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脚踏实地
作者: 幽幽白瑶章节字数:13529万

“解释。”

被人掐住命脉,自然只能会人予取予求了。

秦寂言手腕一动,一道剑光闪过,噗的一声……血喷了出来,顾千城只觉座下的马双腿一软,往前栽去……

一将功臣万骨枯,帝王的宝座下,是由森森白骨堆成,这话半点也不假,不过短短半个时辰,地上少说有上千俱尸体。

“这玉在角落里,沾了一层灰,不知什么时候落下的。”看上面的痕迹,怎么也不像三个月前的东西,顾千城估计这东西,对案情没有什么帮助。

“皇爷爷,我紧张的不是她,是江南的情况,如果江南落到景炎的手里,事情就麻烦了。”江南三省是纳税大户,占大秦每年税收的三分之一,要是江南三省被景炎控制了,大秦国库会越来越紧张。

手上的线索太少,两人能想到的有限。

顾千城心狠,她对自己都能狠下心来,可看着老太爷颤抖的手,顾千城却无法装作看不到。

龙宝对秦寂言一点也不陌生,对父亲的陪伴也十分欢喜,每天早上醒来都舍不得离长,不是窝在秦寂言的怀里假装睡着,就是拿自己的小脸,悄悄的去蹭秦寂言的脸,蹭完后一个人独自傻乐,还以为谁都没有发现。

她不会永远都是一颗任由人摆布的棋子,总有一天她会永远足够强大的力量,可以将曾经欺辱过她的人踩在脚底!

不过,秦寂言并没有急着大开杀戒,说了两遍“叫你们老大出来”,秦寂言便不再言语,提剑站在甲板上,等船老大站出来。

“少侠,你要找的女人在里面。你看是我让人进去把她请出来,还是你自己进去?”

“好,好,我抱你,我这就抱你。”听到顾千城近乎卑微的请求,秦寂言心一阵阵的痛。

顾承欢不高兴了,总感觉姐姐要被人分走了,心里忍不住埋怨:千城姐姐也真是的,东西在他手上,他还不会分给这几个伙伴嘛,好好的,为什么要单独给他们准备一份,明明……

“就是,就是,小承欢别哭了。姐姐给我们准备了一份,那我们就不打你的主意了。”

太厉害了!

“是什么?”大丫鬟追问,许是想到院子小,顾千城能听到她的声音,语气温和了不少。粗使婆子缓了口气,这才平定下心神,指着外面的说道:“外面池子里,有人死了,说是大小姐院子里的孙妈妈,老婆子听到就来给大小姐报信。”

封似锦听到几个副将来问他粮草的事,着实是愣了一把,得知是言倾叫这些人过来的后,在心底暗骂言倾狡诈。

对不起,倪月还真的没有想过,不是她自恃甚高,而是打小生长的环境,让她根本不会想到“逃跑”的事。

秦寂言让暗卫去说了一声,让她明早去顾家,与顾老太爷一同进宫陪太上皇。到时候进了宫,也就不用出去了,免得他要见人还不方便。

顾千城忍不住笑了出来,“等你回来,饭菜在桌上,我在床上。”

长生门的特使被突来的变化吓了一跳,也没空管他们,左右他们身上都有忠心蛊,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

秦寂言问清怎么一回事后,冷笑一声,“把名单抄一份,送去给封似锦。”别看封似锦温润如玉,君子端方,实际上他根本就不是什么善良的主。

二十军棍说重不重,说轻不轻,打完二十军棍言倾和御林军统领还能走路,可每走一步伤口都撕裂般的疼。

言倾已接过缰绳,翻身上马,眨眼的功夫人就不见了。

双方交班,确实没有意外后,前一批人离去,而这就是最好的时机。

直到这群人冲进来,天牢里的犯人才相信这是真的,惊喜有之,失望也有之,当然更多的是平静,因为……

在西胡有这么大能耐,又熟悉西胡天牢布局的,必然是西胡皇室。

“是。”暗卫示意亲兵留下来保护顾千城,他们负责解决忍者。

“我们庄主猜测顾姑娘一定会从战场回来,早早就给我们下了令,让我们注意姑娘你的行踪,好保护姑娘回京城。”黑衣人说到这里有些不好意思,“还请顾姑娘恕罪,我们来晚了。”

