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阳光在线官方网址 > 第35章:益寿延年

当晚回到学校以后她就拾掇出这几年买过的最漂亮的衣服,她想那男人或许是喜欢她的,有些喜欢她的,不然他不会一见面就问了她的名字,还要约她吃早餐。

她回身的时候看到裴淼心,张开双手就是一抱,说:“嗨,姐妹儿,怎么没见你那个小不点?”

曲耀阳想着,还是得加把劲。

明明看到她的模样都是淡漠和不屑,却偏生把这枚被该被遗弃或是留在那间房子里的胸针带过来捐赠。

裴淼心的眉眼都是弯的,视线从电视上拉回,看到出现在门口的曲耀阳,敛了敛眉,闭了唇,模样都变得比先前黯淡了许多。

“你饭吃得够多了吧!总在这坐着也不嫌屁股疼吗?!”某人的忍耐度似乎已经到了极限。

“裴淼心你话很多!”曲耀阳皱眉,看着她不高兴,“现在这房子是我的,我想住哪里就住哪里,你要不高兴,我退租让你走人就是了!”

翻了个身,脖子疼,腰疼,手也疼。总之全身上下到处都不对劲了去,比起他布置得舒舒服服的小床,这沙发当真让人难捱得很。

裴淼心收回有些涣散的心神,皱眉望着面前的女人,“如果你今天要见我的目的就是为了讽刺和威胁我,那么,我走了。”

一句话都没有说完,他已然快步向前,在餐桌的这边恶狠狠勾住她的腰肢,一把揽过她的脖颈吻住了她的唇。

窗外轰隆隆的雷声响起,接着是噼里啪啦的暴雨,重重砸在窗台上边,惊得她从梦中清醒。

这一听,曲婉婉才猛然发现,浴室里还有一个男人正在洗澡的声音,而不用猜,她刚才口里叫着的那名字的主人现在正在里面,她刚刚不过一时情急认错了人而已。

这男人身上的香味极其好闻,带着点淡淡的西柚香,又像是淡古龙,多种清新诱人的味道交杂缠绕,却又因为他咄咄逼人的眼神和唇角似有若无的轻笑,演变成另外一种蛊惑人心的味道。

扬手一喊:“豪哥,这边!”

“鸡?”听着这个字她突然就笑开了怀,抓着门边死劲不让他拖自己出去,之前慌乱的心跳还是什么都变得再平静不过,也早没了其他的情绪。

多年后再遇见夏芷柔,她给他的感觉似乎再不如从前。也许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感情是不会变,但是每一次的亲密接触,他还是能感觉到她的不同。

“淼心,有些时候的有些东西你不能只看表面。这个市场上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虽然我并不知道曲耀阳当初是下了多大的决心,又有多么过人的胆识,才敢把同行业的‘摩士集团’引入自己的公司,可是即便到了今天,梁家都从未放弃过要把‘宏科’吃进肚子。”

裴淼心告了歉便悄悄从人群中遁出,没去看乱世浮华里曲耀阳忽明忽暗的脸,直接就从嘈杂的人群里遁了出去。

夏之韵赶忙先招呼自己身边的男人进去,这才在夏芷柔身边转了一圈,“怎么样,我身上这件衣服好不好看,前几天phoenix带我到巴黎去看秀的时候买的,目前国内还没有卖的,你想买也买不到,秀场刚出来的最新款,直接从设计师手上拿到的。”

“后来为了以示清白,我去医院做过一次疾病检测手术,我想就算我改变不了已经发生的事情,我也可以告诉他我很健康,我的身体没有问题。”

他在电话那头同她道歉,直说是长途飞机和恼人的公务已经让他的大脑不太开窍。听到曲耀阳也出现在那场酒会里,想起被独自留在原地的她跟芽芽,他说他莫名其妙的心慌,慌得整个人心跳加速头脑发昏,慌得他一夜都睡不着觉。

一个月后的a市,从香港回来再到处理完手头最近的一个工程,年关已经将至。

裴淼心绷着脸,用手比了比右侧的车门。

她还记得母亲话里的意思,对于这段她与臣羽之间的婚姻,母亲一直是忧心大过于喜悦的。

上楼以前,在厨房门口遇见曲婉婉。

曲婉婉绽一抹甜甜的笑予他,也不再多说什么,拿着电话转身,直接走到后花园去了。

……

裴淼心突然就有些鼻尖发酸,低声道:“我永远不会踹他,我也不会再有什么幸福了。”

芽芽这时候仰起头道:“巴巴知不知道我们要去美国?”

“可是你这个傻瓜居然连这么好的机会都给放弃,你真是让我看不起你!像你这样没有出息的儿媳妇我也不屑要你!滚滚滚!爱上哪上哪待着去,要是再敢跟外面的人说一句我儿子强/奸你,我保准你以后都别想再在这个城市待下去!”

他眉目紧拧,咬得牙根生疼,“为什么?”

他回身的时候,没有看到她的眼泪落进碗里菜里,只看到她像被人宠坏了的小公主,稀里糊涂发完一顿脾气以后,还是该怎样生活就怎样生活,她就是故意害人心里添堵,可她自己总有办法调节过来。“我能插嘴说句话吗?”

可这该死的裴淼心,该死的二手货,她凭什么还要纠缠自己的儿子?

……

“少在这里给我扯淡!如果你今天非要去找那不要脸的女人,现在就从我的尸体上压过去,不然你立刻给我下来!”

曲耀阳不想将此事波及到裴淼心,快步过去拽住聂皖瑜的手臂便往前提。

“这里没你什么事儿,一边待着去。”万晓柔怒瞪完陈妈,又去看曲母,“我知道你现在心里怎么想的,你现在特后悔当初赶裴淼心出去,让我进门吧!可是就算她现在做了你的儿媳妇,她也帮不了你。你从前到现在对她就没安过什么好心,我要是她,早巴不得谁赶紧把你弄死了得了,就算她知道了我威胁你,她也绝对不会帮你的,你省省吧!”

“大叔,自从你爸爸抛弃我们一走了之之后,你妈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她的儿女身上。而子恒就算再不听话再不懂事,那也是她的儿子,若说有方法可以救他,她一定会倾尽所有。”

“睡了,还是只有一碗小白粥,不过看她吃下去了,我就放心了。”她冲他笑笑,兀自走到门边穿鞋准备离开。

聂皖瑜说话的时候已经坐到办公桌前的椅子上,掏出一只黑色绒布的盒子,当着裴淼心的面打开时,里边赫然就是一对钻石胸针。

“嗨,两姐妹之间何须说这些有的没的,只是你跟曲耀阳离婚的事情,到现在还没跟你家里人说么?”

曲耀阳侧眸望了望弟弟,“听说你现在在准备公务员的考试,到底怎么样了?”

“还有芽芽的事情,婉婉过几天期末考完了就会放假,白天我不在家里,也有她帮忙照看着,一个礼拜不会太久,我希望你速去速回,明白吗?”

车子里的另外一个男人,猛踩一脚油门,将车子快速开到了高速公路上去。

坐在副驾驶座里的芽芽,先前早就在他们的争吵声中挣开了眼睛。

“我不喜欢哥哥,也不喜欢夏阿姨,我可不可以不要跟他们住在一起?”

曲婉婉瞪大了眼睛,看着那个突然一身戎装出现在这里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