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阳光在线官方网址 > 第80章:毫不犹豫

他的筋脉已经承受不住,内脏剧痛,身子外表快速变得肿胀起来。他整个人就好像是气球一样,被吹起来一般。

“太上皇……该死的,顾千城,太上皇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们定会将你碎尸万断。”太上皇的人又急又怒,可碍于太上皇在顾千城手里,那些人根本不敢乱动。

顾千城用手量了封似锦的体温后,又查看了一下伤口。

唐万斤根本不管顾千城想什么,自顾自的道:“我会听话的,只要你别切我的肉,抽我的骨头,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我真得会听话的,我不会给你惹麻烦的,求求你……”

“殿下你看。”顾千城将玉块递到秦寂言面前,秦寂言和顾千城的判断一样:“这碎玉不是寻常用,普通人恐怕用不起。”

用忠心蛊控制人,着实是下下之策。秦寂言从来没有想过,要培养忠心蛊控制自己手下的人,他只希望手下的人别中忠心蛊,别让长生门的人白白利用就好。

“当然没有!”就算得意也是不能说的。

“看不上本宫?”秦寂言磨牙,一个翻身将顾千城压下,故作凶狠的在顾千城肩膀上咬了一口,“你居然敢看不上本宫?”

“这不可能!”

皇城外,最高的那座山,山顶突然亮了起来,起先只有一个点,隔得远只能隐约看到一个亮光,就像是荧火虫的光芒一样,在这黑夜并不耀眼,可很快……

就如同顾千城,和顾千城的才能相比,秦寂言更看重顾千城的人品,还有她干净没有和任何人来往的关系。

顾千城从来不是什么善茬,之前在长生门的手里吃亏,那是没有办法,谁叫她实力没有人强,只有认栽了,现在?

顾候爷跌跌撞撞往前走,顾夫人不放心上前搀扶,同样被顾侯爷给推开了,“丢人现眼的贱人,滚!”

“太子殿下,我抱你出去玩,你父皇有事要忙。”唐万斤拍了拍龙宝的背,轻声哄着。

顾千城说这话时,并没有多少伤感,但孙妈妈听在耳朵里,却痛在心里,眼泪涮的就掉了出来。

这不是武侠小说里才有的武功吗?秦寂言居然会?

老皇帝看自家大孙子真不高兴了,见好就收:“时辰不晚了,你今天就别出宫,去东宫休息吧。”

“皇爷爷……”秦寂言正想拒绝,太监就进来报:“皇上,五殿下求见。”

“走到今天这一步,是你逼我的。”

“京城不比边境,在战场上大家都忙着打仗,没人关心你一个小兵伤得重不重。可在京城不一样,你是冠军候,你的一举一动都会被人盯着,要不仔细的话明天就会让人发现你的不一样。”武毅不是一样多话的人,可自从到了唐万斤身边,武毅就变成事婆,一天到晚叮嘱这,叮嘱那。

他多希望,他能和唐万斤一样简单快乐,不用背负那些他背不起的责任与仇恨……

“我怎么感觉,秦王这是故意说给我们听的呢?”真得不能再刻意了,刻意到让他们想要相信都不行。

顾千城看众人像是霜打的茄子,安慰了一句:“没有查出线索,不是你们失职,是这里本身就没有东西可查。”

锦衣卫统领领命退下,黑着一张脸朝锦衣卫诏狱走去。

暗卫很快又隐入人群,很快就把消息带回来,“姑娘,好像是程家姑娘不舒服。”

北齐人心中不解,扭头望去,这一看他们就傻眼了……知道了对方的身份,顾千城就更不可能跟着他们走,当然顾千城也不可能把唐万斤暴露出来。

封似锦苦笑,“圣上,臣……的棋艺只能称之为一般。”他不是太上皇,不知太上皇的后手,不知太上皇的底牌,又怎么知太上皇会做什么?

微信-通讯录-添加朋友-搜号码-输入:enenbook收到秦寂言没有死的消息后,皇后出手阻止了陈家与顾家联姻!

朝中的大臣不会因为他得皇帝宠爱,就全部站在他这边,自然也不会因为皇上的厌弃,就纷纷站到五皇子那边。

顾千城力气不小,只是……扶着封老爷子还是很吃力,等她把封老爷子扶到矮榻上时,人已经在喘气了,可她却没有办法休息,因为顾老太爷还站在那里,迈不动步子。

“太上皇在说什么,民女不懂。”顾千城低头,装傻。

先太子擅弈,无数人赞先太子擅弈、擅谋,胸有天下!

