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申博网投 > 第40章:天地神明

当宫弦将那束蓝色的花烧掉了以后,花瓶里传来了凄惨的叫声。还有扑腾扑腾的声音。

我们能不能全身而退还是一个未知数呢!看来我还是高兴的太早了。

看到了眼前的这一幕,又看到了这条大蛇正高抬着身子,吐着长长的蛇信子正昂首挺胸的看着我,吓得我顿时倒抽了一口冷气。

这一单用餐小插曲很快就过去了,我们用餐时间只有半小时时间,因此饭后,我跟小黄分开,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去了。

我被张兰兰说的直反胃,顿时就放弃了继续吃的想法,特别是旁边的老板看着我的神情十分古怪,更让我坚定了不吃骨头汤的想法。

我兴奋的不得了,恨不得代替汪雪雪来推着陈车峰的轮椅,让我们能早一点坐上去机场的车。我发现我每天的行程几乎都是三点一线,机场,顾客家;顾客家,机场;机场,宫家。

“不……不怕……大哥哥不怕……”大明的样子特别的滑稽,在这样诡异的环境中,让我差点儿想笑出来。

每天的生活都很忙碌,不仅要忙着给淘宝店消差评,还要不断的联系客户,必要的时候还得给那位大少爷使唤,这种日子过得真是宛如人间的地狱。

张兰兰此时已经顾不上我。只见她席地而坐。先念念有词的,燃起了三根香。可她的面前,也摆上了三个香炉。一副要做法事的样子。

我暗自纳闷,第一次对自己的眼神产生了怀疑。这几个人怎么样看都不像是杀人凶手。

张兰兰竟然木木的看着我,然后张开嘴巴,露出了一嘴巴的獠牙。我的妈妈呀,这算不算是刚从狼窝里面出来,就直接入了虎穴……

我被眼前的这画面给惊呆了,不知所措的看着张兰兰。可张兰兰还紧盯着眼前的程秀秀,不停的念着那些我听不懂的文字。

虽然我如愿离开了那个诡异的山谷。我猜想一定是宫弦以某种方式助我离开的。

“兰兰,张兰兰……”

面前的女鬼在我们一个不注意的时候,它那个原本红雾状态的身体突然间就化成了锋利的爪子,然后就像抓娃娃机里面的钩子一样,狠狠的将那些还在痴呆于它美貌的人给抓到了她的身边。

只看见沈小姐转眼间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热切的拉住了张兰兰的手,看了我一眼说:“也别沈小姐沈小姐的叫我了,念着都生分。你叫我沈琳吧。我朋友叫秦怡。这样吧,你们就先住在我家里,但是你们要答应我,一定要对外界保密这件事情。”

所以我一点都不害怕,尽管会有一些小心怵,但是比起要是不把她弄走,天天纠缠我。那我还是安安分分的陪她周旋。

门外的身影顿了一下,正当我准备继续问的时候,只见宫弦黑着脸走了进来。这个时候的我,心中有一种被抓奸在床的愧疚感……

尽管如此,我还是有点不可置信。连连问道:“你你你,煮粥?!还亲手熬的?”宫弦怎么突然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突然这么温柔,而且还知道体贴和关心别人。如果宫弦一开始这样,我和他也不至于闹成现在这个样子。

不行,我得自救。我看了一眼车窗处正四处玩耍的游魂,已经顾不顾他们会不会对我们有害。我跟张兰兰必须下车。只有我们下了车后,宫弦才可以腾出手来画符,才可以对付得了那棺木里的恶灵。

我不可置信的赶忙回头,看到张兰兰手上正持着一张蓝色的符纸,只是她的脸色很是苍白,人看起来也没有力气,也许刚才那些话已经损耗了她全身的力气,那个握着符纸的手已经软绵绵的垂了下去,那张符纸也从她的手中飘了出来,掉落在座位底下。

陆雅随意的拢了拢头发,然后说:“别太生气吗,我可以让我们家的司机过来接我们回去的。不过我现在扭到脚了,只想见到一谦。我给他打个电话,你跟我一起等等吧。一会让一谦送我们回去。”

讶异归讶异,我们还是将床上的床单将飞天蛮包好,然后才下楼去的。

客厅的另一端也有一个左右移动的门,古色的装潢,让人看不见里面是什么东西。金龙可能也害怕了,毕竟现在的张兰兰就完全摒弃了本性,变得像一个疯女人一样,而我又是形如夜叉的样貌,所以也难怪。

