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善善恶恶
作者: 唯矣章节字数:48578万

有几个女子,已经悄悄的与温家小姐走近,形成一个同盟。

凤轻尘站了一伙,便觉有几分内急,便寻思着找茅房,前脚刚走了,以温家小姐为首的七、八位千金,就相互使了个眼色,找了个借口溜了出来,一路尾随,将凤轻尘堵在茅房一死角处。

咳咳,她好像真不把自己当外人了,而九王府的管家听到后,更是不把凤轻尘当外人,屁颠屁颠的去准备。

凤轻尘这才放下心来,打了个哈欠往九皇叔怀里挪:“他们两个没事就好了。”

“王爷,这口气兄弟们实在咽不下,说什么也要让那群兵渣子明白,他们有几两重。”

“走,黑骑找到曲惜花的老巢。”九皇叔眼中一喜。

父皇不是一向说,承担责任的他,萌宝只要负责享福就好吗?这次怎么舍得萌宝受这么大的苦,简直让人想不明白。

“我可以确定,夫人你的确是中了毒,慢性毒药,剂量很少,一时半刻要不了命,至于什么毒,请原谅我才疏学浅查不出来,解毒我也不会。”智能医疗包对毒药这一块的研究并不多,就算多又如何,她又不会解毒。

害她的命,睡她的丈夫,抢她的儿子,这世间怎么有这么恶毒的女人。

她满心欢喜而来,她只要九皇叔看她一眼,或者抱着她,哪怕说一句“没事就好”她也满足,之后九皇叔就是凶她、甚至要惩罚她,她也认了。

至于别人知不知道你赢了,那很重要吗?好处他拿了就成,虚名有时候是拖累。

九皇叔注定收不到消息,因为他已经和凤轻尘来到前朝墓群外,外界的消息,他们三天前就收不到1;148471591054062了。

“你这个将军倒是个人才。”江南王身体不好,凤轻尘便和清王一起来城头。

清王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要是没点本事,能得到我的信任。”明明都知道这人是叛徒,凤轻尘还夸他做什么,真是的。

对谷主师弟孩子气的行为,凤轻尘表示无法理解,一如她不能理解豆豆的想法一样,豆豆得知凤轻尘要离开,抱着凤轻尘的大腿猛哭,说什么也不肯让凤轻尘走,要凤轻尘和思行一起留下来。

外面火药味十足,双方对垒,阵线分明,九皇叔和洛王的人一触即发。屋内,九皇叔和王锦凌却悠闲的在下棋,一点也不担心外面的情况。

可凌天却一脸为难的道:“九皇叔要和我一起走,我们约好了大至的日子,恐怕无法提前走。”

镜月一听,连忙竖1;148471591054062起耳朵,对凤轻尘也多了几分敌意,凤轻尘压根儿不知,这小姑娘直接把她当情敌了。

“别谢得太早,我不一定能查出问题,毕竟我不是专业的。”法医也不一定能从每一具尸体上找到问题,更不用提她这个普通的外科医生了。

九皇叔让一个管事模样的人跟随,嘱咐凤轻尘有事派人去叫他,便回书房处理公务,从头到尾也不提之前折腾这两人的事情,半丝歉意也没有。

“公子放心,小人已经准备好了。”管家也是个会来事的,早早地就预备妥当。

护院看到凤轻尘活着回来,一个个都松了口气,平时不觉得,可自从凤轻尘出事的消息传来,凤府的护院才明白,凤轻尘就算是女子,可也是凤家家主,有凤轻尘在他们这些人才能昂首挺胸。

“是。”侍卫不疑有他,连连后退。

凤轻尘让下人把南陵锦行请到屋内,却不想看到一个她不见的人。

他要把四国九城都搅浑,只有这样才能把潜在势力都逼出来,逼不出来也没关系,经此一事,至少能让人知道,这世间还有一股极隐秘的力量,它潜在暗处、侍机而动!567羞辱,九皇叔很生气

一眼,就这么一眼,她身上的伤奇迹般得不痛了,心里似有无数的小泡泡冒出来,有一种叫幸福的东西,从心底冒了出来。

“是。”将领领命,带兵冲上前,九皇叔正好后退一步,与凤轻尘并肩而站。

凤轻尘松了口气,九皇叔愿意搭理她就好了,就怕九皇叔又把她推到千里之外,凤轻尘试探地挪了一步,拉近自己与九皇叔的距离,见九皇叔没有反对,凤轻尘又再挪一步,直到两人衣摆相碰……1515嫌疑,平静下的波澜

“啊……”看守凤轻尘的护卫吃痛,手一松,凤轻尘就如同软泥一样,趴倒在地上,而其他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就被洛王护卫给拦住了。

凤轻尘身上不是泥就是血,王锦凌真不知道凤轻尘伤得有多重,只是她身上过高的体温,让王锦凌极不安,生怕凤轻尘烧傻了。

“怎么了?”云潇抬头,问了一句。

景阳先生你这样的人,为了活命,为了权势还有什么不会做的,你这样的人能骗同门师兄,能骗师兄的女儿,还有什么人不能骗的。”

一旦坐实了未婚夫和未婚妻这个身份,那么要解决起来就非常的麻烦,于凤轻尘的名声也会有损。

凤轻尘眼神一扫,在场的除了九皇叔还有车夫,那车夫……

鬼将并没有下令放箭,鬼兵就不会主动攻击,凤轻尘深吸了口气,上前,举起兵符,即使知道面前这些鬼兵没有意识,凤轻尘还是说了一句:“众将士听令,放下武器。后退!”

