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混界万象 > 第87章:力士脱靴

“当然没希望。”濮阳波嗤笑,“超凡们,有许多都有过妻子,只是妻子老死了罢了!输给东伯师弟,我心服口服,东伯师弟为人好,又年轻……哦,仔细算算,东伯师弟应该比余师妹还小三岁吧。”

场上最平静的反而可能是东伯雪鹰了,毕竟六年过去了,他如今信念早就无比坚定了,他心中也明白……司空阳观主之所以还训斥,也是希望自己‘悔改’,听他的话,从头再来。毕竟东伯雪鹰还很年轻,是有重头再来的时间的。

“一年没见,今天我来,是要瞧瞧你们这一年的修行收获。”司空阳眼眸的冷光扫过眼前的九位飞天级超凡,“还是老规矩,一个个来,濮阳波,你先来。”

夜晚在冲云峰上看月亮,看着月色洒满赤云山世界。

对一个族群而言,真正最顶尖的强者,对族群的帮助才是巨大的!所以夏族也会去培养那些有希望掌握三品真意,乃至二品真意的。就是对我们最大的支持,谢谢!

排序第九:濮阳波,空间奥妙第一层次,完成基本任务

“反对。”

“不过我也会跨入超凡的。”余靖秋眼睛很亮,充满斗志。

身体碰触到瀑布的刹那,水虽然碰到了身上,可空间却开始扭曲,东伯雪鹰感觉眼前场景变幻,便感觉眼前一亮,眼前是一片广袤的空间,有群山连绵,远处也有白云飘飘。

——

p;??……

用的力量也很一般,却轻易的次次破开他的枪法!

‘水火真意’之所以厉害,能名列四品真意!自然非凡!东伯雪鹰现在的‘水火蛟龙杀’只能算是一点皮毛,可万事开头难,正因为如此年轻就能跨入了关键一步,才被许多半神们所关注重视。觉得后面漫长岁月,东伯雪鹰是有把握掌握‘水火真意’的。

他们几乎都是第一次亲眼看到深渊恶魔!

“滚!”东伯雪鹰一枪落空,立即猛然发力朝左边怒扫了过去,长枪带着火焰威势凶猛,这一扫就仿佛扇形,范围极广,恶魔拉弗达不得不立即后退拉开距离。

杀招水火蛟龙杀!

原本体型壮硕的恶魔,竟然完全瘦小了一号!变成大概一米八高,他身上的鳞甲都变得狭长缩小了,胸口的窟窿已经完全愈合,鳞甲也层层叠叠完好。他的气息却越加狂暴了!

上方的超凡强者们很多也是一片惊呼。

空间切割真意,就属于传说中‘空间真意’的一个旁支,毕竟它只是代表空间的某一个方面罢了。

如果赢下第十场,就更震撼了!

“呼!”

“万物境第二层次?”

晁青沉默了。

东伯雪鹰发自灵魂的战栗舒爽,他从小那般疯魔的修炼枪法,除了要救父母的渴望外,同样有着对枪法的炽热喜欢!也只有真正发自内心的喜欢……才会在生死战斗很少的情况下就有如此惊人的成就!对他而言,枪法就是他精神世界的追求!

“轰!”翻手怒劈,长枪劈下带着无尽威势,青发男子只能单手在上方抵挡,伴随着一声巨响,长枪压着他的手臂,直接劈在青发男子的头颅上。

“已经很厉害了,他才多大?不爆发太古血脉都杀到了第六场!已经值得骄傲了。”

“轰!”伴随着东伯雪鹰长枪的横扫,和盾牌的轰然碰撞,剧烈撞击下,东伯雪鹰手中长枪的枪头都被震得往后翻。

“咚~~~”一声鼓响响彻生死殿,那无数凡人们也都明白,第四场也算赢了!其实这一场很多凡人都有些看不懂,因为斗气分身仅仅极为迅速的几剑,以凡人的视力根本都看不清,甚至东伯雪鹰还是吐血倒飞开的,竟然就赢了?

自己的万物境奥妙,比当初杀项庞云时已经高深许多。

人类抓住他们,逼迫他们做一些苦活累活。甚至有时候选他们去当超凡生死战的对手!输了战死,可如果赢了就能恢复自由了!自由是这些被抓的超凡土著们最渴望,薪火宫既然承诺了,就不会违背。

“压!”巨汉土著的盾牌却紧跟着再度扫了过来。

练习这一门秘术需要时常意识孕养神剑,并且攻击时一旦剑出鞘,利用风的威能一剑比一剑快!就仿佛浪潮叠加,这剑的威力是不断叠加暴涨的,对万物风的奥妙要求会越来越高……最终圆满大成时才能完全施展出十五剑!

