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且听我说 第1章:圣秘

且听我说

袁血郁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31808

    连载(字)

31808位书友共同开启《且听我说》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章:圣秘

且听我说 袁血郁 31808 2019-09-02

“你怎么知道的?”易峰不解地问道。

见到噬魂魔杖有作用,自己的压力也减轻了很多,易峰心中自然十分欢喜,脸上的期待之色也越发明显。若是噬魂魔杖能够收了这些鬼头,哪怕只有几百只,也会成为强大的助力。这些鬼头在易峰面前虽然看似不堪一击,但在其他修士面前肯定无比恐怖,要知道一般修士可没有易峰这么变态的防御以及攻击。

“这应该是很久远以前的文字符号了。”斩天臆测地说道。

跟着,就连易峰都很意外的是,一个个黑色漩涡出现当空。

砰!!!

易峰惟恐自己会陷落,当即不由分说地落下,直取九魅狐妖所在之处。

易峰蹙眉,而后点头,算是承认了。

可宝贝终究是宝贝,既然得到了,焉有弃之的道理。

“小子,你不要把自己看得太轻了。以你现在的情况,如果能够顺利修炼下去,只怕是连当初那位云空天尊的成就都不如你,这也是那九爪神龙与黑风老魔选你做交易的理由,难保那摊主就不会算计于你。我猜,他肯定能够看破你的情况,他也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斩天没好气地对心思忐忑的易峰说道。

那女子听此,也没有废话,直接取了一颗神丹出来,将之打入到易峰口中后,却是默默走到易峰身后,柔弱无骨的素手也抵在了易峰背后。

虽然邪云天尊未必可靠,但未尝不可以试着相信人家,不试着相信人家,永远也不知道人家倒底可靠不。至于让邪云前来,五位武门天尊却不会那么做的,若是邪云没有安好心,五位受创的武门天尊就算是能够合力抵挡,但也有很大风险。

易峰则是抽空瞄了一眼下面,惟恐这些不敢打盒王主意的强者们,去抢夺韩烟儿与易可儿手中的铁盒子。

最主要的是,如果自己的煎熬能被主人看见,能够得到主人的关心和褒奖,倒是还值得,可主人自从将自己留下后,就再无音讯传来,就像是自己被遗弃了一般,这自然会让它的忠诚度降低,自然是开始盘算着离开这里。

远处,一个看着宛如一座岛屿般的飞行法宝正悬浮半空,却是被一群高手包围着。

按正常情况下,那位神君后期高手是不会率先言语的,若易峰二人不想惹事,看清楚形势后就会当即绕道过去。

不过,饶是如此,易峰有着十分坚实的基础,他的速度要比那些大主神快了很多。

大个子怪物进来之后,没有发飙去攻击易峰,而是守护在那祭台之下,神色万分紧张地看着易峰,两个眼窟窿里面的绿色火光更是明灭不止。

虽然已经算计到了这点,但易峰依然没有顿住攻击,斩天剑当即斩断大个子怪物的手臂。果然与易峰设想的一样,大个子怪物的另外一只手掌握成拳头,狠狠地砸向易峰。虽然大个子怪物这一击速度很快,但易峰心中早有准备,在斩断大个子怪物手臂的同时,易峰就已经飞身闪开。

“等等!”易峰的声音此时方才响起,可惜沙鼠妖的肉身已经完了,只留下了神婴(妖婴)在捆神链之中,若不是易峰意念传达较快,只怕是神婴也要溃散。

此时易峰也是苦不堪言,虽然那噬魂魔杖基本不用自己怎么指挥就能自动发威,而血灵镜受到自己比较长时间的祭炼和使用,没有自己的灵识支持,根本不能发挥出全部威势来。可偏偏易峰的灵识虽然在吸收龙魂后有很大进步,但在雷霆不断轰击血灵镜的情况下,他也快要支持不住。

黑甲鬼灵在那一瞬间,心神恍惚了,而当他刚刚回神之际,斩天剑的攻击却是已经迫在眉睫,他甚至连强压下自己那翻涌的能量的时间都没有,就必须挥动手中的长矛神器与斩天剑硬拼一记,其结果就是斩天剑将那长矛险些击碎。

