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圣安娜手机版 > 第60章:危若朝露

“我去找他!”夜风中传来尤歌的声音,紧接着,佟槿就看见尤歌从车库里骑着一辆自行车出来了。

“咦,许炎你也来了,不用上班?”尤歌好奇地问,但还是在继续跑。

尤歌不甘心啊,凭啥这样被欺负?

容析元微微错愕,想不到尤歌和许炎谈话回来之后竟莫名地冒出这句话?

男人脑子里浮现出许多关于“宝瑞集团”的资料,心中了然。今天是商场开业,四楼又有一间“宝瑞”专卖店也同时开张,身为集团继承人,尤歌当然要出来露露脸,借此打消外界那些不利的传言。

廖院长的神色越发凝重:“如果这么继续下去,她虽然不至于有生命危险,但是,她以前接受过的治疗也会全功尽弃。”

“我还没有喝果汁呢……我的香蕉牛奶……唔……”尤歌最喜欢喝的,这么多年了都没变过。

如果这真是他的亲妈,那又将是何等的可悲?她正不遗余力地打击着她的儿子,恨不得绞碎他所有的希望,亲妈?呵呵……亲妈能做到这样,还有什么资格身为人母?难道她不知道容析元现在最需要的就是精神上的安慰和弥补吗?

如果她能一直都这么体贴温柔就好了……还有她的自言自语,正是反映出她内心世界依旧如从前单纯,只是,为了保护她自己,她不得不强作坚强。

“冉冉,你……过得还好吗?你是不是换电话号码了?”

陆晓东略显激动,脸色涨红地说:“冉冉,还是你会关心我,不过没事,我没喝醉。”

老人嘴角牵扯着苦涩的笑意,自嘲中带着几分凄凉,心里暗暗叹息……说到底,都是他当年太固执,做了很多错事,才会导致今天这样的结局,明明是自己的亲孙儿,可就是无法和睦相处。他知道,容析元还在为某些事记恨他,心里有疙瘩。

尤歌很快冷静下来,尽量平复着情绪,告诉自己,既然回来了,就不能避免与媒体接触,就算她尽可能低调,但记者们无孔不入的手段,很多事,注定是无法瞒住的。

程律师一进来就表现得不太友善,对霍骏琰他们这些警察,程律师的态度挺高傲的,但在唐虞梅面前,他就只有点头哈腰的份儿。

“不必了,我们走,去其他地方吃。”许炎站起身,向服务

“嗯……我知道了。”

这时,不知哪里伸出一只男人的手,手里拿着一个手机,手机屏幕播放着动画片,立刻就吸引了小孩子的注意。

“……”

可是他们以为的常规,被容析元打破了,以为万无一失的算计,最终被容析元轻易而举化解。

嘴上这么说,可老爷子的表情却是没有一点卑微的,他这么说,只是客套话,实际上,以容家的深厚背景轮不到眼前的唐副市长关照,相反的,这位领导才是需要跟容家攀上交情,对于他的仕途发展大大的有利。

尤歌微微一愣,这才发觉自己是无形中给了佟槿压力,不由得心生歉意:“佟槿,我明白的,这是你的原则,我不能因为想找人而要求你破坏原则,该抱歉的是我,我不该让你帮我,现在还让你为难……真对不住。要不,咱们就回去吧。”

赫枫像看怪物似的盯着尤歌,再瞅瞅她身边的佟槿,赫枫一时搞不清什么状况。

这么严重?尤歌都不由得被容析元此刻的神情给吓到,她只是太气愤,她只是要不甘心又被他强行占有,可她并非真想伤他,但看他这脸色,好像不太妙。

不管这个男人多么可恶,尤歌都没想过要伤害他,现在被她撞了一下就晕过去,这太令人惊悚了,尤歌心头难免慌乱。

>????“我……”尤歌脸热,倔犟地转头过去不看他,嘴里哼哼:“谁说不可以两分钟睡着?”

