑海里牟然蹦出的曲耀阳的模样,也只是让她心生了一丝报复的快感。

曲耀阳笑着将她揽得更紧,“我终于明白自己当初为什么会这么喜欢你了。”

“为什么?”她不解。

夏之韵几下便被打得鼻青脸肿,泱泱靠在墙角的时候还在拼了命去看曲耀阳,“姐夫,姐夫,救我,呜呜……我姐已经被你给害了,现在还在大牢里蹲着,你可不能再害我了啊!姐夫……”

“是、是的,曲先生,还有我父亲前年住院开刀的费用,也是您给免的。关于这点,阿成一直十分感激,也一直、一直在找机会,想要报答先生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