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同桌学神大大:第78章:与民同乐

啪的一声。

方继藩的好心情顿时一扫而空,觉得气势也矮了一截,竟见邓健在一旁也是色变,惨然道:“少爷,英国公请你去,你可不能不去,他可是火爆脾气,当着天子,他也是敢顶撞的;而且……上一次校阅之后,小的还听到了传言,说是英国公早就放出话来,要代伯爷好好的教训你。”

不久之前,便有人来奏,说是南和伯方景隆平西南土司之乱凯旋还朝,已入了京城,不久就要入宫觐见。

方继藩隐隐有一种要完的感觉。

方继藩心里破口大骂,这人还是人吗,猪狗不如啊,连爹都不认。

方继藩心里叹口气,该来的总会要来:“儿子能做什么坏事?只是卖了一点田产而已。”

杨管事以为方继藩只是教训香儿,便也跟着帮腔,怒气冲冲地道:“听见了没有,敢碍少爷的眼睛,仔细你的皮。”接着他一脸谄媚的看着方继藩:“少爷,您说是不是?”

可今日,他发现父皇竟变得铁石心肠了,面对他的眼泪婆娑,竟依旧还沉着脸,厉声喝道:“平时就是宠溺你过了头,今日若还放纵你,他日你便连方家的小子都不如,他丢的是祖业,可等将来朕驾崩了,你丢的就是江山社稷,你已不小了,还这样不晓事,朕如何安心,三日之内,抄写二十遍《辩奸论》,朕要亲自查验,倘若偷奸耍滑,朕决不轻饶!”

方继藩猛地又想起,对了,还有一个书房……

他很快又笑了:“你看看,还有什么值钱的,不要客气,和本公子说。”

咋……啥好事啊?

他此时恍然大悟。

因而……这不甘和愤怒之下,猛地将手中的杯子狠狠扬起,残余的温开水泼洒出来,弘治皇帝正待要将这杯子摔个粉碎。

这是暴跌啊。

更可怕的,还不是如此。

弘治皇帝至看了刘健一眼,随即……他将报表无奈的交给了刘健。

根本无从思虑到,在这背后,还有更深沉的原因。

“有了他们,这些药,统统都是交给渠道商去承销的,也就是我们给商户们药,他们给作坊银子,在父皇看来,作坊似乎是在挣商户们的银子,是吗?”

一下子从七千降到了三千。

弘治皇帝最喜欢的,就是这样的人。

二人见了面,自是惊喜无比,同是勇士营里出来的人,那可都曾并肩战斗过,当初勇士营的规模本就不大,数百人同吃同睡,虽然后来扩大了,可这么多年来的袍泽之情,对于这共患难、同生死过的人,却是弥足珍贵,二人相互给了一个熊抱:“臭小子,你活着回来了,还以为你……哎……”说到此处,杨霞脸上的喜意不见了,懊恼道:“陛下是不是已经……”

陈军覆灭,整个大陈,就仿佛如一个毫无防卫的宝藏,谁先进入宝藏,谁便可得到巨大的奖励。

项正脸色已经变了。

梁萧沉默着,却没有回答。

无数刀剑铿锵出鞘,哗啦啦的刀剑在月色下,锋芒毕露。

那黑压压的官兵们,俱都一齐喊出了杀声。

“胡说!”项正怒了,他冷笑:“这是陈凯之的攻心之策,梁卿家也说了,不过来的,也不过是五六千人,五六千人而已,又能奈何?杨卿家,你莫非是被陈凯之吓破了胆吧?”

项正目中充血,几乎陷入了癫狂:“陈凯之杀的了朕?陈凯之有什么资格杀朕,朕乃大楚皇帝,乃是天子!”

那越军都督吴楚带着亲兵,妄图想要抵抗,可当战马呼啸而过,吴楚直接被战马撞飞,他闷哼一声,栽倒在了一条水渠里,大口大口的吐着血,他想要寻自己的武器,可等他翻过身还未站起的时候,那长刀已落下来。

陈军……杀回来了……

那士兵在泥地里打了个滚,已是蓬头垢面。

梁萧阴沉着脸:“你的意思是什么?”