每当这种时候,尤歌就痛恨自己不是男儿身,痛恨自己不能像容析元和老爷子那样具有掌控大财团的能力,要不然,她便可以为老人分担一点重担了。

容析元嗤笑,像看白痴似的目光:“许家大少爷,你是不是当医生太久了变得天真了?真难以相信,许家唯一的继承人居然这么头脑简单,我真为你父亲的基业感到悲哀。”

容析元彻底惊呆了,死死盯着唐虞梅的脸,仿佛看到了怪物,震骇的内心掀起了滔天巨浪!他昏迷时,竟是尤歌在照顾?难怪了,他以为那些恍惚的温柔低语是自己的幻觉和梦境,原来都是真的,是尤歌!

但容析元却像是在思索着什么,眉宇间隐隐透着一丝困惑。

尤歌哼哼:“那你现在可知道难受了?精力过剩啊,可惜不能及时得到解决。”

...一封匿名邮件,彻底搅乱了尤歌的神经,将她平静的心湖炸得轰响,这不仅仅是因为照片的诡异,更可怕的是,她发现照片的背景太眼熟了,这是酒窖,而酒窖的那面墙上挂着一幅画……

确实很早,现在是加州时间早上6点多,而隆青市已经是晚上十点多。

女人被他坚定的语气和眼神所感染,他还是跟以前一样的有着一种与生俱来的霸气,但这就是容析元,熟悉他的人都知道。

怎么这么喜欢阳台?谁知道他怎么想的呢。

“乖宝宝……”尤歌才刚准备安慰一下香香,可紧跟着房门处窜进来一堆毛绒绒的肉球。

他是听到她和许炎通电话,才彻底触怒了,压抑的怒火化成了对她的惩罚!

k歌,让苏慕冉见识了许炎的又一个特点,那就是……唱得太好听了!

谁愿意走到这一步?他感到这一切都失去了控制,他无能为力挽回她的心了,她怎么可以做到如此绝情的?难道他这么赤果果地将心摊开在她面前也不能激起她的爱吗?

当她脑伤痊愈之后,她的智商飞速猛进,她才明白,她失去的,是父母留下的一切,是父母生前的心血,却在她手里稀里糊涂地丢掉了。并且还是一种被骗的方式。

中午,尤歌和佟槿在公司对面的茶餐厅吃饭,两人选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下,边吃边聊。

“你别去,叫佣人就可以了。”容析元叫住翎姐。

这样一比较,似乎尤歌就处于下风了,容析元会感觉这心头拔凉拔凉的。原本还想跟尤歌分享一下宝瑞最近的成绩,但现在他已经没了兴致,只有满满的疲倦塞在身体里。

对方这样,尤歌当然不能失了礼数,同样的,她也笑容可掬,甜甜的声音说:“翎姐快别客气,我老公既然叫你一声姐姐,那你也就是我的姐姐,都是一家人何必说两家话,住在这里尽管放心,有什么需要就告诉我,我都会安排妥当的。老公说你的身体还在康复中,以后就多叫佣人给你炖些补汤喝喝,想要吃什么就直接告诉厨房,总之,翎姐就把这里当成自己家好了。”

“喂,你放手,放手!不然我要叫警察了!”尤歌气恼,自己怎么这么背?没进去会场,还遇到个怪人!

感到肩头上多了一只男人的手……

这可怎么办呢?如何让两者兼顾,这是个棘手的问题。容析元想破了脑袋都暂时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只能继续磨脑细胞了。

尤歌不知道该往哪里走,顺着游泳池边上往台子的方向走,茫然的眼神满布忧伤,忍着不哭,紧张地寻找着她盼望中的身影。

尤歌的脑子又开始隐隐作疼了,但她现在顾不上这些,她内心的痛苦已经压得她难受。

“少爷!”沈兆急急忙忙冲进来,神色略显慌张。

他原本是怕狗的,可是就在刚才,他却没有丢下香香,而是将它抱上了车。

“男的。”尤歌很坦白地说。

尤歌忽地笑了,很干脆地一挥手:“走,晓晓,跟我下去搬东西。”

容析元做事向来都是有着自己的理由,就像现在,他很久没来这宅子了,才住一晚就赶着走,最主要的原因是他不想尤歌跟容家的人多接触。只有这样才能避免尤歌知道容家与尤家的恩怨。

“水晶虾饺……太好了……鲜美啊……”

...旖旎的夜晚,连灯光都是带着情调的,就象为她打上一圈光环,容析元的动作僵在那里,呼吸发紧,可脚步还在往前移动。

容析元现在可是热血沸腾,无暇去理会尤歌为什么这么反常,他只想要尽情地享受这顿大餐。当然,他也看到旁边放着的红酒,心想,这小女人看来是下了心思的,难道是为了感谢他在出事的时候保护过她?