只要是人,总该有自己的弱点,我这人也有弱点,尽管不多,可是在这个时候,就显得该死的致命。

想起自己经历的一切,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脚下的深渊,我不自觉的冷笑。

到时候我就去投靠宫弦吧,希望宫弦看在我跟他这么多年的感情上面不要太嫌弃我。也不要来个什么六亲不认就好了吧。

在这窒息感下,配合着哗哗作响的水声,让人的意识越发的绝望。突然间我停下了挣扎的动作,死死的屏住一口气。连抖动的手臂都僵硬起来,因为我感觉到有几只类似人手的东西,抓住了我的手和腿。

顿时间,房间里充满了一股腐臭的味道,宫弦也连忙就着眉头往后退了几步。本以为他会被这样的味道给嫌弃的离开,可是没想到,我也太低估宫弦这个男鬼的能力了,只见他大手一挥,地上就光洁的像没有发生过刚刚的事情一样。

一路上,我问张兰兰:“今天有几个医生几个护士在啊?会不会突然发生什么意外呀?”

我本来是靠在张兰兰的身上,被他那大噪门一嚎,吓得我全身抖了几抖。

“后,后,后来呢?”问出这句话的时候,我的大半身都挂在张兰兰的身上了,说不害怕那是假的。以至于我的嘴都哆嗦着,话也说得不连贯了。

张兰兰伸手拍了拍我的后背,“后来呢,还发生了什么吗?”

所以我无法想象,在那个不通汽车的三队会出现什么样的状况。

“姑娘,你看你说的。如果这辆车跑不了那么远就没电了。倒霉的可不是姑娘一个人啊!我也跟着倒霉呀!所以我怎么会拿自己来开玩笑呢!”

如果对方针对的是我,那么他又为何要把大明也骗进来。现在我不得不用骗来解释这件事情,如果真是大陈发来的信息,为何会选这么一个有问题的巷子,明明就是为了把大明骗进来。

丹凤还在房间里面,我想跟朱克沟通一下。可是宫弦在场,我既是希望宫弦能帮我,但是又觉得朱克没有那么坏。所以也就不希望他出什么意外。

心中默念了一百声的宫弦,都没有答应的声音。不仅如此,疼痛竟然也没有如期而至。我眼睁睁的看着朱克将我拉到一边,他的手碰到的藤蔓都化成了粉末。

那个男鬼的眼中流出了几滴血泪,声音沙哑,并且断断续续的说:“怎,怎么会。你的意思是说,她死了。她明明怀着孕,本身她没有那么贪吃的。”

我却总觉得这个张会长怪怪的,并不是全然的信他。但是碍于张兰兰并没有什么质疑的想法,我才一再的将自己的感觉压住,并没有显示出来。

张会长并没有让我们多等,也就二十来分钟的光景,他就拿着一大包药材出来了。他还邀请我们进山时告诉他一声,他说这本该是他份内的事情,因此他不能袖手旁观。张兰兰自然是答应了。

说着他又指了指我说,“这位姑娘,麻烦你再如刚才那姿势再躺好。”

如果曾大庆要是不同意,那我也没有必要耗着了。还不如愉快的去给自己选上一个跟宫弦摆在地下室一样好看的棺材。

我猛地睁开了双眼,眼前车水马龙。虽然是深夜,可是街道上还有许多人来来往往。刚才我撞到的确实是一个女子。

“哼,这一点雕虫小技又不是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更何况陆雅也该得到一些惩罚,谁让陆雅出门不带脑子,谁都得罪。”身边的张兰兰对我说着,然后一脸讨赏的看着我。

我仅是本能地对他点了点头。说不出话来,我还为刚才的场面所震撼到。心脏就像是漏跳了半拍似的不受控制,接着又狂跳起来。

张兰兰看起来很满意华先生的回答,淡笑着保证道:“这件事情就包在我身上吧,我一定会治好你夫人的。”当我们随着大妈进入到黄拓跋的家里时,我知道我给出的1000块钱一点也不多。

“嗯嗯,不错不错,这里确实太美了。”

