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圣安娜手机版 > 第1章:不可言喻

沈傲笑道:“不要装睡了,哪里能说睡就睡的,睫『毛』还在一颤一颤的呢。”

第二日清早,赵紫蘅兴冲冲地跑去问春儿:“春……周夫人,昨夜怎么了?我怎么听到夫人的房里有很大的动静。”她打算寻到证据,好向自己的父亲去证明,结果春儿脸『色』大窘,支支唔唔地道:“我和夫君在捉老鼠呢。”

杨戬道:“陛下有旨,叫你也随我入京,眼下汴京城里『乱』哄哄的,太后在那边闹,陛下也没心思署理政务,各国使臣在朝中纷争不断,据说还有言官听到了风声,说是要严惩晋王,弹劾的奏疏已如雪片般飞入了宫里,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凑在了一起,陛下已是焦头烂额,这县尉你不做也罢,陛下另有差事吩咐你。”

沈傲顿了顿,随即又道:“此外,这扳指颇为狭隘,应当不是成年人佩戴的,在武灵王之前的赵国公侯之中,是谁年纪轻轻就继承了赵国的爵位?我记得在战国策中曾经提及过,赵国的第二任君主赵武侯,幼年便继承了爵位,且生『性』尚武,好游猎,只不过因为年幼,国事都掌握在权臣手中,此后这个武侯还未成年,就病逝了。”

他横下了心,只要抓住了沈傲确凿的证据,或许还有掰回一筹的机会,冷哼一声:“沈县尉,你这是做什么?本官现在问你的是,那两个刺客到底从哪里来的,为何会捉了昼县丞去,昼县丞已经据实禀告了,那两个贼人捉了他,二人说话时,已经泄『露』出你便是主谋,昼县丞,本官说的对不对?”

有了这两个拖累,沈傲一夜没有睡好,当天晚上清点了一沓沓的钱引,将三万贯悉数交到春儿手上,对春儿道:“那个宅子我已经叫人看过,就在西子湖畔,位置绝佳,将它改作茶肆最好不过。这些钱你收着,一部分留着作家里的用度,其余的想办法叫人多盘几个铺子,尽速将茶肆开起来,遍地开花。”

于弼臣苦哈哈地笑了笑,捏着胡须道:“沈县尉,我问你,他说的可是属实吗?”

百笔作画?

因此这县衙又分为三班,三班指的是皂、壮、快三班。皂班就是皂吏,主管内勤,由县令居中坐镇。壮班和快班共同负责缉捕和警卫,快班归县丞统辖,主要是下乡催粮,壮班就是寻常大街上常见的治安人员,由沈傲负责。

二位都头也都见了礼,沈傲与他们叙了几句话,勉励他们好好办公之类,随即道:“都散了吧,先忙公务,若是有什么私事,等交了班再说。”

沈傲听她这般一说,心里苦笑连连,原来自己已成了人人得而诛之的汉『奸』了,不由既喜又忧起来,喜的是这二人既是打着这个旗号来杀人,自然不会『乱』杀‘无辜’,自己的安全不成问题,忧的是他虽然看清了时局,奈何能够理解他的人并不多,所谓众人皆醉我独醒,尼玛的,人家都醉了,你还一脸清醒的样子,人家还能让你活吗?

吴笔道:“学生就是。”现在还未正式授官,因而吴笔自称学生。

沈傲接了黄绢,心里在想,这就是密旨?还秘密上疏?这皇帝是叫他去做二五仔,做密探吧?

程辉眼眸中闪过一丝不屑,道:“昼兄抬爱,这老弟二个字,程辉是不敢当的,再会。”

殿中一阵默然,沈傲的话确实有些道理,这一番话,无疑是给赵佶浇了一盆冷水,赵佶想了想,道:“那么沈卿以为如何?”

这一顿团圆饭,沈傲大多的时间里都是陪着周正喝酒,周正的心事多,喝起酒来又快又急,一个时辰过去,已是醉醺醺了,他满是酒气,再无从前那种淡定从容,捏着沈傲的肩,厉声道:“沈傲,我将若儿交给你,你若是敢慢待他,莫怪我对你不客气,听见了吗?”