那石碑通体暗红色,上面雕刻着许多神秘的图案与小字,同时散发着一股子阴戾霸道且沧桑古朴的气息,饶是易峰那已经化虚的灵魂,都感到震颤。

这还不算完,又一会儿时间过去后,大坑之中又有一块石碑缓缓升起,整体与第一块石碑相近,但上面的图案与小字明显不同,但两块石碑的内容似乎隐隐关联。

一番轻轻揉动与轻抚,韩烟儿挣扎的身子渐渐温软,身上竟还有细汗透出来,可见是又紧张又兴奋,低低的轻吟从她口中悠扬地飘出来。

在天咒神章的修炼只有八层时,易峰破解斩天剑中的诅咒,被诅咒反噬险些身死,这次诅咒依然反击了,可在易峰那一组组天咒印诀之下,根本难以伤到易峰分毫。

“你的老婆倒是不少!”九魅狐妖没有说交不交人,反倒是啐了一口。

对火龙甲进行滴血认主后,易峰就欲昏睡过去,这些日子来消耗了太多的精力。

越想心中越是烦乱,易峰再次摊开手心,对着那把银色小剑骂道:“操-你祖宗十八代的,既然你不吭声,小爷就当你是故意捉弄我,你就去湖底陪老鳖吧!小爷之所以如此倒霉,恐怕就是因为你在作怪!去死吧!”

在如此浩荡的剑诀攻击之下,被攻击的地方,也就是一位帝级后期高手把守的星球与阵旗都开始不住地颤动着,那帝级后期高手更是不断口中**,脸色一片煞白。

那帝君见此情形,不禁对那帝级后期高手大声呼道。

最为恐怖的是,斩天说星云剑诀大成之时,若是易峰的功力足够,整个星云几乎可以笼罩一个星系那么大面积,这点就是易峰想起来都觉得心头震颤。

几位弟子纷纷跟上,一路无言,甚至连头都不敢抬起过高,一直看着自己的脚尖。

易峰连连摆手称不是那样,但也没有多去解释。

易峰之前见到过时间主宰发动的神光攻击可以穿透不死主宰的身体,那神光便是由她的法宝发出的。

易峰本来就无力阻止,而斩天也阻止不了,只能任由神婴继续掠取魂力。不过,那神婴似乎对易峰的魂力不感兴趣,专门抽离魔化魂力,却是歪打正着一般地帮助易峰化解灵魂的危机,但易峰却从来自于灵魂深处的苦痛中清醒过来。

易峰说完,其他四位帝级后期魔修纷纷应和。

战刀在易峰手中不住地抖动着,似乎想要挣脱出去,但在十系神灵之力的强势压制下,它宛如陷入深渊的被无数恶魔缠绕的巨龙般,只能悲吟,难以解脱。

如此也是在说明,袁清若是想借此机会娶了禾儿公主,然后还想要反悔的话,那是不可能的了,因为灵魂誓言已经发过了。

那大树有十米之高,而枝叶十分茂盛,充满了蓬勃的生机,树上的那些果子更是不仅鲜美而且透溢着浓郁的令人心脾清爽的香气。

而那神君在易峰的攻击落下后,却是瞬时外放出自己的领域来。

空间都被破碎了,领域却是不能覆盖着空间裂缝与黑间黑洞,也自然不能限制易峰。

不过,紧跟着易峰又祭出了血灵镜与天火玉净瓶。血灵镜的血色剑光一道接着一道,只攻那散仙,散仙也只能拼命抵挡,根本不离开二女太远。

“你没事儿吧?”韩烟儿见南宫雪琪那般凄惨模样,不禁细声问道。

南宫雪琪微微向前看了一眼,摇头道:“不管对不对,只管向前就行了。”

易峰虽然也是个老男人了,按说如此情况不会有反应才对,可意识还是一阵恍惚,暗道这狐媚子实在厉害。

不是说其实力强,也不是说她在正道大军中的职位高,而是她背景太深厚。

而眼下的革膺帝君,却是易峰必须要面对的,而且是现在就要面对的。

“好啊,不过,这块神牌乃是我们冒死取得……”

这龙龟已经是渡劫飞升的妖兽,其一身功力比一般仙人还要强大很多,直接就让七、八只鬼头有了仙人期的功力。不过,这其中任何一只都不是大乘后期修士的对手。

在场的都是神界高手,但小黑那鸿蒙之力与鸿蒙域场的运用,让多半高手都在震惊的同时有点疑惑,因为他们很多都不知道鸿蒙之力的存在。

“做客?”易峰心中一阵奇怪,不禁问道,“是烟儿请我去的?”貌似自己除了韩烟儿,与天灵宗就再无瓜葛了。他可不信,那郭师兄和文师弟会有如此心意。

凌灵仙子故作惊慌,起身后将易峰扶到椅子上,道:“哎呀!这可怎么好啊!这茶乃是五百年生长的茗香叶泡制,灵力浓郁,即便是我平时也只敢稍饮两杯,你居然将一整壶都喝得干干净净,以你这身板,如何能够承受啊!”