我隔几分钟就发一次,希望她能够在方便的时候回我的短信。

正当我的心狂跳着,有人在我的耳边细细的吐气,这种熟悉的感觉令我心安不少,心中也狂喜。

就是此时说起这件事情,我都觉得心有余悸。那种被冰封的感觉,实在是太过于的恐怖。

“来了,来了。”屋里传来了大妈那就熟悉的声音。从声音里并没有听到不愉快的音调。这让我放宽了心。

我们又与大妈客套了一会儿,这才开启了我跟张兰兰在磨盘山的探险旅程。

比如我那个戒指,本来是陪葬品,就那么被拿到网上卖了。还有那个娃娃雕像,买它的人估计也碰到了蹊跷的事。

接下来的东西我是不敢往下听了,因为我的心跳已经快的我无法承受。生怕再听下去,挖掘到我不想知道的秘密。

明明宫弦之前也是见过陆雅的,真不知道陆雅给宫弦灌了什么迷魂汤,使得宫弦竟然也直接站在她的这一边,替她隐瞒着。

张兰兰也有些诧异这个小鬼魂的性格转变,但是还是把小鬼魂的意愿重复给了张先生和张夫人。

丹凤说这句话的时候死死的盯着我,我被她这一盯给弄得惶恐的不行。我到底要不要问出来,如果要是三种都占了那么怎么办?

丹凤接着我的话说道:“也什么鬼?怎么没有人,我明明很快就把门给开了,为什么还是给人跑了。真是气死我了,恶作剧竟然做到了我的头上。”

我们很是小心谨慎等待着,想着等随行的人们都下了飞机以后,我们最后下去。

好在机场外面就有一些的士,我没等张兰兰说出目的地,就直接对司机说:“师傅,你们这边冬天都这么冷吗?能不能麻烦你先将我们两个带到这附近的商场去,越近越好。”

看到司机如此的配合,我多给了他一百元钱做小费,有着宫家做为我的靠山,我最不缺的就是钱了。

在周边无意识的游荡着,张兰兰也被吓了一跳,神色带着几分惊恐。不仅张兰兰被吓得不行,赶尸人也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

赶尸人不为所动,张兰兰冲到赶尸人的身边。从他的手中,扯过那一把符纸。然后咬破了自己的手,狠狠地涂在每个符纸的上面。

“师傅,麻烦把我们送到黑幕迪厅。”

“这个嘛,说来……”的士师傅有些犹豫。

说着兰兰就轻笑出声,我虽然觉得这样的说辞也太粗鲁了一些,但是无疑,这样的解释却是最合理的解释。我对兰兰投去了感谢的目光,也对蓝先生露出了不好意的笑容。

小月坐直了身体,然后赤着脚站在地上:“走吧,我们下楼去吃点东西。”

可是就在我叫唤了一声以后。忽然,我立即毛骨悚然,鸡皮疙瘩都起了。因为我觉得我撞上的是人。

我指了指书桌上的雕像,示意张兰兰那个就是她的宝贝。

于是我们溜到了欣欣的卧室里。欣欣不在,我们正好下手。张兰兰走在前面,拿着一张符咒小心靠近。就在她要把符咒贴雕像脑门上时,我亲眼看见里面突然蹦出来一个半透明的小孩。

欣欣红着双眼大喊道:“我要杀了你!”说完她就猛地朝王先生冲过去,还好他的力气大,一把制住了欣欣,夺门而逃。

短暂的寂静之后,又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这时候不仅是夫人的哭声,还有就是华先生的声音:“你们快开门啊,你们是客人……我们才是主人。你们难道要违背主人的意愿吗?”

我都快要将我的灵魂出卖给淘宝店了,完全就是因为这些莫名其妙的差评,然后导致的我一点儿个人空间都没有了。

事情越发的惊悚了,我自问不可能有见到过这样的东西。因为这个还不算是广义上的骷髅,给人的感觉就像是硬生生的被剥掉了一层皮一样。

现在,养宠物的人基本上都不敢易趣宠物带出去。有许多人发现,宠物在家里呆着都没有事,但是一到了闹市区,就会以各种状态发狂。然后攻击周边的人,以致于只能被市民活活打死。

叮咚,忽然一条差评提示音入眼。我连忙点击开来查看详情:

一想到等会回到家,我又要开始雷打不动的练习,我就打怵。

有这个差评以及回家以后要继续放血练习,我就没精打彩的。我自己都不知道今天我是如何度过这一天,反正时间很快就到了我该下班回家的日子。

果然,宫弦真是敬业啊,我一到家,就看到他已经等在那了。

宫弦他竟然哈哈大笑起来,惊得我差点没噎着。

我没想到宫一谦反应会这么大,我忘了他本也是挺骄傲的一个人。

带着疑问,我连忙继续询问:“亲,请你详细的说说好吗?看看我能不能帮到你。”

无论是我还是她,我们都是一副见了鬼的吃惊样子。

“怎么了,你过来找我有什么事吗,有事你就直说,没事请回,我累了想休息了。”我就怕我的动作会让雨女恼羞成怒,这一指甲下来我的喉咙不被戳穿我都不信了。刚刚跟她说的也不过是一些威胁的话罢了,真要跟我以命相搏我也是很害怕的。不如跟她讨价还价,说不定她还能把我放出去,只要我能够出得了这个门,我就能找到张兰兰,到那个时候,怎么说都容易。

宫一谦跟在我后面,还想说些什么就已经被我给打断了:“一谦,谢谢你啊。这一路上可累死我了,我先回房间休息休息洗个澡,晚上吃饭再说啊!”