吴文彩道:“明日的问策,陛下出的题一定与金辽两国有关,沈公子及早做好准备吧。”

沈傲危襟正坐,道:“开始我看它时,就已经猜测出它应当是晋时的古物,瞧这样式,应当出于高门大族的用具,当时晋人对铜镜的制式有严格的规定,比如这铜镜,背面雕刻的是‘四叶佛像鸟凤’,由此可见,这菱镜的主人至少也是三公九卿,否则铸造这种铜镜,就属于违禁品了。”

一行人到了后园的餐厅,酒菜果然已经上齐了,还有各种捏成兔子、小鸡的糕点,颇为有趣,这团圆饭都是女人去张罗的,非但夫人就是周若也要去捏几个面人,意寓美好的意思。

想要赐婚,就得考中状元!状元是这么好考的吗?除了实力,更要运气,沈傲连三成的把握都没有,不过有了这个动力,沈傲对科举倒是多了几分期待。

周正指了指房梁,道:“官家!”

赵佶又好气又好笑,还真被自己猜中了,难怪这小子一进来,就给自己戴高帽子,果然是没有好事。沉眉道:“你倒也不知足,朕给你赐了三个婚,你却又厚着颜面还要朕来赐婚,朕又不是红娘,岂能专做赐婚的勾当。”

这种下三滥的情话对别人或许有效,对周若却是一点效果都没有,沈傲道:“是为了我自己。”

周若拘谨羞怯的点了点头,卸除了最后的伪装,那傲气儿便不由黯然了一些,她眼眸一转,落在沈傲的手背上,满是关心的道:“表哥……沈傲,你的手怎么受伤了。”她不再叫表哥,已经开始慢慢适应角『色』的变幻。

周若嫣然一笑,白了沈傲一眼:“想不到你还有心机?”随即啐了一口:“你若是没有心机,这世上早已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再没有坏人了。”

周恒不耐烦的攀着窗台朝沈傲这边挤了挤道:“表哥,还等什么,要唱快唱。”

作旧是伪造古物的重要关节,可以说一件赝品的好坏,最终还是看作旧是否足够精细,最通常的一种办法就是用带细沙的泥砣,对赝品轻轻擦磨。为拭去擦痕又用牛皮胶砣蘸油打磨。用此法使赝品褪去光泽,冒充古物。不过这只是最低劣的手法,初看确像古物,然仔细察看,终可发现破绽。因为古瓷历经日久,长期摩挲,虽然呈现旧『色』,但毕竟还有难摩和漏摩之处依然带亮『色』;而伪品则全部磨旧,无一点亮『色』。

三更半夜,狄桑儿跑来找自己做什么?

沈傲拿起石像,开始观察石像的样式,这尊金像雕刻的是一个女人,女人手持弓箭,左右开弓,瞄向远方,一双眼眸随着箭簇的方向向前瞄准,煞是威风。尤为奇怪的是,女人的右侧ru房竟好像是故意被磨平,只留下左侧的ru房仍然丰盈饱满。

沈傲经由狄桑儿提醒,顿时明白,首先这酒具的来路不正,原先只是买一件盗墓贼的漆制酒具,倒也没什么。可是如今发现这是世上独一无二的珍宝,若是禀告了官府,难保朝廷里不会有人垂涎三尺,到时只需说这是赃物,便可将酒具收缴了去。

“有人来寻他?是什么人?”沈傲心里猛跳了下,连带着一旁的赵佶也紧张起来。

“莫非是个泼皮?”沈傲不由地想,若是个泼皮,难保不会是那曾盼儿不小心和这泼皮透『露』了酒具的事,随后这泼皮怂恿他行窃。

一行人进了酒楼,安燕亲自安排这怪人上了二楼的厢房,叫人点上了七八盏蜡烛,将厢房照的通亮,怪人坐下,接过小二递来的茶水,狄桑儿坐在他的对面,沈傲则是侧站一旁,如此神神秘秘的酒器,勾起了他的好奇心。