尤歌脑袋晕乎乎的,嘴里充斥着他淡淡的烟草味,混合着玫瑰一般芬芳的酒味,缓缓流从他的口腔里流淌过来,流进她的喉咙……

容析元哪里能听这种话?这不是在蛊惑他立刻变身么?变成一匹勇猛的金刚狼才好。

这娇声软语,使得这男人最后的一点清醒也快泯灭了,心底一阵欢呼,热情全部被点燃。

两人之间的默契,尤歌一看他这神情就能觉察出一点什么。

“切,我才不会像你。”

刚一转身,那女孩子就急匆匆地说:“冉冉,我和晓东下个月20号结婚,你能来吗?”

没有结果的感情何必指望呢,她有尊严,她不是死缠烂打的人。

霍骏琰和龙晓晓同时一惊,急忙分开了,龙晓晓更是羞得脸红耳赤,但好在光线很暗,看不出来。

瑞麟山庄很大,一下子容纳上百人都是不是问题。孩子们占了大部分,大人也有一些,还邀请了尤歌和容析元各自的好友前来,都说好了,欢迎携带家属!

所以,这一次聚会比想象中珍贵,因为谁都说不准下次什么时候再见,各自有各自的家庭,事业,生活,要等凑齐了聚会,确实不容易。

珍惜每一分时光,每一声欢笑,每个关切的眼神,牢牢记在心里,化成温暖的烙印圈着。真正的朋友,不需要每天都见面,或许很久才能碰个头,或许相隔千里遥远,但只要彼此牵挂着,在内心祝福着,这种情谊是可以跨越时间空间的阻隔,无论分别多久,始终记得那两个温馨的字“朋友”。

“还拍手呢,小子,我看你就是想来当电灯泡的!”说着,容析元故意黑脸对尤歌说:“老婆,你抓紧给他介绍个女朋友,省的他成天闲得慌。”

乌鱼汤对伤口的愈合有好处,龙晓晓每次吃着尤歌送来的食物都能感觉到满满的温暖。

尤歌闻声回头,一下子就跟许炎那双深邃的桃花眼对上了……许炎在笑,笑得很灿烂,不会让人看出他此刻内心的波澜。

“难怪没男生敢要你,就你这副德行,一般男人看

许炎此刻真有种被牛皮糖粘上的感觉,很不客气地甩开她的手,不耐地说:“你脑残了,是可以看病,但脑科不止我一个医生,你找其他医生去。”

苏慕冉冲着他的背影做鬼脸,露出了她那颗小小的可爱的小虎牙。

这感觉,以前很久都没有过了,只在最近他回来之后才重新体会到。

尤歌两眼红红的,握着龙晓晓的手,声音忍不住哽咽……

电梯到了,许炎率先走了出去,之所以没立刻回答,是因为他要考虑一下……

尤歌才不管那么多呢,她就跟在他身后,像个粘人的小孩子……她不想许炎误会什么,她要解释,起码她不愿看到许炎受伤。

愤怒的责备,立刻惹来众人一片哗然,有人在议论纷纷,觉得宝瑞集团的人有点矫情了,既然都能出席开业典礼,为什么回答两个问题都不行?那本是很普通的问题,有什么不对的?

可是,紧接着尤歌又说:“大叔笑的样子就跟香香一样的很可爱。”

容析元眼底泛起一丝紧张,走过去一把将她娇小的身子搂在怀里,状似漫不经心地问:“刚才你在客厅的窗户外边?”

“不懂就算了,我就是路过,来看看……刚在外边碰到霍骏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