我哪有什么答案能给他,对于这样的事情,我也只能是干巴巴的笑着,然后对曾大庆说:“啊哈哈,那个,刚刚有蚊子。我没见过那么大的蚊子,所以一下子被吓到了。好几只呢。你看见了吗?”

而我尽管觉得这些紫色的花儿太诡异了,但是我还是按捺不住好奇心的驱使。刚才我也是一直在寻找着出去的道路,所以我都没有见到这些紫色的花朵是如何枯萎成现在这样的。

这个问题我也询问过黑雾,可是那时他说他不知道。现在看他这般的模样,我希望能够听到我想要的答案。

我简单的回了一句,然后看着明亮的手机屏幕,思绪越飘越远。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宫一谦都快成为我的私人司机了。我本身也是特别愿意的,就是陆雅这个疙瘩总是在我的心里根深蒂固。

几天没见,不知道宫一谦和陆雅的感情发展的怎么样。一想到陆雅那天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将油漆泼在我身上,我就没来由的一阵不舒服。也突然间不知道怎么面对宫一谦了。

联想完这一切后,可把我给吓得不轻。当时我就一溜烟的冲到了床上,紧紧地抓住被子捂住自己,蒙住头。但是虽然我的眼睛看不见东西,但是来自身体上的触感却能让我感觉的更为透彻。

花瓶被我重重的放回了原位,我却整个人都被吓得往后站了起来。这是什么?难道又是跟我前面看到的那些小小人头是一起的?

脚步声从厨房里面传了出来,我必须要快点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在作祟。于是我壮着胆子,不甘落后的回敬与它:“你才是无知的小民呢,有本事你出来,像个大人一样。让我看看你究竟是何物。”

可能是我刚刚说话的声音不自觉的大了点,我连忙对丹凤说:“没有没有,我刚刚只是看到这个花瓶太漂亮了,所以忍不住的就跟花瓶说话了,其实我也不过是在自言自语罢了。你就别往心里去了。”

可是通过我的询问,却让我觉得不可思议的是,除了我一人之外,我的同事他们所遇到的差评都是再正常不过的差评。

每当我的同事们都崇拜的看向我时,我就觉得很是心虚的。毕竟我看的也并不是什么阳光向上的充满着正能量的书箱,而是教人如何识别各种鬼怪的书,顶多就是可以说科普科普魔界的知识而已。

宫弦对我摇了摇头,对我说了句:“自作孽,不可活,要怪只能怪她们自己在犯下这些事情时,并没有替这些冤死的人考虑,你们想想,她们害了多少人。”

见状,我对他又做了一个鬼脸。我就是要存心气气他,让他知道奈何不了我们。

“绣儿,你别怕我,我不会害你的。我会把你保护起来,再也不让他们来欺负你。你等着我,我就来。”

“这是以防万一。你也知道,黄拓跋不是也跑出来过吗?他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就是此时正站在窗户上的这个怨灵。”

“林梦,在这样危难的时刻。你就不要去顾及你的面子了。”

张兰兰不好意思的笑了,“不是我想打扰你俩的好事啊,实在是你们二人也太张扬了吧,是我先在此的耶,不是我存心此时过来的。”

“没事的,看着凶险,实则问题不大,回去之后我给她开两剂汤药,休息几天就好了。

宫弦果然过来了,我的嘴巴被布条死死的绑住,我想要告诉宫弦让他不要靠近,却没有办法。后来不知道是谁嫌我碍事,干脆就直接将我打晕过去。

虽然我极想我们俩人都不要睡。但是我也知道。我们俩人今天的精神已经疲倦的达到了极限。再不休息,别说是去降妖。估计妖真的来了,我们也没有精力了。

厨师冷笑:“随你便,别死了就行。你要是死了,你的朋友也会被当成下一份的骨头原料,劝你们都长点心。”

“我求求你,给我个痛快,我不想活了。求求你啊……”

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我为鱼肉,人为刀俎吗?

