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分门别类
作者: 幽幽白瑶章节字数:13529万

许了这一次,当真是苦笑了,凤后听了这件事,不发疯才怪。但这种事儿,跟他又有什么关系?

直到尤歌的身影消失在那道门,男人才回过神来,那讳莫如深的双眸泛起一点兴味。这就是外界传言的“宝瑞集团”继承人,尤歌?想不到还是个挺水灵的人儿,只是可惜,智商是硬伤,难怪她无法掌控公司,这些年来全都是公司的总裁郑皓月在打理。

“条件?请说。”

许炎的两只手都沾满了淀粉,尤歌用筷子夹一只虾放进他嘴里……两人都那么熟悉了,这样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尤歌心胸坦荡,没有想到其他方面,但落在某些人眼中就不一样了。

“混蛋!你这是在侮辱我的人格!我昨晚进你书房根本不是为了偷看件,我只是想找以前我们一起拍的照片!”尤歌一阵低吼,粉腮胀鼓鼓的,声音还不小。

“你的身体比你更诚实……”他的呢喃,让她浑身似火。

“我还没有喝果汁呢……我的香蕉牛奶……唔……”尤歌最喜欢喝的,这么多年了都没变过。

心,就这样变得踏实起来,脚步轻快,嘴角上扬。

“我自己来就可以了,翎姐,你歇着吧。”

想着想着,尤歌不小心笑出声。

“容析元!”尤歌怒吼,手机被他抢去了,他要干什么!

“你……你是强盗吗?我才是尤歌的监护人,我不同意将她交给你照顾,就算你是博凯实业的首席执行官,就算你容家来头不小,但在这件事上,我不会让步!”郑皓月最后一句话都是吼出来的,气得发抖了。

股东们嘴上都在客套,可手就不客气了,容桓将石头送到每个人手里,那都是接得稳稳的,心里还在盘算着拿回家去要摆放在哪里或是做成印章?

唐虞梅知道,她仅仅是来这里走一遭,警察不会问出有价值的东西,她也不会有把柄被人抓住。警方的怀疑,她有足够的信心去推翻,从而使得自己成功脱身。

绢布签字完毕,又被绳子拉着升到了空中,这时,有人惊呼起来……

许炎啊,还得加把劲!

“容析元怎么说?”尤建军紧张地问。

在容析元这么催肥式的照料下,尤歌很快就长了三斤,还有继续上涨的趋势。自从那天开始不戴小雨伞之后,容析元就更加得劲了,雄风大展,照这么下去,相信怀孕也不是什么难事,毕竟两人的身体都没问题,是健康的。

实际上,科室里几个医生在打赌,有的赌苏慕冉就是许炎的女朋友,有的赌不是……谁输了就得晚上请客吃饭,显然,这个男医生就是输了……

“怎么了?是不是工作太累,你好像很疲倦?”许炎见尤歌脸色不太对,关心地问。

许炎见尤歌这个样子,他又何尝好过呢,除了心疼她,还有几分酸酸的感觉,可他还是温柔地看着尤歌,然后指指她的右后方……

尤歌的沉默,更刺痛了许炎,他的苦笑中充满了心痛:“为什么就连他成了植物人,你还是愿意陪着他?而我呢,我对你的陪伴又算是什么?你敢说这段时间的相处,你对我没有半点感情吗?如果有那么一点感情,为什么现在要这样伤我?”

“麻麻……麻麻……”璇宝贝手指着屏幕,委屈地唤着。

这个强势无匹的男人终于是倒下了,在精疲力尽之后,他发烧,一进医务室就躺下。

经过思想挣扎,尤歌认为那样的想法对孩子不公平。她虽然是母亲,却也不能以爱的名义剥夺孩子享受父爱的权力。

香香现在也不会跳到尤歌怀里去撒娇了,因为知道尤歌身上那团球球是需要保护的,所以在香香的带领下,狗狗们都很自觉的,只在尤歌身边转悠,很少会求抱抱。

何矩这般前呼后拥的阵仗,人人对他敬畏有加,他是赌王的得力助手,也是何家未来最有希望成为掌舵的人。如此重要的地位,难怪出入都带着大群保镖了。只是,如今的何矩春风得意,只怕已经不记得年轻时他曾有过惨痛的遭遇……被仇家追杀时,与年幼的女儿失散,现在他还记得吗?

沈兆没有多话,立刻回到容析元身边汇报了,因为他也知道,澳门赌王的大儿子何矩的现任老婆就叫唐虞梅!

“呸!我只是一时大意忘记在里边锁上插销了,不然你绝不可能进来!有种你再出去试试看还能不能进来!”尤歌清亮的眸子不甘示弱地瞪着他。

尤歌嗅到了一丝异样,他又想干什么?