看了这怪人一眼,沈傲随即明白,此人应当是个盗墓贼,不知盗了哪家的墓,急于将墓中的古物脱手,因而才如此贱卖,沈傲又看了这酒具一眼,眼眸中生出一丝疑窦,只是一闪即逝,便笑呵呵地退到一边去。

狄桑儿撇了撇嘴,满是不屑地别过头去。沈傲恰好看到她的侧脸,那鹅蛋般的脸型弧度犹如一条优美的曲线,看得教人心动。近看小美人,虽说是被『逼』无奈,却也不错。

沈傲将狄桑儿放开,狄桑儿现在不敢再轻举妄动了,对沈傲,她的心里产生了一种本能的惧怕,以往她欺负别人,别***多一笑置之,只因她的身份特殊,可是遇到沈傲这种狠角,她第一次尝到了痛的滋味。

两个人现在的动作十分怪异,胸脯贴着,沈傲的手搭在小丫头的肩上,而小丫头要推开他,手往沈傲的胸脯送。一股少女的体香传出来,在沈傲的鼻尖之下挥之不散。

冒着雨,一大群人哗啦啦地到了入仙酒楼;入仙酒楼占地不小,位置处在三衙的侧街,也是很热闹的地方,上下五层,在雨中显得雄伟极了,众人吆喝着进去,扫眼一望,酒客不少,其中更有几个穿着禁军服饰的人默默喝酒,见了沈傲等人,都不由地皱起眉。

众人七嘴八舌地纷纷议论起来,都抢着和沈傲说话,沈傲自是谦虚一番,很矜持地将话题移开,热情过度也不好啊,虽然小小地满足了沈傲的虚荣心,可大庭广众之下听人恭维,还是有那么一点点不习惯。

杨戬不敢违逆,亲自去推了窗,一道冷风呼啦啦灌进来,让杨戬不禁打了个哆嗦,阁内的几盏宫灯虽笼了轻纱,也跟随着冷风急剧摇曳起来,随即熄灭。

内侍道:“正在正德门外等候。”

沈傲笑呵呵地道:“赈济灾民!”

今天有一点点小感冒,所以发的有点晚,很快没事了。话说这天气很容易感冒啊,大家注意身体。

第二日,宫中又有消息传出,证实了沈傲的猜测,王黼等人请辞的奏疏,被皇帝驳回,非但如此,宫中还亲自发了旨意,对王黼等人抚慰一番。

身为君王,既然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学生和皇帝之间,已变成了仇敌,王黼等人的请辞,当然不准,因为皇帝明白,学生的欲望是不能满足的,同意了王黼请辞,接下来就要同意赈灾,再之后是裁撤花石纲……

他心中略略有些失望,上下打量起沈傲来,沈傲很年轻,年轻得让他难以置信,身上穿着件便服,难掩身上『逼』人的贵气,怎么看,都像是个南人的贵公子,却和钦差搭不上边。

对于西夏和契丹人来说,他们主要的生存方式不是生产,而是掠夺,也即是由于生产较为落后,因而掠夺所攥取的利益反而更大。可是大宋朝却不同,由于生产水平较高,其富裕程度自不是契丹、西夏人可比,在和平的环境之下,生产所创造的价值已足够享用。

杨真不无忧虑地道:“契丹人来势汹汹,切不能与他们动蛮,既是交涉,能退让的就退让几分,大家有了台阶,这仗就打不起来;钦差以为呢?”

上高侯怒道:“闯什么祸,难道教契丹人拔刀把我杀了,这才不闯祸吗?这是什么道理?”

沈傲这一下也火了,横眉道:“杨大人,本钦差维护的是我们大宋的威严,又何止是维护上高侯?反倒是你,食的是君禄,又为何百般为契丹人说话?”

耶律正德点点头:“汪先生说的是。我还听说南人的国主敕了个钦差,全权督办与我们交涉的事务,不知这几日南人态度的转变是不是和这钦差有关。此人好像是叫沈傲,不知汪先生可有印象?”