噗!!!

易峰心中还在盘算着,如此五位雪人族高手,会不会让鬼头大军中多出几只合体期强者来。

由于战场覆盖不算很远,夜统领以八劫散魔的灵魂修为自然可以完全覆盖,他对易峰传音问了一句;而易峰也有着大乘期的灵魂境界,也足够他传音回话。

“小朋友,先别走。”

必须要有一件防御力极其强大的法宝才行,不然在星球外围肆虐的天煞罡风肯定要将自己撕成碎片。而让帝级高手都不敢深入这里,星球外围应该不只是各种罡风,肯定还有别的危险存在。不过,这里也是相对安全的,至少一般高手是不敢来的。

先是渡劫期女魔发现了魔龙的洞府以及洞府中的黑暗圣莲,而后魔龙儿子被杀、黑暗圣莲被盗,而后魔龙也挂掉了。

血灵镜的红色光幕将银甲地龙王完全包裹,使其渐渐迷失本性,而噬魂魔杖中的无数鬼头则是瞬即就将银甲地龙王围住。

这股浓郁的魔焰转眼就将四下里变得一片昏沉,而所有地龙都是头脑一阵恍惚,就连那银甲地龙王也是浑身银光闪动不息,气血显得十分暴躁,应该也受到了不小的影响。

易峰也没有给那妖婴太多时间思量,斩天剑、天火玉净瓶、血灵镜三件强大无匹的法宝同时围攻过去。而在魔焰的影响下,妖婴的本体已经渐渐出现意识昏沉的征兆,对妖婴的控制也越来越差。

以斩天剑挑开一只小怪物,易峰对着雷母露出来的地方滴上了一滴鲜血。

而元畅再次强调此来只为聊天,易峰依然难以相信。

所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易峰自问与这元畅天尊没有什么交情,甚至可以说有点不愉快,这元畅天尊竟然要对自己说神界天尊之间的秘闻,此中必然有情况。

易峰现在与修真界时,容貌的变化不是很大,故而小芙虽然与易峰别离不短日子,此时也是一眼就能认的出来。再则,小芙对易峰自然是印象深刻,易峰的样子在她的记忆里根本无法抹去,而且还时时萦绕梦中。

大家都猜测,方才应该是易峰发动了空间法术,可也太快了吧,在之前根本没有一点先兆,而且易峰心神已经放开,东辰天尊就在旁边,若是易峰发动空间法术,东辰天尊怎么可能一点感觉都没有呢?

可是,那三眼碧水猿却是无比奇异地反问一句:“你怎么知道我的修为?”是啊,以地仙的境界修为,居然能够一语道破君级高手的修为,确实很值得惊讶。

星辰剑诀出自于天典,也在小莲心中解释了为何它会有着那么变态的威力。

不断靠近神界大陆,一路都是风平浪静,似乎是武门与越玄神宗放弃了对易峰二人的追击。当然,这是有原因的,主要是因为神界大陆因为驿星换届,各大势力暗流汹涌,都把主要精力集中到了争夺驿星控制权的事情上,自然不想在易峰二人身上再折损太多高手。

那传送阵虽然是微型的,但也足够一次性传送个十几人,传送易峰几位还绰绰有余。

而诅咒的能量,则掺杂在几个漩涡之中,还有一部分正在作用于易峰的肉身,让他苦痛不堪。最为关键的是,那些诅咒的能量还在侵蚀易峰丹田中其他的能量中枢,还在侵蚀着易峰的其他魂珠。

易峰等人正愣神的片刻,星空中传来了血焰魔帝的爽朗笑声。

“难道革坦仙帝是为了引诱我出现?”易峰不禁将问题扯到自己身上。一连在森林中拼斗了十几天,易峰不仅将以后的拼斗套路完善许多,还收获了不少妖兽的妖婴。而且为了日后的长久发展,他还将炼制两种酒水的材料大肆收集,直到足够炼制上千坛酒水的量后,他方才离开森林,又到了海面之上。