“小姐,这浴池引得是天然温泉水,对身子极好,小姐多泡泡对身体有益。”九皇叔殿中的宫女和九皇叔一样,不怎么说话,说话时声音也很冷。

这天正黑,那些士兵只会寻着马声找人,他们跳了马,隐入林中反倒安全,只是苦了南陵锦凡,这一路估计颠得够呛。

凤轻尘摇了摇头,眼中并没有嘲讽和笑话,只有真诚的安慰:“崔公子,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也明白你紧张与期待,如果崔公子不忙的话,我们下一盘棋如何?”

皇上气得肺都快炸了,就在他准备下旨,要治九皇叔的罪时,一件大事发生了。

玄情阁虽然没落了,可它好歹也是四大玄字门派之一,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要对付玄情阁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可是……

云潇带来的两个大夫,是云家一流的大夫,他们明面上是来照顾云潇,实则也是对凤轻尘的医治手法感兴趣,这伙听说只有一个人能进去看,到时候这两人肯定要吵架。

那着白衣扮仙子从天而降的舞姬,秀眉微拢,闪过一抹不满,可惜这个时候哪有人管一个舞姬的情绪。

想到驯马一事,凤轻尘又想到最近异常安静与低调的安平公主,难不成这位公主因为北陵凤谦的求亲,而变得胆小了?

“就是,你一个姑娘家,害不害羞。我不管你踢伤了我,你必须想办法,不能让我断子绝孙。”

既然豆豆不会走,又要找思行看病,那就没有必要派人看着他,浪费人力。

当然,最主要是让这位公子家的母老虎生气,这话他不敢说,怕说出来会死在这里。

男人去青楼应酬是很正常的事情,这个需要解释吗?再说,他告诉凤轻尘,这是西陵天宇的恶作剧,凤轻尘会信吗?

谷主和郭保济摩拳擦掌,两眼放光。

呼……凤轻尘深吸了口气,

“凤轻尘,前洛王妃,大婚当天衣衫不整出现在城门口,一路杀进皇宫的凤轻尘?”苏文清一听,脸色立马变得很难看。

她就知道,九皇叔的饭不是那么好吃的,酒不是那么好喝的,凤轻尘也跟着笑了起来,如果有外人在,一定会发现这两人笑起来的弧度居然都是一样的。

她就任王锦凌将她衣袖中的荷包拿走,直到她回过神来时,王锦凌已经将她的荷包收了起来,她想要回来已经不可能了。

是真是假,倒是越来越难猜了,至于她身上偶尔流露出来的风情,可以归功于装扮。

“磊太子,你这话问得真奇怪。”凤轻尘没好气的道,同时扫了东陵子洛和元希先生一眼。

“磊太子这是审犯人吗?别说轻尘不是犯人,就算是犯人,磊太子你也没有资格审问我,别忘了你是西陵的太子,而我是东陵的贵女。”凤轻尘眼神一冷,语调也变了。

“快,救人要紧,宣太医。”东陵子洛比太子更快一步道,那样子好像他才是众人的头,明摆着就是要压太子一筹。

他要不要跟这两人出去呢?329九皇叔这只恶狼

“这一路也太太平了。”快到皇陵,谷主弟子深感奇怪。

“不好了,不好了,公子爷,不好了……”许清气喘吁吁,几个护卫则是面色发白。

“涉及侯府?”林大人不说还好,一说凤轻尘就更生气了:“林大人,顺宁侯府是侯府,我忠义候府就不是侯府,顺宁侯府告状,你们就拿人,我忠义候府告状,你们就不管不问吗?

今天,她就是用抢得,也要把人抢出来,九皇叔要是保不了她,她就一脚把九皇叔踹了,改抱皇上大腿。

“凤,凤轻尘,你敢,你敢,来人呀,拿下,拿下这个乱民。”林大人语气一变,身子突然站直,脸上的不安和惶恐换成狰狞与阴狠。

后宫新进了一批女人,还有谢皇贵妃肚子里那个,要斗,现在就要开始。

“南陵锦凡带来的那批粮食,是崔家三公子提供的,他们之前曾有过短暂的接触。”

“既然不是鬼,那我们也不必等到天亮再动手了。”暄少奇看了一眼九皇叔,九皇叔略一思索,示意暄少奇继续。

“嗷呜……”雪狼不满地叫了一声,可见凤轻尘挥刀砍向鬼兵,也只得认命挥爪子,替凤轻尘开路了。

因九皇叔反应及时,在鬼王那一掌打下来前,九皇叔先一步出招,长软剑如同灵蛇,忽硬忽软,硬是划破了鬼王凝聚而成的保护圈,逼得鬼王不得改攻为守,先挡下九皇叔这致命的一击。

不用想也知道,这此血是鬼王的。

南陵锦凡狭长的眸子,抽了抽,这凤轻尘还真是艺高人胆大,明明知道自己阴了她,还这么洒脱,果然是有名士的风范。

“这是谁?”左岸一惊,身上的气势本能的张开,小孩吓得全身发抖,嘴唇直哆嗦,死命地咬着唇,大眼布满惊恐与不安,额头瞬间沁出豆大的汗珠,精神完全处在半崩溃的边缘。

“怎么回事?”左岸皱眉,一脸地不高兴。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48578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