澳门。

其实许炎先前只是想吓唬吓唬她,不是真想调戏,可现在就成是证据确凿了。

这消息,对两位家长来说,简直就是天大的喜事!

许爸爸笑得可灿烂了:“儿子,你小子的保密工作做得也太好了,我们都不知道原来你跟冉冉早就在一起了。”

梦太美,梦里的温暖使尤歌的潜意识不愿醒来,可是多年来养成的习惯,生物钟会自动在早上某个时间启动,而可爱的香香也会在这个时候叫醒主人吃早餐。

收了容析元三百万订金,这并不是郑皓月紧张的原因,实在是由于这次容家订购的珠宝首饰关系着宝瑞集团今后在香港的前景拓展,郑皓月不得不加倍小心。

女孩感觉这独角戏很难唱下去,可还是想再试试。

佟槿想了想,然后打量着女孩的身材:“你平时很喜欢吃冰激凌那些吗?”

离开这个小岛,下午又该去另外一个岛,距离这里很近,也是往南面行驶。

这游艇上的东西很齐全,给馋馋冲个牛奶,再来两片面包……还是小奶狗,不能随便给肉吃,怕它吃了不消化或者拉肚子。牛奶面包现在比较适合。

警方在全力搜捕歹徒,容析元在医院守着尤歌,他今晚是不会出现在展销会了。

门外传来一阵说话声,似乎有人想进来而被保镖拦住了?

唐虞梅无时无刻不在打击着他的信心,每天都会嘲笑他,提醒他该死心了,不该对尤歌还抱有幻想,说尤歌不会来找他的。

“太太……太太……外边有个女人想见您。”佣人急急忙忙跑来汇报。

尤歌甜甜地笑着,晶亮的大眼弯成月牙:“大叔,佟槿说得没错吧?”

“呃?你不是明天就要回隆青市?”尤歌愕然。

唐虞梅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了看尤歌,然后冲着容析元笑笑,很有点讳莫如深的意味,紧接着,她举起了枪,表情变得狰狞……

唐虞梅的肩头在流血,身体渐渐倒下去,嘴角还挂着一点不屑,艰难地说:“枪里,没子弹……”

以容析元的脾气,他在不在乎一个人,他都无须伪装,因为她不是四年前的尤歌,她现在对他没有利用价值,唯一的可能就是他真的在乎她。

“在爬山啊……”

翎姐闻言,原本惨白的脸颊竟浮现出一丝淡淡的红晕,说起当年的惨状,她直到现在都还心有余悸,其实也时常会想这是不是就叫做“命运”?

一年年过去,翎姐终于知道亲生父母在哪里,她义无反顾地想跟亲人团聚,但厄运又将她推向深渊,在前往见面的途中,翎姐乘坐的车坠海……死里逃生她活下来了,以为从此不会再有波折,以为可以去见父母了,可是她却遭到了陌生人的追杀……最后她被容老爷子找到,藏起来,然后才辗转被容析元收留在身边。

但霍骏琰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看到容析元跟孩子这么亲,隐约的酸意在胸口蔓延,可随即也无奈地笑笑……这毕竟是孩子的亲生父亲。

龙晓晓见到一群人进来,又惊又喜,原本有点困意,现在一下子来了精神。

尤歌对着镜子好半晌,对于这条象牙白的裙子很满意。虽然才300块钱一条,但穿着舒服啊,款式也还不错,当然比不上名家出品,可以她目前的经济能力,她觉得挺好的,可以穿去展销会。

她垂着长长的睫毛,遮去了眼底的一丝凌乱,很快稳住了心神,清脆的轻声说:“我知道的,不会一直躲着,该见的时候自然就见了。他是我的心理上的魔障,如果我躲着,那么这几年来,你对我的心理治疗和脑伤的治疗,岂不是白费了?他是我必须要面对的坎儿,跨过去,我才算是战胜了自己。”

一共七只,其中三只有两岁多了,有两只一岁,还有两只是奶狗,才几个星期,跑得也最慢,像步履蹒跚的孩子般格外招人疼。

当容析元牵着一群狗狗在附近散步时,那才叫一个拉风,绝对的惊爆眼球,200%的回头率。所以他现在就算要带狗狗们出去玩,也会选择在傍晚而不是白天,选择人少僻静的地方,有时甚至直接开车去郊外。

淡淡的失落萦绕在心头,容析元嘴角的苦笑只维持了几秒就恢复正常,他轻轻地唤了声:“翎姐。”

南瓜粥?

“喂,你放手,放手!不然我要叫警察了!”尤歌气恼,自己怎么这么背?没进去会场,还遇到个怪人!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13529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