当实她可是利用唐万斤砸城门一事,狠狠的敲了药王谷一笔,也不知焦大人会不会借机敲她一笔,要知道现在江南可归焦大人管。

能让指挥官府只事,这人来头绝不小,他今晚……怕是要倒血霉了。

留一个活口,带回去送给他的皇爷爷,想必皇爷爷会很“高兴”。

“不明白才有鬼呢,我都说得这么直白了,你还在装,明明就是心虚。”顾千城没好气的瞪了秦寂言一眼,忽地眼前一亮,说道:“皇上,你说……六扇门的捕快里面,会不会有人和你一样,心里素质极好,不管做了什么,面上都是一副无辜的样子,怎么逼问也逼问不出来的?”

顾家老太爷不在,顾家一盘散沙到处是漏洞。秦寂言之前就让人收集了,顾国公在武芸丧期与继室顾郑氏苟合的事,并找到当时给顾郑氏诊脉的大夫、接生的喜婆,还有……

武定将状纸奉上,上面又有封家和言家施压,大理寺卿不敢不接状纸,又不敢审理此案,只得给皇上上报此事。

一队人马拿着长枪冲上来,试图将秦寂言围住,“你是什么人?军营重地不得乱闯,停下来!”

“快,快,有人闯军营。”被飞奔的马,吓得摔倒在地小兵,忙吹响口哨,提醒军中的人。

天牢里的环境虽不好,可里面的布置却是上佳,比起一般的小康之家还要好上三分。秦寂言也没有虐待两人,桌椅床被、书籍、茶水、糕点应有尽有,周王之前就在看书。

秦寂言没有放在心上,可也没有看他的意思,而是站在天牢,喊了一句,“周王叔。”

“唔……放。”跛脚男人渐渐无力挣扎,舌头不断地往外吐。

可是,子车能想到的问题,秦寂言会想不到吗?

其实,赵王真得很想,很想下黑手暗杀了秦寂言,可是……

顾千城瘦了后,眼睛显得又大又黑,好似会说话一般,被她这么一看饶是铁石心肠也会心软,更不用提老管家对顾千城,本就存着一丝愧疚。

把她一个孕妇,丢在这种鬼地方,再来对她好,这算是什么?

数字的魅力,在这一刻得到了充分的体现。

她看到顾国公带人来堵顾千城,便幸灾乐祸的跟了过来,本以为能看到顾千城出丑,受罚。

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射进来时,顾千城就醒了,麻利的下树,发现底下四俱尸体没有被动过的痕迹,顾千城很淡定地绕过,然后顺着昨天的痕迹往回走……

正上午,顾千城又累又渴,全身都酸痛得不行,正好奇别院的人,怎么没有出来找自己,就看到……

她为什么要救风遥?

可很快,焦向笛就笑不出来了,因为那马居然慢慢地平静下来,四肢不乱踢了,高傲的头颅也低了下来,哼着粗气,比之前温和了许多。

秦寂言面上露出一丝笑意:“和你们无关,凤将军手握重权,焦大人简在帝心,他们保持中立最好。”

凭焦向笛的才学,只要不跟这两人同一年科举,要摘得状元也不是难事,可偏偏……

“没事。”哭过后,心里舒服了许多,顾千城抽噎一声,推开秦寂言的手,胡乱的擦掉脸上的泪:“对不起,我刚刚失态了。”

现在说这些也于事无补,他能做得,就是尽量避免类似的事情再发生。

这才分开两个月,他就不停地想顾千城,如果再久一点,他肯定要疯掉。

他放心不下顾千城。

顾千城上前,双手搂住秦寂言的腰,脑袋依在秦寂言的胸膛上,“殿下,你现在要做的不是救我出去,而是拖住景炎或者抓住景炎。”

是夜,老管家亲自给他们三人送饭菜,同时重复前一天说过的话,“怎么样,决定好了要怎么做了吗?”

“换个条件,朕不会立你为后。”他也不会考虑立后的问题。

在锦衣卫的帮助下,没有人知道顾千城的嫁妆在秦寂言手里,锦衣卫首领此时说这话,并没有什么奇怪的。

“人死为大,他怎么说也是我父亲。”顾千城声音渐小,也没有刚刚那么生气了。

“为了那个不把你当女儿的父亲,你不声不响的丢下我,你还说你没错吗?”秦寂言越想越生气,而最生气的还不是这个,而是,“发生这么大的事,你第一时间不是派人进宫告诉我,而是去找六扇门,你说你到底是怎么想的?”顾千城有没有把他,当成她的男人,她的依靠?