赵佶摇头苦笑:“巡幸的糜费太大,这往来接送,只怕惊扰了百姓。”

“这使臣莫非镶了钻石,挨顿打就要八十万贯?”沈傲心里暗暗腹诽一番,继续去看礼部那边的注解,一般奏疏,都分为两个一部分,一部分是道明事情的原委,下部分则是该部堂的意见,如此一来,皇帝看了意见,便能作出更好的决断。

二更送到,今天好像***增加了一点,好欣慰,看来老虎的人品还是值得肯定滴。第三百九十三章:找老婆原来这么麻烦

几人指认他道:“就是周公子压垮的,还贼喊捉贼。”

想通了这一节,沈傲放下心与胡愤攀谈起来,随即又在衙内各房转了一圈,算是和殿前司的大小将官混了个脸熟,才告辞而出。

蓁蓁见沈傲神情认真,心中凛然,道:“沈公子,你问。”

这一圈敬完,已是过了整整半个时辰,沈傲酒气上涌,勉强回到小厅去,周正听到外面动静,已是知道沈傲的意图了,笑呵呵地道:“平时不见你的酒量,今日算是见识了,来,再敬诸位叔伯一杯吧。”

唐严捋须颌首道:“好,好,沈傲,你要仔细了,若是作不出,我唐某只好将你扫地出门,往后再不许来我家拜访。”这一句是暗示,意思是说,你作不出题,这婚嫁之事就休要再提;不过嘛,嘿嘿,唐严心中想,茉儿若是心仪沈傲,这题目自然不会难到哪里去,以沈傲的学问,自是轻而易举的事!

沈傲深为赞同,进了书画院,虽然也是绯衣鱼袋,可是这也意味着沈傲将来一辈子都要呆在这书画院中,就算再得宠幸,最多也不过是个翰林书画院大学士,沈傲虽然为人散漫,却不愿如此混吃等死,要想在这大宋朝有一番作为,还是要从科举入手,没有一点侥幸之心。

沈傲让人放下了聘礼,乐呵呵地带着人走了。

杨戬听罢,显得有些慌,他是第一次做长辈主持这种事儿,忙叫人来交待道:“待会沈傲来了,记得叫姑爷,都记住了吗?”

家人见他随口问来,心里松了口气,道:“我家衙内,平时都喜欢养些花鸟,偶尔上街走走,若是看到乞丐、流民,还会拿出点儿钱来打发,见了大姑娘,莫说是去调戏,就是一不小心挨着,脸蛋儿都会红呢,男女授受不亲,我们高家的规矩很严的。”

高进在高俅的厉『色』之下,只好小心翼翼地过去,到了赵宗身旁,刚刚站定,赵宗便是两个巴掌抡过来;这一次高进学聪明了,挨打也挨出了经验,一见赵宗神『色』有异,便立即缩头连退两步,让赵宗扑了个空。

“连禁军都出来了!”都头有些吃惊,快步走到软轿旁,低声道:“下官见过高大人。”

唐茉儿一时愕然,灯影之下,她的双眉弯弯,小小的鼻子微微上翘,脸如白玉,颜若朝华,她服饰打扮也不如何华贵,只项颈中挂了一串寻常的珠儿,发出淡淡光晕,映得她更是粉装玉琢。她轻轻咬唇,却是一时脑子嗡嗡作响,在这公堂上若是承认了她与沈傲乃是未婚夫妻,将来……

差役点头道:“大人不信,可亲自去细辩。”

这个变故,除了沈傲,其他人都始料未及的,那公子哥嚣张极了,原本还想以多欺少,对沈傲这个书生也不放在心上,因此他离沈傲、唐茉儿二人是最近的,可是他又如何想得到,一个书生竟敢冲过来打他。

沈傲冷哼一声:“你的毒誓我会相信?”

周正又道:“沈傲,至于国子监里的诸位博士,就由你去拜谒送柬了,带些礼物去。”

过不多时,一个尖嘴猴腮,带着恭谨的小公公进来,朝周正、沈傲行礼道:“见过公爷,见过沈公子,奴才奉了晋王的命令,前来恭贺沈公子高中,晋王说,沈公子这一趟中了状元,他高兴的很,还说到时少不得要来讨要一杯薄酒……”

沈傲连忙道:“这礼学生是断不敢受的,诸位都是学生的长辈,岂能受得了你们的大礼?”