“皇上?”周王听到脚步声,扭头看了一眼。

“可是……”那人还不服,却被言倾狠狠瞪了一眼,这才乖乖退了一步。

“寂言,你胆子不小,居然敢过来。”赵王见到秦寂言打马而来,嘴角一抽。

“去……”顾千城张嘴,可又是一阵狂吐。

“不知道。据说赢皇很喜欢九这个数字,我们猜测有九道石门。”如果是九道十门的话,后面的计算量会更大。

在惯性作用下,顾千城往前栽倒,好在面前有一个倒霉的打手在,顾千城左手撑在对方身上,勉强稳定住身形,无视背后的痛,顾千城利落的拔刀子,转身朝背后两个打手挥去。

“父亲,我说了你别惹我,你偏要惹你,你说现在我要拿你怎么办?”顾千城问这话时,脸上还带着笑,就好像在说:父亲,今天天气很好……

真得好不甘心。

啪嗒,啪嗒,一颗颗的泪珠落下……

顾千城跑到村子里,找了一户村民,把头上的发簪摘下来给对方,请对方帮忙看守这五人的尸首,而她自己则再次返回树林……

没有求人的低姿态,而是平等的交易,顾千城更习惯如此做,很快就有一个健壮的汉子大子胆子上前:“你说的是真的吗?”

两人说话间,那汉子已经套马的绳子解开,那马嘶鸣一声,从地上爬上了起来,精气十足在原地踏了两步。

秦寂言想不通,索性便不想,凤于谦过几天就要去军中历练,焦向笛这段时间,一直在准备科考一事,三人许久不曾碰面,秦寂言便借着为凤于谦饯行的由头,把两人叫来小聚。

“三位皇叔反应太大,皇爷爷不想出事。”秦寂言只能推断出这个原因。

凤家不站在秦王这边没有关系,他站在秦王这边就好了。

说完,又对秦寂言道:“秦王别介意,我们娘娘一向欣赏晚辈,看到你就像是看到了皇上,一时心喜才拉着你多说了几句话。你刚来我们北齐,许是不知,皇上他身子骨一向不好,这段时间一直缠绵病榻,娘娘为了皇上心都操碎。”

“没事。”哭过后,心里舒服了许多,顾千城抽噎一声,推开秦寂言的手,胡乱的擦掉脸上的泪:“对不起,我刚刚失态了。”

冷静下来后,顾千城也明白,即使她没有折回去救风遥,也无法阻止别院的大火,也无法救下那五个人,更不用说……

“嗯,我知道,你不用担心,我已经让凤于谦带兵来了,很快就会收回江南。”江南的情况让秦寂言十分忧心,可也仅仅是忧心,并不是解决不了。

“我们知道,你要我们做什么?”有别于之前的呛声,子羊此时对老管家十分客气。

“把暗风楼的杀手召集起来,另外……把那些隐世的杀手告诉我。”这些人实力不凡,绝对是一大助力。

很明显,倪月惹怒了他!

虽然只是初稿,可核心要点都在,而且有利的措施不止这一条。

“这么说来,今年前二十的文章,据是出自此女之手?”如果真是这般,此女也太妖孽了。

他又不是封似锦,他才不会那么君子呢。

“啪啪啪……”秦寂言毫不手软,一下一下打得十分用力,顾千城一脸涨红,不是被打疼了,而是气的,羞的!

“秦寂言!”顾千城气得大吼。

“你知道找衙门,就不知来找朕,朕哪里不比衙门强?”说来说去,秦寂言最不爽的还是顾千城遇到事,他居然是最后一个知晓的!

在秦寂言从长生门出发,前往活火山时,顾千城一行人已抵达活火山脚下。

他身边的人用命保护他本就是应该的事,这个太监只是做了他该做的事,身为帝王有必要因此而感动吗?