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易峰失去了作弊器,失去了向导。

没有人回答易峰的疑惑,那渡劫中期修士也在漫天鬼头的撕咬下死去。

如此反复之下,剑之领域纵然是再怎么强悍,也有耗尽剑元力之时。而且,以目前的形势看来,估计等不到剑元力耗尽,剑之领域就会被破掉,毕竟对手太多了。

连日来心情紧张,到了此刻依旧难以安宁,易峰也是怒了,带着二人便是飞上天空,与他一起移动的自然还有那剑之领域。

沙鼠妖却没有浪费时间,而接着说道:“这株小树既然如此神奇,易公子为何不将之收起来呢?有了这株生命之树的帮助,易公子的伤势应该好转的快一些吧!”

最为关键的是,易峰在那时将捆神链也留给了她们俩,想必也起到了不小的作用。

此时,那些盘腿打坐的修士,知道事情难以善了,大家身上都有伤,不愿被卷入其中,便是纷纷飞退,但也没有走远,都是一副作壁上观的架势。

可那神龙却怡然不惧,在无数紫色剑芒的打击下,它依然快速向易峰而来,一拳将易峰砸飞老远,但却不能脱离它封锁的区域。

密室之中的易峰,取出了大量的灵石,待全身状态都到达最佳时,他方才让雷参透入丹田之中,第五灵根的缔结也正式开始。

梦嫣仙子自然是看出了易峰为难的神色,又催问了一句。

易峰自然不会理睬这些不死卫兵,依然继续前进,而在他身前却是蓦然浮现出一个巨大的空间黑洞来。

至于那还在衡天星圆形岛屿中的小黑,易峰只能祝它好运了。在那岛屿之中,易峰也不知道小黑要多久才能出来,不过,自己与小黑的灵魂关联还存在,可以证明小黑并没有遇到太大的危险。而且,正魔两道高手极少知道小黑存在的,而且它一旦变小之后就和一条小蛇没有区别,应该不会引人注意。

至于这位不死强者所言的进入死山会消失的危险,易峰虽然很上心,但也没有太放在心上,修炼本来就是充满冒险的旅程,而利益往往就在危险之中得到。

这应该也是一关,可易峰虽然不怕,三女的实力能不能过关就不好说了。不过,三女之中,梦嫣仙子与冷依依都有极品神器,仗着极品神器的威力,应该不会有太大危险,而易可儿几乎就是不死的存在,易峰也不用太过忧心。

在稍微庞大点的黑色山体上,可以看到不少不死生物正在厮杀,没有任何法术,全部是用身体在硬拼,胜利的一方都会将败的一方的精神力侵吞,实力得到少许提升。

易峰甫一出现,便将融合领域展开,将那不死强者死死地定在当场。

不过,在一个月之后,易峰却是停了下来,因为他发现了一个不同寻常的地方,那个地方有着不同寻常的波动,而这个波动却是十分隐晦,若不是他灵魂已然化虚,根本不可能觉察到,就是那经常行走于这里的不死强者都从来没有发现过。

此一战,作为魔道北方的壁垒一般的存在,北方军团损失殆尽,只留下了十万人不到;而妖族一方,则是付出了四十几万妖族菁华,其损失不比魔道小。

如此便足以证明,那批凶魔绝对没有向南方魔道纵深而来。

易峰正在沉吟时,星尘子又说话了。易峰应了一声,星尘子继续道:“现在为师将你逐出师门,你也与我再无干系,你走吧。”说完后,他摆了摆手,闭上了眼睛。

“你这是承认了?”易峰反问一句。

音波对灵魂没有影响后,易峰冷冷一笑,道:“我劝你还是收起这些把戏,免得我一会儿误伤你了!”

易峰也不动,心中却是道了一声找死!