若是成建制的骑兵,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这是大陈京畿之外的军马,而且规模还不小。

他瞠目结舌,突然狂笑:“怎么可能,怎么可能……陈军不是已经覆灭了吗?陈军不是被胡人困在关外,数十万铁骑,要叫他们死无葬身之地吗?怎么可能……他们在关外,即便是溃败,胡人的马快,一群败兵,怎么可能追不上呢,他们已一个都没剩下了,那么……这些人是鬼魂吗?”

杨义面无表情,颔首点头:“臣明白。”

“放心吧,先生还不明白吗?天命就在朕的手里,成大事的人,岂有一点风险都不冒的呢,何况,朕有五千护卫,也足以了,在朕看来,各国军马,不堪一战,倒不是朕小瞧了他们,只是……晏先生近来看多了锦衣卫送来的密报,想来,此中之事,先生比朕清楚。”

刘涛肃容:“既如此,那么吾奉大汉皇帝之命,特来此,大赦西凉军民人等,陛下已击溃胡军,大漠平定,西凉国国师乱政,乱臣贼子也,大汉皇帝已敕封西凉皇子钱盛,为凉王,自此之后,汉凉一家,你既为汉臣,理当充作先锋,随本使前去捉拿乱臣,这是大功,朱将军可敢去吗?”

不过事情能如此顺利,却也令陈凯之心里渐安,西凉算是稳固,而接下来要做的,就是要去收拾关内的局面了。

他虽是到了绝境,可似乎,并没有过于害怕,仿佛他已摸清了陈凯之的底牌,或者说,抓住了陈凯之的心理。

有人统计战损,有人则时不时的接到从各营送来的奏报,一般鸡毛蒜皮的事,都可直接处理掉,不需通报陈凯之。也有一些随军待诏的翰林,正在签发各种命令。

“已收押了。”

他手指微微的搐动,那雨后的一抹眼光,照射进了眼帘里,只凭着这一丁点的光芒,他一次次想要努力将眼睛睁开。

陈无极拼命的动了动,发出了一声shenyin。

他们好不容易自一次次地狱里活着走出来,却如无止境一般,每一次刚刚以为可以迎接胜利,可接下来,要面对的,却是又一个修罗场。

赫连大汗口里高呼着,也加入了战团,数之不尽的汉军朝着他的方向冲杀,使他身边的护卫越来越少。

这时,胡人们才惊骇起来,他们才意识到,自己竟是中了这汉人的奸计。

无数地子弹乱飞,而胡人骑兵的后队所射来的箭雨磅礴而下,一个又一个人的倒下,可倒下的人,很快,便有人迅速的接替了他的位置。

反击开始了。

随即,这火炮拦腰砸下去,轰鸣声自蜂拥的骑兵群中响起,飞沙走石,硝烟弥漫,气浪甚至将马的人直接冲上了天,随即又如沙包一般狠狠砸落。

新兵们倒是开始渐渐的镇定下来,在经历了血和火的洗礼之后,他们已渐渐的忘记了害怕,只知道,要战斗下去,一直战斗下去,没有侥幸,也没有退路。

可很快,他想起了自己的职责,于是高声大吼:“预备,都预备……”

大汗举刀的动作,被后头的亲卫和骑兵看了个清楚,这这白狼一族,头狼亲自冲锋陷阵的标志,头狼亲自作战,足以使所有人激动的眼睛发红,激动的发出怒吼。

任谁都明白,第一营的位置既在保护陛下,同时又在突出部,原本在陛下的部署之中,就是用来吸引胡人进攻,所以第一营所面对的进攻,定是极为惨烈,反观其他各营,有的作为后备力量使用,有的则负责防守后队和侧翼,压力不大。

各部涌动,在那片汉军的草场上,汉军显然也意识到,胡人预备决战,所以开始收缩了兵力,各营开始聚集起来,而胡人们则开始在外围疯狂的刺探。

而操练显然已经不合时宜了,今日居然出奇的,开始取消了平时风雨不改的操练,而是……进行了文课。

很快,一个个的方队开始变得齐齐整整。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