五皇子于月前,被皇上的人带走,现在下落不明,生死也不知。顾贵妃不知何事冲撞了皇上,虽然妃位保住了,可同样被皇上禁足,不许外出,也不许见外人。

“老大,这是怎么回事?”顾老太爷气得右手直抖,顾家大老爷低头不语,老太爷懒得理他,吩咐道:“窦氏呢?叫她来见我。”

“这话说得对,要不是老大我们今天都没法活着回来。”

在大秦,曾被封为秦王的人,就只有当今圣上一人,军方的将领看到秦王府的令牌,还有什么不明白。

“不好了,不好了,朝廷的兵马上山了。”

一个人进寺庙,身后还跟着一个别有用心的向导,这是一件极危险的事。顾千城原本不想去,可是怀中的小雪貂却不安分,扭着身子往寺庙里探,不停地吱吱叫,小眼睛闪闪发亮,兴奋到不行。

“小人确实是善意,小人奉我家公子之命保护殿下,只是殿下武功高强,小人无用武之力。”来人说这话时,声音隐隐有几分无力。

秦寂言要是不同意,他也不敢和原计划一样,强掳秦王……有顾千城放话,顾承欢就知道,除非他真得要死了,不然一定不会有来救他!

“千,千城。”顾三叔吓得脸色发白,整个人都不好了,要不是怕在顾千城面前丢人,顾三叔肯定要吓得尖叫。

“怎么?你不想要吗?”秦寂言敏感的发现,顾千城蝗到孩子的事,似乎毫不期待。

“真得要嫁?”顾千城泡在浴桶里,问着自己……

顾千城之前下落不明,顾承意担心的不行,恨不得自己能出去寻顾千城。后来收到顾千城安好的消息,可没有亲眼看到,就无法放下心来。

“你……”单增坐在马背上,握刀的手不停的颤抖,鲜血顺着指缝往下流。

要不是还需要呼延千霆在前面开路,护送他一路到北齐皇庭,秦寂言根本不会管他的死活。

“呵……”凤于谦好笑的看单增,就好像在看傻子一样,懒得搭理单增,凤于谦对呼延千霆道:“呼延将军,单将军估计累狠了,劳驾呼延将军给我们家王爷清条路出来。”

秦殿下不说还好,一说顾千城就觉得自己全身都不舒服,哪里都酸痛,娇嗔的瞪了秦寂言一眼,“哪里都不舒服。”

大家在京城为官,彼此抬头不见低头见,有些事不说可并不表示旁人半点不知。皇上要对付他们,他们就不客气的把皇上的人拉下水。

吵吵吵……底下的人越吵越激烈,彼此抹黑也越来越凶残,秦寂言一直没有吭声,他倒要看看这些人能吵到什么时候?

众大臣以为,秦寂言一定会秉着法不则众的原则,高高举起,轻轻放下,可不想秦寂言却黑着脸道:“你们……一个个目无法纪,纵容家人鱼肉百姓,确实该死,来人……”

她想不到,除了顾夫人以外,还有谁会对孙妈妈下手?顾夫人有强烈的杀人动机,孙妈妈的死,不是顾夫人动得手,也一定是她指使的。

“奇怪了,这看着像是迎接大人物,可看排场又不像呀。”围观的百姓,也不敢对着那些官员指指点点,只敢悄悄议论。

他们不是没有想过,站到皇上那个阵营。可皇上的阵营人才济济,有封首辅在,他们就没有出头的可能,有封似锦在,他们的孩子、子侄也没有出头的可能。

“嗬嗬……”顾千城和秦寂言越是不动,坛子里的人就越是动的厉害。秦寂言见状,突然笑了出来。

“除了你,我不相信任何人。”顾千城扭头,与秦寂言四目相对,对视的刹那,两人眼中不约而同染上笑意。

“看样子和那些蛊虫有关,弄死吧。”顾千城对蛊不了解,她也不想带着一个危险物乱跑,所以……弄死最省事。

很快白卵就被火烤的,只剩下鹌鹑蛋那么大,而里面的东西也不在动了,似乎死了一般,可是……

坛中人却突然发现凄厉的“嗬嗬……”声,就好像正承受着巨大的,无法承受的痛苦。

坛子里的人拼命的挣扎,身上的树叶和花朵不断的颤抖,看向顾千城的眼神全是恨意……“我不是真得要谢你!”君亦安就没有见过这么厚脸皮的人。

顾千城怎么好意思,受她的谢?

五百万两虽然让她肉痛,可能解决唐万斤这件事就行了。

皇上要是突然死了,秦寂言又没有赶回来,在京中的周王就是继位的最佳人选。到时候周王联合心腹,借天时与地利,居皇宫,矫诏书,反诬秦寂言是乱臣贼子也不是不可能。

承欢说封似锦很贤惠,这话倒是没有错。

承欢被送回来时,已经收拾干净了,他们根本看不出承欢受了多大的污辱。

子车说得虽然不多,可却足够让秦寂言明白顾千城的处境有多糟糕。

秦寂言一剑扫过去,两个水手同时倒地,连呼救的机会都没有。

“讨好呀?让我想想要怎么讨好你。”顾千城歪着头,不让秦寂言对着她的耳朵吹气,在秦寂言满心期待下,顾千城一脸狡黠的道:“皇上,我帮你解决粮草的问题怎么样?”