东伯雪鹰面色微变。

噗。

按照定好的计划,第一场和第二场的对手都是超凡炼金生物!第三场开始,才是超凡土著!越往后,出场的就会越特殊越厉害!

那头大蜥蜴的力量,大概也是飞天级中期!可论战斗技巧,都远不如项庞云这一级数。如今东伯雪鹰的战斗技巧可是比当初高多了,完虐项庞云了。这种超凡炼金生物自然是轻易就虐了。

“这一招,论猛烈,比过去用万物火奥妙施展的极猛烈枪法,还要强三四成!至于诡异的旋转力,比万物水的枪法也要强上怕是有三四成。”东伯雪鹰估算着。

这时天地初始之力涌入进来,顿时被最外围的一颗颗星火斗气吸引,而后又被更里面一层的星火斗气吸引……经过层层转化,当穿过整个星火层后,天地初始之力就完全被转化为了超凡斗气。

余靖秋却愣住了。

两万多根丝线构成的立体符印,漂浮在书籍上方。

“暂时放弃。”

东伯雪鹰点头。

东伯雪鹰震撼看着。

“多少次外面的物质界杀成一片废墟,凡人死伤几乎殆尽,夏族元气大伤。”

……

她被薪火宫定为一位超凡强者的女管家,原本也很忐忑不安。

当东伯雪鹰和公良远从高空飞下落在府邸前时,许琴就仔细看了看自己这位主人。

“东伯大人,请。”立即有护卫引领。

太古血脉觉醒者,一入超凡,身体就是飞天级中期。

力量六倍是什么概念?

东伯雪鹰也为其他长枪心动过,可如今他已经掌握万物之水火两种奥妙,隐隐觉得自己的路,是阴阳相济的道路。走极端……或许面对一些同层次对手能产生奇效!可在面对一些极厉害的敌人时,走极端也将意味着其他方面是短板,自己干不掉敌人,就很容易被敌人干掉!

东伯雪鹰点头,他当然知道。道观直接赠与的五十贡献点,一般新晋超凡是用来换兵器、换秘术的!而且这么一点贡献点,也换不了太好的东西。

所以……

“超凡生死战,也能从中看出潜力。”

“你太小瞧东伯雪鹰了,二十二岁就斩杀项庞云!十五岁恐怕就有称号级实力了!”

能有超凡强者当老师,他是非常愿意的。

“哼!”

“这是卷宗!”

墨阳琦反应很快,连一翻手拿起了一份卷宗,迅速起身,恭敬送到了墨阳瑜面前,“侯爵妇人,请看。”

就算是东伯雪鹰也有些吃惊,太狠了!因为整个墨阳家族算上护卫仆人,大概也就十万人。而能被判罪的……如果是仆人护卫,也都是比较亲近的仆人护卫。家族的大规模的护卫队一般是不太掺和到其中的。刨除这大规模的护卫队,整个家族也就五六万人左右。

“纨绔就纨绔。”墨阳瑜很是不舍儿子。

“呼~~~”

而它们喜欢群居一大群雪原白毛象飞奔起来连称号级骑士都不敢正面抵挡,人类的凡人军队来多少被碾压多少。

东伯雪鹰很清楚。

“对。”东伯雪鹰道。

海洋界石灵液,量少,根本不算什么。

这是整个青河郡最大的一个炼金大工坊,有大量法师在这研究,也有无数工人,简直就是城中之城,军队内的大量可怕器具都是这里提供。

“没有为什么。”黑袍老法师又看了眼司尘身旁的孔悠月,“孔悠月法师,你也必须离开。”

“司家在青河郡一手遮天,怎么会被赶出来,到底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孔悠月心中发慌。

“大地神殿血刃酒馆规矩太多,不适合我。”东伯雪鹰笑道,“至于其他四大组织,彼此差距并不大,我既然是安阳行省的,那就加入水源道观更适合!水源道观的长风骑士池丘白待我也很不错。”

半神?