唐严接过请柬,这才想起沈傲殿试的事,忍不住道:“我刚刚听人说,你连中了四场艺考头名,老夫还未恭喜你,沈傲,这一次你为我们国子监出了口气,哈哈,只怕这一次,那位成大人,有好些天要吃不下饭,辗转难眠了。”

夫人见他这副模样,便取笑道:“平时见你什么事都漫不经心,今日反倒怕了吗?”

“哦,是吗?”夫人反诘了一句,低头喝茶,突然蹙眉垂泪起来:“今个儿真教人既喜庆又害怕,我父母去得早,娘家的人都冷眼相看,公爷垂怜我,可我做了这个夫人便没有一日省心过,别人家的夫人都是帝姬、郡主、大户人家的小姐,唯有我和她们说不上话,怕她们瞧不上我这没有娘家的人,如今天可怜见,我这娘家里总算是有了个人了。”

吴教头队摆的是一字长蛇阵,六人一字排开,颇有气势,反观沈傲队这一边,阵型显得令人『摸』不透,范志毅抱球在前,两边是两个助攻,分别是王勇和邓健二人,李铁站在赛场的边缘,其余的两个鞠客则在球门附近。

这般的分工合作,等于是发挥了所有人的优势,半个时辰过去,比分终于扳平。

大的……沈傲吓得脸都白了,这可是百贯的大钞,你还真不肯吃亏啊!

等到仆役们上了酒菜,晋王率先拿了一副筷子,笑嘻嘻地对晋王妃道:“爱妃,请用餐。”

沈傲道:“没错,没错,是我叫他们送来的,现在他们人在哪里?”

晋王妃便笑道:“非但紫蘅是这样,你这个做王爷的也是这样急躁噪的『性』子,你们去玩吧,我去教人备好午饭。”

唐茉儿和春儿关系倒是近了,可是去一趟邃雅山房,沈傲总觉得二人似是在合谋什么,二人看自己的眼神儿,总有那么一点怪怪的,这两个俱都是单纯的女孩儿,若是再加上一个阅历丰富的蓁蓁,三个女人一台戏,这种事还是避免着对自己有好处。

唐茉儿那边因为去了邃雅山房,不在家中,因此沈傲也没有去借书还书的兴致了,倒是去了晋王府几趟,都是检验成果的,若是撞到了晋王,便敷衍几句,晋王见他无所事事,将所有的事都交给了一个小和尚,一时也不知沈傲到底打什么主意,一时想沈傲这家伙莫非只是虚张声势,一时却又想沈才子一向不按常理出牌,颇有自己的风格,或许还有压箱底的本事也不一定。

呸……莫说这种『露』骨的马屁沈傲拍不来,便是真写了,录取了试卷做了官,多半也要被士林嘲笑,一辈子在同僚之间抬不起头来。

沈傲记得,陈济致仕的那年之后,蔡京也随之致仕,虽然之后蔡京又获得启用,可是实力也大不如前了。

空定不知什么时候走过来,笑道:“沈公子以为此画如何?”

“这便好,你好好地训练鞠客吧,本王去给王妃问安了。”晋王嘿嘿一笑,三步一摇地走了。

几杯酒下肚,沈傲的话头便多了,只不过这些话,倒教范志毅等人目瞪口呆。

一个丫头道:“方才公爷已经叫人传了话,说是表少爷在殿试上大放异彩,状元是稳定有的,就是不知是书试还是画试状元。”

急匆匆地进了内府,直奔佛堂,佛堂里果然坐了一大家子,周恒见了沈傲,咋咋呼呼地道:“表哥,你总算回来了,哈哈,恭喜,恭喜。”他凑过来,给了沈傲一个熊抱,附在沈傲的耳畔道:“表哥如此出『色』,我这个表弟可惨了,又被娘训了一通,这两日我需出去躲一躲,否则等我爹回来,又不知哪里要看我不顺眼,挨板子是免不了的。”