“记大功有什么好处?”顾千城侧过身,笑眯眯的索要好处。

承欢的嘴唇还在哆嗦,可他对顾二爷说得却是:“不疼的。”

现在顾千城明显走神,秦寂言索性不再提案子的事,随手把写满字的纸放在桌上……

“嗯,嗯。”顾千城连连点头,同时暗暗告诫自己,别再走神。

秦寂言这才算是彻底安心了:“你这么想是对的,你现在的情况不容易找到合适的人家。过两年再说,等到时候……”

秦寂言说到这里略一停顿,目光深远地看向窗外:“等到那一天,本王定许你一个不一样的未来。”

“是。”随身侍卫得了命令,便乘着小船去与长生门的人交涉。

只要人没有落到长生门的手里,凭顾千城的本事谁也难不住她。

开玩笑,她都饿了这么久了,怎么也要吃个饱吧。虽说饿狠了的要吃清淡一些,可她现在没有那个条件,一切只能以饱为主了。

“这,这……”两个仵作相视一眼,却不敢轻易下结论。

六扇门的人立刻着手来办,不过在处理这些琐事之前,他们要先把闲杂人等清走,为秦寂言开路,不准闲杂人等靠近……

“不见。客栈封了,许进不许出。”秦寂言下楼,无视身后掌柜的哀求声。

……

西胡的副将们吵了半天,最后也没有吵出要不要花精力抓秦寂言,而风遥也没有表态。

真正是不舍呀!

密室里的干尸不能移动,秦寂言只能继续留人看守,并让人把仵作要用的工具准备好,方便顾千城两日后来检查这些干尸。

此时,站在墓园的人,都忙着拍掉身上的老鼠,好往山下跑,根本没有注意到秦寂言的到来,也没有想过秦寂言会冒险上山。要知道,秦寂言可是皇上,皇上怎么可能为了他们几个臣子而以身犯险。

“姑娘的本事老奴自是清楚。老奴避开皇上,不过是希望我们能顺利抵达江南。不然皇上见到姑娘这副模样,怕是不会同意姑娘去江南。”一路颠簸,日夜赶路,顾千城又吃什么吐什么,不过短短几天,就瘦得皮包骨,一点精气神也没有。

“看样子,长生门在江南果然是有安排。”要是没有安排,老管家不会执意选择在江南,与他做交换……三天的时间一晃就过去了,许是老太爷开了口,这三天不管是顾国公还是顾夫人,都没有来打扰顾千城,更不敢说让她去为老夫人求情了。

五皇子挥起拳头想要朝墙上砸,可最后却生生忍住了……

这个念头刚闪过,就看到一道明黄的身影走过来……程蕊的话让所有人都惊呆了,不仅仅是程夫人和程老爷子,就是秦寂言也呆怔了了片刻。

要不是程夫人一口咬定,吴六郎是她家内侄,死活要把吴六郎安顿在程家,吴六郎怎么可能和程家人结交,又怎么能和程蕊私通,让程蕊帮着他杀人。

“你说凶说是程姑娘?”顾千城表示,她完全无法把程蕊和凶手联系在一起,那姑娘怎么看也不像杀过人的样子。

顾千城能接触到的粮食有限,只能寻这些杂七杂八又能填饱肚子的东西。

有之前和唐万斤一起,从京城走到西北的经验,顾千城这一路走得还算顺利,完全没有惊动林中的动物,也没有留下太明显的痕迹。

连门都出不了,她怎么买东西?

顾千城伸手拨弄了一下,小雪貂却没有向往常一样撒娇,而是悲伤的低呜一声,便低下脑袋,周身似有一股无名的悲伤萦绕。

蟒蛇紧紧缠在雪貂身上,雪貂的牙咬住了蛇的七寸,血早已冻住,并没有什么异味。

众生皆平等,不过是美好的愿望罢了。现在没有实现,将来也一定不会实现。

没办法,顾夫人现在可不敢犯半点错,昨晚的事虽然平息了下来,可顾夫人却知,顾老夫对她心存芥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