只见那个变态男又一次的将他的手抬了起来,伸到了我的面前。我终于忍无可忍的就一巴掌拍了过去,同时狠狠的掐了一下张兰兰的大腿。

也就在这个时候,旁边的那个男人又伸出了手,然后举起了他引以为傲的那株杂草。不仅如此,他竟然还不怕死地将潮剧到了张兰兰的眼前,然后对她说:“你也来尝一尝我的草吧,吃下去,保管你什么病都没有,年轻十岁还能够长命。”

真是被吓出了一身冷汗,幸亏我刚才没有上他的当。男人的神情,在被张兰兰识破后,现在有些癫狂,他也不管不顾的就说道:“才不像你说的那样,这个东西也不叫什么彼岸花,我不知道他叫什么,可我知道,他带给我快乐。”

我真是看到王强就烦,怎么会有这种人,真是的。

我装作无意的伸手摸了摸我手上的手镯。这一摸让我证实了心中所想。

我准备和宫弦告个别了在出发,可是自从上次把他折腾过后,他只出现过一次,而且还说他最近很忙,可能不能常来了。我那时不禁纳了闷了,你说一个鬼,一个已经死了那么久的鬼,哪有那么多的事情嘛。便对着天花板吼了几句:“宫弦你个死鬼,老娘去工作了!”于是我收拾好东西后,给宫一谦的妈妈说我有事要出去几天,顺带让她帮我和张兰兰订了去上海的飞机票。反正他们家的钱都是因为宫弦的原因才攒下来的,不花白不花。

我被一群人簇拥着走着,机场大厅里哗然了,以为来了明星还是政要,都停下来朝我这边看,看的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到了贵宾区以后,我刚想要说同行的还有一位朋友。可刚才确认我身份的那个姑娘便开口说让我不要担心,只要张兰兰来了,她也会来到这里。让我安心等候。随即便有人问我要吃些什么,喝些什么。我胡乱点了几样,打算压压惊。对于我这个主职工作是消除淘宝差评的人来说,确实吓得不轻。刚才还只是疑惑,可是现在我却是真的感觉的我真的在天空中飘动。我发现我越越过了白杨树之后,越往里走,随处可见的那种野花就越来越多,多到后来干脆就连树木跟小草都见不着了,漫山遍野的全部都是这一种花瓣上开出了五种颜色的小花。

他一开口说话,我就证实了自己的猜测是对的,那就是一只靠吸食怨气而生的怨灵鬼。

想到此我笑了,倒是忘了怨气鬼是不是能吸食喜气的。忽然间听到那个怨气鬼惨叫一声:“啊,啊,怎么会有喜气,这里哪儿来的喜气。”他的惨叫声声声不绝。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好让自己的心绪平复一些。直到我觉得我的气顺了许多之后,我才把刚才我经历过的事情告诉给了张兰兰。

没理会张兰兰对我的开玩笑,我望着眼前的这个东西喃喃说道:“大半夜的出来,该不会就是为了这破玩意吧?”

由于不确定能不能开口说话,因此我打定了主意无论遇到什么事情也不开口,既然眼睛不能视物,那么说话又有什么意思呢。又解决不了什么问题。况且我们每个人所遇到的情况都不可能是一样的,只能自己救自己,靠着自己的毅力战胜心魔走出来。没有人能够帮得到你。

就连一直随影随形的感觉一有人紧贴着我的耳边的感觉也没有了。

虽然场面不是太惨烈,但是还是有一些余骸在现场,服务生马上就赶过来收拾了。

我本来是想就此睡过去的,实在是太累了,无奈肚子也抗议同,于是只好下床去吃饭。紧接着就是一阵嘈杂,张兰兰摘下耳机,念叨着:“坏了,估计是窃,听,被人发现了。或者是那个瘪犊子把衣服给脱了。无所谓,反正也听不到什么有用的消息。”

我一阵汗颜,都快忘了刚刚宫弦是如何的残暴将女鬼直接一个手刃给敲晕的。“那个宫……咳咳。今晚务必要让女鬼开心啊。实在不行,委屈点献身也是没问题的。”

所以这也就是为什么我现在还是阴阳眼,周围却都看不见鬼的缘故。就真的如同宫一谦所说的一样,如果要是去吃牛排,那么还有可能能吃的到炒面。真的到了吃牛排的地方,张兰兰却看都不看炒面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