周若道:“娘,这已是板上钉钉的事了,爹不是叫人回来说了吗?就算殿试出了差池,一个翰林书画院直院学士是跑不了的。”第三百三十四章:沈大教头

周正是熟知晋王秉『性』的,笑呵呵地道:“沈傲,你就随晋王爷去一趟吧,夫人那边,我打发人去通报。”

等到了晋王府,晋王笑容满面地带着沈傲径往王府一侧的蹴鞠场去,沿路许多王府的仆役对他行礼,他瞧都不瞧一眼,神气活现极了。

不会蹴鞠也敢做来教头?哈哈,真是笑话,汴京城中哪个球社的教头不是鞠客中脱颖而出的强将,就算是最低劣的街坊蹴鞠社,那教头也一定能踢个好球,这个书生倒是好笑,不会蹴鞠便想教人踢球,未免太不知天高地厚了些。

赵宗见二人卯上,一开始还觉得有些尴尬,但听说他们要比试,顿时大悦,道:“好,本王来做公正,十日之后,谁若是能赢,本王赏钱百贯。不过既是比赛,那就需记住,大家都是同社手足,大家切莫手足相残,不可因为一场比试失了和气。”

只不过这方觥却给人以异样的感觉,觥是礼器,礼器便有礼器的规定,如天子雕饰什么图案,诸侯只能用多大的体积,这些规矩是必须遵守的。除此之外还有纹饰,纹饰是不允许标新立异,随意捏造的,毕竟是祭祀祖先的器物,不能出丝毫差错。

所以,尤其是在楚王熊通当政时期,制造各种违制的礼器是绝对有可能的,楚国有这样的实力,也有这样的野心,他们将自己比喻为猛虎,将周王与东方诸侯喻为麋鹿,早已生出逐鹿之心。

那么,这铜觥就可以推论出应当是前中山国最为鼎盛的时期铸造的,前中山国的历史不过百年,在位的君王只有两位,根本不需要去逐一研判,沈傲便将目标锁定在中山武公身上,这个中山武公,就是率领部落离开山区,向东部平原迁徙的首位前中山国君主。武公仿效华夏诸国的礼制,建立起中山国的政治军事制度,对国家进行了初步治理,在他的生前,前中山国迅速鼎盛起来,等他死后,他的儿子刚刚即位,很快地遭到魏国的侵略,三年之后,前中山国灭亡。

词意是说送客人走的时候,正是秋日,江面凄冷。歌会弹唱着送别的曲调,让人分外感伤。她可曾知道我在和着愁绪倾听。月亮已挂上了天空,酒意已浓,客居的人猛然惊醒。

安宁见他目光落在那诗册处,显出几丝紧张之『色』,嗯了一声,心头禁不住地想:“他看破什么了吗?啊呀,他是这样的聪明……”

在这个时代,身为朋友或者长辈,问候父母是应有的理解,沈傲显出几分黯然,幽幽地道:“沈傲孤身一人,除了姨母,再无其他亲眷。”

“看什么看,没见过男人吗?”沈傲心里呐喊,随即一想,是了,她们是宫女,常年呆在宫苑里头,除了皇帝还真没见过男人,罪过,罪过,本公子最近人品怎么越来越坏了,丫头们都到了如狼似虎的年纪,正是幻想憧憬的时节,偶尔来个男人,看一看有什么不好?

众人这才注意到,沈傲的布局并不零散,整幅画层层叠叠,虽不浑厚,却是胜在层次分明。

可是沈傲的画,虽然只有一山一树,梅树在寒风凛冽中桀骜不屈,梅树的背景是一条起伏的山峦,山峦上皑皑白雪,这一山一树,其布局却是疏而不减。

泼墨之法,古已有之,相传唐代王洽,以墨泼纸素,脚蹴手抹,随其形状为石、为云、为水,应手随意,图出云霞,染成风雨,宛若神巧,让人细看,看不到墨污之迹。只不过泼墨法很难布局,只能追随墨污的形状作画,因此这种画法只能算是非主流,纵然手法再高明,可是作出的画作在布局方面已有欠缺,又如何能作出佳作名篇?因此,这种画技早已被人摒弃,不过是一些二三流画师借以自娱罢了。

最大的问题还是在晋王本身,晋王发话为沈傲辩护,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若他们再纠结此事,便是得罪了这位宗室的亲近王爷,晋王爱胡闹,真要闹起来,谁挡得住?