将秦寂言护在中间的武将见状,大声道:“圣上,臣护送你离开。”

顾老太爷一看就明了,当即沉着脸对顾家大老爷道:“怎么回事?”

顾老太爷明显不相信大老爷的说词,问向身侧的管家:“你说……”

“父……”大老爷想要辩解,却被二老爷悄悄拉住,大老爷一脸不忿,却只能忍着。

土匪对狼牙山的地理优势十分自信,压根就不相信朝廷能带兵上山。

此刻,顾千城终于明白,北齐太后和摄政王听到秦寂言那般无耻的话,心里有多郁闷!

有勇有谋才能在战场上走得更远,各项都成为顶尖自然是最好,可对许多人来说想要成为顶尖的存在,并不是光靠努力就可以的。

啪……将毛巾随手一丢,顾千城湿漉漉的长发披在身后,就这么朝屋外走去……

说话间,就要跑出去找大夫,幸亏顾千城反应快,一把将人拦住:“真得没事。”

“千城姐姐,你没事真好……”顾承意担心自己真会丢脸的哭出来,连忙拉着顾千城的手,拿顾千城的袖子挡住脸。

作为皇太孙,他有资格不回答任何人的问题,不是吗?

秦寂言笑而不语……

不等单增和呼延千霆开口,凤于谦又道:“你们两个想要怎么打我不管,先把路让出来,我家王爷可没有时间和你们墨迹。”

“殿下,顾姑娘,人带来了。”侍卫再次出声,同时外面突然一声闷响,听声音应该是有人跪下来了。

“处罚?看在你救过我一次的份上,这次饶过你。走吧,我不想见到你。”顾千城并没有直接问武毅的来意,如果武毅只是为了寻一条生路,那么有她这句话,武毅可以走了。

这个时候没有被点明的大臣,自是不会吭声。不怪他们冷血,实在是帝王的怒火,他们承受不起,他们只是自扫门前雪,而没有落井下石,就已经很不错了。

秦寂言看着这群装模作样,比他还能装的臣子,脸色越发的难看,缓慢而沉重的道:“吵够了吗?还要继续吵吗?”

和一般人相比,天天和尸体、死者打交道的她,确实比一般冷清,也比一般人更能接受生死,可并不表她不会悲伤,不会难过。

“郡王和封大人说的就是我要说的,现在我们正打仗,战场上可少不了殿下你,殿下你不能回去。”平西郡王与封似锦更多的是考虑到京中的危险,程将军则关心战场,不过目的一样。

封老爷子虽然没有说尽兴,可顾千城的“乖巧”却让他很满意:“我说这些也不是要你怎么样,你回去好好想一想,想明白自己要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不是迎接大人物,这些大官怎么会走到城门口来了,虽然人不多,可看他们的官服,全是一二品的大员呀。身后跟的那几个,也是三品和四品的大官,他们不可能来城门口瞎逛。”

“奇怪了,这看着像是迎接大人物,可看排场又不像呀。”围观的百姓,也不敢对着那些官员指指点点,只敢悄悄议论。

那些个官员一路目不斜视的往前走,偶尔用眼角的余光,扫一扫想看热闹又不敢直视他们的百姓,十分享受百姓对他们的关注。

别怪她小心,而是……

“她们早就死了,再被装入坛中的那一刻。”即使明知坛中人有坏心,可顾千城仍旧无法厌恶她们。

“我随便说的,哪里知道就真成了。”顾千城发誓,她真的是随便说的,并没有抱多大的希望。

“凭什么?你又没有给我好处,我为什么要让朝廷少收你的银子?”顾千城说得直白,君亦安气得更狠了,“你这人,怎么这么无耻。”她给的中风药不是好处吗?

官员任务,一年一考核,三年一调动。三年后他封似锦一定会从西北回来,三年后离封家与顾家的五年之约也只剩下一年。

要离开了,才知道不舍,他想要争取一下……秦军刚打了一场大胜仗,主帅就要离开,这对凝聚军心,提高士气极度不利,可秦寂言现在不得不离开,他在这里多拖一天,京城的事就多一份风险。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13529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