东伯雪鹰忽然一怔。

“如果瞬间毙命,传讯手环没了主人,会自动将当时的位置传讯给‘夏族薪火’。我们同样会立即杀来。”池丘白说道,“所以在凡人世界,在薪火世界,一般都不会遇到危险。除非对方抱着和我们整个六大组织开战的风险硬是要杀你!这么鲁莽的事,还是很少发生的,我都没遇到过。”

温梁?又是一个名列圣榜的高手?要知道整个人类、超凡世界土著、魔兽尽皆算起来,能在圣榜上的一共也就三十个而已。

……

当然要突破,更重要是还是境界!

半空中,正有两道身影并肩走来,一个是白发帅气男子,另一个则是一名兽人族狮人壮汉。

“东伯大人,看来各方对你都非常重视啊,派遣的都是各家的长老,而且都是圣榜高手。”羿鸿惊叹。

“你是安阳行省的,我也是安阳行省。”池丘白微笑道,“我希望你能加入水源道观,毕竟北方五座行省都是我们水源道观保护的地方,我安阳行省如今一共也就两位圣级高手,我希望你是第三位。”

“哪一种血脉?”半秃男子眼睛发亮,“能操纵天地之力?还是空间,还是……”

他也很清楚。

太正常了。超凡们在生命本质上就凌驾在凡人之上,且修行之路目标是可是成神!加上他们寿命漫长,刚开始许多超凡对凡人,对一些亲族还有感情,可渐渐的,他们的父母孩子等至亲渐渐老去死去,过个几百年,他们对自己的家族眷恋都不会太深了。

“大地神殿,所信仰的是一位非常强大的神灵,在神界据说地位都极高极高,麾下有诸多神灵追随,是我们整个夏族世界唯一有资格传播信仰的。其他胆敢传播信仰的,都是邪神魔神!”

“哈哈……我这段日子都会在家,也不急在这一时。”东伯雪鹰之前陪着父母从东域行省铎羽郡飞回来,路上也聊了许久了,现在更适合让父母和弟弟多交流交流。

“墨阳山,你岁数不小了,受家族恩惠,这个时候还贪生怕死?”

“是。”

禁地的法阵威能也开始引动,雷潮涯周围的温度开始急剧下降,地面上都开始凝结出现了冰霜。

“所有人都别乱来,都别去打扰那位大人。”银月骑士立即下令。

>????一壶灵液,就抵得上十天用量!价值抵得上百万金币,当然超凡强者们是不会愿意用来换金币的,到了他们这一层次,世俗的金钱他们完全够用了,金币再多也只是数字。他们更看重的是超凡之物!

握着母亲的手,走出了洞窟大门。

“必须将消息,最快速度禀告家族。”银月骑士不敢怠慢,立即命人去传递消息。

远处司安楼主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山顶边缘的东伯雪鹰,立即骑着马丝毫没减速,朝东伯雪鹰这赶来。

如果按照陆地的道路慢慢走,一路蜿蜒,足足几十万里路呢!天黑就回来?

跟着东伯雪鹰就收了体表的斗气。

“小子,你谁啊?谁让你进来的?”守卫喝道。

东伯雪鹰轻轻一挥手,面前出现了一黄金盆子,这还是项庞云当年储物宝物中放着的杂物之一。

**

东伯雪鹰摸了摸青石的脑袋,忽然微微一愣,过去摸弟弟脑袋都是比自己矮上一大截的,可现在都和自己差不多高了。

……

因为地图,东伯雪鹰早就清楚那世界入口的位置。

“就它们俩。”金色大鹏鸟难得开口一次,它眸子冰冷平静,“它们俩都有圣级巅峰实力,老主人当初都没能突破它们俩阻碍。”

“我知道,雷真前辈说过。”东伯雪鹰点头,地面上图案颇多,在廊道初周围的确有一个大的弧线圈,这个弧线圈可能是黑风神宫主人当年给自己一些实验助手留下的痕迹,让他们别跨入这弧线圈,一旦跨入,则会立即遭到攻击。

走到了地底大殿的其中一道墙壁裂缝前。

“这里就是乌火山了。”

咕咕~~~

可那些大型世界、小型世界规则太简陋,一些神奇力量直接汇聚成实物,无数珍贵的‘超凡之物’让超凡们为之狂热!