“嗯……”蓁蓁幽幽地应了一声,而后低声道:“再让奴家弹奏一曲,就当是为沈君送行,愿他一鸣惊人,高中榜首。”

“沈大哥,沈大哥……”薄雾之中,两个倩影远远小跑过来。

沈傲只好说出原因:“春季多雨水,这花儿之所以得病,便是因为雨水太过充沛,原本天上已是雨水不断,只怕你这花匠还给它浇了不少的水吧,如此一来,雨水太多,培土便生出了细虫,花儿不生病,那才怪了。”

“快走,快走。”晋王巴不得沈傲走得越远越好。

赵佶狐疑道:“这是怎么回事?”

杨戬左右张望,低声道:“这件事只怕还和陛下有些关系呢!”

“不过现在倒是为难了,这么多花,倒是不知哪些得了病?怕就怕那些得病的花哥们连见都未见过,如果是这样,哥们这人就丢大了。”沈傲想着想着,眉头也不由地皱了起来。

沈傲风淡云清,一脸淡泊状:“我看兄台生龙活虎,又未断臂残肢,却不知是来治的什么病?”

“哈哈……”邓龙爽朗大笑,双手叉腰,雄姿英发犹如一头公狮,对沈傲道:“仙长,在下多谢仙长施法之恩。”

邓龙几个已经装车完毕,沈傲便向清虚招手:“清虚师侄,这法驾先借我一用,待师叔赈灾回来,再奉还法驾。”接着,又向天尊依依作别道:“师兄,灾情甚急,救灾如救火,师弟去也,师兄好好养伤,多泡泡粪池浴,待八戒从徽州回来,再与你一叙师兄弟之情。师兄……八戒舍不得你啊。”

沈傲哈笑道:“客气,客气,大家都是好兄弟,客气的话就不再说了,诸位都痴长我几岁,沈某人便叫你们一声兄长了。”他话音一转,又道:“不过这轿中剩余的银钱,却是令人为难,不知该是如何处置?”

吴三儿点了点头,将沈傲的话记下,心里却在想,沈大哥这样的财『迷』,今日却怎么如此大方了。

至于杨戬,也有两个好处,一是报答杨戬待沈傲的好处,二是有杨戬在宫里头为自己说话,就是有人想恶意中伤自己,也有杨戬在里头撑着。

沈傲矗立在人群中,视野很是开阔,前面虽然人多,可是跪下去的不少,他和邓龙几人站着,颇有鹤立鸡群的味道。

天尊微微一笑,却是伸手搭在一人肩上:“你们不必害怕,更不必慌张,上天有好生之德,尔等有疾,吾岂能置之不问?”

张有德哭诉道:“天尊,小的从前不信神佛,今日却是信了,请天尊相救。”

可是刚刚迈步,张有德的脸『色』突然一变,又惊又喜地道:“我……我能走路了。”他又试着走了几步,接着开始欢呼,又哭又笑,一下子拜倒在天尊座下,喜极而泣地道:“天尊大恩大德,小人无以为报……小人该死,竟还敢诽谤您老人家……该死……”他左右开弓,跪至天尊脚下,竟是往自己的脸颊上煽去。

那叫清虚的弟子便道:“师尊,你仙法已耗费一空,若是再去施点金术,只怕……只怕……”他泪如雨下,却是嘶声大哭。

众人明白了,原来天尊身体有损,急需童男童女去帮助治伤,奉上去过几日就能送回,非但如此,还对童男童女的身体有益!

沈傲踏步上前,笑『吟』『吟』地道:“好说,好说。”

沈傲已是靠近了这天尊,满是悲戚的扶住天尊的肩膀,唏嘘朗声道:“想我师兄弟二人,一起在山中学艺,不曾想师兄苍老至此,连那驻颜还童之术也都生疏了,哎……师兄,你今日又在做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