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同桌学神大大:第130章:多灾多难

承情?她摆摆手,“你们去告诉他们,谢就不必了,我也是看在秦铮的面子上救的他们。秦铮如今去了平阳县守府,让他们也去平阳县守府吧!如今他们五人之事,惊动了官府。平阳县守府若是上报京里,怕是要惊动京城立即来人彻查。本就是一件私怨的小事儿,倒没必要弄得轰天震地。”

“看来不能让你在这里待着了。”秦铮拦腰抱起她,抱着她向房间走去。

“输了就输了,输给自己媳妇儿,也不丢人。”秦铮扬了扬手中的一缕青丝。

秦铮得到听言禀告,皱了皱眉,看了谢芳华一眼,挥手将人请了进来。

谢墨含闻言神色如常地移开视线,温和平淡地道,“我身子如今也大好了些,与你们一起出去该是无大碍。”

“应该是。”李沐清颔首,“我猜测,他已经将荥阳郑氏的所有隐埋的暗桩势力都瓦解了,从外围,一直到中心。荥阳城就是荥阳郑氏的中心,城主一直是郑氏的人,那两位宗堂的叔公与京城那位郑公,是这些年巩固荥阳郑氏势力的铁三角,如今三角斩去了两角,京城那一角如今被皇上裹在密不透风的网里,待这网一放开,他知道了荥阳郑氏出事的时候,已经于事无补,回天无力了。”

棋局博弈,江山为赌,美人心计,粉妆夺谋。

灵雀台和凤凰台是南秦皇宫两大特别之处,一个居于御花园南角,一个居于御花园北角,南北对望。灵雀台用于皇帝召见外臣,凤凰台是皇后每逢年节喜庆之日接见外妇之处。

皇帝身子蓦地震了震。

孙太医站起身,眼睛扫了一圈,目光落在唯一的女子谢芳华身上,对于她苍白无半丝血色的脸愣了愣,须臾,躬身应声,走到谢芳华身边,“芳华小姐,请伸出手。”

“我爷爷和哥哥听说老夫人还剩下一口气时,匆匆赶到了谢氏米粮。可惜,他们到谢氏米粮门口的时候,便听说老夫人去了。爷爷和哥哥伤心之下不忍再见,便回府了。”谢芳华又道。

秦铮不情愿地嫌恶地看了他的手一眼。

“关山险恶,重重杀机,他却平安地踏到了临汾镇,临汾桥埋伏了重量**和杀手都未能将他如何。相反,他坐镇临汾镇,将一切掌控在手中。”谢云澜不答他的话,继续道,“若是他回到京城,可想而知,其他皇子更不是对手。”

她看着他,心底有些沉。

谢芳华对侍画、侍墨道,“下车看看。”

“京城的仵作就是这么草草验尸的吗?”谢芳华声音沉了沉。

谢芳华点点头。

谢芳华脸色黑了红,红了黑,不多时,又变得涨紫,傍晚在英亲王妃大门口的一幕又被她想了起来,只觉得气血往上涌了涌。

秦浩点点头,“事已成定局,左相和夫人是明白人,我们只能栓在一条线上了。虽然皇上有意要提拔我,但是如今秦钰在漠北军营等待皇上定夺处置,这一场大雪下得又大,不少地方受了雪灾,折子如雪花一般地堆在玉案上,怕是年前想不到我的升迁之事。但是左相透露了,年后定然上折子升我的职。”

对于在暗市抹白了她的身份之事,应该是言宸在她被秦铮劫入英亲王府之后做的。因为她被秦铮要在身边,四周的视线霎时对她聚来,她哑女的身份不止引人注目,她的背景来历更会被人所查,若想不被人查到蛛丝马迹,只能全部都抹去,这虽然最引人怀疑,但也最有效。可是她没想到连皇上、皇后也惊动了来查她。

秦铮应了一声。

朝中自古以来,都是多个派系林立。

但是举南秦京城,独有一家不怕与各种官员府邸的人交往,那么就是英亲王府。

“当然会记住!我什么时候说话不算数过?”燕亭扬了扬眉,走近秦铮,跃跃欲试地道,“来,让我烧两把!我也学学!将来娶了媳妇儿,我也要她下厨,我给她烧火。”