“嗯。”金色大鹏鸟道,“老主人当初担心会有巫神殿强者发现这里,所以在这水潭周围布下法阵,只要我捏碎这令牌,法阵就会爆炸,爆炸之威足以媲美老主人全力一击,或许能击杀敌人,即便杀不了,海洋界石定会完全粉碎被毁掉。而且这黑风神宫内一些危险地方,对巫神殿强者,也是一律击杀。”

这种超凡的过程……

安阳行省内已经很难听到关于东伯雪鹰的议论了,就连家乡仪水城内对东伯雪鹰的议论也很少了,毕竟东伯雪鹰对他们而言只是一个过客。只是偶尔喝酒的时候还是会感叹……我们仪水城,好歹也是出过一个了不起的人物的。

春雨飘洒,长风学院内如今都在议论纷纷,议论他们学院内的女老师‘余靖秋法师’,虽然和东伯雪鹰那种整个帝国百年一出的绝世妖孽没法比,可余靖秋也很了不得了,在龙山帝国庞大的疆土上也是十年八年才能出一个。

“原来这就是超凡之路的终点,神?难怪龙山大帝能够统一天下。”东伯雪鹰暗暗道,随即简单翻看了法门,这法门毕竟是一本水属性斗气的法门,根本不适合他。不过东伯雪鹰也知道了超凡之路的大概层次的划分了。

“黑风神宫,乃是一位过去极为厉害的前辈‘黑风老祖’所建,黑风老祖是一位半神,而且是那一时代最强大的半神!他留下的黑风神宫,至今都没有超凡能正面杀进来,得到他遗留宝物。由此可见他的实力之强!”

“凡人,你真的要这么杀下去?”金色猿猴有些急了。

她一个小小侍女,墨阳辰白命令她传个话,她哪里敢拒绝。

东伯烈穿着有些破的布衣,非常熟练的就去开始收拾那些杂物。

...青河郡郡城的宽阔街道上,一辆看似普通的马车正缓缓前行。

崔金鹏掉头就走!

她司家在青河郡是绝对的霸主,一手遮天,就算是一些肮脏的地下世界,同样有着大量的眼线。这崔金鹏是被称作是司家的忠犬的!司家安插些眼线在他的府邸内,他根本不敢有一丝反对。所以他的孩子‘崔琥’的死,司家也是很快就知道,甚至知道崔金鹏去过血刃酒馆!

“撕拉——”

“哥!”青石连流着泪喊道。

“雪鹰,放心,我和铜三一定照顾好青石。”宗凌暗暗道。

“太快了,我的速度已经突破音速,这么继续加速……真的摔在黑风渊谷底,怕真的要活生生摔死!”东伯雪鹰焦急,忽然他看到了下方的四蹄黑甲异兽尸体,那异兽尸体体型更大,还有巨大的两个翅膀,显然在往下坠落时,翅膀的阻力更大,坠落速度倒是没东伯雪鹰快,被东伯雪鹰追上了。

那血色流光……其实也是这四蹄异兽太古血脉爆发的异像。

噗。

东伯雪鹰匆忙下连长枪去抵挡,羽翼撞击在长枪枪杆上。

而远处的银白墙壁上,更有纵横交错的十余道裂缝,自己刚才就是从其中一道裂缝中进来的。

似乎有一层诡异的隔离层,贴近山谷地面百米高度根本没有狂风!而百米上方……却是狂风汹涌,遮天蔽日!

“不好,被发现了。”东伯雪鹰不敢迟疑,立即闪烁飞窜。

可即便如此,从之前黑甲士兵化作幻影的速度判断。

小洞窟他事先用天地之力感应过,并无他物。

这骨头肉是项庞云的储物宝物内有的,其实不管是项庞云,还是那位神使,储物宝物内都放了大量的食物和水。这让东伯雪鹰暗暗嘀咕,或许称号级大多都随身带食物水?至于烧烤的气味,东伯雪鹰也不担心,他能够操纵天地力量,天地力量在洞窟内完全隔绝一切气味外散。

一支骑兵队伍却是在深夜中赶到了雪石城堡,为首的正是龙山楼的司安大人。

另外一道裂缝宽则只有一两米,长度也仅仅只有五六里,只是裂缝的尽头延伸到了山谷的谷壁上,将山壁都撕裂出了一道巨大的伤口,伤口深足有近百米,一直延伸向上到了黑风层之上。

“并且是从地底下方深处劈出!”东伯雪鹰根据痕迹立即做出判断,“威力无量,直接从地底一直贯穿到这山谷地面上,并且在山谷地面上留下了二三十里长的裂缝。”

“没地方逃了!”东伯雪鹰看向了脚下的巨大的裂缝,他之前就好奇,那位强大的超凡生命从地底劈出这样的巨大裂缝,那么显然地底深处应该有一处战斗场所,他之前还谨慎的想着探索之法。

如此夺目!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