星尘子看到易峰的那一笑后,心中还未来得及宽松一些,自己那已经晋级总决赛的小徒弟,居然倒在了台上,他心中暗道一声不好,人如出弦的利箭一般射了出去。

“少则百年,若是经常为她提供阴灵的话,应该可以坚持久点。”南宫雪琪回道。

跟着又有几位祖神的化身试着强行出手,但没有一个能够成功的,虽然有几位抓住了盒王,但根本无法在那种激荡的空间下将盒王带走。

在仙界,可没有什么子承父业的说法,霍鸣仙帝挂掉,他就算是有孩子和弟子,也不能再继续统治这个星域,可这个星域之中也没有一家仙门有中期仙帝存在,而初期仙帝又有不少,在经历短时间的宁静后,暴风雨终于是爆发了。

可让易峰郁闷的是,自己每次都无法静下心来修炼,每次都是刚刚进入状态不久,就被康庄仙门内的弟子唤回去,原因也只有一个,就是易可儿又欺负人了。

易峰也有飞行法宝,而且是上品灵器级别,乃是他击杀敌人的战利品,取自于一位渡劫期高手的储物法宝。

上次魔道大军洗劫了雪人族族地山谷,大肆杀戮雪人族族人,那估计也是偷袭或者雪人族未及隐藏,雪人族公主既然逃了出来,必然会更加小心才对,只要不是一心寻死,应该就不会遇到太大危险。

先是在传送阵的几个凹槽中填充灵石,接着深深吸了一口气后,易峰在传送阵那类似于星际图标一般的罗盘上,对着一个小光团点了一下。

不用斩天来提醒,此时尚未动手的易峰就可以清晰地感受到,从那神禁之中爆出了神灵之力的波动,而那神灵之力组成的攻击也被来人以神器法宝很容易就挡了住。

老魔一边望着被捆绑的易峰,一边关注着正道高手对天火玉净瓶的争抢,至于被鬼头包围的其他魔道高手,他却是显得漠不关心,在三劫散魔眼中,损失些渡劫期魔修对魔道整体实力并无太大影响。就算是此事传扬出去,一旦自己得到了天火玉净瓶这种强大的法宝,也许会有能与魔尊叫板的实力。

此时,云邪和云枝也是一脸紧张地看着自己师傅,心思十分复杂。师命不可违,易峰又与他们交情不浅,这两头都为难呀!

对于易峰而言,还是在修真界留有遗憾的,比如说离开时没有能与南宫雪琪多说几句话,比如说那雪人族公主的近况如何……

今天就三更吧,太累了,大家见谅。跑到外面的事情,易峰不用费心考虑了,因为他已经没有机会跑到外面,那螳螂妖兽已经追到了易峰身后,易峰察觉到了危险当即转身,却是看到那只如利刃般的前爪已经平着向自己削来。

在仙界,仙人实力从低到高依次为:仙人、地仙、天仙、金仙、玄仙、仙君、仙帝这七个级别。其中仙人就是指刚刚从修真界飞升上来的大乘期修士,而金仙与玄仙则已经可以算是仙界的高手,至于君级与帝级高手就非常罕见了。

“斩天剑不是被吞噬了吗?此时怎么还能显露出来呢?”易峰心中万分不解。

很明显,现在是斩天剑正与那混沌金剑争夺混沌剑灵的控制权。

就算是来了五位帝级后期魔修,但在光系帝君面前,帝级后期魔修的数量并不是关键,关键的是血焰魔帝可以牺牲这五位帝级后期魔修换他的一条生路。若是血焰魔帝真有此打算,以魔修高手对魔尊的忠心,这五位魔修绝对会慷慨赴死,绝不犹豫。

因为此时纳兰帝君的攻击已经开始了,易峰等人只能循着斩天的指示来躲闪,虽然纳兰帝君的攻击主要集中在血焰魔帝几人身上,但是那余威也不是易峰几人可以承受的。龙皇妃的问题基本上不用易峰去检查,大家都非常清楚,那就是灵魂与妖婴都形将溃散,若不是当时几位妖皇与龙族长老出手很快,龙皇妃在诞下禾儿公主后就会直接殒命。

“怎么样?易公子可有办法?”龙皇大人在等待了近一个时辰后,对还在斟酌的易峰问道。

老者也未在意易峰的动作,连连将那些材料按照一定的顺序投入到手掌上的火团里。那些材料都不是什么稀罕的奇珍,入了火团之后便登时化成一缕缕青烟飘散,只有少许微弱的能量留在了火团中。

——————————————————————

郭师兄刚刚动身,步伐闪动三下后,蟹婴兽的一只巨钳却是无比准确地击中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