八皇子、王芜、郑译三人对于秦铮下厨烧火的动作本来就觉得稀奇了,如今见他竟然亲手端菜,眼珠子都睁大了一倍,如今再看他身后跟着进来的谢芳华,三双眸子一瞬间齐齐露出几分惊艳来。

谢芳华对他挑眉。

谢芳华洗好手,秦铮已经将火点燃了,她在锅里放了油,熟练地往里面放肉葱花菜调料……

“做了这么多,我们两个的确吃不了。”谢芳华偏头对秦铮说,“这样吧让侍画侍墨她们,玉灼和林七,都跟着咱们一起吃吧”

“不用你送就疾步路,娘又没老。”英亲王妃笑着道,“没想到她过门这么快就怀上了,你好好调理身子,我也想抱孙子。”

谢芳华想着王倾媚既然能知道这城中有人将白莲草都买了,那么岂能不追查何人所买所为何事儿?

谢芳华抽了抽嘴角。

秦倾见被人一下子道出了他的身份,面色顿时大变,“你……你是说?你竟然知道我?”

“那就最好不过了,你先看看这些琴谱,选一首你喜欢的学。”李琴对她道。

李琴先弹了一曲清平调,之后又让她来弹。

温书同样掐着点来到了落梅居,谢芳华恭敬地送出孟棋,恭敬地迎进温书。

“晾着的衣服是你洗的吗?”英亲王妃笑着看向不远处杆子上晾的衣服问。

英亲王妃看着二人,李沐清自从右相去世,回京有些日子了,总算养回了几分精神。但他没怎么歇着,人更是瘦得厉害。郑孝扬比李沐清虽然强些,但回京后,皇上有些差事儿都扔给他了,他官位虽然还是一个小小的史官,但身上担着的可不止是一个史官的职务,也给累的瘦了。<

李沐清站着没动。

“那……”秦钰眉头拧紧,“以她的医术,该是早就查出来了才是。”

侍画侍墨想起今天天还没亮时轻歌传来的那张纸条,往车里看了看,没再言声。

“他是死于金针刺中了后背心的穴道,一针刺穿了心。”谢芳华道。

“侯爷确定真没动静?”谢芳华回头看永康侯,“一点儿的动静都没有?”

------题外话------

第二届首都青少年最喜爱的网络文学作品投票评选大赛::qux6vs。v。vte8。srtcut5792425这是地址,辛苦亲爱的们每天坚持投票了,么么~ ~ ...一顿红烧鳜鱼,谢芳华吃得多,谢云澜剥鱼刺的时候居多。到网

春花、秋月虽然今日见过这小童无数表情,但是也没有此时让二人觉得有一种骇然之感。二人对看一眼,想不明白,只能连忙跟上谢云澜和谢芳华。

秋月也连忙道,“我也有这种感觉,这院子的人实在是太少了,太静了。而且院子里侍候的人是清一色的小厮,实在是太怪了。总觉得您住在这里,太不妥当。”

谢芳华感觉床榻被褥十分干松,且味道好闻,像是崭新换的,她闭上了眼睛。

赵柯摇摇头,“我进去看看公子!”

随着他走入,门再度紧紧地合山。

礼拜一了,又一个礼拜一晃而过啊!我已经存稿到昏天暗地的地步了。也是醉了!

谢伊待二人身影离开后,小声对明夫人说,“娘,我觉得芳华姐姐和皇上好般配啊。”

可是谢氏生死存亡的重担,都重不过她的命。

谢芳华看了秦铮一眼,这自小养成互掐的习惯,怕是一辈子也改不了了。哪怕秦钰做了皇帝,秦铮在他面前,也是一个样。

秦铮哼了一声,“你以为呢”

“一件就够了,下次给我也不要了。”秦钰话落,摆摆手,“吃饭吧,吃饱了再说。”

“当时法佛寺失火,牵连了谢氏长房,永康侯府。不过,在墨珠未找到以及无忘大师尸体失踪后,这事情便搁置了,后来皇叔处理了谢氏长房,这件事情不被提起了。”秦铮道。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